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言绮华幽幽地苏醒过来,揉着惺忪睡眼,陌生的环境映人她半启的星眸中,惊异惶恐填塞着她的胸臆,她睁大眼,不安的瞪着眼前简单的布置。

    怎么回事?这里是哪里……慌乱的瞳眸四处打探,身旁厚实的肩头却让她倒抽口气。

    天!不会吧……紧张的拉开被子,一身混乱不堪的衣服抽干了她的思绪,难道五年前的事又再次上演?不!不可能的……她对昨晚跟蓝耀月做过什么事一点印象都没有,所以不会的……

    但是五年前那晚的事,她不也一点印象都没有?现在又怎能断定没事……

    不行!她得往好的方向想,绝对没事的。

    匆忙起身的动作惊扰了尚在睡梦中的蓝耀月,张开仍有睡意的黑瞳,瞥见她在整理零乱的衣物,他诧异的弹跳起身。“怎么回事?”

    言绮华沉默以对的穿戴整齐后,连瞧都没瞧他一眼,就仓卒的离去。

    蓝耀月扣住她的手腕。“对不起!我不知道为什么……”

    “不用解释!我没想到你是趁人之危的人。”言绮华愤然的抽开她的手。

    想不到口口声声说要改变形象的人,才过没多久,就犯下令她大为光火的事,还是让她无法忍受、无法原谅的丑陋之事。“你误会了!我根本一点印象都没有。”蓝耀月着急的辩解。他们怎么会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实在令人费解,但昏迷的他不可能有本事抱她回到房间,还让这种事发生第二次,所以一定有人暗中搞鬼。

    “做错事急着撇清责任吗?”言绮华不屑的瞪着他,讥讽的嗤哼,“你不用担心,我们都是成年人,我不会要你负责任,就算你是故意的也一样。”

    “我知道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但我还是要说……你昏倒后没几分钟,我也发生跟你一样的情况……”

    “你不觉得这个理由很可笑吗?你以为我会相信……”言绮华像是想起什么,突然噤若寒蝉,难以置信的捂着嘴巴。

    会是这样吗?亦云她……她不相信!没有理由咽!

    但若非如此,她又怎会在喝完饮料就不省人事,一觉到天亮,甚至醒了后身边还莫名其妙的多了个男人,也只有这个理由能解释所有的情况,以至于亦云和伯母非得要她喝下饮料,就为了布这个局……

    “想到什么了吗?”蓝耀月秋视着她闪烁讶异的眼神,已开白她想到的跟自己一样。

    “为什么她们要这么做?”言绮华摇着头,无法接受窜入脑中的答案。

    “为了我!”蓝耀月无奈的道出原因。两个宝贝妈妈和妹妹,他服了她们,竟然用这么荒谬的做法想撮合他们,实在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前景已经不看好的他接下来就更难突破了。

    “哼!是吗?请你告诉她们,不要再这么做了!”言绮华擂下话后,便急着离开快要窒息的地方。

    眼前不停徘徊着五年前那晚她与陌生男子的错误,尽管昨天昏迷的两人什么事都没做,却已够教勉难以承受。

    沉闷的气流不断缠绕着她,她艰难的踏出步伐,亟欲逃离这个房间,重重的叹息声从她背后响起,却没有减缓她的速度……

    wwwnetwwwnetwwwnet

    匆匆下楼的言绮华,在听见楼下传来愉悦的笑声时,她三步当作两步的奔近声音来源处,看着玩闹的两大一小,她愣住了。

    相似的轮廓、同样的酒窝、微发的头发,似乎都在诉说着她们有血缘关系,而她竟然忽略掉这一点……原来见到蓝耀月时,她脑海中所浮现的熟悉感不是因为亦云,而是她的女儿言绢婷。

    还记得有几次她们母女跟亦云出去玩时,曾有人说过婷婷的小酒窝跟亦云很像,那时她们还互相取笑对方,而现在……她笑不出来,她真的笑不出来。

    急切的抱起小孩后,她仓卒的往大门走去,蓝亦云心慌的拉住她。“绮华,你没事吧?”

    “问你自己!”言绮华连头都没转的冷声道。

    “妈咪,你不高兴吗?不要、不要……婷婷不要妈咪生气,如果妈咪是气婷婷随便跟阿姨出来,婷婷下次会乖乖听话,跟陈奶奶在家等妈咪回家。”

    “婷婷乖……妈咪不是生你的气,是亦云阿姨做错事,所以妈咪在生她的气。”言绮华抚着女儿的小脑袋,柔声的解释,却让蓝亦云心虚。

    “绮华,我……”

    “没什么好说的!”言绮华淡漠的应声。“你想帮忙自己的哥哥是好事,但也请站在我的立场替我想想好吗?”

    “对不起,我只是……想让你有个伴可以照顾婷婷。”蓝亦云解释。

    “谢谢你的好意,我不需要!”言绮华说完,便将言绢婷的脸紧紧藏在怀中,小跑步的离开,因为身后的脚步声让她惊慌失措。

    她在怕什么?怕他见到婷婷吗?婷婷能有个父亲不是件好事吗?为什么她感到惶惑不安?是担心婷婷被抢走吗?

    不!婷婷是她的一切,她不能冒任何险失去婷婷!

    对!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蓝耀月见到婷婷,只要不知道婷婷的存在,他就不会带走婷婷!

    原想唤住言绮华的蓝耀月,见她已跑远,哀叹一声后将矛头指向做贼心虚欲拔腿逃离的两个女人。“看你们做的好事。”

    “呵呵!哥,我不懂你说什么……”蓝亦云干笑着。

    “真的不懂?”蓝耀月漠然的反问。

    “阿月,你刚才没见到绮华的女儿吗?好可爱….-长得跟我们家的人好像,真奇怪……”姚培芳适时转移蓝耀月的注意力,以免他继续询问昨夜的事。一开始她从亦云口中知道绮华有女儿时,还反对耀月喜欢绮华,但进一步得知绮华的遭遇后,她心疼于年纪轻轻的绮华得独自抚养女儿又得负担自己的学费,在见到婷婷后,她更是一眼就爱上了这个小女孩,差点要认她当干孙女了。

    “她有女儿?”蓝耀月的脑中轰然作响,紊乱的心绪奔腾于胸口。她的女儿跟蓝家的人长得很像,莫非……怎么可能这么刚好?他得查清楚事情真相,如果是她的女儿,就有可能也是他的女儿!

    “对呀!”蓝亦云插嘴,“我第一次见到绮华的女儿时,也觉得很奇怪,就问她小孩的父亲是谁,她却三缄其口,直说不知道、不清楚。”

    “是吗?”蓝耀月愁眉不展的喃喃自语。

    “阿月,你在想什么?”姚培芳察觉他的不对劲。

    “没有,只是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那小女孩就是我的小孩!”蓝耀月边说边朝车库走去。

    “什么?!”

    两个女人乍听,呆愣了好一会儿,恢复意识时蓝耀月早已远离。

    wwwnetwwwnetwwwnet

    一踏进门,言绮华还来不及将门关上,一道强硬的力量硬是将门推开,待看清楚来者时,她的脸上净是不耐。

    “是你!”

    “大姐,你好啊!”言健男大刺刺的走进门,四处叹看着。

    “有什么事?”言绮华不以为然的询问。一个久未谋面的“弟弟”,母亲再嫁丈夫的儿子,竟会在这时找上门,直觉告诉她绝不会有好事,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就是在说这类的人”。

    “看你过得还不错,你可知道我们一家生活得有多辛苦?”言健男佯装苦哈哈的说。

    “那又如何?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言绮华冷漠的哼道。

    看到他就让她想起多年前的事,她从来没想过婷婷的父亲是谁,因为她不愿回想起那段被欺骗的日子,对她来说是个无法抹煞的严重伤害,她一直都以为隔壁邻居的大哥哥是个和善的人,怎知竟在她高中毕业通过联考时,假借替她庆祝的名义,企图侵犯她。

    在她昏迷之后,所发生的事她一点印象都没有,醒来时见到身旁有个赤裸的男子…她连想都没想,赶紧穿上衣服夺门而出,根本不想追究到底她是不是已经……

    只是,要来的终究会来,尽管她尝试隐瞒那晚的事,说服自己忘了,但恶心、反胃的症状泄了她的底,家中没人谅解她,也难怪……家里除了母亲之外,其余的人跟她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毕竟母亲是再嫁,为了顺从丈夫,为了维护面子,给了她两条路,而她选择了对自己最不利的路,因为毕竟是个生命,尽管尚未成形,但她不能剥夺他想要看见这美丽太阳的机会,就当作是对自己相信错人的借镜吧!

    随着婷婷逐渐长大,她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对的,但现在……婷婷有天总会问起她的父亲是谁,到时她该如何回答?而且……她的胸臆徘徊着隐忧,知道真相快要揭穿了。

    “你还真狠心,亏妈养你这么多年,我们现在遇到困难,你竟忘恩负义,不出手相助。”言健男讥讽她的无情无义。

    “话别说得这么好听,今天来到底有什么事?”言绮华不想跟他多罗嗦。

    “妈咪,我怕……”言健男的恶视让言绢婷害怕的缩在言绮华的怀中。

    “婷婷别伯,妈咪在这儿。”言绮华放下她,抚着她的脸。“你先回房间。”

    “嗯!”言绢婷听话的奔回房间。

    “想必这就是那时的杂种吧!”言健男恶劣的嘲笑。

    “请注意自己的说辞。”言绮华瞪着无理的他。“赶快说完就离开这里。”

    “走我是会走,但想要你拿笔钱出来。”言健男厚脸皮的摊开手。

    “凭什么?”言绮华嗤之以鼻。

    “我们现在缺钱,只好靠你……”言健男一副理所当然的嘴脸。

    “别想我会拿出一毛钱。”言绮华借由淡漠来掩饰心中翻腾的激动。

    “好,没关系……你现在不拿,等爸出面,你就自己看着办,哈哈哈……”言健男扬下话离去后,猖狂的大笑刺耳的回荡在狭小的空间内。

    言绮华虚脱的跪坐在地上,久久不能言语,抡起的拳头象征着她心中强忍的高张怒火……

    wwwnetwwwnetwwwnet

    言绮华无神的走在校园内,没有听到背后频频叫唤的声音,直到对方扣住她的肩头,她才惊觉回头。

    “啊?!启方!你别吓我了……”

    “抱歉,我没打算吓你,因为你好像有心事,我叫了很久你都没听见。”陆启方抱歉的说。

    “还好啦……”言绮华避重就轻的应声。“有事吗?”

    “情人节快乐!”陆启方递上一大束的红玫瑰花,和悦的道。

    “呃?”言绮华呆愣。

    今天是情人节吗?她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呵……算了吧!她又没有情人,自然不会去注意充满浪漫节日的这一天,何况她烦得实在没心情想其他的事。

    从健男离去后,她耿耿于怀他那句警告的话,似乎在透露着什么讯息,她却百思不透含意,毕竟毫无前因,如何猜得到结果。

    “忘了是吧?”陆启方嘲弄的笑着。“一起吃个饭好吗?”

    “谢谢你的好意,我没办法。”

    “连一个小时都不肯施舍给我?”陆启方不死心的续问。

    “真的不行,我还有事……”言绮华委婉的道。

    “忙着跟其他男人约会?”陆启方的脸顿时垮了下来,淡然的质问。

    “不是。”言绮华摇头否认。“今天我还得工作,没时间休息。”

    “绮华,你不必这么辛苦,只要告诉我一声,我会帮你解决困难的。”

    “不行啦!自己的事得自己解决,我不能无缘无故接收你的好意。”

    “我喜欢你这就够了,我想帮你分担烦恼。”陆启方赤裸裸的大胆宣言。

    从人大学后,踏人教室瞥见美丽的容颜中,泛着淡淡忧愁的她,惹人爱怜的模样,他发誓要将她追上手,但她的态度始终如一,都到了大四,他们也即将毕业,她依然不改初衷,一再拒绝他的邀约。他不会放弃的,更不会让其他男人抢走她。

    “启方,你的情我心领,你还是去找个更适合你的女孩子。”噢!别又来了……她已经够烦了,连陆启方都一起来凑热闹。

    从他们认识开始,他就一再的表明心意,她也一再的拒绝他,但毅力强韧的他竟维持四年不变,不免让她心生感动,却还是无法接受,因为她很明白对他的感情只有友情没有爱情,现在这样,以后也会一样,永远不可能改变。

    “我只要你。”陆启方直瞅着她的黑瞳流转着浓情。“我不介意你比我大一岁,也不介意你有个小孩,我会把她视为己出的。”

    她曾以这两个理由拒绝他,尽管乍听时错愕不已,但他思虑过后,接受了这个事实,她的过去如何无所谓,他只要未来能与她长伴左右就行了。

    “启方,你别这样好吗……有些事情是没办法强求的,就算你不介意,可是我对你的感情只会停留在朋友阶段,所以……能请你将视线转移到其他女孩身上吗?”言绮华苦恼的诉语。

    “我会等你,等你点头。”陆启方坚决的不愿放弃这份苦守多年的感情。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毫无预警响起的声音,让他们纷纷回头。

    “是你!”言绮华讶异于蓝耀月的出现,但烦闷的心中却隐约明白他来找她的用意。

    “绮华,你认识她?”陆启方警戒的盯着蓝耀月,暗叫不妙。

    怎会是把这个程咬金?父亲经营的银光酒店原本生意不错,自从蓝月酒店开幕,举办一连串的造势活动,加上蓝宇传播在商场创下的名声,没想致蓝月的声势一路看涨。尤其在蓝耀月接掌蓝月后,更是抢走银光不少生意,于是父亲与蓝家人誓不两立,平常就暗地里较劲,就连最近举办的“酒国公主”比赛,银光也非得拔得头筹,乘机寻找条件更扰的女人,提升拉拔银光逐渐滑落的生意。而此时,蓝耀月会出现在这儿,口出狂言,分明是在向他挑衅。

    “嗯!”言绮华闷声。

    “我们不只认识,关系还满亲密的,对不对?”蓝耀月独占的将她搂人怀中,抽走她手中的玫瑰,换上他送来的花束。“这艳丽的玫瑰跟你不称,清纯的百合比较适合你。”

    “绮华,他说的是真的吗?”陆启方瞪了地一眼,询问有点僵硬的言绮华。

    “不……”

    “当然是真的,不然她怎会一再拒绝你,我劝你还是死心吧!”蓝耀月替她接口。

    “我要她的答案。”陆启方冷冷的道。

    言绮华望着眼前复杂的局面,心想也许她可以趁这个机会让陆启方放弃,只是她势必得先承认与蓝耀月确有亲密的关系,这非她所愿,她只想跟蓝耀月撇清,可是……怎么办?算了……先解决一个再说吧!

    心意既定,她故作亲昵的偎近蓝耀月。“启方,对不起。”

    “不……不会的!”陆启方受到重创,不相信蓝耀月竟掳获言绮华的心。

    “真不好意思,事实如你所见,玫瑰还你。”蓝耀月将玫瑰塞回给陆启方,带着言绮华坐入他停在路边的车子。

    陆启方待他们走远后,愤怒的将花束甩在地上,气焰高张的踩踏着它,气愤的嘴角抖动不已,心中暗暗咒骂着。

    他不相信自己总是蓝耀月的手下败将,只能看着蓝耀月得意的向他炫耀战果,而他就像个战败的俘虏任蓝耀月宰割。

    不——他不要,等着瞧……他发誓有天会让蓝耀月尝尝失败的苦滋味,还有夺回他心爱的佳人绮华。

    很快地……这天很快就会来临的!

    wwwnetwwwnetwwwnet

    等到看不见陆启方的身影后,言绮华淡漠的开口,“让我下车。”

    蓝耀月听若无闻的继续开车前进,没有减缓速度。

    “让、我、下、车!”言绮华按捺不住的强硬命令。

    “不放!有些事我们该谈谈。”蓝耀月同样坚持。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言绮华依旧维持着一贯冰冷的态度拒绝他的提议。

    “我可不认为,相信你心底也有数。”蓝耀月挑眉,盯着她因这句话而挺直的背脊。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言绮华撇着嘴,否认他的话。

    他今天来找她是为了什么?难道他知道婷婷的事,打算要跟她谈判?不……别想太多,也许他还不知情。但……他不可能不晓得,伯母跟亦云一定会跟他提的,那现在……她得稳住,别慌了手脚,失了与他对谈的理性。

    “一定要我说得明明白白,你才肯点头跟我谈吗?”

    言绮华瞅睇他认真坚决的神情,犹豫的心头净是旁徨不安,闭上眼思忖:该来的还是会来,不如早点解决,免得让他纠缠不清,惹得她也是心头烦恼。于是她幽幽叹气。“好,等我打工结束后再谈。”

    “没问题,几点接你?”蓝耀月语气虽平淡,但胸臆却荡漾着怜惜。

    那天她抱着小孩离去,之后他向亦云打听了她的近况,欣赏她的独立与坚强,但相对地,对于她得牺牲多采多姿的大学生活,感到不舍。

    “十一点!”

    wwwnetwwwnetwwwnet

    幽静的咖啡馆,流转着轻灵安抚人心的音乐,却平静不了一角对峙中的两人。

    蓝耀月望着沉默的言绮华,想着该从何处启口。

    言绮华忍受不了他不断投射而来的灼热目光,于是率先道:“有什么事就快点讲,我没那么多时间陪你在这儿耗。”

    “五年前的事你还记得吗?”蓝耀月撇了撇嘴。

    “五年前发生很多事,你想问我哪一件?”言绮华明知故问。

    “你喝醉酒的那一晚。”蓝耀月瞅着她闪烁不定的眼神,知道她在躲避。

    “蓝先生,我常喝醉酒,你是指哪次?”言绮华淡笑,企图模糊焦点。

    “你在想的那件事。”蓝耀月轻描淡写的话,硬生生戳进她尝试埋葬心事的心底。

    “我不是来跟你玩文字游戏,如果你只是想闲聊,很抱歉,我要走了。”

    言绮华话毕,就火速站起,欲乘机逃离现场。

    不待她拔脚,蓝耀月已扣住她的手腕,道出他们迟迟末出口的事,“我们的女儿言绢婷,我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婷婷是我的女儿!不是你的!”

    言绮华扬声急忙否认。

    “坐下!”

    蓝耀月厉声。

    “别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言绮华艰涩的缓缓坐入椅内,无力的垂首盯着杯子里头旋转的咖啡波纹。

    终于来了……就算她极力想要阻止这天的到来,无奈还是抹杀不了,毕竟仍旧得摊牌,只求他能高抬贵手,别自私的带走婷婷。

    “你就算否认,她的身世还是不会改变,婷婷是我蓝耀月的女儿。”

    “不、不是……”言绮华显得有点激动。“我不会把她交给你!”

    “你担心我抢走她?”蓝耀月察觉出她紧张的原因,扬着眉询问。

    他的话据把利刃正中她的隐忧,她无语的瞅睇着他,胸臆辗转着理不清、解不开的结,紧紧的揪住她的心坎,窒息的难受感冲击着脑海,顿时觉得眼前一片模糊。

    见她无言以对,蓝耀月不疾不徐的开口,“你放心,我不会抢走她。”

时间提醒:2017-11-25 06:23:19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