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酒国公主竞选大赛——

    如果你拥有天使的脸孔、魔鬼的身材,那还等什么?

    别再犹豫不决,赶快来电xXxX——XxxX洽询相关的讯息,

    高额的奖金等你来拿喔!

    “有没有兴趣?”蓝亦云将一张传单置在桌上,兴致勃勃的问道。

    言绮华毫不在意的扬起浓密眼睫,提不起劲的随意扫视过传单,便又将视线集中在密密麻麻的笔记本上,准备令人煎熬的期中考。

    “绮华,我相信你会考得很好,所以别再看了啦!白花花的钱对你来讲不是最重要的吗?快点看嘛!”蓝亦云受不了她的漠视,抽走笔记本,拿起传单摇晃着。

    全班第一名的超优成绩,对大学生来说根本是望尘莫及,有谁上了大学还像她这样用功的,举起手指头来算也绰绰有余,毕竟大学生的至理名言可是“任你玩四年”。

    “亦云,我知道你是好意,但就算我真的缺钱,也不会去参加什么‘酒国公主’的比赛。”言绮华不领情的撇嘴道。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酒国公主乍听确实让人有不好的联想,但我敢跟你保证,蓝月是正派经营的公司。”蓝亦云海派的拍着胸脯保证。

    “你何必替它宣传,而且你真的了解这间公司吗?”言绮华疑惑的盯着她。从亦云的口气听来,似乎挺清楚蓝月这家酒店的底细,莫非有何关系?

    “当然罗!你好像没注意到‘蓝’这个字呵!”蓝亦云刻意加重了语气。

    闻言,言绮华若有所思的瞅着她,半晌才突然意会过来。“难不成蓝月是你家经营的?”认识亦云时,她便被她家的富有吓到,但是易相处的亦云没有大小姐的骄气,傲慢也与她绝缘,更不会将“钱”字挂在嘴边,但她怎么也料想不到,蓝家企业的版图竟涉猎到风月场所。

    “BINGO!不愧是班上的高材生,一点就通!”蓝亦云称赞。

    “你就直截了当的说嘛!何必拐弯抹角。”言绮华瞪了她一眼。

    “我原本以为不用揭底就可以说服你去,谁知道你一点兴趣都没有!”

    “当然没有。笔记本可以还我了吗?”言绮华摊开手掌,严肃的望着蓝亦云。

    “好吧!算了,我不过是想提供你赚钱的机会。”蓝亦云无奈的耸肩,将笔记本还给她,起身不打扰继续认真的人,临走前她遗憾的叹口气。“真可惜!这么好康的机会,只要能将其他对手打败,就能拿到五百万元的奖金耶!唉……”

    五百万?!天!她有没有听错?只是一个“酒国公主”的比赛,就打出五百万元奖金来鼓励人参加吗?思及此,言绮华连忙拿起蓝亦云未带走的传单。

    果然,缤纷的色彩、活泼的字句,观托出斗大的“五百万”,清清楚楚的加粗字体,刻意标示出超高奖金。

    这下子言绮华不禁动心了。如亦云所言,白花花的钞票是个难以抗拒的诱惑,她该放过这个机会吗?似乎不该,她怎能跟钱过不去呢?如果真是亦云她家的企业,她是可以考虑、考虑……

    wwwnetwwwnetwwwnet

    蓝月酒店

    创始人以精朗的手段打下根基,成立蓝宇传播,旗下分别设立行销企划部、经纪部、广告部,另外更跌破众人眼镜的开了家酒店。

    为何蓝宇会跨足声色场所行业?起因于创始人的母亲曾当过酒家女,尽管陪酒不卖身,但后来却在老板及客人的设计下失身,幸亏后来遇到不在乎她过去的父亲,才摆脱不堪的过往。

    有监于此,为保护因不得已的理由必须选择这条坎坷路的女人、避免弄到人财两失的地步,蓝宇以自己雄厚的资本投入这行业,并且立下许多严格的规矩,企图矫正外界人对酒店的不好印象。

    因此,在蓝月酒店服务的小姐纯粹是陪酒欢乐,禁止卖身,若是违反,解雇是唯一的路,所以小姐不会以这个职业为耻,更不会以身试法,毕竟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像这里,当酒女还能被尊重,若是运气好的话还能够进入演艺界享受大红大紫的滋味。

    就在蓝宇去世后,在大儿子蓝耀日的带领下,以优异的前卫眼光顺利让蓝宇的股值翻升,版图有愈来愈雄厚的趋势。

    此时店内正为即将展开的酒国公主比赛而忙碌,手脚不歇的布置打点,领头的人低沉富磁性的嗓音悠扬飘扬着,“把东西搬到这里。”

    “是!”

    “还有,这个东西怎能这样摆?是这样才对。”

    “对不起!我们会尽快把它调整好。”

    殷勤的交代、严格的纠正,看得出来他做事情的严谨,以及对这次比赛的看重。他便是蓝月酒店的负责人蓝耀月,深邃的黑眸净是诉不尽的柔情,魅眼一扬便让女人神魂颠倒,结实的胸膛是女人倾慕的场所,名牌西装让他的帅气展露无遗。

    “天!什么时候见到蓝总这么帅了……”

    “对呀!瞧瞧他浑身散发的魅力。”

    “喂!你们也太夸张了吧!矜持点,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哪有!是你自己吧!看得都快变成凸眼金鱼了。”

    一侧叽叽喳喳的女声,言语填塞着爱慕之意,忘了维持女性矜持,个个只顾着欣赏威风凛凛的大老板,差点忘了招呼进门的客人。

    “干什么?!”蓝耀月原本温柔的脸庞蒙上一层怒意,垮下脸厉声道:“我请你们来不是当壁花,如果你们只是想来这儿混水摸鱼,别怪我不客气!”

    “对不起!我们马上去做事……”

    嗫嚅的忏悔后,大伙儿纷纷回到工作岗位。

    这便是蓝耀月,尽管脸上永远挂着笑意,嘻皮笑脸得让人误以为他做事随便,但该责罚时他绝不轻言宽贷,更不容求情,否则他如何管理蓝月,使它成为黑白两道乐于光顾的地方,毕竟人多嘴杂,冲突自然是不可避免。

    盯视着她们离去,当蓝耀月的视线扫过门口时,不免浮起一丝疑惑。

    这女人……好像啊……

    他的思绪不由得回到五年前那晚意外的激情中。

    言绮华念念不安的环显着有点紊乱的大厅,迟疑着。

    她真的来了,五百万的诱惑让她抗拒不了,反正只是场比赛,又不是要到这儿来上班,所以她勉强还能接受。但她也没把握能赢得这笔钱,就当作是在赌吧!至少有一半的机会让她接下来的日子能够安稳度过。

    “小姐,你金素水……”刚踏进蓝月的客人,见到站在门口的言绮华,操着台湾国语戏弄她,手不安分的爬上她柔嫩的手臂。

    “先生,请你放尊重点!”言绮华皱眉挥开地不规矩的手。

    “你素啥米意思?我来呷开钱就素老大!”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言绮华厌恶的应声,甩头转身就要离开,却硬生生的被男人抓住臂膀,她不悦的怒斥,“放开我!”

    “你金恰喔!我甲意……”男人边说边将嚼着槟榔的大红嘴巴凑近她。

    想都没想的,言绮华直接挥了他一巴掌,洪亮的巴掌声响震惊了行经大厅的人们,众人的视线全移到他们身上。

    怒意充斥于客人起伏的胸膛,他忿忿地揣住她的手腕。“这.素你对待人客的态度喔?”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言绮华握住被他扭住的手臂,拧起眉头。这个人真是莫名其妙,一见到她就热络的欺近她,甚至毫不客气的摸她,她不喜欢这样的感觉,甚至该说是打从心底憎恨、讨厌,赏他一巴掌已经算是客气了,他生什么气?!

    “骗肖!”

    他们的争吵引来了蓝耀月,他箝住男客人的手。“先生,有什么事情好好说。”

    “要讲啥?你家的小姐真白目,我素人客耶!她竟然打我!”

    “先生,你误会了,她不是我们这里的小姐。”蓝耀月高举双掌拍了几声,匆匆奔来几位貌美如花的美人。“我让她们陪你,别生气了,今晚你的消费全算我的。”

    两三下,蓝耀月漂亮的解决了这件事,他侧身望着言绮华,她正揉抚着被捏疼的手腕,他下意识的伸手过去欲探个究竟,却被她迅速躲避掉。

    “别碰我!”

    “OK!”他收回手,关怀的询问,“你没事吧?”

    “没事。”言绮华闷声道。

    “很抱歉,让你受惊吓了,为了表达我的歉意,请你吃个饭作为赔偿好吗?”蓝耀月大胆的打量着她,相信凭她清丽脱俗的外貌,若是来应征,肯定没多久时间就能跃升为蓝月的红牌,只是他看得出来她的目的不是这个。而反,就算她真是来应征,他也绝不会应允,算是他的自私吧!他不想见她沦为酒家女,虽然他是蓝月的老板,一向也走高级路线,不让店内的小姐下海接客,但她们还是避免不了遭到客人的毛手毛脚。

    “先生,你这样看人很没礼貌!,”言绮华淡漠的指责他无礼的举动。

    “怎么会?看到美丽的事物,会有这种反应是很正常的。”蓝耀月不以为忤的道,瞅视着她的眸光并未因此而移开,热辣的眼神甚至让言绮华颇不自在。

    “无聊!”她瞪了他一眼,便不予理会的掉头离开。

    搞什么?这里的人都是这副德行吗?连出手解救她、颇有大将之风的男人都一副轻浮的样子,不免怀疑蓝月是否如亦云所说,是正派经营的酒店。

    算了,还是打消参加比赛的念头吧!反正钱赚了就有,这种轻而易举就能获得的五百万,陷阱一定很多,提高警觉以确保自身安全是必要的。

    “等等……”蓝耀月伸手横挡在她面前,阻止她的步伐,抽起柜台上的报名表。“你要拿这个是吧?”

    不耐烦的盯着他手中的报名表,言绮华连瞧都没瞧他一眼,便绕过他走出蓝月。

    蓝耀月慢慢放下停在半空中的手,心想她真有个性,只是她竟然不是来拿报名表,那她出现在蓝月的原因是什么?

    但无论是什么,他都要找到她!从五年前失去她的踪影后,他就不断寻觅着她,奈何对她一无所知。

    这几年来,脑海中,她的倩影始终停留在五年前那稚气的模样。如今乍见她,他发现她的美更加撼动他。

    是呀!他一直在思付着这个问题,为什么一面之缘的她能让他难以忘怀,就算经过了数年时间,倩影依然清晰,莫非这就是所谓的“缘分”?

    wwwnetwwwnetwwwnet

    “我二哥这礼拜举办庆生会耶!”蓝亦云移开言绮华面前的书本。唉!真讨厌,每次想跟绮华说个话,就有碍事的书、笔记本挡在其中。但也不能怪绮华,因为她没课的时候还得工作赚钱,不然生活费、学费、房租就会没着落;曾经提过要借绮华钱,却被她斩钉截铁的拒绝…

    “哦!”言绮华连头都没抬的拿回书本,继续与艰涩的原文书奋战。她得争取时间看书,晚上工作回家后,疲倦得没什么时间念书,现在剩最后一个学期,才几个学分,她实在负担不起任何一科被当的损失。

    “哦?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蓝亦云怀疑她连话都没听进去,不过是虚应她。

    “亦云,别吵我了啦!你哥生日会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又不认识他,要我作何反应呢?”言绮华叹气的放下厚厚的书本,无奈的道。

    “来玩嘛!”蓝亦云兴奋的提议。

    “你以为我有那个美国时间吗?期中考快到了,我不想被当。”言绮华语气淡然的应声。

    “不会啦!教授都看得出来你很认真,绝不会拿你开刀,不然我们这些一天到晚混水摸鱼的人怎么办?早就SAYCOODBYE了。”蓝亦云撒娇的拉着她的手试图说服。

    “亦云,你知道我的情况,别为难我了。”言绮华苦闷的笑着。

    “就是知道你的困难,才要你来玩啊!一天而已,让自己轻松一下嘛!”蓝亦云偎近她磨蹭,苦口婆心的邀请。

    “够了,亦云,别这样,不然人家会当我们是……”言绮华猛起鸡皮疙瘩的制止着蓝亦云的肉麻行为。“没关系啦!反正我们感情好嘛!”蓝亦云笑嘻嘻的侧头贴着她的肩胛。

    “你……”言绮华摇摇头。

    “好不好嘛?”蓝亦云期待的凝睇着她。

    唉!真是拿亦云没辙,虽然现在时间宝贵,但亦云说的也没错,她确实该放松一下,这几天她觉得精神满紧绷的,也许偷懒一个晚上不是什么太罪过的事。

    “好啦……”蓝亦云摇晃着她的手臂。

    “嗯!”言绮华终于点头。

    “耶!太捧了!”蓝亦云高兴的欢呼,惹来一旁同学的侧目。

    呵呵!计谋成功一半,接下来就是重头戏了!

    wwwnetwwwnetwwwnet

    蓝家宅邸

    蓝母热络的招呼前来的宾客,不少政商人士前来庆贺,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唯独今晚的男主角板着一张臭脸,闷声不吭的。

    简直是乱来!什么庆生PARTY,搞得好像是相亲大会!当初老妈提议时,他就坚决反对,谁不晓得她脑子里打什么歪主意,但一头热的她根本听不进他的话,因为她最会以各种理由举办什么莫名其妙的宴会,实则是为了介绍女人给他,他可没忘了耀日哥生日那天时以不出席来强烈抗议老妈的做法,结局当然是闹得不愉快。

    而他呢……就没有耀日哥的魄力,不愿场面弄得太难看,才会委屈出席,却也让自己无聊得发闷。

    瞧!不知打哪儿来的名媛淑女一字排开,站在一旁交头接耳,就等他钦点,待音乐放下后开舞,这不是相亲是什么?

    真是无聊!老妈怎能乐此不疲呢?

    思及此,突然一抹身着粉红洋装的曼妙身影吸引住了他的视线,忧恨的神情顿时转为惊讶,下意识迈开步伐朝她走近,殊不知此举已引起了在场众人的目光。

    “哈罗!想不到会在这儿见到你。”蓝耀月难掩欣兴之情。

    陌生嗓音在身后响起,言绮华转身,不悦的口吻覆盖过了讶异,“是你!”亦云都还没找到,竟先遇到了这个无耻男人,这是冤家路窄!台湾虽然不算大,但会再见到他未免也太倒楣了些。

    “不想见到我?”蓝耀月扬着眉,双眸不忘上下打量,于心中赞叹着她的美丽。

    “我干嘛想见到你?而且也请你放尊重点厂言绮华不满他猛盯着她瞧的眼神。

    这个男人真是差劲,上次都已经警告过他,这会儿他却仍用那双电人的眼睛打量她。

    不可否认的,他深邃的黑瞳迷人又电力十足,长相更不用她形容,光是感觉到背后强烈刺人的怒意,就可明了,他帅气颐长身段是众女人心目中的理想情人。

    对她却不是那么一回事,如果不是她厌恶男人的话,或许会被他热烈的眼神撩拨起涟漪,可惜他找错对象了。

    “我又怎么了?”蓝耀月明知故问,无谓的耸着肩。

    “你是没怎样!”言绮华没好气的应声,闷哼后就欲走开寻找蓝亦云。

    蓝耀月却像是要与她作对,出其不意的伸出手,一把将她搂进怀里,另一手高举空中下了个命令,音乐随之响起。

    短短的几秒钟,就让他们的周遭满是一对对跳舞的人,言绮华难以置信他竟如此狂妄,不顾她的意愿就迳自决定,让她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就已领着她踩踏起舞步。

    恼怒让她刻意跳错步伐,频频用着鞋子的高跟蹬他包覆在皮鞋下的脚趾,丝毫不留情,见他微微蹙起眉心,她的怒意也消减不少。

    蓝耀月没让她得意太久,探得了她的诡计后,他技巧的闪过她故意的跺脚,增加了他们触身的机会。

    瞥着他得意洋洋的笑脸,言绮华实在难以压抑怒火。“放开我!”背脊朝后仰的她愤怒命令。

    “0K!没问题。”蓝耀月允诺后,双手大剌刺的松开。

    顿失支撑的言绮华身体不平衡的摇摇晃晃,就在她差点笨抽的倒地之际,蓝耀月优雅的扣住她的细腰,一旋转,他们之间已没了缝隙。

    感觉到被戏弄的言绮华忿忿地瞪着他。“你觉得很好玩?”

    “是你要我放开的,不是吗?我出手解救你还得被骂呀?”蓝耀月嘻皮笑脸的,让她很想给他一拳,以消满腔无处发泄的怒火。

    “强辞夺理!”言绮华恨恨地盯着他毫无悔意的脸。若非碍于周围的人太多,加上她又只是个客人,否则哪还能容许他如此放肆。

    “我没有强辞夺理,只是描述事实罢了。”蓝耀月笑言,瞅着她涨红的脸颊。

    她真美……尤其是现在,因怒意而染红的脸蛋就像苹果般香甜,让他直想偷咬一口,一亲芳泽……但可能吗?瞧她拒人于千里的模样,似乎很难。没关系,总有办法的,只要音乐未停,都还有机会……

    真奇怪,他接触过不少美女,何况在蓝月出入的女人更是各形各色,从没一个像她这样吸引他,那份想要亲近她、想要了解她的悸动是那么的强烈,尤其是贴近她时,淡淡的馨香流窜入鼻内,缓缓地在他平静的心湖泛漾起波涛。

    “颠倒是非!”音乐声渐渐结束了,言绮华的眼瞳瞪视着他。“可以放手了吗?”

    “当然!”蓝耀月颇绅士的道,轻轻举起她的手至唇连印下一吻。

    “啪!”

    突如其来的声响让四周的人停下动作,疑惑是他们脸上共同的表情……

时间提醒:2017-11-25 04:22:49 (凌晨啦注意休息哦,好身体再战500年!)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