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钟头后,言绮华还是担忧的在屋内踱步,眼睛频频望着大门,等候着。

    “绮华,坐一下,你这样走来走去,我眼都花了。”蓝亦云抗议。

    “我坐不住啊!”言绮华幽幽的道。

    “我知道你的心情,但还是请你好好坐下等。”蓝亦云将她拉过来,让她坐在身侧,勾着她的手不放。“你这样一直走、一直走,本来心情不那么糟的,都被扰得紧张死了。”

    “亦云……”“好啦!坐着等,相信我二哥吧!”蓝亦云保证着。

    就在此时,言绮华听到奔走的脚步声以及稚气的嗓音,猛然回头呼喊:“婷婷!”

    “妈咪、妈咪!”言绢婷跃进她怀中。“妈咪!我好怕喔!”

    “不怕!不怕了!”言绮华拍着女儿颤抖的背脊,心疼她这一日来所受的一委屈,幸好她安然无事。

    “他们好凶……”言绢婷皱着鼻头。

    “好!我们不要想了,妈咪先带你去梳洗一下,然后我们上床睡觉。”言绮华哄着受到惊吓的言绢婷。

    “妈咪要陪婷婷睡!”

    “好,妈咪会陪你,别怕。”

    好不容易不再让梦魇侵扰言绢婷,在见到她沉沉安稳的睡去后,言绮华放轻动作的关上门,走到客厅,只见蓝耀月,其他的人已先行离开。

    她朝蓝耀月点头。“谢谢!你有对他们怎样吗?”

    “他们毕竟还是你的亲人,所以我只是口头警告而已。”

    “有跟你要钱吗?”言绮华急地问。

    “看到我带了几名长得很凶神恶煞的人去,吓都吓死了,哪还有胆子跟我要钱,无条件的把婷婷交还给我。”蓝耀月嘲笑他们的无胆。

    他们是看绮华一个弱女子好欺负,才会找她下手,希望能逼她筹钱出来还债,殊不知算错了他这步棋,非但没有拿到甜头,还差点被教训。

    回忆着他们乍见他时的嚣张,到最后怯懦的唯唯诺诺,他就忍不住替绮华感到辛酸,竟会有这样的家人。

    “幸好有你,不然我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找回婷婷。”

    “别跟我这么客气”你们两人的安全是我的责任,”

    “不,我们不是你的责任,勉强说起来,应该只有婷婷算是,而我、我……”言绮华哽咽不已。

    她在做什么?明明说的是实话,为何却浮起一阵感伤悲哀?是在羡慕大家都有亲人疼惜,而她独自一人吗?

    她还有婷婷啊……但她不能抹煞婷婷是蓝家人的事实,迟早有一天婷婷会认祖归宗,那是她想阻止也阻止不了的,到时她就真的只剩一人了。

    “不准你这么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婷婷是你的女儿,没有你的允许我不会抢走她,除非你愿意给我机会,让我照顾你们,不是只有婷婷,还包括了你。”蓝耀月斩钉截铁的抚着她的脸。

    他动容的话,引出言绮华强忍的泪水,一颗颗闪着珍珠般光择的珠液,沿着脸庞滴落,湿润了他的手背。

    “绮华,别哭。”蓝耀月拭着她滚落的水珠。

    “我……好奇怪,我并没有想要哭的……”愈讲泪水流得更猖狂。

    “我知道、我知道,都是我的错,不该说那些让你流泪的话。”蓝耀月干脆一收手,将她紧拥在怀中,让她哭个够,把日复一日累积在胸臆的酸涩全一倾而出,扫个清空。

    “不是、不是你……”

    “好、好,都别说了,我们都没错。”

    良久,言绮华才逐渐从低沉的氛围中恢复过来,急忙离开他温暖富安全感的胸怀,万分歉意的道:“对不起,我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失控。”

    “没关系,有好多了吗?”蓝耀月不介意的道。

    “嗯!好多了,心情比较舒坦,谢谢。”

    “以后遇到事情别闷在心里,可以跟我聊聊好吗?”

    “我尽量。”言绮华没有给予正面答覆。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表示你不再拒我于千里之外。”

    “或许吧!”言绮华苦笑,“要不是发生五年前的事,我不会一直对男人心存恐惧,对男人的话抱持着怀疑的态度,更不想与男人有任何的瓜葛。”

    “并不是每个男人都这样。”

    “话是这么说,但依然会胆小的不敢去碰,免得再次对男人失去信心,何况坏人是不会在脸上写着‘坏人’两字,与其担心会有受伤的危险,不如一开始就撇清关系。”

    “那些人是谁?”蓝耀月回忆着。她应该是认识他们的,否则不会轻易跟他们到酒店。

    “邻居,说是为了庆祝我毕业。”言绮华闷闷不乐的道。一想到那时的信任跟他们的所作所为,简直是大大的讽刺。

    “他们太不该了,居然会有这样的念头。”蓝耀月责备。

    “所以我是不是该账男人维持适当的安全距离。”

    “希望我没有被你列在其中。”

    “如果有,现在你不会站在这里。”言绮华嘲弄。

    “我真幸运!”蓝耀月感谢天。

    “是你不屈不挠。”

    “至少我的不屈不挠你看见了,我会继续努力的。”蓝耀月保证。

    言绮华忍不住询问:“值得吗?这是个未知数啊!”

    “我觉得值得。”

    “是吗……”

    之前她也许能坚决的拒绝他,但经历了婷婷这遭,她开始产全动摇,如果不想让婷婷再发生类似的事,也许该考虑他的提议——嫁给他,确保婷婷有个完整的家庭。

    但这是唯一的原因吗?不尽然吧!可不能忽略了她逐渐改变的心态。

    尽管觉得男人不足信任,但他似乎是可以期待的。

    wwwnetwwwnetwwwnet

    “亦云,可不可叫你哥的保镖离开?这样很奇怪耶!”

    昨天蓝耀月又在她家客厅度过一夜,甚至在她和婷婷要上学前,唤来两名保镖,说是要保护她们的安全,以防不死心的言家人又趁人之危。

    因为如此,教室外站了个面无表情、十足威严的男人,吓得要进来上课的同学个个踌躇不前,换遇到鬼魅般心惊胆战的飞奔而人。

    “不会啁!”蓝亦云倒是一副轻松自若的样子。

    “你不觉得造成同学们的困扰吗?”

    “还好啦!”

    “亦云……”

    上课钟声响起,教授惶恐的走了进来。“外面那个人谁认识?请他快走好吗?”

    同学们纷纷摇头,没人承认时,只见蓝亦云举手,“老师,那是我家的保镖。”

    “蓝亦云同学,能请你的保镖离开吗?”

    “老师,不行啦!因为我最近遇到勒索,家里的人怕我危险才要保镖随行在侧,如果造成大家的不便,请见谅。”蓝亦云朝大家敬礼后坐下。

    教授闻言,咳了几声。“既然蓝亦云同学有苦衷,大家就体谅一下吧!”话毕,他开始长篇大论。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大家不约而同的作鸟兽散。

    当言绮华和蓝亦云正欲步出教室时,陆启方走近。“绮华,你昨天怎么没来?人不舒服吗?”

    “嗯!”

    “现在呢?”陆启方担忧的问。

    “我觉得好多了,谢谢你的关心。”言绮华致谢后,便转头离去。

    来到门口,已见蓝耀月与言绢婷站在那里,言绢婷一见到她,便拼命挥着手奔近,炫耀着她的墨镜。“妈咪,你看……这是蓝叔叔买给我的喔!好不好看?”

    “好看。”言绮华赞许。

    “我跟蓝叔叔说,跟他们站在一起没墨镜会很怪,因为他们都有戴。”

    “哦!这样子啊!”循着言绢婷的话,言绮华不禁把视线落在车旁的男人们,蓝耀月潇洒自若的斜靠着车子,两名保镖严肃的谨守岗位,站在他后头,三人身上唯一共同的装扮便是“墨镜”。

    于是她忍不住低问,“亦云,现在什么时代了,他们还流行戴黑墨镜吗?”

    “呵!别说你有疑惑,我也曾经问过我二哥,他的回答是,这样人家看不到他的眼神,就猜不到他的思路,谈事情会比较方便。”

    “是这样子吗?”

    “管他的,姑且听之。”蓝亦云耸着肩。“只是我觉得你与其担心这不重要的事,不如把精神放在后面那个男人吧!他从刚才就一直跟着。”

    “呃?”言绮华诧异的转身,见陆启方神色黯淡的扬着嘴唇,便来到他面前。“启方,有事吗?”

    “绮华,你跟他……”陆启方吞吞吐吐的。他无法置信于刚才所见的一幕,想不到绮华的女儿跟蓝耀月已经混得这么熟,看来他的希望愈来愈渺茫了。不,他不能放弃……

    “启方,有些话我已经说过,但我现在要说的还是那句话,你会遇到更好的女人,让我们一起寻找幸福好吗?”言绮华主动伸手。

    陆启方盯视一会儿,别开脸。“我不要你的祝福,我会等你。”说完,他头不回的经过他们而去,走到门口时还用着不可饶恕的眼神,瞪着蓝耀月。

    接收到他视线的蓝耀月,不以为意的回以笑脸后,开了车门。“三位美丽的小姐上车了吗?”

    “蓝叔叔,我是小姑娘。”言绢婷跑过来纠正。

    “是,漂亮的小姑娘,让我为你服务。”蓝耀月马上改口,牵着她的手让她坐上车。

    “哼!二哥,你偏心,从我上学开始,你可没有用这么大的阵容接我下课。”蓝亦云走到他身边,故意用着酸不溜丢的口吻戏谑他。

    “你哪还需要我服务,蓝家的千金上下课都有人接送了。”蓝耀月不慌不忙的应声。

    “是呀!情况不一样吗?”蓝亦云上车后,挥着手。“去、去!你跟绮华坐另一辆车,两个人去约会,我们这些电灯泡要先滚了,掰掰!”

    蓝耀月还没来得及反应,蓝亦云已关上车门,吩附司机开车。

    眼见车子开走,言绮华莫可奈何的道:“亦云怎么这样……”

    “走吧!她把接下来的时间留给我们自己安排,就别辜负她的好意。”蓝耀月邀约,带着她上了另一轮车。

    “可是我还得打工呀!”言绮华为难的说着。

    “我等你。”

    “但你不是也要上班?”

    “别担心,那不是太大的问题。”

    “那……送我去工作的地方吧!”

    wwwnetwwwnetwwwnet

    看见言绮华出来,蓝耀月迎近。“辛苦了,为了慰劳你,我准备了东西送你。”

    “那么好!”言绮华笑语。“其实应该是我要感谢你,等了那么久”。”

    “这不算什么,小CASE。走吧!我们去看夜景。”

    “看夜景?”言绮华边上车边讶异的询问。“你不是说送东西?”

    “是呀!两者没有冲突,去了就晓得了。”蓝耀月故作神秘的道。

    “可是婷婷在等我……”

    “放心,这事我已经处理好了,我妈很乐于照顾她的小孙女。”

    “看到你的家人那么疼她,我很高兴。”言绮华的眼角浮着感动的泪光。

    “婷婷那么可爱,任谁看了都会忍不住的疼爱她,最重要的是你这个母亲,把她教养得很好。”蓝耀月扬手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水。“好啦!别讲一讲又想哭了,免得我以后要讲话时都得深思熟虑,怕把你弄臾了。”

    “你……明知道不是你的问题。”言绮华嗔声。

    “怎会不是我的问题,车内只有我跟你,两人之中一定有个是弄哭你的凶手,那人不可能是你自己,就只剩下我了。”

    “这种事你也要硬拗。”言绮华嘲弄。

    “不是硬拗,是在说明事实。”蓝耀月表情极其认真,但微微上扬的嘴角让神态多了份戏谑。

    “但事实是你自己的解渎,不代表是真相。”

    “所以什么是真相?”蓝耀月抛下话,熄火下车,替她开门。“跟我来。”

    绅士般的手等候着她的降临,她笑逐颜开的缓缓放下,他并没有立即握住,而是让掌心贴着掌心的引着她,仿佛在带领高贵的淑女。

    穿过闪烁的小灯泡所缠绕的树道后,映人她眼帘的是另一则惊奇。

    别墅旁的庭园布置得富丽堂皇、美轮美奂,乐队、厨师、服务生一应俱全,让她误以为自己置身在高级餐馆,享受着顶级的招待。

    一名犹如总管的先生恭敬地迎接他们。“蓝先生,您好!”

    “王叔,麻烦你了。”

    “是。”于是被称为王叔的人拍手做了个指示,立即有两名女人过来。“带言小姐去换装。”

    “啊……”因所见而恍神的言绮华,更因所听而瞠目结舌,问着蓝耀月。“这是怎么回事?”

    “等会儿再告诉你。”

    纳闷不已的言绮华,只好先照他的话人内换装。

    半个小时后,走出来的她已化好淡妆,穿着连身淡蓝及膝小礼服,裙尾蕾丝上头点缀着亮片,在夜晚的黑幕衬托下,与脖子晶莹剔透的水钻交相映照,熠熠生辉。

    “你真美!”蓝耀月赞不绝口的弯下腰。“我有这个荣幸,跟你共度‘消夜’及欣赏这美好的夜色吗?”

    “我想……我很愿意。”言绮华点头。

    “感谢你给我这个机会。”

    两人坐人后,悦耳的音符开始流转在迷人的夜空下。

    沉醉的闭上眼聆听了一下,言绮华终于忍不住的问出满心的疑惑,“你什么时候安排的?”

    “在你打工的时候。”

    很简单的答案,却让言绮华的胸臆漾着绵绵不绝的涟漪。

    “可是你怎会来得及到这里来交代这些事。”

    “我不用来啊!有手机。”蓝耀月晃着手机。

    “费了你不少心神吧?”

    “还好,严格说起来大功臣是王叔,我只是贡献我的IOEA而已。”

    “但也不简单了,是女孩子都会感动的,这太浪漫了。”

    蓝耀月的脸庞推满笑意的望着她。“你呢?我只想知道你的想法。”

    “这次我想哭,就真的是你的缘故。”言绮华技巧性的道出她的心情。

    “这样我的努力就没有白费了。”蓝耀月听出她的话意。

    “看来你很会取悦女孩子。”

    “说错了,我是临时恶补。”蓝耀月调侃自己。“追女孩子我向来不擅长,幸亏有军师,但军师之前差点坏了事,现在总算讨回了军师该有的颜面。”

    “你该不会是在说伯母跟亦云吧?”

    “是的,那两人比我还急,说我动作太慢。”蓝耀月无奈的摇头。

    “顺着自己的脚步走就行了。”

    “那也得看人家愿不愿意给我机会,并告诉我该用怎样的脚程才不会吓跑她。”蓝耀月扬眉,把问题丢给她。

    “目前就很好了,不是吗?”

    “我也这么觉得!”

    两人都笑了,瞳眸里只有彼此,情韵的气流伴随着音乐环绕在侧,荡漾起绝绝缠绵的氛围,融在其中的是细数不尽的柔情。

    愉快的时光总是过地特别快,餐点也上到最后一道甜点。

    “吃完点心,我们再到附近走走。”

    “你今天真有闲捎逸致。”

    “因为心情很好,就不知你肯不肯赏光?”蓝耀月的唇角扬起漂亮的弧线,深邃的双眼染着一抹祈求的光芒。

    “你真会挑时间,明天刚好是礼拜六。”言绮华眉宇之间有着愉悦。

    “言下之意,要陪我这孤独的寂寞男人罗!”

    “是的!”

    言绮华笑颜下蕴含着足以迷惑他的蛊毒,差点克制不住的越过桌子,当着众目睽睽之下,拥吻着她。

    为了压抑迅速攀高的热潮,他啜饮了一口酒,但酒精却与心湖的波澜起了化学变化,激起更猛烈的汹涌澎湃。

    完了!他暗暗叫苦连天。

    不该来的时候,它居然来了,现在他该如何制止……

    就在反覆思索时,突然发现眼前景物逐渐模糊,脑袋的意识显得太过混乱不清,他勉强提振精神道:“我觉得……好想睡。”

    “我也是……”言绮华跟他有同样的感觉。

    “怎么会这样?”蓝耀月艰难的举起手,唤来王叔。“王叔,你在食物里动了什么手脚?”“蓝先生,没有。”王叔必恭必敬的应道。

    “不可能……”蓝耀月不相信他的回答,却无力反驳。

    “蓝先生,要不要送你们回房休息?”

    “嗯……”

    王叔招来其他人,合力将他们扶回房间,置于同一张床上,便打算离去,蓝耀月凭着微弱的意志说着,“带我到别的房间…

    “蓝先生,很抱歉,恕难从命。”

    “王叔你…”爬不起来的蓝耀月只能眼睁睁看着一行人退出房间,侧头望着身旁的女人早已不支昏迷,而他也在撑了几秒钟后沉沉睡去,睡前的最后一丝思绪是——妈,你又再玩同一招了。

时间提醒:2017-11-24 17:09:12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