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耀月轻浮的举动让言绮华更加恼火,不假思索的,她的掌心已落在他的脸颊上,巴掌声震惊了周围成双成对的人,个个不明所以的面面相觑。

    清晰的手指印烙在蓝耀月俊帅的脸上,肌肤上逐渐蔓延刺麻的疼痛,他略微皱眉的扯了扯唇瓣,接着邪魅的望着瞳眸中净是火苗的言绮华。

    “这么讨厌我?”蓝耀月维持一贯的风度笑问。

    “我不认识你,不能断言是否讨厌你,但你的行为让我很不舒服。”言绮华闷声道。她原不打算惹起风波,但他实在是太过分,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她选择出手。

    “是吗?我只不过是对你表示好感。”蓝耀月的话引起轩然大波,只见大厅内议论纷纷、交头接耳的,不少女人听到后,懊恼自己失去了机会。

    “好感?!我们才见过两次面,你不觉得说这话太唐突吗?”言绮华难以置信他的大胆所言,背后的讨论声音让她很想逃离这里,也很后悔答应蓝亦云前来。

    “我们不只见过两次面。”蓝耀月对身旁的声音置若罔闻,他的视线始终停留在言绮华身上,热情的目光再次掀起喧嚷。

    他的话让言绮华愣了几秒。她不否认对他有种熟悉感,而且他的长相确实跟某人很像,但她一时之间实在想不起来那个人是谁,只是很肯定自己不认识他,也没见过他,他是凭什么断言他们不只见过两次面?

    “我不管你说什么,你的行为已经造成我的困扰。”言绮华厌恶的应声。亦云呢?怎么还没见到她的人?她打算跟她打声招呼就离开,尤其是眼前这无礼的男人破坏了她的兴致,她不想再待在这里成为别人的笑柄。

    “若是如此,愿意接受我的道歉吗?”蓝耀月边说边弯下腰。

    “承担不起!”言绮华说毕,视若无睹于喧哗的群众正对着他们争执的场面指指点点,转身就欲离开。

    蓝耀月心中百感交集。或许他的行为太过于突兀,也难怪她会不高兴,但他只想把握与她相处的机会,谁知下一刻她是否又会消失无踪,又让他抱着遗憾过日。

    虽然明白自己的急躁只会坏事,可是自从在蓝月偶然相遇后,他就停止不了澎湃于胸口的悸动,那是如此的强烈与激荡,无法压抑……

    “绮华!”

    蓝亦云的叫喊从蓝耀月背后响起,她及时拉住欲离开的言绮华。

    “亦云!你总算出现了!”言绮华顿然有松了口气的感觉,毕竟在这陌生的环境,加上蓝耀月紧迫盯人的热情凝望,她几乎快要窒息,脑子里旋绕的是昏眩般的煎熬。

    “对不起!我不该这么晚下楼,放你一个人……本想让你放松心情,却反倒给你带来困扰。”蓝亦云边说,边用责备眼光扫向蓝耀月,要他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没关系,既然看到你,就跟你说一声,我要走了。”言绮华淡笑,要蓝亦去别介意。

    “不要啦!都来了……”蓝亦云紧紧拉住她的手,不让她离开,另一手扯过蓝耀月的手臂。“哥!都是你啦!我好不容易说服我同学来参加你的PARTY,你却气走她!”

    “他是你哥?”言绮华霎时提高音调,无法相信的盯着蓝亦云。

    “对呀!不像吗?”蓝亦云笑笑。“他是我二哥蓝耀月,平常出没的时刻是夜晚,如同月亮活跃在晚上,而她呢……言绮华,是我最要好的大学同学!”

    “你好!不好意思,对你所做的事,我没恶意。”蓝耀月诚心诚意的道,希望在妹妹的协助下,让他和言绮华有更进一步的认识,也好化解因他的急进造成的摩擦误会。只是没想到她竟是他妹妹的同学,这让他觉得有如神助。看来老天爷都在帮助他早点追求到思慕许久的佳人。

    言绮华听完蓝亦云的简短介绍后,思绪流转不停,无视于蓝耀月的歉语。

    原来……她会对他有熟悉感,是因为他是亦云的哥哥……不!她知道绝不是这个原因,那份熟悉感不是朋友间的情绪,而是更加亲密的……仿佛她每日都会与这份情感交流……是什么?到底是什么……

    “绮华,别跟我哥计较嘛!不然我叫他请你吃顿饭好好的道歉,看你们之间有什么不愉快的经过,都别介意了!”蓝亦云当说客,极力想化解他们之间的误解。

    “亦云的建议我没意见,就看你愿不愿意赏脸。”蓝耀月表示出最高诚意,企图扭转形象。

    “不用了……”话未毕,一道女声适时插入——

    “当然要罗!怎么可以不要呢!”姚培芳笑呵呵的打量着言绮华。不错、不错……难怪儿子会将其他名媛搁在一旁,邀她跳第一支舞。想不到对女人没兴趣的他眼光还不差,她办这场PAR-TY就值得了。

    “妈,你要说说哥,怎么可以欺负我同学。”蓝亦云寻得靠山,要姚培芳评评理。

    “所以罗!耀月明天带人家小姐去吃个饭,好好跟人家道个歉!”姚培芳朝儿子使了个眼色,要蓝耀月再加把劲努力把言绮华追到手。

    接收到母亲传送过来的讯息,蓝耀月有种安然的轻松感,因为不用再担心母亲三天两头就帮他安排相亲,因为她对言绮华可是满意得不得了。只是……虽然家人一致支持他,但唯一的困难便是言绮华,而这也全是他自己搞砸的,所以他得想办法解决横亘在两人之间的障碍。

    面对蓝家三人异口同声的决定,言绮华无言以对,不懂情况怎么会变成这样,总觉得有个莫名的诡计在上演,又没确切的证据足以说明这一点,但她心头挺不是滋味,怀疑的念头紧紧缠绕着她。

    “谢谢你们的好意,我觉得没这个必要。”言绮华客气的拒绝。

    “不、不……这是一定要的,如果你觉得单独跟刚认识的男人出去不太好的话,不如就让我作东,明晚在家设席款待你,如何?”姚培芳殷勤的挽着言绮华的手背。

    “这……实在不需要大费周章,并不是什么严重的事。”言绮华客套的说。

    “不行!我们就这么说定了。亦云,陪我去跟其他人打个招呼。”姚培芳突然垮下脸,二话不说拉着蓝亦云走往其他地方,留下错愕的言绮华直盯着她们离去的背影。

    这又是怎么回事?言绮华被搞胡涂了。受害人不是她吗?怎么现在变成她非得出席饭局,接受蓝耀月的道歉,否则她就成了千古罪人,立场怎么突然在转眼间额倒过来?

    可不可以不要?她不想再跟他有所瓜葛,尤其是两人单独接触,更是能避免就避免,不然……哎!又来了!他目不转睛的炽热凝娣,给她是赤身裸体站在他面前的错觉,这个感觉说有多奇怪就有多奇怪。

    “可以吗?”蓝耀月一脸迷人的笑意邀请着她。

    “不知道。”她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后便掉头离开,不愿再待在这个让她浑身不对劲的地方……不!不是地方怪,而是因为他,她才会不自在。

    wwwnetwwwnetwwwnet

    “绮华,别走啊!”蓝亦云急忙拉住欲溜走的言绮华。

    “真的要去吗?”言绮华实在不想出席这个赔罪饭局。

    “当然罗!有我在,绝不会让你临阵脱逃的。”蓝亦云语毕,便拉着她离开校园。

    被强行带走的言绮华皱眉心想:天啊!现在是什么情况?有谁能够告诉她-……

    虽然无奈,但被蓝亦云紧抓着手臂的言绮华,根本没有机会逃走,不得已只好硬着头皮再次面对那位她十分不愿见到的男人。

    进入蓝家大门后,蓝亦云直接带言绮华到后头的庭园,未到前,阵阵扑鼻的饭菜香味已刺激着两人的食欲,肚子不约而同的咕噜、咕噜叫着,两人不由得面面相戏,最后忍不住笑出声。

    “不会后悔来吧?我老妈对款待客人可是很有一手,绝对让你尽兴而归!”蓝亦云鬼诡的笑着,直夸奖母亲的好客。

    “或许吧!”言绮华淡笑着。她能说什么呢?人都到了这儿,若还说要离开,就太不识趣了。只是……她一直感到纳闷的是……他们会如此频繁的接触,似乎不能够说是巧合,但她又无法解释这样莫名的情况,难道要她怀疑是亦云的诡计吗?不,应该不可能,而且也没理由。

    “妈,我们来了!”蓝亦云朝忙着指挥佣人张罗东西的姚培芳大喊。

    “呵!太好了!我还真怕言小姐不赏光,我就白忙一场了。”姚培芳见着言绮华的身影后,自我调侃。

    “伯母别这么说,我只是不认为需要这么……客气。蓝先生已经向我道过歉,这就够了,实在不需要如此费神。”

    “真是善解人意的女孩,我喜欢……我们阿月真有眼光,选上了你。”姚培芳闻言,感动的拉着言绮华的手,赞扬着她美丽的心。

    阿月?!乍听这样的称呼时,言绮华差点笑出声,无法将蓝耀月与阿月这个小名联想在一起,形象实在太不搭,只是伯母接下来的话却让她亟欲辩解。

    “伯母,不是这样的,你误会了……”

    “不,我妈没说错,我是喜欢你。”蓝耀月不知何时出现,听到母亲所讲的话时,有点愣住,但也趁此机会宣示他的心意。

    “呃?”言绮华感到错愕,随即扬起愠火,不悦的道:“蓝先生,请你别乱说话好吗?你为什么一再找我麻烦?我不认为自己有得过罪过你。”

    “喜欢就是喜欢,并不是故意找你麻烦。”蓝耀月斩钉截铁的宣称。“如果你目前还是单身,请给我机会追求你,我会让你知道我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好男人。”

    “不!谢谢你的好意,不需要。”言绮华想都没想便果决拒绝,一时间,周围的气氛染上几许沉闷。

    沉默、安静环绕在优美的庭园中,形成不协调的对比,蓝耀月与言绮华怔怔地盯视着对方,对峙的眼神透露出彼此坚决的意图。

    被忽略在一旁的母女俩感受到他们之间流露的不和谐气氛,互相对看一眼后,蓝亦云开口打破沉寂,“妈,我好饿,可以开动了吗?”

    “好啦!吃饭时间到了,来吃吧!”姚培芳扯开喉咙吆喝。

    “请!”蓝耀月礼貌的弯身邀请,让言绮华先入座。

    难得的绅士风度让言绮华傻眼。原来……他也有这一面,只是他的个性令人不敢领教。

    “谢谢。”

    餐桌上,在姚培芳与蓝亦云努力带动气氛下,和乐融融的度过一段还不错的时光。

    饭后,姚培芳主动提议蓝耀月带言绮华欣赏蓝宅夜晚的美丽景色,无法推拒的言绮华只好跟随着蓝耀月漫步在夜色中…

    wwwnetwwwnetwwwnet

    “真美……”言绮华忍不住惊叹出声。

    满天星斗就像是亮眼闪烁的宝石,雕镂在黝黑的夜空中,每颗星子都像在诉说着一篇篇动人的浪漫情事,拥有着属于它们独自的刻骨铭心。

    微风轻轻扬起,打动着树叶发出窥宁节奏,搭配蛙鸣蝉叫,构成了悦耳的乐章,幸福之情填塞了她孤独的胸臆,有一刹那,她几乎忘记了扛在肩头的压力。

    “来过的人都不会忘记这里的美丽。”蓝耀月的黑眸紧瞅着她。

    夜景再美,也比不上眼前亮丽的女人,被月晕笼罩的身体带着朦胧的感觉,好似一眨眼她就要消失无踪。一想到这,他抓住她的手腕,感受她的存在,担心又如同五年前一样,失去她的讯息。

    “干什么?”言绮华甩开他的手,原本的好心情因他无礼举动而破坏。

    “对不起!我没恶意。”蓝耀月连忙致歉,不愿他们之间的摩擦再加深。

    “我要回去了!”言绮华掉头就要离开,加速的脚程将他远远甩在后头。

    “等一下!”蓝耀月唤住她,却止不住她急促的步伐,不得已他只得奔向她。“我知道自己的举动为你带来很大的困扰,但…

    “既然你明白这一点,能否请你别再这么做?”言绮华冷漠的挥开他紧握的手。

    “我很想,却止不住对你的爱恋。”蓝耀月浓得化不开的感情溢满双眸。“如果对一个人的情怀可以简单的说放就放,就不会有那么多为情感伤的人。”

    “你的话是挺冠冕堂皇,但我无法相信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你会喜欢上我,只会让我觉得你把感情之事当作儿戏,你这个人想玩爱情游戏!”言绮华对他的见解颇不以为然,冷言的斥责他的轻浮态度。

    “我不是这种人!”蓝耀月扬起愠色,断然的否认她的话。

    “或许吧!只是你给我的印象就是如此。”言绮华不畏惧他的恼怒,直视着他。

    “我会改变你对我的印象,你会知道我绝不是个滥情的男人!”

    “随便你!但我得清楚的告诉你,我讨厌男人,更讨厌你这种随随便便就说爱人的男人!”言绮华嗤之以鼻的答腔,字里行间净是对男人的嫌恶。

    男人,一种靠下半身思想的动物,无论是多么值得信任的人,都有可能因性欲的蠢动而忘情背义,而她便是活生生的牺牲晶。

    那晚的记忆让她抹杀不了,想忘却又像扎根般除不掉,像是要时时刻刻的提醒她男人奸诈的丑陋面。

    “是吗?你真的那么讨厌男人?”蓝耀月沉着嗓音幽幽询问。

    “对!所以请你别浪费时间在我身上,就算你想扭转在我心中的形象,也不会有结果,因为我打从心底痛恨男人!”言绮华强调坚定的决心,要他彻彻底底放弃。

    “能问你原因吗?讨厌一个人绝不会没有理由。”

    “不关你的事!”她淡然的抛下话后,便扭头迈开脚步。

    一前一后的身影,平静的脸庞下是翻腾的思绪,盘旋的是刚才的对话。

    回到屋内后,言绮华向蓝家的人告辞,感谢他们的热情款待。

    “时间还早,再坐一会儿,我想跟你多聊聊……”姚培芳挽留她,眼神却射向蓝亦云,像是在传递着某种讯息。

    “谢谢,改天吧!”言绮华笑道。

    “绮华,我妈特地调了一杯她拿手的饮料,喝完一杯再走嘛!”蓝亦云端出饮料,加入游说行列。

    “亦云,我不走不行,你知道的,不是吗?”言绮华皱眉,坚持着。

    “我明白,但阳一籽饮料不会耿误你太多的时间。”蓝亦云也坚持的将饮料推向她。“别让我妈失望好吗?”

    “这……”言绮华见状,想着喝完一杯饮料是不需要多久的时间,便不多疑的一口气将它喝下,把空杯归还给蓝亦云。

    “放心,妈也帮你准备了一杯,可别说妈偏心,有了媳妇就忘了儿子。”姚培芳见言绮华在喝的当中,将另一杯递给蓝耀月。

    姚培芳的话让言绮华差点呛到,慌乱的想解释,“伯母……”

    “我知道,话不能乱说,但我真的很希望你们能结成连理。”

    “伯母,有些事是不能勉强的,我跟蓝先生是不可能的,所以要让你失望了。”言绮华尽可能委婉解释,不忍伤了心地这么好的人。

    “真的吗?你真的不给阿月一个机会?阿月他很好的,阿月他……”姚培芳急帮蓝耀月说好话,希望能改变言绮华的决定。

    “妈,你这样子,好像我是个滞销物品。”蓝耀月怨声道。

    “闭嘴!妈这么努力的要帮你找个好媳妇,你在一旁搅和什么?!”姚培芳斥道。

    天可明监,不是他不肯花心思去寻觅对象,而是早在五年前,见到细嫩肌肤染着诱人粉红、醉昏在地怀中的她时,他就失落了心,他的心湖无法让其他女人驻足,除非是她,否期他相信今生不会完美。

    “伯母,很感谢你看得起我,只是我还是一句话,很抱歉。”言绮华客气一的道。

    “真的不行吗?可是……我好喜欢你!”姚培芳闷闷不乐的瞅着她。

    “我也很喜欢伯母啊!”言绮华由衷的应声。

    这是她的肺腑之言,看着他们一家人感情这么融洽,虽然偶尔会拌嘴,却不失为促进情感的互动。而她呢?一个多余的人,没有人会担心她的死活,任由她自生自灭……

    好惨!明明有家,却归不得……不!那不算是她的家,她只是母亲的拖油瓶,一个累赘罢了。

    “但是……”姚培芳还欲说什么,却被言绮华打断。

    “伯母,不好意思,我真的得……走了……”言绮华突然眼前一片模糊。

    “怎么了?”姚培芳发觉不对,担忧的问。

    “没、没事……只是很想……”不!她不能睡着,婷婷还在家里等她……

    瞥见言绮华无力的软身,蓝耀月冲向前扶住她,轻拍着她的脸。“绮华、绮华……”

    “哥,绮华没事吧?”蓝亦云也开口了。

    “不知道……”蓝耀月不解的皱起眉头,直觉情况不对,当他要理出疑惑的脉络时,困意突然侵袭他,让他无法保持清醒,同一时间脑子刹那闪过一道灵光,却还来不及抓住,人便失去意识。

    “完了!”

    蓝亦云惨叫着急忙撑住沉重的两个身体,姚培芳则喊来几名壮丁帮忙。

    在一阵惊慌失措中,昏迷的两人被放在床上,待其余人退去后,姚培芳和蓝亦云交换了个成功的眼色。

    “接下来希望能顺利发展!”

    姚培芳兴奋的说。

    “应该会吧!只求绮华醒来不会把我给宰了。”蓝亦云吐了吐舌头。

    “放心,妈会很配合的不露口风的。”姚培芳使了个要她安心的眼神。“

    真的愈看愈满意,很合我的口味呢!”

    “妈,你也拜托一下!现在是帮哥的忙,你这样会让人误会的!”蓝亦云笑道。

    “怎么会?儿子喜欢,也得老妈看过点头才算数!”

    “就算你摇头,我想哥也不会理你。”蓝亦云揶揄自己母亲。

    “造反啦?你说这什么话……”

    “啊——不要……”蓝亦云不待姚培芳发视,人早已拔腿落跑。

    夜空中,澄澈星子仿佛在窃窃私语,也好似在戏请着这段荒唐的恶作剧。

    母女俩单纯的想尽办法撮合两位未婚男女,却不知道这只会替他们带来更多摩擦与误会……

时间提醒:2017-11-25 11:36:52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