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不再继续麻烦蓝家,也认为不会再发生汁么事的言绮华决定搬回住处,但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位保镖。

    “SAM,不好意思,要请你先睡婷婷的房间。”

    “没关系。”SAM不以为意的应声。“我睡客厅就行了。”

    “你不用这么委屈。”

    “我习惯了。”话毕,他便稳如泰山般坐在椅子上。

    见这情形,言绮华也不再多说,带婷婷去梳洗,准体就寝。

    谁知深夜时分,几道人影鬼祟的摸黑闯入,在用万用锁开门时,尽管小心翼翼的不发出嘈杂,但转动门把的声音依然惊醒了护卫SAM。

    他起身,敏捷的冲到门前,一双锐利犹如黑豹般蓄势待发的瞳眸,盯着缓慢移动的门板,举起手枪抵在第一个进来的头子前额。

    “走……”他的话尚未道完,后头猛然一击,他还来不及转头看清,已不支倒地。

    为免发出很大的声响,头子连忙扶住SAM,将他置于地后,望着打昏他的男人。“时间抓得真准。”

    “当然!”男子骄傲的冷哼,区区几层楼还难不倒他。

    “废话不多说了,开始行动。”头子一声令下,后头的几名男人立即冲人房间,扛起让他们用药迷昏的言绮华及言绢婷。

    长夜漫漫,她们失踪的事,也只有等SAM清醒才会被发觉。

    wwwnetwwwnetwwwnet

    当言绮华睁开眼,却见身处陌生地方,才忆起昨晚模模糊糊之间,好像有人冲进门,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这是怎么回事?她才刚回家,就又发生事情,最近她是不是走楣运,若是如此,这次平安脱困后,定要去拜拜化解一下。

    唉!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先担心安危再说吧!还有,婷婷是不是也被抓来了……

    匆匆下床,来到被反锁的门口,无论她如何呐喊、拍打,都不见有人回应,直到半小时后,有点口干舌燥,终于听见了移近的脚步声。

    “喀!”

    门开了,进来的人出乎的意料,竟是——

    “绮华,昨晚睡得好吗?”陆启方关心问道。

    “启方,怎会是你……”

    “我说过一定要得到你。”陆启方斜扬着唇角,散发出一股盛气凌人、不可一世的霸气。

    “所以你就做出绑架的事?”言绮华无法置信这事竟是熟人所为。

    “不这么做,我如何能接近你,现在你身边都有人保护着。”

    “可是你……也没必要这样做啊!这会毁了你的。”言绮华苦口婆心的劝说,希望能唤回他的理智。

    “我爸说不会,他会保护我。”陆启方将责任推给一入内便始终保持沉默一的男人。“对不对?爸!”

    “言小姐,我们启方看上你是你的福气,如果你够聪明就别跟蓝耀月在一起。”一双眼老谋深算的盯着她打量。“如何?”

    “陆伯父,如果你真的为启方着想,就不要教他做违法的事。”

    “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如果你不领情,我只有先告诉你一声……”陆父取出一张纸。“这份是你继父借钱还债的证明,如果你愿意跟启方在一起,我可以无条件放弃这笔钜款。”

    “钱是他借的,跟我无关!”言绮华脸上蒙一层黯淡。

    “上头说,钱若还不出来,你必须到我经营的酒店银光上班还债,还有你母亲也得到陆家帮佣。”

    陆父的话让言绮华整个人愣在原地,打着颤意。

    “再来,你女儿在我手上,她及蓝家的人的生命安全都依你的决定了。”陆父再下一剂猛药,彻底击垮了言绮华抗战的信心。

    “你们怎能如此目无法纪?”言绮华遏抑不了流窜在体内的熊熊怒火。

    “法律是给有良心及笨蛋的人用的,像我们这种聪明人,懂得钻法律的漏洞。”陆父冷嘲热讽的嗤之以鼻。

    “你们……”脑袋一片空白,让言绮华说不出话来,扇管她无法接受这似是而非的论调,却又反击不了。

    “好好考虑,有一群人的生命……嘿嘿……”陆父语出威胁。

    言绮华像泄了气的皮球,无力的道:“让我想想……”

    “可以,一个小时后给我答案。”

    wwwnetwwwnetwwwnet

    SAM带着极度的愧疚回到蓝家没多久,当大家准备发动寻人时,佣人匆匆带着言绮华母女进来。

    一见到她们,众人担忧的心总算收了下来。

    蓝耀月急忙走近。“绮华,你还好吧?”

    “嗯!我没事。”言绮华淡笑的点头。

    “蓝叔叔,婷婷好害怕,好多看起来很凶的人……”言绢婷哭泣着。

    “来,婷婷过来蓝奶奶这里。”姚培芳招着手,将时间留给他们。“有蓝奶奶在,那些人不敢对婷婷怎样。”抱起她,带着她上楼。

    一干人等退去后,蓝耀月问出正题,“你们被人绑架,为什么还能毫发未伤的回来?”

    “其实是启方的父亲为了帮儿子追到我,才用这种强迫的方式,不知道这件事的启方在见到我后,对父亲的作为很不悦,要他父亲别这样做……”言绮华缓缓的说出在回来的路上,思维很久显得较合理的借口。

    在陆家父子给她的时间内,她作出了决定,但前提是她要带婷婷回来,起先他们并不同意,认为她会乘机讨救兵井一去不返。

    她给了他们一个可以接受的理由,便是与其她是因被绑而离开,不如她跟耀月谈清楚后主动离去。

    如此一来,当耀月知道她跟陆启方在一起时,只有伤心的份,纵使要找陆启方算帐,没有立场也莫可奈何,这样就不会两败俱伤,更不用把事情闹大。

    于是他们在考虑了利弊得失后,答应让她先带婷婷走,若她违约,结果如一何她很清楚,将有一群人因她而受害。

    如果牺牲她一人,可以让事情沉淀落幕,那就值得了!

    “真的吗?”听完她的解释,蓝耀月半信半疑。他不认为想要追到绮华的陆启方,会轻易的放她回来。

    “你好像对启方有误解?”他瞬间化为深幽的瞳眸,让言绮华脱口猜测。

    “不是误解,而是清楚他的为人。”蓝耀月将两家的“深仇大恨”告诉她。“一开始我并不想道人是非,再怎么说,他都是你同学,只要没有危及到你的安全,我也不想惹争端。”

    “也许如你所说这样,可是就我认识的他,并没有那么坏。”言绮华勉强说着违心之论,为接下来要做的事铺路。

    “绮华,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蓝耀月忧心忡忡的握着她的手臂。“我不希望你信任他,反倒为自己招来危险。”

    “不会啦!你不要往坏处想嘛!何况你还派人保护我。”言绮华的心淌着一无奈苦涩的泪水,却还得强颜欢笑,不让他察觉异状。

    “若发生像昨晚的事怎么办?”

    “你可以多派人保护我啁!”

    “我还是不放心,从明天开始由我来保护你。”

    言绮华的心跳因他的宣言漏跳了一拍,她连忙道:“耀月,不用这么大费周章,不然我跟婷婷搬到蓝家住,让你放心好吗?”

    “你……是不是有事没告诉我?”她突如其来的提议,惹来蓝耀月的疑心,之前还很坚决的要搬回自己的住处,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绝不可能轻言改变决定,其中一定有异状。

    “哪有……”言绮华心虚的垂首。

    抬起她的脸,蓝耀月观察她飘忽不定的眼神。“告诉我,陆启方为什么肯放你走?”

    “我刚已经说了……”被他盯得颇不自在,言绮华撇开视线。

    “我要‘真正’的理由。”蓝耀月特地强调“真正”两字。

    言绮华整理了被他扰乱的思绪后,坦然的迎向他的注视。“没有!”

    “我不信。”

    “你不信我也没办法,因为没有其他的理由了。”

    “你不要护着他。”她坚持维护陆启方的举动让蓝耀月不悦。

    “我没有……我只是觉得我跟婷婷都安全回来了,再去追究那么多做什么?如果不说,能让事情不要变得严重,我会选择这么做。”言绮华感到委屈的酸涩泪水盈在眼角,就差一点,只要她眼一眨,晶莹剔透的珠泪将会沿着脸颊滑落,沾湿他的手背。

    “你太善良了……”她落寞的神情,提醒蓝耀月失控的情绪,于是他敛起怒意,拭去她浮在水眸的湿润。

    “别再问我了好不好?”

    “我不问了。”他可以自己调查。

    “那……我们去休息了好吗?我好累……”

    “我送你回房。”

    来到先前为她准备的房间,蓝耀月深情的在她额头印上一吻。“晚安!”

    “今晚……可以陪我吗?”言绮华没有抬头,嗫嚅的询问。

    “怎么了?”

    “让我知道自己是安全的。”

    “放心,这里的保全系统及保护措施做得很好,别担心。”

    “是吗……”言绮华牵强的扯着唇。

    瞅着她转身人内,不经意露出的黯然失色,他的心揪紧了,下意识的扣住她的手臂。“你不后悔?”

    “呃?你是说……”“我可以陪你,但我无法保证会安然无事的躺在床上。”

    这句话无疑是很清楚的暗示,闻言的她,顿时酡红了脸,轻喃,“我知道……”

    “无所谓?”蓝耀月再次确认。

    “没关系。”

    wwwnetwwwnetwwwnet

    两颗忐忑不安的心,躺在柔软的床上。

    侧身双眼对望,胸臆的浪涛缱绻的更狂烈。

    “睡吧!别想太多。”蓝耀月挑起她耳际的发丝,拂到脑后。

    “我可以抱着你吗?”言绮华做出大胆的请求。

    “你今天……”

    “耀月,我很高兴认识你。”言绮华不让他有起疑的机会,硬是打断了他的话。“虽然我们的初识回忆很不好,但是你的付出推翻了我的刻板印象,给了我最真挚、最美的爱情。”

    “我第一次听到你表达自己的心意。”挑今天历劫归来的时机,讲这样的话,蓝耀月的脑海里不免漾起古怪。

    “因为我有很深的感触,在被绑时,我很害怕,也后悔自己一直以来都是被动的接受你的感情,却从来没有明白的表示过,所以我暗暗在内心发誓,若能安全回来,我一定要亲口告诉你……”言绮华羞涩的停顿了。

    她感性的话,犹如动人的美妙乐章,只字片语都足以撩拨起无边无际的情韵涟漪,他捧着她的脸。“你可以慢慢讲,我会用一辈子的时间等你。”

    “我爱你。”落下话,言绮华的唇点着他的。

    这一吻,彻底颠覆了蓝耀月压抑的努力,击垮了要与她相伴而眠的坚持。在她的唇尚未离开他前,他的掌心游移到她背后,使力将她更贴近地。

    怀中娇柔的身躯,仿佛导火源般,一触即发的点燃情欲之火,灼热得让点点碎吻从唇、脸、下额,来到锁骨。

    感受到她的微颤,他的脸来到她面前。“不后悔?”

    “不。”他温暖的气息加深了她不悔的心。

    如果今夜过后,她即将成为陆启方的女人,那么她宁可把对他全部的爱,在这刻毫无保留的传递给他知道,然后告诉自己,忘了他。

    随着思绪的流转,言绮华原本羞涩的双手,开始贴上他热烫的胸膛游移。

    突如其来的抚触,就像是个致命的诱惑。

    很快地,冷气吹拂的房内,凉意已被席卷而来的炽烈给覆盖。

    两团火苗,烧得彼此汗水相濡,沾湿了被子却褪不去等候已久、想要寻求契合的心。

    缠绵俳侧,激情之夜正上演……

    wwwnetwwwnetwwwnet

    翌日,言绮华依然在SAM的护送下到校。

    下课时,一直跟着她的课的陆启方,见她在收拾东西,来到后头。“别忘了你答应的事?”

    “我知道……”饱含冷漠的嗓音,像把无情的利刃刺进她的心窝。

    “你好,请你处理一下外头瞪着我的男人,我先到校门等你。”

    “嗯!”一直低头、默默将物品放进袋子的她,闷哼着。

    浑身竖起的寒毛,在感受不到侵袭的氛围时,才逐渐消褪。

    为避免SAM发现异状,她提振精神的走到教室外,说着,“SAM,我今天不回去了。”

    “言小姐,你在说什么?”SAM一张严肃的脸,因嗅到不寻常的味道,猝然变得寒冽。“是不是跟陆先生有关?”

    “请把这封信交给你老板。”言绮华没有正面回答他的疑惑,而是取出一封信递给他。

    他没接过的意愿,淡然的望着她。“很抱歉,我不能接受你的指示。”

    “SAM,麻烦你了,让我能够放心的离开。”言绮华愁眉不展的请求。

    “如果有话,请言小姐亲自告诉蓝先生。”他不为所动的道。

    “我没办法,见到他我一定说不出来。”言绮华鼻头一阵酸,哑着嗓音再问,“可不可以?”

    “不行!”SAM坚决拒绝。在他发觉有异的情况下,若还答应她的要求,会无法对老板交代,纵使她用泪眼攻势,他也不能心软。

    “SAM.....”

    “绮华,你在做什么?”陆启方的声音再度响起。他往校门的路上,愈想愈不对,凭绮华一个人绝不可能应付得了这块头高大又听话的男人,于是他折返,果然如他所料。“我……”言绮华一听,全身的细胞又濒临警戒状态。他不是要到校门口等她,又回来做什么……

    “跟他罗嗦这么多,你直接跟他说要跟我在一起不就得了!”

    “可是……”

    “言小姐,这是怎么回事?”SAM寒漠的瞳眸犹如寻到猎物般,有着欲将对方撕裂的噬血光芒。

    “我只是想通了。”言绮华轻声吐露着。

    “是呀!绮华想通要跟我交往,你回去叫你老板死心吧!”陆启方的手顺势搭上她的肩,肩头传来他缩紧的力道,像是警告她快点解决,别踌躇。

    接收到他的讯息,她的唇角凄凉一扬。“SAM,不好意思,这封信是他送我的东西,现在还给他,请他不要再来找我。”

    “快收走,我的耐心是有限的。”陆启方不耐烦的催促。

    “陆先生,我不能把人交给你。”SAM一话毕,吹起口哨后,将言绮华硬一塞进他手中的信封放入夹克的内侧口袋。

    没几秒钟的光景,出现了好几个人围在他们周围,虎视眈眈的盯着陆启方,要他放人。

    “这……”言绮华转头纳闷的望着SAM。

    SAM走近,欲从陆启方的手中接过言绮华。“陆先生,请你放人。”

    “哼!你以为你有准备,我就没有吗?”陆启方冷笑着拿出手机。

    一会儿,两批人马相视而看,就等主人下达命令,站在中央的三人僵持着。

    言绮华只能开口,“SAM,不要这样,这里是学校,我不要你们闹事。”

    “为了保护言小姐,我们会在避免伤亡下带走你。”言下之意,他们早已做好一战的准备。

    情况怎会变成这样,她明明希望像今天的对立画面不会发生,能够安然无事的离开,才会带婷婷回蓝家一趟,想不到事情并非她所想的简单。

    为了阻止稍加碰触就爆发的场面,她亲密的偎向陆启方。“SAM,带走我也不能改变我出走的心,所以别为了我做无谓的争战,叫他放过我吧!我累了……他的爱逼得我透不过气来,我都快窒息了。”

    “言小姐,有话请当面跟蓝先生讲。”SAM始终称职的坚守岗位。

    “不要,我不想看到他……启方,快带我走。”言绮华梨花带雨的哀容,撼动了在场紧绷的气氛。

    “SAM,不用阻止她了,让她走!”

    原本缓和的迹象,因这句厉声,再度挑起双方抗战的神经。

    只见分立两侧的人,全都处于备战状态,就等主人一声令下。

    “耀月……”言绮华刷白了脸,不懂他怎会出现在这里。

    “如果你刚才说的属实,我不会强留你。”蓝耀月低沉的语气下,是努力抑制的狂烈怒涛。

    昨夜虽然度过甜蜜的一晚,却没冲走他思绪续密的理智,仔细回想着他们的对话互动,他抽丝剥茧的想找出蛛丝马迹,企图分析她话语背后所隐瞒的动机,那个她不愿说出口的理由。

    奈何线索并不完整,他无法有利的掌握确实的条理,打算今天起着手调查。在之前,他得先保护她的安全,于是加派了人手,没料到就用上了。

    原本一直躲在暗处不现身,避免情况更危急的他,在听见她的话后,他愈发觉不对劲,脑海中也不断有道计划形成。

    而当务之急,他决定先处理此刻的事。

    “蓝耀月,你很识时务嘛!”陆启方冷嗤。

    “太过勉强人的事我一向不做,况且合则聚,不合则散。”

    “很好,希望你说得到做得到,不要来破坏我们。”说完,陆启方带着言绮华离开。

    “蓝先生,就这样让他们走?”SAM开口询问。

    “这是暂时的,我有事要请你去处理。”

    “是。”

    wwwnetwwwnetwwwnet

    跟随着陆启方回到陆家,言绮华没来由地恐惧慌乱,明知这是自己的决定,依然摆脱不了聚拢在胸口的愁绪。

    “这是我的房间,你先熟悉一下,晚上我要让你成为我的人。”

    这句从他口径流泄出的轻松宣言,徘徊在她耳际却如鬼魅般骇人,发颤盯着他离开后,她浑身的力气顿时被抽光的跌坐在地。

    怎么办……手足无措又慌乱无神的她,门外微弱的争执吸引住她的注意,她镇定心神的移动步伐到门前,仔细聆听。

    “爸,这不是我们一开始说好的!”陆启方愤怒的大吼。

    “这跟我们一开始说的并无出入,只是中间多了道过程,等她赢得酒国公主的比赛,为我们带来源源不绝的生机后,再把她交给你处理。”

    “我不要等那么久。”

    “启方,你想想银光的生意,远远落在蓝月后头好几百公尺以分,这已经不是你意气用事的时候。”陆父严厉的道。“把她交给我,我要请人训练她。”

    “我不要!”陆启方拒绝。

    “她有什么好?她有女儿,又曾是蓝耀月的女人,你执着于她做什么?”

    “我就是要她,我喜欢了她四年,得不到我不甘愿,加上她是蓝耀月的女人,我更是非得到她不可,我要眼睁睁看着蓝耀月失志,难道爸不想看到失魂落魄的他?也许他会因为这样府疏忽了店的经营,等到生意一落千丈,也是我们银光胜利的时候。”

    “很好……不愧是有老爸的血统,无论如何,我们就是要让蓝月垮掉。”陆父满意的拍着他的肩头。

    “那绮华可以交给我吗?”

    “不行,没得商量。”

    “爸——”

    “就这么说定。”

    本来志得意满的陆启芳,在与父亲争执无效后,无力的垂下双肩。

    听完他们的谈话,言绮华冷汗直流。原来他们的真正意图是要击倒蓝月,而她不过是计划中的棋子。

    即使她答应了他们的条伴,也不可能打消把们想对耀月出手的念头,现在被囚禁在这里的她,该如何是好?

时间提醒:2017-11-25 06:26:22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