郊外的早晨,空气极其清新,不时听到小鸟叽叽喳喳的自然乐章,微风从窗户的缝隙吹入,拂在睡梦中的两人脸上,带来一阵凉意。

    只见蓝耀月缓缓睁开眼,惺忪的黑瞳盯着澄澈的天空。

    天亮了——

    脑海里忆起昨晚荒唐的事,虽然没有直接证据指向是母亲所为,但他依稀记得王叔的话“恕难从命”,若非蓝家太后下达命令,王叔不可能会那样回答,很明显地可以猜到是谁在幕后安排这场戏码。

    唉!他忍不住感叹着。

    老妈就算要把他们凑成对,也不用老是来这招,她以为送上床就能稳赚不赔吗?弄得不好,他会损失惨重,近日来的努力又将化为灰烬,得重新来过。

    目前唯一可以确认的好处是能够欣赏她的睡容,上次这样的情况,她眉头深锁的让他疼惜,幸好今天她看起来睡得很安稳,就不知她梦里是否有他?

    幸福的笑意随着思潮愈来愈深,他小心翼翼地在她额头烙下一吻后,起身走出房间,却不见半个人影,纳闷的来到厨房倒水时,发现早餐已做好放在桌子上,近身触摸,尚有余温,且在一旁见到封信。

    拿起后,心里已有了个底,这大概又是母亲的意思吧!

    果然不出所料,信纸上洋洋洒洒的几句话确实是母亲的字迹——

    我儿阿月:

    今天是属于你们两人的,我已经吩咐一干闲杂人等离开。

    加油吧!我等着办一场盛大的婚礼喔!

    才刚说母亲老是用同一招,这儿倒是又多出新招了。很好,留给他们是吧!有车还不是可以离开。

    思及此,他立刻跑到外头停车的地方,已是空无一物,让钉在树干上随风飘扬的纸张仿佛更为明目张胆的叫嚣着。

    撕下它,看完后,他苦笑。

    我儿阿月:

    车子已经请人先开走,傍晚会有人来接你们。

    加油吧!我等着办一场盛大的婚礼喔!

    没车子,总还有电话吧!

    不过这会儿他不敢抱太大的希望,诚如所想,当他回到屋内放电话的地方时,迎接他的除了电话机外,自然还有一张纸。

    我儿阿月:

    屋内的线路已经请人先拔掉,至于你们的手机也被我没收,别想用电话联络其他人。

    另外,你想得到可以离开这里的方法,我都想过,除非你想跟绮华走路下山,所以别再挣扎了,好好享受假日时光。

    加油吧!我等着办一场盛大的婚礼喔!

    后头那句,连看了三次,更可以想像母亲深切的期盼,只是事情会进行那么顺利吗?以为把他们孤立在这里,就能确保万无一失?

    拖着沉重的步伐来到厨房,拿了个大盘子,将早点放上去,他打算硬着头皮做了再说。

    回到房间,见她还在睡,他先将盘子放在一旁的柜子上,坐上床轻柔的拍着她的脸颊。

    “睡美人,该起床了。”

    几天没睡好的言绮华,难得昨晚能睡得那么安稳舒服,更加舍不得清醒,想借机补个眠,便翻身拉开被子无意识的高举着手。

    “婷婷别吵妈咪,妈咪还想再睡……来,跟妈咪一块儿睡。”

    “好。”蓝耀月没有拒绝,揽人她的怀里,舒适的调了个好躺的姿势。

    “嗯!乖,等会儿妈咪再起床弄早点给你吃。”没有察觉异状的言绮华,手一缩将他抱紧。

    这一来,他的脸整个贴在她的胸前,淡淡馨香好闻的让他享受不已,手不自主的跨过她的腰际来到背脊磨蹭。

    愈是碰触,他体内的火苗愈是急速窜升,顿时烧到他的喉间,觉得干涩紧窒,难以吞咽。

    完了,这根本是折磨自己,他得赶紧脱身!

    他战战兢兢的抬起她的手,慢慢的离开她,等到安然无恙后,他故作无事的摇着她的肩膀。“起床罗……”

    “呜……婷婷,不是说别吵吗……”

    “亲爱的,我不是婷婷,再不起来我可要吻醒你这睡美人罗!”蓝耀月低沉的嗓音萦绕在耳际,她一惊睁开眼转身,嘴唇不经易的擦过他的。

    两人都愣住了,蓝耀月率先回神揶揄,“这下不是王子吻醒睡美人,而是睡美人偷吻王子了。”.

    “我……不是故意的!”言绮华红了脸,就像颗诱人的苹果,秀色可餐。

    “下次可以有意吗?这一下不够。”

    “你不要得寸进尺。”言绮华嘟嚷的坐起身。

    “好……”蓝耀月的话蓦然停止,原本戏谑的眼神化为深不可测的凝视。

    “怎么不说话了?啊……”言绮华随着他的视线移到胸前,赫然拉起被单遮住差点外泄的春光。

    肩带滑落,让原本有点宽松的礼服隐隐约约的露出半个胸脯,再差一点就被看光了。

    经这一吓,她意识整个回到脑袋,注意到他们雨人在同张床上。“我们……昨天有没有怎样?”

    “没有,别紧张。”蓝耀月离开床铺,端起早餐穿过落地窗来到阳台。“梳洗一下,边用早餐我边告诉你。”

    “嗯!”

    十几分钟后,地们坐在阳台伴着轻凉的风,品尝着美味的餐点。

    “伯母还真是……不知该如何形容。”

    “别怪她,她只是爱子心切。”

    “我知道,我不会后她,但这事情要是多来个几次,会受不了的。”

    “等我回去会喂我妈说清楚,倒是你这次没有像上次那么生气,为什么?”蓝耀月好奇的问着。

    “也许是上次的经验,所以有了心理准备。”言绮华笑着解释,又紧接着低语,“也或许心里是有点期待的吧!”

    “什么?”蓝耀月没听清楚她后头的话。

    “没有!”言绮华摇头。

    她惊讶于自己会说出那样的话,还好并没有说太大声,不然太羞人了,简直是在向他做最直接的告白。

    但这不也清楚的表明了心中连日来的想法,她喜欢上他了。

    “你有什么想法?”

    “你指哪件事?”言绮华不懂的反问。“是要走路下山还是等到傍晚?”

    “我没意见,难得有这么清闲的时候,由你决定。”言下之意是她愿意待在这儿与他共度一天。

    于是他接收到她透露的讯息,眉开眼笑的道:“我带你到附近走走。”

    没反对,她笑着点头。

    wwwnetwwwnetwwwnet

    乘着舒暖的微风,游走在遮去大部分炽热阳光的林荫大道中,褪去平日紧张的步调,享受着都市所无法体会到的清爽。

    两人肩并肩的谈笑,如此自在轻松。

    “看来就算你要伯母别继续乱出点子,她也不见得会理你。”当聊到姚培芳的这份决心时,言绮华有点哭笑不得。

    原来伯父去世前最放心不下的是儿女的婚姻大事,因此伯母才会想尽办法撮合他们,否则以他们蓝家三兄弟将重心放在事业的心态,要谈结婚还早得很,不知要排到何年何月。

    “至少表达我们的困扰。”蓝耀月也明白机会微乎其微,却觉得还是得适度的“抗议”一下,免得愈来愈夸张。

    这次让他们在别墅度过一天,下次呢?是不是直接送他们出国,朝夕相处的玩一个礼拜?

    天!他不敢再想下去了。

    他记得母亲并没有花太多心神在大哥身上,怎么到他就如此“看重”?可能是他的前景比较堪虞,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其实我觉得……还好。”言绮华不好意思的道出心中的想法。

    “呃?你的意思是……”蓝耀月难以置信的再做确认。

    “因为可以看得出来,她很关心你们、很爱你们,这份亲情是很难能可贵的,你要珍惜。”言绮华眺望着远方,带了点感伤苦涩的口吻,诉说着她内心对亲情的极度渴望。

    “我很珍惜,同样地,我也很珍惜跟你的缘分。”蓝耀月将她转过身,瞧见她双眼蔓延的湿润,取出手帕递给她。“生在怎样的家庭不是我们所能决定的,但我们可以决定让未来过得更好。”

    “只怕有些是怎样都摆脱不掉的。”言绮华无奈的低喃。一想起继父他们的作为,她就忍不住的打冷颤,若没彻底跟他们断绝关系,谁能保证以后类似的事不会再发生,需要钱就来找她,不需要时弃如敝屣。

    “看开点,别钻牛角尖。老天爷安排事情一定有它的道理,就算是遇到不如意,也会有化解的出口。”

    “就怕出口不知何时到来……”

    “操这心做什么?纵使我们多想、多烦恼,也不见得能改变老天既定的事。”蓝耀月扬着笑。“不如多欣赏这座美丽的山,心情会比较舒坦。”

    “如果我有你一半乐观就好了。”

    “让我来感染你吧!”

    “你打算怎么做?”

    “耳濡目染!”蓝耀月牵起她的手。“走吧!天空突然变黑了,我们快点回去,免得淋雨。”

    但天不从人愿,随着他们脚步加快,细绵的雨线变成了豆大的雨珠,毫不留情的打在他们身上。

    回到别墅时,已是落汤鸡两名,相视后笑出声。

    “还是逃不过被淋的命运。”

    “所以说,想太多也没用,会遇到的还是会遇到,不会遇到的无论如何祈求也不可能遇到。”蓝耀月为他刚才的大道理下了个结论。

    “你以偏概全喔!”言绮华消遣他。

    “好说、好说!我当然得为我的话举个例子,让你更信服……只是……你要不要先去冲个澡,不然我怕……”蓝耀月原本顺溜的话,骤然变得吞吞吐吐。

    她一转身,湿漉漉的单薄衣服贴在身上,若隐若现的样子引来无限遐想,脑海里又冲进早上的绮丽画面,顿时血液加速,胸臆中的心跳犹如万马奔腾。

    低下头,她见状,慌得用双手遮住他的视线。“你还看……”

    “对不起。”蓝耀月撇开头道歉。

    “这里有没有换洗的衣服?”要去浴室前,言绮华询问。

    “没有。”

    “那怎么办?”

    “你先进去浴室,我去找,有的话再拿给你。”

    “可是你也全湿了……”言绮华担心他会感冒。

    “没关系,一下子而已。”话毕,蓝耀月将她推进一楼的浴室,便上二楼房间去找。

    几分钟后,他拿了她换下的小礼服,敲门。“绮华,只有这件,你将就点。”

    开了个小缝,她生怕曝光的小心翼翼探出手。“谢谢。”

    等到两人都冲洗完毕,已是半个小时后,先洗好的言绮华来到厨房,欲看看要他们待在这儿一天,是否有准备足够食物的冰箱。

    仅管屋外阴雨蒙蒙,但肚子及手表都显示着“午餐时间”。原本是打算重温野餐的滋味,所以将伯母派人留着的餐点全都带出门,哪知太过乍然的一场雨淋下来,全都泡汤了。

    这会儿,冰箱里所剩无几,能不能喂饱肚子实在有待商榷,就当作浅尝食物的芳香美味,别管能否满足口腹之欲了。

    就在她着手烹煮时,后头赞许的口哨传至她耳畔。

    转身,迎上他喜出望外的瞳眸及裸露的上半身,红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爬土她白皙的脸蛋,飞快地将注意力移回双手,故作忙碌。

    “难得有美女穿着漂亮的礼服待在厨房。”

    听着他富磁性的嗓音愈靠愈近,她的身子禁不住的紧张僵硬,受不了这份春光的她低喃,“可不可以麻烦你找件衣服遮上?”

    “找不到,只剩被单,我穿着的裤子还是湿的,粘在皮肤上的感觉真差。”蓝耀月察觉她的不好意思,故意将手搭在她的肩膀。

    她惊慌失措的跳开。“你……守规矩一点。”

    “我又不会吃了你,别吓成这样。”

    “我、我……不习惯。”言绮华羞怯的抖着声音。

    她局促不安的模样,让蓝耀月起了戏弄她的念头。“我们都已经同睡在一张床好几次了,不是该习惯了吗?”

    “那不一样……”言绮华抗议。

    就算同睡.也不见得有这么清楚的瞧尽他的胸膛过,显然有锻链过的胸肌在灯光照耀下,让未完全干透的水珠闪着诱人的光泽,忍不住幻想起躺在上头会有多么舒服。

    噢!她……在想什么……

    “哪里不一样?”蓝耀月愈往前挪进,她愈往后退。

    最后她抱怨,“够了,别再走过来,不然你中午就不要吃了。”

    “饿一餐其实还好。”蓝耀月不以为意。

    “好,你都这么说,我省得麻烦。”言绮华倒是干脆,挥挥衣袖,毫不留恋的走出厨房。

    离得愈远,她的心就不会跳得这么快,强烈到她都生怕他会听到,那她会很糗的,到时要解释她可讲不出个所以然。

    因她的举动,有点错愕的他,愣了几秒钟后,嘴角缓缓扬起。

    没想到她的反应出乎他意料之外,与其待在这里不知所措,她宁可逃离现场,给自己透口气的空间。

    在思忖的当中,他提脚跟随着她来到客厅,挑了个可以瞥见她神情的位置,大刺刺的坐下后,不避讳的凝视着她。

    而她,始终不发一语,低头沉默的望着地板。

    时间就在两人相互拉锯战的同时,一点点的流逝,最后是蓝耀月打破现状。

    “你真的决定不跟我说话了?”

    “看你的表现!”

    言绮华将决定权交到他手中。

    “我,”蓝耀月来到她面前。“举双手投降,因为我肚子饿了。”

    “好,接受你的理由。”

    垂首的言绮华并没有发觉到两人间的距离有多近,在辟言后猛然站起,硬是撞到了他的下额,突如其来的冲击,痛得他揪起眉心。“啁……”头顶同样传来刺麻的言绮华,又趺回沙发,揉着头。

    “你怎么站那么近?”

    “你怎么突然站起来?”

    异口同声,唤来彼此的对望,不由得纷纷笑出声,稍稍闷重的气氛也因而化解开来。

    “活该。”言绮华戏谑他。“谁教你要说那些话,现世报了吧!”

    “是,下次我会管好我的嘴巴。”蓝耀月正经的弯腰致歉。“看在我这么乖的份上,可以有午餐吃吗?”

    “可,但请你先遮好该遮的地方。”

    “何谓该遮不该遮?”蓝耀月故意装傻反问。

    “你还来!”言锦华白了他一眼,不理会他迳自走开。

    “别罚我没午餐吃。”

    “是谁刚才说一顿没吃无所谓。”言绮华拿他的话堵他。

    “有吗?有人这样说吗……”

    “问在我后头不识相的人。”

    “是谁?没人啊!”

    “没人啊……”言绮华诡异的笑着。“那我就煮一人份了。”

    “啊……”好狠……不,是他自找麻烦,明知吃饭的生杀大权掌握在她手中,他还故意戏弄她,但跟她斗嘴下,相信他们间的距离又缩短了些许。

    套用母亲的话——加油!

    wwwnetwwwnetwwwnet

    不到一天的时间其实过得很快,虽然短暂但很明显地两人的关系进步飞速,带着轻松愉快的心情到蓝家接言绢婷回家。

    哪知一到楼梯口,却见到门锁已被破坏,透过半敞开的门缝很清楚的目睹到凌乱的客厅,言绮华一见,心头备乱的就欲往内冲,蓝耀月连忙拉住她。“小心危险……先在这里等一下,我进去看看。”

    “嗯!”

    她提心吊胆地等着,几分钟后他出来了。“没人,不过整个屋子被控过了,东西都乱七八糟。”

    “那怎么办?”

    “我先联络警察,等他们来后再查查有什么损失。”

    就这样,三人站在门口,直到警察到来检查现场及财务损失,并前往警局制作完笔录后,才愁眉不展的离开。

    “完了!我的存摺、印章跟留在身边的钱都被偷了,现在又无法到银行去处理。”言绮华垂头丧气。

    “换个方向想,幸好你们都不在,命保住了,钱还能再赚。”

    “是呀!只是这阵子的生活怎么过……”

    “绮华,还有我啊!别担心。”蓝耀月一肩扛起她们母子两人的生活大计。

    “但是……”

    “别拒绝我,还有,今晚就先到我家住。”

    “可是……”

    言绮华又迟疑。

    “如果你觉得不妥,我安排你们去住饭店。”

    言绮华听了拉着言绮华的手。“妈咪,我们去住蓝叔叔家啦!好不好?”

    “这……”

    言绢婷为难。

    “蓝叔叔家人多,婷婷比较不会怕。”

    “是呀!婷婷说得有理,考虑一下。”蓝耀月加入游说的行列。

    眼见一大一小殷殷期盼的望着她,她不答应就太说不过去了,于是思忖后,点头。

    “好吧!”

    “耶!”言绢婷高兴的手舞足蹈。“我又可以吃蓝奶奶煮的甜点了。”

    “看来,她爱上伯母的厨艺了。”

    “如果你常吃,你也会爱上的,我妈的厨艺没话讲,怎么样?”

    “什么怎样?”

    言绮华听出他的双关语,故作不知的牵起言绢婷的手。“婷婷,我们走了。”

    跟在后头的蓝耀月只得自我调侃,告诉自己,没关系,再努力,他可是有母亲那三张纸的加持,前景看好。

时间提醒:2017-11-23 07:47:45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