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家上上下下全都忙成一团,但每个人的脸上都没有显露出疲累,净是让人感到协悦的笑脸,因为他们正为了今天的婚礼而忙着。交头接耳的谈话声音都是在祝福着这对郎才女貌的新人,蓝家的人更是笑开怀,尤其是姚培芳,无时无刻不是笑容满面的招呼着宾客。

    新房内,化妆师忙碌的为新娘装点打扮,不敢有丝毫怠慢,突然一道男声响起,“真美……”

    “哥!你怎么进来了?”蓝亦云嘟嚷着不守规矩的二哥。

    “我来看我的新娘啊!”蓝耀月理所当然的道,长脚慢步踱到镜子前,盯着镜中的言绮华,手掌搭在她纤细的肩膀上。“你们先出去,我想跟新娘子独处一下。”

    “拜托你好不好?待会儿绮华就是你的人了,急什么……粘成这样,不怕我们看的人起鸡皮疙瘩啊!”蓝亦云边说边作势打了个冷颤,示意他们俩的肉聒。

    “羡慕的话,你也赶紧去找一个啊!我会诚心祝福你的。”蓝耀月挑衅的扬着眉。

    “噢……算了、算了!我们先出去吧:别理他们这对把肉麻当有趣的人。”蓝亦云说着。

    一干人离去后,蓝耀月更加肆无忌惮的亲着言绮华裸露在空气中的粉嫩颈子,惹得她闪躲着他的攻势。

    “耀月,你别这样啦……”她甜甜的娇嗔。

    “看着美丽的你,让我想起你主动挑逗我的那一晚,怎么办?”

    “等一下罗!再过几个小时,我们就会带着大家的祝福度过一夜。”

    “你什么时候学会吊我的胃口啊?”蓝耀月一抽手,将她揽进怀中,轻点着她的鼻尖,戏谑着她的合理借口。

    沉溺在爱情海中的两人没注意到房门悄悄的被人推开,紧接着是一道寒峻的恶狠瞪视,甚至语出讥诮,“好一对狗男女!”

    声音一起,让相拥的两人僵直着身子,蓝耀月迅速恢复冷静,转过身对峙上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男人。“你怎么进来的?”

    “哼!要进来还不简单。”陆启方嗤之以鼻的哼声。

    虽然蓝耀月有所防备的过滤着参加的宾客,但在今天公开的场合中,随随便便找个借口,还是可以轻而易举的踏人这房间。

    看着他们如胶似漆的亲昵模样,陆启方怒不可遏。若非蓝耀月,他陆家不会陷于现在的境地,银光被查封,而他虽然因为父亲把所有事情揽在身上而免罪,生活却因此而落人三餐不继的惨状,这全是蓝耀月害的。哼!他不甘心……

    “这里不欢迎你!”蓝耀月冷冷地拒他于千里之外。

    “你以为我爱来吗?如果不是为了讨回公道,我才不屑踏人这里!”

    “公道?你父亲做了那些事,被审判是理所当然,有什么公道好讨?”蓝耀月护住言绮华,厉声道。

    调查资料显示,陆父与官员勾结做非法交易,从事人口贩卖,引进外劳,并从其中挑选条件好的女孩到银光上班,而因获利不错,又在官员护航下,一直以来都相安无事。

    “那么多不正当的交易在进行,为什伞你不去检举其他人,非要找我们的麻烦?还不是因为你私心作祟!”陆启方强硬的咆哮,一鼓作气的往前冲。

    蓝耀月与他周旋着,但恨意燃在心头的陆启方出手半点不留情,拳拳像是要见血的袭向蓝耀月。

    言绮华退到墙角,恐惧的盯着他们,挥出的每一拳都让她惊心动魄,无奈她也只能束手无策的站在一旁。

    “别打了……”言绮华的制止声根本是毫无作用。

    怎么办?她根本无法跨过在房内中心对打的他们,相信她只要动一下,陆启方也会有所行动,但她又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这样打下去。心头混乱的她想不到解决的办法,只能怨叹的皱着眉头。

    对抗许久的他们,终于逐渐分出胜负,紧张的时刻似乎快要归于平静,突然,致命的一拳击中陆启方的额头,让他昏眩地踩空了步伐,摇摇晃晃的后退了好几步,直到碰到墙壁,才沿着冰凉如同他心境的壁面滑落,颓丧的跪坐在一地上。

    言绮华急忙移步到蓝耀月身侧,关心的询问,“耀月,你没事吧?”

    “没事!别担心。”蓝耀月给了她一抹安心的淡笑后,走上前探视了一动也不动的陆启方,确认他已昏迷无害后,他才走至房门口打开门朝楼下大声喊着。

    就在这时,陆启方低垂的头慢慢抬起,一脸的邪气笑意,出其不意的抽出藏在怀中的利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向蓝耀月的方向。

    目睹一切的言绮华倒抽一口冷息,连想都没想的奔往他。“耀月,小心……”

    她惊恐的尖叫声令蓝耀月转身,同时她也奔到他的身边,替他挨下了凶狠的一刀。

    惨叫声让诡谲的气流瞬间停止,两个男人惊诧的瞪视着失控的情况。

    蓝耀月动作快速的抱住紧捂着不断渗出血的伤口又摇摇欲坠的言绮华,血水染红了白纱,夺去了她脸色的红晕。

    化妆品遮掩不住逐渐褪去的光彩,她颤抖着双手触摸着他的脸庞,断断续续的道:“还好……你……没事……,’还没说完,她的手便无力垂落。

    蓝耀月的脸上烙着她鲜红的血手印,更对照出他极为苍白的脸色,他的心随着她眼眸的间上而顿时被掏空,他悔很交加的狂吼着。

    闻声匆匆赶来了一群人,在瞧见房内怵目惊心的惨状时,全都张口结舌的呆愣住,直到蓝耀月厉声吼道——

    “快叫救护车!”

    这一声唤回了所有人的神志,大家照着企图镇定、实则内心不安的蓝耀月的指示,将吓破了胆、蹲坐在地、喃喃自语的陆启方扭送警局。

    前往医院的路途上,蓝耀月片刻不离的紧紧抱着陷入昏迷的言绮华,在她耳畔唤着她的名字,同时安抚着自己她一定会没事,一定会平安无事……

    wwwnetwwwnetwwwnet

    经过抢救,昏迷了好几天的言绮华总算清醒,恢复神志的她,看着满脸担忧的蓝耀月。

    “耀月……”

    低浅的哑声震惊了失神的蓝耀月,他整个人因这声音而浑身一颤,精神涌上他愁怅担忧的脑诲,接着欣喜的紧紧握住她的手,抚着她苍白的脸颊。

    “太好了!太好了……”

    “你没事吧?陆启方人呢?”身受重伤的言绮华清醒后仍担心着蓝耀月是否遭到陆启方的伤害,似乎忘了自己才是受伤的人。

    “我没事!陆启方刺伤你后,精神陷入极度混乱,已经送警法办了。”

    “是吗?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言绮华难涩的道完话。

    “别说了,等你病情好点后,我们再来谈论他好吗?”蓝耀月心疼的揉着褪去光泽的发丝,要她多休息。“你知道吗?这几天我好担心,婷婷每天都在哭着找妈咪,我妈跟亦去都没办法安抚她的情绪,连医生都说若你没度过这几天的危险期,就会……就会……幸好!你醒了,感谢老天爷的保佑!”

    “我在黑暗的梦境里,觉得好害怕、好孤单……几乎就要昏睡下去,是你们……我听到了你和婷婷的叫唤,知道自己不能那么自私的丢下你们不管,那时我好怕……”言绮华凄楚的回忆着昏迷时恐怖的梦魇。

    “不会了!再也不会有人来破坏我们的幸福。”蓝耀月将她的手背凑近唇际,情深的轻吻着,感受着她确实存在的温热证明,让他一颗高悬的心逐缓放下。

    “那就好……我好累,想睡一下……”胸口的愁绪获得舒缓后,疲累再度侵占言绮华,让她渐渐坠人梦乡。

    凝望着她唇角微微上扬的淡淡笑容,蓝耀月终于放下了心中的重担。瞥向窗外清朗的蓝天白云,他的嘴角边不禁泛起愉悦笑意……

    wwwnetwwwnetwwwnet

    在医院静养多日的言绮华,总算能脱离充斥药水味的医院,不舒服的感觉一随着盯着蓝蓝天空时而消失,她深吸了一口气,感受着生命的活络气息。

    “上车吧!”蓝耀月从她身后搂着她的纤腰,扶她走往停在一旁的车子。

    车内传出稚气嗓音,言绢婷的小脑袋探出车窗,“妈咪!妈咪——”

    “走吧!”蓝耀月欣喜的道。

    “嗯!”

    回到蓝家,一下车便闻到浓浓香味的言绮华不解的道:“怎么了?今天家里有客人要来吗?”

    “呵!不是……”

    “是奶奶说要替刚出院的妈咪补身体!”言绢婷兴奋的蹦蹦跳跳跑人屋内,大叫着,“奶奶!我们回来了!”

    一伙人在言绢婷的细嫩声音下全涌了出来,姚培芳笑逐颜开的从蓝耀月身旁拉过言绮华,带着她走人早已准备妥当、等候着她的餐桌。

    “这是猪脚面线,吃了会去霉气,快吃!”姚培芳笑道。

    “但是……”言绮华望着一大碗满满的面线,无奈的看着蓝耀月。

    收到她投射过来的求救讯号,蓝耀月没有出手解救,还坐入她身侧,拿起筷子。“赶快吃吧!面凉了就不好吃了,而且这猪脚还是妈亲手炖了很久,才有这么好的香味,别辜负了她的心意,如果你人还有点不舒服,我喂你吃。”

    “是呀!妈咪,快吃呀!”言绢婷帮腔。

    蓝家上上下下的团结,个个期盼着她解决碗中的面线,可是分量实在太多了,她根本吃不完。

    “奶奶,婷婷也要……”言绢婷望着姚培芳。

    “好!奶奶去盛给你吃。”姚培芳牵着她的小手,走到厨房。

    祖孙俩离去后,餐桌旁的两人面面相觑。

    “别看我,今天无论如何你都要吃完这碗面。”蓝耀月坚持。

    “能不能只吃一点?”言绮华求助的讨价还价。

    “不行!”他柔情的拍着她的手背,坚决的摇头。“这事我不会通融的,因为我不想再看到你遭遇危险,如果吃猪脑面线真能化解你的霉气,无论用什么方法,我都要‘协助’你完成这项任务。”

    “真的不行?”言绮华叹气,寻求一丝丝的宽限。

    “不行!”蓝耀月笑颜中是不容拒绝的语气。

    “好吧……”言绮华只好投降。

    wwwnetwwwnetwwwnet

    蓝家再度被婚礼的幸福给笼罩,这次做足了防范的准备作业,监视系统更是做到了滴水不漏,连一只苍绳都难逃,为的就是不让婚礼发全像上次的突发状况。

    蓝耀月亦步亦趋紧跟在言绮华身侧保护着她,对于他此番呵护备至的举动,羡煞了来参与的宾客,女人们婉惜着好男人都成丁别人的丈夫,可叹为什么自己都遇不到。

    总之,无论如何,他们都献上了诚心的祝福,期许这对新人有着美丽的未来。

    “我的心情好奇怪喔……”言绮华抚着怦怦的胸口,心情复杂的说道。

    “怎么了?”

    蓝耀月宠溺的凝视着姣美的她,在白纱礼服的衬托下,她更增添了几分柔美,粉嫩唇瓣让他很想一亲芳泽,却又担心坏了化好的妆。

    “看着自己的婚礼再次举行,心中难免百感交集,不由得想起上次的事。”

    “别想了,陆启方的事只能说他自己咎由自取,若他分得清楚对与错,就不会发生那种事了。”

    “或许吧……”言绮华幽幽地望着窗外飘过的白云,就像告诉她,逝去的难堪回忆就让它沉淀在内心深处,别再去挖掘探助,否则只是自寻烦恼。

    “你这样不好喔!”蓝耀月提高语调唤回她的思绪。

    “嗯?”言绮华疑惑。

    “你最爱的丈夫就在面前,怎么能想其他的男人,我可是会吃醋的。”

    “呵!真的啊!”言绮华笑吟吟地道:“可是我看不出来你有什么好吃醋的。”

    “为什么没有?”蓝耀月指着她的胸口。“这里……只能爱我一个人!”

    “小气!我怎能只爱你一个人,那我母亲、婷婷又要摆在哪儿?”言绮华嘲弄他霸道的行径。

    “好吧!我更正,你的男人只能是我。”蓝耀月嘻皮笑脸的应声。

    “是!我的好老公。”言绮华突如其来的吻着他的脸庞,羞怯的说:”我爱你。”

    她出其不意的动作让蓝耀月愣了三秒钟,脸上禁不住溢满数不清的浓浓笑意。“你都吻我了,我不表现一下实在说不过去。”

    瞧进他深邃的深情黑眸,她连忙摇头。“不用了……”

    “那怎么行!”蓝耀月不让她有开口拒绝的机会,紧紧攫住她红嫩的柔软樱唇,汲取着她甜美的蜜汁,撩拨他心臆间的眷恋滋味。

    望着他满是情意的瞳眸,她已明了他所要做的事,想要制止也已经来不及了。

    虽然很想维持美美的装扮,但他的诱惑让她逐渐回应着他,交缠在唇内的舌瓣缠绵不已,只想深深感受着彼此熟悉的温热气息。

    敲门声响起,但正限入情流中的两人根本毫无所觉,推开房门目睹房内景象的人在会心一笑后又悄悄替他们带上门。

    湛蓝的天,白皙的云……纷纷染上淡淡的粉红,为他们的激情感到炽热难耐,也默默献上它们最真、最诚挚的祝福……

    一全书完一

时间提醒:2017-11-21 06:55:47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