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让言绮华在最短的时间内具备参赛资格,陆父安排了一连串的课程,教导她身为酒女的交际手腕、应对进退等基本常识。但已知他们阴险计谋的她,根本不肯配合,每次上课都无精打采的直到下课,然后换来接送的陆启方一阵咒骂,如同今日。

    “你在搞什么鬼?”

    言绮华选择沉默,低头不语。

    “以为不讲话,我就拿你没辙吗?”陆启方阴惊的黑瞳流转着不可遏抑的怒气,却碍于在公众场合而强忍着不发作。

    因为如此,言绮华的身上已多处的瘀青及伤痕,在在皆是陆启方所下的毒手,也直到现在,她才真正认清他的为人。

    在温文儒雅的假面伪装下,潜藏着的是嗜血的性格,稍不顺他的意,脾气大起,拳头便迎面而来,她成了他的出气包。“很好,不说你回去就惨了!”

    “陆启方,这样对自己的女人不好吧?”蓝耀月冷讽着他毫不怜香惜玉的行径。

    蓝耀月调查了几天,发现似乎有人刻意阻挠,虽然查到了一点皮毛,却都,是无关紧要的片段,于是他刻意出现在陆启方的面前,进行另一波的计划。

    “这你管不着。”陆启方嗤之以鼻。“我的女人我要怎么对她是我的事,跟你无关,倒是你……那么快又交了一个啊!”

    亲呢的勾着蓝耀月手臂的女人,姣好的面容散发着清丽脱俗的气息,嘴角微微一扬,浅浅的酒窝镶嵌在白皙动人的脸庞上,他禁不住的心酸难耐。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蓝耀月挑眉的应声,听在言绮华的耳里,颇不是滋味,Jb湖刹那漾起酸涩苦闷的涟漪,好难受。

    “也是,你的运气还真好,都能遇到美人。”陆启方一双贼性的眼神放肆的游移在女人身上。

    “你也不差啊!绮华人不错。”

    “哼!还是得不到时比较好。”得到了才发现并没有他想像中的美好,面对着一张苦瓜脸,他什么兴致都没了,加上父亲又不准他在酒国公主比赛前碰她,得到她时的兴致勃勃已全然消失殆尽。反而现在蓝耀月身边俏丽的女人,燃起了他男性荷尔蒙作祟下的征服欲。

    “是吗……只是好不容易在一起,要好好珍惜。”蓝耀月莫测高深的盯着他们,道出苦口婆心的建言,却让言绮华更郁郁寡欢,想起她那晚所说的话。

    “想要她吗?我不介意还给你。”

    “不了,已经分手的女人我没兴趣。”蓝耀月拒绝的挥着手。“哦!我还有事,先走了。””

    远走的背影依然停止不了言绮华深情的无奈注目,陆启方讽笑的打断她的凝娣。“还看,人家他已经不要你,该死心了,而我……也不再对你感兴趣。”

    这席话像颗安神剂,定了她这几日来的提心吊胆,每每入夜后,她就很怕他会闯入房间,幸好他还谨守他父亲的叮咛,没欺负她,现在她更可以放下心头沉重的担心。

    尽管转换了心绪,刚才的一幕却带给她另一起的负荷,她忘不了耀月和女人之间眼波的情感流转,感叹着信誓旦且要爱她一辈子的他,竟这么快就接受了其他女人。

    认清了事实,才了解原来爱情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可她又哪能怪他,这是她自己的决定,心甘情愿。

    wwwnetwwwnetwwwnet

    蓝耀月和唐姿涓坐上车后,她好奇的问着,“我看得出来她还爱着你。”

    “我知道。”

    “那把她抢回来就好,我不相信你没有能力这么做。”

    “有,但是我必须考虑到其他的状况。”蓝耀月冷静的应声。

    “譬如?”唐姿涓纳闷。

    “譬如她是不是在受威胁下作出这样的决定?而这威胁又是什么?若我强行带她离开,他们是否会对她威胁不利?”

    “所以你考虑到这些,就眼睁睁看着她投入其他男人的怀抱?”

    “不,我只是觉得她的决定一定是历经了挣扎,除非我有办法彻底把威胁她的因素处理掉,否则事情还是会悬在那里,日后难保不会有类似的情况再发生,我要一劳永逸。”蓝耀月淡漠的盯着前方,暗暗发誓要尽快查到事发经过,无奈还不知道横亘在中间的阻挠是什么。

    虽然他曾设想过,事情是否跟言家人有关,但言家人再次失踪,而这次他面临到调查他们去向的困难,以至于连答应绮华要帮助她母亲的事都无法做到。

    到底是谁在阻碍他去发现事情的真相?如果速度再不快点,拖得愈久,会愈难解决。

    “听起来很复杂。”唐姿涓皱眉。

    “所以我才想请你帮忙从陆启方口中套出一些重要的讯息。”

    “帮我是会帮,但会那么顺利吗?”唐姿涓忧虑。

    “看老天愿不愿意帮这个忙了。”

    wwwnetwwwnetwwwnet

    那天后,陆启方对于亲自接送言绮华的耐心已渐渐消失,便要求陆父交代其他人接手这责任。

    观察了几天,蓝耀月抓准了她上下课的时间,休息的空档,趁着她行经楼梯前没人注意的时候,捂住她的嘴带到楼顶。

    被抓住的言绮华惊慌的挥着手,为了安抚她的情绪,他放轻噪音的低喃,“别怕,我是耀月。”

    “呜……”

    到了顶楼,他松手放开她。

    言绮华忧郁的望着他。“你来做什么?”

    “了解事情厂蓝耀月很简短的应声,却已清楚明白的点出他的来意。

    “有必要吗?”言绮华快快不乐的道。

    “当然,告诉我为什么要离开我?”

    蓝耀月溢满情韵的深邃黑瞳,瞅睇着她苦涩的心不自主的乱跳。

    对于仍受他影响的悸动,她感到悲哀。

    在明知他有新女友,反强迫自己忘了他的她,何以心如此脆弱不堪,无法承受他深情的凝视?

    她的默然,他不舍。“是不是陆启方他欺负你?”

    “没有,他已经不理我了。”

    “既然不理你,为什么不离开?”她的答案证实了他的推论。

    原本是陆启方亲自接送绮华,全程守候让他找不到机会接近她。但在这几天,意外发现接送者换人了,而跟监的动作也跟着放松,才让他有机可乘。

    “就算他不理我,我还是想留在他身边。”言绮华说着违心之论。

    天晓得她多么想离开那个拆磨人的地方,可是不行,加上她想知道到底陆家人要如何对付耀月,晓得后她就能警告他提高警觉,避免危险。

    “为了什么?”

    “没为什么!理由如同我那天所说。”她撇开脸,免得在他的注视下全盘托出。

    “我不信,你一定有难言之隐。”

    “我……没有。”

    “你不说,我该怎么办?”蓝耀月叹气。

    “别理我。”

    “要我不理你,是不可能的事。”

    “那是你的问题,跟我无关,我要回去上课了。”言绮华不再搭理他,迳行下楼,在离去前,她最后的话语随着微风飘到他耳畔。

    小心点……

    wwwnetwwwnetwwwnet

    “耀月,这个陆启方还真是不可救药,见面不到几次就想拐我上床!”康姿涓气呼呼的怨言。

    “你更厉害,在那种毛手毛脚的情况,竟能全身而退,一点甜头都没被他吃到。”蓝耀月举起大拇指赞许。

    “还吃到,那我不就亏大了。”

    “所以才说你厉害啊!”

    “好啦!有没有听到重点?”吐完苦水后,关心重要的事,顺便了解她还得跟陆启方周旋多久。

    “有一点,但他嘴巴还是太紧,看来要下点重药了。”透过监视器,躲在一房的他,清楚的观察到在客应里她与陆启方互动的情形及对话。

    “什么?”

    “让他更信任的方法就是……”

    闻言,唐姿涓的脸顿时刷白。“我不要!”

    “别紧张,听我说完……”

    听完,唐姿涓对于这计划的可行性存有质疑。“没问题?”

    “没问题!”蓝耀月保证。

    “确定?”

    “对,万无一失。”

    他斩钉截铁的拍着胸脯,她也只有选择信任他。“我觉得自己误上贼船。”

    “别这么说嘛!你的恩情我会好好报答的。”

    “现在我只要求你能顾好我的安全,我可不想在事情曝光后,换我惹来杀身之祸。”

    “不会的。”

    wwwnetwwwnetwwwnet

    蓝耀月双管齐下的策略,很快地达到了成效,又意外的查出足以毁掉陆家声誉的事,而也因为如此,他的凋查才会面临重重阻碍,毕竟真相一揭穿,影响的不只是陆家人,还有几位政要。

    很明显地,又是一起政商勾结的戏玛!

    若非陆启方色欲熏心,他大概也不可能这么顺利的查到最深层的秘密。

    于是他将所搜集到的资料交给检调单位,被抓的言家人放了出来,趁此稳会,蓝耀月把言父施暴的证据交给警方,一进处理。

    言绮华回到蓝家后,不知要如何面对蓝耀月那双要她交代一切的眼神,她选择逃避的撇开脸,与其他人聊着。

    到最后,终于按捺不住的蓝耀月使了个眼色,要大家回避。

    很识趣的大伙儿刻意忽略了言绮华求助的水眸,把时间留个这对分离一阵、定有不少话要谈的男女。

    “可以了吗?你还要逃多久?”蓝耀月戏谑的挑眉。

    “我……”她怯然的垂首,不敢正视他。

    “事情都过去了,你还不肯说清楚是陆启方威胁你,逼你非得离开我吗?”蓝耀月抛了一记直球让她接。

    “既然都过去了,提也没用。”言绮华闷声道。“对你而言,我的事应该不重要,你都已经有女朋友,你该关心的人是她,不是我。”

    “我的新女朋友是障眼法,为的是让陆启方上钩,不然事情不会这么快解决。我故意带她到你们面前,测试陆启方的反应,结果他果然对你失去兴趣,转移目标到别人身上。”

    蓝耀月把他的计划大略告诉她,换来她的惊异。“怎么可能?”

    “我也是在赌,其实有百分之百的胜算,因为只要是我的女人,以陆启芳不服输的个性,绝对会想尽办法抢到手,如同抢到你一样。”

    “所以她跟你没有关系?”

    “也不能说没有关系。”蓝耀月保留的应声。

    “是吗?那我祝福你,她跟你很适合。”言绮华苦不堪言的道。

    “绮华,你吃醋吗?”

    “没有!”嘴里说没有,实则酸涩不已。

    “想知道我们的关系是什么吗?”蓝耀月拾起她躲避的脸,却见她的眸子闪着泪光。于是他取出挂在脖子的项链,安慰道:“别哭,这项链交还给你。”

    “我不收,你该给的人不是我。”言绮华拒绝,尽管看到离去前归还的项链时,她的心禁不住的怦然乱跳,可理智却提醒她,别傻了。

    “我不给你,该给谁?给我那青梅竹马,假扮是我女友的人吗?”蓝耀月慢条斯理的道出他与唐姿涓的关系。

    “呃?你说什么……你跟她?”

    “青梅竹马,从小玩到大,她跟我家的人都熟到不行了。”

    “你骗我……”言绮华吸着鼻子报怨。他好过分,坦白讲就好了,居然吊她胃口,害她伤心这么久。

    “我没有骗你,我跟她是朋友,朋友怎能说没有关系。”

    “强辩!”言绮华嘟嚎。

    “这只是给你一点小小的教训,要你记得以后有事一定要跟我讲,别想要独自扛起这么大的责任。”蓝耀月心疼的抚着她的脸颊。一想到她那么见外,他就难耐莫名之火,最好在她脑子敲个几棍,看能不能敲醒她别有这样的念头。

    “我……你为我做了那么多,我想如果牺牲我一人,能够让大家安然无事,更可以确保蓝家人的安全,那么以一抵多,值得了。”

    “什么值得?我不准你有这种想法,你真以为陆家父子有本事对付我们蓝家人吗?”蓝耀月皱眉。该死!原来陆启方拿来威胁她的,除了言家债务外,还有他们全家人的性命,真是混帐,明的不来,耍阴的,这下活该被捕。

    “我不知道……我只是很单纯的这么觉得。”她怎会了解蓝陆两家的恩怨有多深,若非去的第一天,无意间听到他们父子的对话,她可能仍会傻傻的以为他们会说到做到,哪知他们打的如意算盘根本跟说的差之千里。

    “结果呢?你看到了什么……”

    “看到纵使我答应他们的条件,也不可能打消他们想要报复蓝家人的念头。我觉得自己真笨,居然会去相信他们的话。”

    “这叫做人心险恶。”蓝耀月下了结语。

    “对不起,让你费神了。”

    “没关系,只要你记住,以后有事一定要跟我讨论,不要妄自行动。”

    “嗯!”她不会了。

    wwwnetwwwnetwwwnet

    两人相偕走下楼,相依相偎的亲昵举动,落人楼下人的限中,纷纷绽放着欣慰的笑意,因为雨过天晴,折磨了许久的两人总算又回到对方的身边。

    “大家早!”蓝耀月热络的打招呼,并将他特地打电话叫来的唐姿涓介绍给言绮华认识。“绮华,她是唐姿涓。”

    “您好!”言绮华点着头。

    “很高与认识你,还好我的牺牲没有白费。”唐姿涓挑了眉,朝蓝耀月暗示别忘了她的功劳。

    她其实为了他大胆的作法捏了把冷汗,如果弄得不好,她的清白就要毁在陆启方手中,幸好事情很完美的落幕。

    还记得那天,她将陆启方约来为了计划租的公寓,闲聊了一会儿,他又开始打起她的主意,这次她顺其意,并先端来酒热热身。

    就在几杯黄汤下肚后,他意识逐渐不清,等到醒来,她就哭着要他负责,几次之后,他虽都推说没印象,但在她舌粲莲花下,唬得他一愣一愣的,开始将她视为自己人,谈话中会不经意的吐露出不为外人道的事。

    “姿涓,我不会忘记你的恩情。”接受到她的暗示,蓝耀月笑语,想起那几天多亏母亲老是用来迷昏他和绮华的药之赐,使得他的计谋能够成功。

    “记得就好。那你们啥时要结婚?我等着喝喜酒。”

    “快了、快了……呵呵。”姚培芳顺着唐姿泪的话打腔。“我已经找人来套量绮华的尺寸,帮她订做一件婚纱,让她做最美丽的新娘。”

    “真的呀!妈……我也要,我是伴娘,还是二哥和绮华的媒人,新以那天我才不想太难看。”蓝亦云挤进里头,插嘴娇嗔,“还有婷婷喱!”

    “呵!大家都有份。”姚培芳笑开了怀,高兴自己即将了却一件心事了。

    “耶!太棒了,婷婷,你要当花童了喔!当爸爸跟妈妈的花童耶!开不开心?”蓝亦云兴高采烈的拉过婷婷,蹲下身告诉她这项喜讯。

    言绢婷似懂非懂的看着在场的大人,不发一语的冲到言绮。华身边,小手拉着她的裤管,不解的问,“妈咪,你要跟爸爸结婚,爸爸在哪里?那蓝叔叔怎么办?”

    一连串的问题让除了言绮华以外的人,全都朝蓝亦云射出利刃,她自知说溜了嘴,愧疚的低下头。

    言绮华眼看事实已揭晓,不能再隐瞒,毕竟她早该告诉女儿,只是适逢突发状况,才又拖了那么久,使蓝耀月苦苦的等着听言绢婷喊他一声“父亲”。

    于是扬着柔柔的笑,抚着言绢婷红扑扑的脸蛋。“婷婷,你喜欢蓝叔叔吗?”

    “喜欢啊!”言绢婷点头。

    一侧的人都在屏息以待,张着期盼的眸光盯着她们母女。

    “妈咪现在告诉你,你最喜欢的蓝叔叔就是你爸爸。”言绮华将言绢婷的身子转向蓝耀月的方向,一双水眸漾着幸福瞅着他,轻声的告诉女儿。

    言绢婷没有丝毫吃惊,圆眸含着兴奋的神色,似乎对蓝耀月的疼爱有加隐约中也在期许着他成为她的父亲,踱步走近蓝耀月,抬起小脑袋盯着对她笑的父亲,她生涩的叫着她不熟悉的字眼,“爸比——”

    蓝耀月眉开眼笑的搂紧她,享受着当他知道有个女儿开始,就一直想要听见的称呼,现在终于让他等到,也表示言绮华打从心底接纳了他,没有迟疑、没有排拒……

    “爸比,亦云阿姨说你跟妈咪要结婚了,为什么你们还没结婚就有婷婷了呢?”言绢婷突如其来的问话,让一旁欢呼的众人顿时傻眼,面面相觑的等着蓝耀月的回答。

    “因为爸比太爱妈咪了,所以等不及结婚就先生下婷婷啊!”

    这理由让所有人赞叹蓝耀月脑筋转得快,不然还得从他们两人的相遇开始说起,那会是一段很长的故事,而他几句话就一父代了一切。

    “为什么妈咪不告诉婷婷,你就是婷婷的爸比?”

    “妈咪在生爸比的气,因为爸比做了对不起妈咪的事。”

    言绮华听见这样的解释,难以置信的凝娣着他,眼眶不由得泛着莹莹水珠,那是她感动的泪光,他竟将所有的过错揽在自己身上。

    此时此刻她深深相信,自己的选择是对的,他会让她们母女拥有全世界最美好的幸福。

    “哦!”言绢婷像是了解的点头,小手勾在蓝耀月的颈子。“那婷婷要当花童喔!”

    “当然,婷婷会是婚礼上最漂亮的小花童。”

时间提醒:2017-11-23 07:58:23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