经过几天的追查,终于找到了闯空门的小偷,虽然将他们逮补入狱,但蓝耀月对于言绮华母女的安全却不敢掉以轻心,仍派人跟随左右。

    此番举动换来陆启方的质疑,这天下课时他问她,“绮华,你最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否则怎会有人跟着?”

    “嗯!我被抢了,耀月不放心才……”

    不待她说完,他骤然打断,“绮华,你怎么不告诉我?我很乐意保护你的!”

    “谢谢你,启方,只是……”言绮华欲言又止。

    “我知道,反正对你来说,我连朋友都称不上。”

    “没有,我当你是朋友啊!”言绮华澄清。

    “既然当我是朋友,为什么对我这么生疏?”陆启方黯然的询问。

    “我只是觉得有些事情必须区分。”

    “区分?!难道我就比不上蓝……他?”陆启方惊觉差点露了他认识蓝耀月的口风,赶紧改口。

    “这是无法比的。”言绮华头痛于他的执着。发现近来的陆启方、尤其是在耀月出现后的这段日子,愈来愈咄咄逼人,非得要她给个清楚的答案,可是给了,他又不接受,害得她都很怕跟他讲话。

    “我看不出来哪里不能比!”

    “启方,你这样,让我很困扰。”言绮华皱眉。

    陆启方出其不意的扣住她的手臂。“给我机会,我会做得比他好。”

    “就算是这样,我也不可能会喜欢你。”言绮华片刻不迟疑的抽回她的手,但站在教室外的保镖已见到这画面,迈开步伐横挡在他们之间。

    陆启方见状,深知此时对他不利,便撂下话,“绮华,我发誓,一定要得到你。”说完,他带着让言绮华胆战心惊的冷笑离去。第一时间冲人她脑海的思绪,便是他是她印象中的陆启方吗?为何会差那么多……变得她都不认识,仿佛是个陌生人。

    她该如何处理这棘手的问题?好难啊!

    带着女儿上街的言绮华,不经意的注视到在对街的骑楼下,有个步伐一拐一拐的熟悉面容,她唤来跟随在身后的保镖。“SAM,麻烦你先带婷婷回去好吗?”

    “言小姐,恕难从命。”SAM一板一眼的答腔,不予通融。

    言绮华喟叹的盯着眼前身材魁梧的男人,为难的蹙起眉,着急的说明自己的顾虑,眼神又四处打探着快要失去身影的母亲。“SAM,我有个很重要的事要办,但不方便婷婷在场。”

    “那么就请言小姐跟对方在我的视线范围内谈可以吗?:SAM退了一步。

    “你……好吧!”他坚决的神色让言绮华知道说不动他,只得顺从他的提议。

    真是听话的保镖,耀月交代一句,SAM就全力以赴,完全让她没有说情的余地。

    啊……别再想这个了,母亲呢……

    不见了母亲的身影,言绮华慌乱的奔向对街寻找,SAM抱起婷婷毫不费力的尾随而去,紧紧跟在她的后头,却与她保持着几步的距离,那是他刚答应她的事。

    终于见到了不良于行的母亲,言绮华拉住她,却讶异的盯着她伤痕累累的脸。

    “妈,你怎么了?”

    “我……”言母羞愧的低头,想要甩开言绮华的手逃离。

    “告诉我,是不是继父打你?”言绮华紧握住她亟欲挣脱的手。

    “不是,是我不小心摔倒的。”言母呐呐的呢喃,不愿松口道出原委。

    “别骗我了好不好?这些伤口根本不是摔倒造成的。”言绮华戳破她的谎言。继父怎会这么狼心?出手完全不留情,分明是想要母亲的命……不行……她要去找他理论,不、不……这样突然跑去,只会让母亲受到更大的伤害。

    “呜……绮华,妈对不起你。”言母终于忍耐不住的潸然泪下。“不该让他们去跟你要钱,还绑了自己的孙女。”

    “那是他们不对,你不用替他们道歉。”

    “其实那天从你那里离开后,我就很自责,尤其看见婷婷哭得好伤心,更让我……”言母含着泪。

    “好了,妈……那件事就不要再提了。跟我说,你的伤是怎么来的?是不是继父……”

    “绮华,不要再问了。”言母明类抗拒谈论这话题。

    她的逃避,让言绮华忍不住劝导着以夫为天的母亲。“妈,离开他,你跟着他不会幸福的,这次你只是受伤,下次呢……你还有命活吗?”

    “不、不行……他不会答应的…”,言母紧张的摇头。

    “就算不答应,你也要诉语离婚,我带你去验伤。”言绮华不由分说的拉着言母走,却被制止。

    “不要……”言母的眼神透露着惊恐。“你好好的过日子,就当没有我这个母亲。”

    不待言绮华应声,言母就拖着受伤的脚匆匆闪人一旁的巷子里,消失在她的面前,留下错愕不已的她。

    wwwnetwwwnetwwwnet

    回到蓝家的言绮华,一个箭步飞奔上楼,冲人蓝耀月的房间。

    “咦?!想到来房间找我?,你不是视这儿为禁地吗?”蓝耀月听到厚重的脚步声,便回过头,放下手中的饮料,盯着她因跑步而红嫩的脸颊揶揄。

    自从她暂时搬来这儿住后,连跟她谈话都很有分寸的站在门口,以致现在看到她竟然进人到房间里,他自然感到讶异。

    但她愁眉不展的神态,直觉的认为她是有要事找他,便敛起笑意。“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耀月,我想请你帮我妈离开继父。”

    “怎么了吗?你母亲不是之前才……”

    “不是这样的,我今天看到她……”

    言绮华将所见告诉他,换来他的眉头深锁。“你继父也未免太过分了!”那个混帐男人,上次没教训他真是太便宜他,想不到竟还拿女人出气,未免太横行霸道了。

    “我本来要带我妈去验伤,可是她不肯。”言绮华忧悒的叹气。

    “没关系,交给我处理。”蓝耀月斩钉截铁的道。

    “可以吗?我知道自己没能力处理这件事,才想说”…-麻烦你。”

    “绮华,我很高兴,这是你第一次主动开口请我帮忙。”蓝耀月柔情的抚着她眉间的皱摺,欲褪去她的担忧。

    “谢谢你,这些日子来,如果没有你,我不知道……”

    “说这些做什么,我要的你应该很清楚的。”蓝耀月打断她的话,睇着她的眸光流露着款款浓情,让她羞怯的撇开头。

    他的凝视一直是她所不能习惯,尽管从初次见面开始,他看她的眼神从没变过,但随着她心境的转换,却让她由强烈拒绝变成抗拒不了。

    好几次她都发现他闪烁的瞳眸中似乎隐藏着某种莫名的欲念,那是她所不熟悉的,究竟是什么呢?

    瞅着她泛上红晕的容颜,垂涎欲滴的香唇微微轻启,简直就是诱他犯罪,他动作轻缓的抬起她的下颚,泛着情意的双眼对上彼此,寂静的气流回应着他们绝蜷的缠绵。

    蓝耀月垂首覆住她的柔软,四片相贴的湿润唇瓣辗转吸吮,慢慢地……直到野火燎原,他的吻一路下滑至她白皙的颈项,解开她上衣的钮扣,来到她的胸前,初雪般细嫩的触感引爆着他,在他体内形成一股压挪不了的火焰。

    荡漾着氤氲氛围的房内,漫无止境的勾勒着他们不断攀升的情海波涛,双双跌人一旁柔软的床铺,身侧散着褪去的衣物,一件、一件……

    “妈咪!你看……亦云阿姨买小白兔娃娃给我耶!”

    言绢婷喜悦的嗓音飘人他们耳内,因震惊而弹离的两个半赤裸身躯,抓起床上的衣服就往身上套,但已闪入门边的娇小身影,让未着装好的他们拉起被子遮掩衣衫不整的模样。

    “咦?!”言绢婷疑惑的盯着坐在床上的他们。

    “婷婷乖,你可不可以先去找亦云阿姨?”蓝耀月催促着她离去。

    尴尬的言绮华粉嫩的脸已染上片片红晕,就像颗诱人采撷的水嫩蜜桃,让蓝耀月差点想要好好的尝尝她香甜的滋味,碍于有儿童在场,只得拼命压抑。

    “好。”言绢婷点头后,走出门外大喊,“亦云阿姨,蓝叔叔找你……”

    啊!完了——

    两人面面相觑的对看,心中浮起相同的想法,这下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本想先叫婷婷去亦云那儿,却因措词不当面让婷婷误会意思,弄巧成拙了。

    当要出声制止婷婷的吆喝时,蓝亦云的声音已来到房门外。尸哥,你找我有什么事?”

    一踏进门,就瞥见床上的养眼画面,被子下的身体隐约流露出赤裸的肌肤,让蓝亦云只能往那方面臆测,毕竟一男一女同盖一条被子,衣服还不是很整齐,就算她很想将他们当作是“盖棉被纯聊天”那么单纯,也实在是满难的。

    随着思绪翻涌,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是她的窃笑,她拉起婷婷。“我们出去吧!”

    “可是蓝叔叔说要找你耶!”言绢婷疑惑的嘟嘴。大人好奇怪,明明蓝叔叔说要找亦云阿姨,为什么阿姨来了却都没讲话?而且妈咪跟蓝叔叔坐在床上做什么?都不理她。

    “有啊!阿姨跟蓝叔叔刚才眉目传情过了。”蓝亦云用着小孩不懂的成语道。

    “哦!”言绢婷似懂非懂的点头。

    “那我们可以出去了吗?”蓝亦云哄骗着。

    “等会儿……”言绢婷放下蓝亦云的手,跑到床边,惹来大人的惊慌。“妈咪,这是阿姨送我的,可不可爱?”

    言绮华羞赧的低语,“很可爱,婷婷先跟亦云阿姨出去,妈咪待会就去找你。”

    “可是……”

    “婷婷乖,我们先走喔!别打扰了叔叔跟吗咪。”蓝亦云抱起她,笑言。

    “为什么?”言绢婷不懂的询问。

    “等你长大后就会懂了,这是大人的世界。”蓝亦云边走边道,但不时射过来的诡谲眸光有数不尽的暧昧。

    言绢婷看了他们一眼,嘟嚷着。大人的世界好难懂,都说——些她听不懂的话……

    待他们离去后,紧张的悬在半空中的慌乱思绪,终于在叹息声后缓缓放下,无语的整顿好衣物,两人下了床。

    言绮华连瞧都没瞧他一眼,便要朝外头走去,却被蓝耀月扣住手腕。

    “绮华,我知道太过唐突,可能让你……吓到,但是那却是我隐忍了很久的反应,别怪我好吗?我不希望你又开始讨厌我。”蓝耀月爱怜的诉语,换来了言绮华的转身。

    原来是这个,一直困扰她一阵子的异样眼神就是他压抑在胸臆的欲望,毫无经验的她难怪没办法理解他的情欲起伏,只是她怎能怪他,如果她不给他机会,一开始就拒绝他,情况也不会演变到差点欲火焚身的地步,又被亦云及婷婷给撞见。

    她也有错不是吗?明明觉得男人是个可恶的东西,也憎恨男人碰她,但对于他的触摸,她却一点都不觉得恶心与讨厌,反倒有股涓涓细流蔓延在心坎,撩动着一池平静无波的清湖,震撼起翻绝的波浪,难以遏阻沉沦于他的醉心迷惑下。

    “我会吗?”言绮华幽幽的叹气,嘴角绽放着一缕迷煞人的笑靥。

    她的话让蓝耀月无法置信的紧瞅着她盈盈如水的圆眸,毫无虚假的眼神让他忐忑不安的心下了个定心丸,细心的捧着她的脸颊,他的气息吹拂在她鼻梁上。“谢谢你。”

    这句话是他衷心的感谢,也代表着他的努力付出已得到她的青睐,不再抗拒他的亲近,恐惧男人所筑起来的城墙瓦解在他柔情的攻势下,接受他、相信他。

    “我们快下去,婷婷在等我……”言绮华侧开脸,依然不习惯他的凝视。

    “这下……我可要被亦云消遣好几天了。”蓝耀月自然的搭上她的肩,语出调侃。

    唉!何止是他,光是想起亦云笑得那么诡异,就很难面对她了。言绮华自嘲着。

    wwwnetwwwnetwwwnet

    庭园里,三名玩得十分尽兴的人儿不时发出悦耳的笑声,充满着幸福。

    游泳池内娇小的身体抱着泳圈,一双腿可爱的伸缩着,玩得不亦乐乎,畏惧水的言绮华待在池边看着浮在水面上张开双手的男人等着扶住漂近的言绢婷,她轻扬的嘴角满是浓浓的感动。

    这就是家人的感觉吗?

    从住进蓝家开始,耀月对她的体贴关怀全落进她淡漠的心臆,尤其是他对婷婷更是呵护,似乎是要弥补未尽父职的四年,却不让婷婷知晓他的身分,唤他一声“爸爸”,这对他而言是不公平的。

    尽管她明白这点……也清楚现在的决定权在她身上,只要她点头,他便可以享受到真正当父亲的滋味,而不需要以叔代父来照顾婷婷。

    她为何迟迟不点头呢?她不知道……也许在等——个机会,一个适当的机会吧!

    逐渐走近的姚培芳心满意足的瞅着眼前和乐融融的亲子相处景象,那股愉悦的气流感染着她泛起浅浅的笑意,心中不免盘算着。

    她的二儿子阿月的婚事看来也不远,太好了……她的担心又少了一桩,只剩下小儿子阿辰和亦云的婚事,她就可以向死去的老伴有个交代了。

    只是有点比较在她意料外的,便是阿月竟在她不知情的状况下,有了个四岁的女儿,满令人讶异的,却也让她可以尽早抱孙,像婷婷那么甜的孙女,可以多生几个,挑个时间去找大儿子阿日,赶紧催他们夫妻生几个让她享受一下当奶奶的滋味。

    “蓝奶奶……”言绢婷瞧见姚培芳的身影,兴奋的挥着胖嘟嘟的小手。

    “呵!婷婷玩得高不高兴?”姚培芳走到言绮华的身旁,笑问小女孩。

    “奶奶要不要一起来玩?”言绢婷努力的滑到岸边,抬起稚气的脸蛋。

    “婷婷玩就可以了!”

    “哦!叔叔,你再教我游泳。”言绢婷滑向蓝耀月。

    姚培芳将视线从言绢婷身上移到言绮华。

    她莫名的瞅睇,让言绮华低喃,“伯母,你在看什么?”

    “我在看未来的媳妇啊!”姚培芳理所当然的应声。

    “我不是啦!”言绮华的脸颊不自觉红了起来,羞怯的道。怎么蓝家的人老是将她视为耀月的妻子,就算她跟他因意外而有了小孩,却也不能以此认定她就是他的妻啊!只是她的心头竟暖烘烘的,似乎不觉得困扰。难道连自己都在不知不觉间沾染上他们的想法,这怎么可以呢……男方都没向她正式求过婚,她才不要厚脸皮的迳自认定呢!很羞耶——

    “怎会不是呢?我们都认为是啊……”

    “妈,你又在跟绮华胡说什么?”蓝耀月突然出声打断她的话。从池内瞧见母亲与绮华在谈话,放心不下的他-,实在无法再待在泳池内,带着婷婷上了岸,却听见让他差点昏倒的话。

    由于最近感觉到他和绮华的关系在逐渐改变,于是决定放慢初始的躁进,采取循序渐进的步调,所以母亲的话让他担心毁了他的努力。

    “乱说?!你这不肖子,我可是在帮你讨老婆,你竟说我乱讲……”姚培芳戳着他赤裸湿润带有光泽的胸膛,斥责。

    “我不是这个意思。”蓝耀月辩解。就算是这个意思,母亲当前,还是得否认,不然吃亏的人是他。

    “不然你说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追老婆的事我会自己来,不劳烦你亲自出马。”

    “你来?!那我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喝喜酒?”姚培芳忍不住怀疑起他的能力。如老牛拖车般的缓慢速度,让其他的人都开始为他们着急,但当事人却乐在其中,满意于维持现状,害她都快急到跳脚了。

    “放心,很快……可以了吧!”蓝耀月的保证让姚培芳笑着点头。

    但这番话却引起言绮华的震撼,思忖着他这句话的含意。他该不会是想……

    “好,我就再看看你的表现。”姚培芳说完,拉起言绢婷。“婷婷,先跟奶奶进去换衣服,不然等会儿着凉了,会感冒喔!”

    祖孙两人的身影隐没人屋内后,蓝耀月开口,“很抱歉,我妈太热切于我的婚事。”

    “很好啊!至少可以感受到被人关心的温暖。”言绮华带点苦涩的意味。

    听出她浯气中的羡慕与丝丝的酸闷,蓝耀月体贴的将她拉进怀中。“我愿意当你的靠山,只要你给我机会,蓝家的人会用同样爱我的心来爱你,加上我的爱。”

    “我……”言绮华言不由衷的紧抿着嘴。

    “也许我的求婚方式很差,还劳师动众请我妈出马当说客,甚至用威胁的方式想得到你,这一切全是因为怕失去你,现在……”蓝耀月拿下颈子上的项链,柔声诉语,“这是我特地去订做的,为了送给我的另一半,接受它吗?”

    言绮华愣愣地盯着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的水钻项链,细致的纹路、中性的大胆风格,内侧甚至有几个字。

    是什么字?她微眯起眼仔细探个究竟,水眸感动的浮起泪光,低呼着。

    “FORMYLOVE华”,短短的几个字虽然极其普通,却对她造成了强烈的悸动。他的承诺竟是这般真诚无瑕,他将对她的爱紧紧相随在侧,烙印在温热的胸臆,好似她是他的唯一,她是他这生祈求相伴一生的女人。

    天!好美……美到让她动容,虽然她无法经历罗曼史小说里的浪慢爱情,她却拥有了最真挚感人的爱情,多少人渴望找寻到相互契合的对象,而她的就在唾手可得的地方,为什么她不懂得去珍惜、为什么她不懂得去把握……

    不,幸福是掌握在自己手里,要靠自己去创造,她不愿放弃他。

    对,没错……答案其实很清楚的就在她心中,何必再去苦苦追求,她只是怕再遭到男人的欺骗,而他彻底的改变了她的想法,她知道……他值得她的信任与信赖。

    盘旋在脑海中的纠结思路,逐渐的理出一个脉络,言绮华泛着淡淡的笑靥。“替我戴上好吗?”

    “真的吗?”蓝耀月讶异的绽放出欣喜的笑容。

    “嗯!”言绮华的脸颊染上羞赧的红,点点头。

    蓝耀月的唇角渐渐的扬起一抹心满意足的漂亮弧线,他知道总算抱得美人归。

    五年来的思念情爱到了此刻终于不再忐忑不安,随着项链落在她白皙的脖颈,他,一颗不安稳的心也跟着风平浪静。

    “谢谢你。”蓝耀月轻轻的在她羞红脸颊上印下一吻。

    “你知道吗……我的衣服被你弄湿了啦!”言绮华怯怯的挪揄着。

    她本不该讲这么杀风景的话来破坏这美好的时刻,可是微风一起,虽然不冷,但与他相贴的胸前衣服却依然感到丝微的沁凉,才让她意识到他们是在什么状况下抱在一起,不由得抬起水眸瞅着眼前的结实肌肉,禁不住的想起那天的情节,她的脸更热烫了。

    蓝耀月打趣的凝视着她酡红的脸,爱怜的捧起。“为什么你总是能露出让我很想咬你一口的表情?能不能自私的要求你别在其他人面前展露,因为那会诱人犯罪。”

    “胡说……我看是你自己想犯罪。”言绮华调侃的瞟了他一眼。

    “被你猜到了。”蓝耀月爽朗大笑,勾起她的肩。“回屋内换衣服吧!”

时间提醒:2017-11-25 11:46:53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