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真是莫名其妙的生物,盲目又无知,愚蠢得不辨是非,明明最爱她的男人就站在她面前,她却视若无睹,一心偏袒什么都不是的野狐狸。”
  说话的男人咬牙切齿,只差没把一口白牙咬碎了,气愤难当。
  “是呀,是呀!女人是狸猫变的,不说人话,让人搞不懂她们在想什么,将咱们对她们的好视为理所当然,一有不是,马上跟你翻脸,嫌弃咱们爱得不够。”
  多少才够,拿秤来秤啊!有谁说得出斤两,他整颗脑袋剁给他。
  夫威尽失的老人一脸愤慨,两脚呈蹲姿,用钓线钓着一条百万的锦鲤。
  “我都说是手滑不小心碰到姓拾的左脸,他肉脚又没挡头关我什么事,像只鸟飞出去绝对不是我的错,我真要动手,他上下两排牙还留得住吗?”居然不相信他,还把他赶出鞋坊。
  “嗯,没错,男人的态度要强硬,不能再让女人骑在头上。宠子不孝,宠猪举灶,某若宠,天地颠倒。”哼,他要拿出丈夫的威严,命令日本婆子唯夫命是从。
  “你说说看嘛!有人看上我老婆,想从我手中抢走她,我不能吭两声,叫他去吃屎吗?这都不行,那我还算什么男人。”可她不仅不体谅他,还小嘴一抿,指责他是暴力份子。
  他要真不吭声,她就要哭了,人家欺到地头上还不闻不问,就表示他不爱她,不管谁开口都能拱手让人,把她当礼物转手。
  “老太婆都一大把年纪了,还端什么架子,给她台阶下不下,硬要跟我怄气,都老夫老妻了能有几年好活,我都一脚踩进棺材了。”他不由得唏吁。
  回想樱花树下的初识,他初生之犊不畏虎,白手起家的他要娶出身日本望族的她,当时她的父兄多凶悍,拿武士刀追杀他。
  “为了别人跟我斗气,她实在太过分了,我的老婆、我的小孩,我为什么不能抱他们……喂!老头,你的水泼到我了。”到底会不会钓鱼,钓竿乱甩。
  心情不佳的管爷爷横眉一竖。“你不会走远点,人家在怡情养性,你却在一旁扫兴。”
  “位置就这么大,你要我走到哪里去?”孤僻的老人,难怪被老婆扫地出门。
  “那就别啰嗦,咳声叹气,我的好运全被你叹光了。”一口气十年运,他叹得运气全没了。
  康永泽用力一哼。“钓了老半天连条鱼也钓不着,你怎么不干脆下池子里捞。”
  “我是姜太公钓鱼,不用饵,你以为我像你一样爱杀生呀!”他看了眼冒着烟的铁网,心里暗念: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人老力衰就说一声,我不会笑你,从处境来看,你没比我好过到哪去。”同是天涯沦落人。
  “你……唉!”同病相怜。
  自从康永泽“不小心”K了拾文镜一拳,一向温顺的莫筱亚终于发火了,而且这把火还不小,烧得康永泽哇哇大叫。
  她言出必行,当真不理人,不管他用什么方式逗她,她不笑就是不笑,板着一张脸,一句话也不跟她交谈。
  他一开始以为她在气头上,气过就算了,她不是会记恨的女人,因此没往心上搁。
  谁知她这回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只要他一天不向拾文镜道歉,并试着收敛脾气,她就连看也不看他一眼,更遑论是让他亲亲抱抱。
  就这样僵持着,谁也不低头,一个月飞快地过去,进入第二个月的冷战,他们还没和好。
  想当然耳,康永泽也不能对她这样又那样,欲求不满的男人有多暴躁,看他就明瞭。
  “要不要吃鱼?”他徒手现捞,取材便利。
  管爷爷把眉一挑。“你知不知道那一条有多贵?”
  铁网上并排着四、五条鲜肥锦鲤,老婆子一瞧见,肯定心痛得跳脚。
  “管他多贵,吃得痛快才重要,鱼本来就是给人吃的。”他们在水里游来游去,优哉游哉得让人好眼红。
  一口吃了就不碍眼。
  “说得也是,我们不吃它们,它们迟早也会死。”他这也算做善事,让鱼儿脱离苦难,早日投胎转世。
  “老头,你和樱子奶奶是怎么回事,你干么还不摆平她?”害他连带受罪,当起望妻石。
  管爷爷没好气的一横目。“我才要说你不会做人呢!都帮你帮到床上了,可你这没用的家伙又被踹下床,你有比人家差吗?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居然拼输四十来岁的中年熟男。”
  坏就坏在他那张嘴,没得救了,人家用的是不费力的软功,他只会学疯狗乱吠,难怪钢遇柔败下阵来,输得灰头土脸。
  “我没有输,我只是以退为进,另寻他法。”康永泽嘴硬的不认输,鱼身没熟透就大口咬,撕咬的狠劲像在啃某人的肉。
  “好好好,你尽管自欺欺人,哪天老婆、孩子都变成别人的,你别来找我哭诉。”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但以他们目前的僵局,很有可能真便宜姓拾的男人,他太狡猾了。
  “我是以过来人经验给予忠告,越不可能发生的事越容易发生,我……咦?承承、堂堂,你们要到哪玩呀?”他的乖孙,精力充沛。
  看着一对可爱的小金孙走过去,管爷爷笑咪咪的眯起眼,招手一唤。
  “我们要去放风筝。”管堂抢着说话,双脚一蹲学兔子跳。
  “喔,放风筝呀!你们精神真好,奶奶还买风筝给你们玩。”老婆子宠孙子,什么都舍得花钱。
  “这不是奶奶买的。”乖巧的管承偷偷看了眼正在生闷气的高大背影。
  “是你们川爷爷?还是珍婆婆?”他们呀!省吃俭用不用在三个女儿身上,偏宠什么都有的双胞胎。
  两颗小脑袋同时左右甩动。“不是。”
  “咦,那我猜不着了,谁会这么客气,送来两只蜈蚣和蝎子的风筝。”如果要讨好他,应该是茶叶盒好酒,老人家的小嗜好。
  喝酒好助眠,清茶润肺。
  “是笑起来眼睛弯弯的拾叔叔。”他脾气好好喔,常带些弹珠、公仔来送他们。
  “什么,姓拾的入侵‘泷之屋’?!”
  康永泽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听到拾文镜连他最后的地盘也敢登门入室,毛发一竖,倏地转头,呲牙咧嘴地露出吃人凶相。
  “对呀!他在主屋陪小亚姐姐聊天,小亚姐姐笑得捧腹。”太奇怪了,康叔叔的脸怎么黑了,小亚姐姐开心不好吗?
  “好呀!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看我怎么收拾他。”康永泽沉着脸,一副要上阵杀敌的样子。
  网上的鱼还在烤着,烧红的木头劈啪作响,他把吃了一半的鱼头一丢,人就如火烧屁股一般,一刻不停留地奔向樱子奶奶所下的禁区。
  而管爷爷还优哉游哉的钓鱼,事不关己的享受垂钓的乐趣,顺便偷两口鱼肉尝鲜。
  “承承、堂堂,要不要吃鱼?刚烤好的,正鲜甜。”不吃白不吃,别浪费了。
  两个小孩发恶地摇着头。“爷爷,你偷捉鱼,你不乖。”
  “哎呀!鱼是我养的,吃几条有什么关系,你们来尝尝看,真的很好吃。”他咬了两口,表示甘甜鲜嫩。
  “会不会中毒啊?那是观赏鱼耶!”爷爷好残忍,吃他的花花和小乖。
  “中毒?”呃,应该不会吧!
  管爷爷迟疑了下,偷偷地把嘴里的鱼肉吐掉。
  “奶奶要是知道你偷吃鱼,一定会很生气。”奶奶每天早上都会喂鱼,跟鱼说话。
  一提到老婆,他脖子缩了缩,“不告诉她,她就不知道了。”
  他想着,待会儿叫物部川买几条补上,神不知、鬼不觉的偷天换日。
  “可是她有看到你们在烤肉呀!还说你的烟太大,要是熏死她一条鱼,她跟你没完没了。”管承背得很熟,一字不漏的照念。
  “什、什么,她全看见了?!”他拿钓竿的手微颤,疑似中风的前兆。
  管堂嘻嘻哈哈的指向主屋。“你看嘛!奶奶不是坐在那里,她捂着嘴在笑。”
  笑?
  管爷爷眯起有些老花的眼,看向有些距离的菱形窗台,一抹笑得花枝乱颤的身影渐渐清晰,妻子那头半白的发跳入视线里。
  有古怪,这老太婆在高兴什么,都七老八十了,还笑得像十七岁的少女,一点也不含蓄,笑声之大连耳背的他都听得见。
  等等,不对,刚才金孙说拾叔叔在主屋,那他妻子也在主屋,不就是……
  一想到拾文镜老少咸宜的中年魅力,那不显老的帅气外表最容易迷惑女人,管爷爷一双老眼蓦地睁大,哮喘似的抽了口气。
  哎呀!那家伙不会连他老婆都拐了吧!
  “爷爷,你钓中鱼了耶!”管堂惊呼。
  什么鱼,他现在哪有心思管那种小事。“好好好,你把它拉起来,放在网上烤。”
  君双胞胎一听,没人敢碰钓竿,他们才不要当杀鱼凶手。
  “羊爷爷,你要去哪里?”哇!他跑得好快,不是说骨头酸痛?
  “耳我去抢老婆……”
  “卯嗄?”什么意思?
  “独呃,尿急。”非常急。
  “家喔!”尿急不能等,不然会尿在裤子上。“爷爷,你的烤鱼……”
  制管爷爷根本没听见孙子在喊什么,他跑的速度可不输年轻人,康永泽前脚刚到,他只差不到一分钟,气喘吁吁地也要凑热闹。
  “作哥哥,鱼要怎么办?”有生有熟,还有半颗死不瞑目的鱼头。
  管承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他偏着头,很认真的想着,“把牠放生。”
  “放生?”管堂眨着无邪的大眼。
  “嗯,都放到池子里。”奶奶说看到受难的小动物要放了牠,这叫积阴德。
  “好呀,好呀!我来帮忙。”最爱帮忙的管堂手舞足蹈,连忙放下手边的风筝。
  小小年纪的双胞胎哪晓得“放生”的真正含义,只见他们手忙脚乱地把钓竿上的鱼,连同钓竿,一同丢进水池里。
  而后又自作聪明的把烤熟的鱼丢下去,以为鱼遇到水又会活过来,三、两下全丢个一干二净。
  池里的锦鲤一见有物抛下,惊慌得四处逃窜,数量庞大的鱼群互相推挤,有几条急着想游开,却方向不辨,砰的撞上池里大石头,死了。
  “哥哥,火呢?”还在烧。
  “用叶子把火盖起来。”没看到就好了。
  小朋友就读的幼稚园有教过火灾的防范法,遇到燃烧的火时,要用水冲灌或用沙子、泥土覆盖,杜绝火源蔓延。
  但他们毕竟还小,就算再聪明,对于老师的讲解还是一知半解,在找不到沙子和泥土的情况下,只记得要找东西把火盖起来,而干掉的树叶枯枝唾手可得。
  于是两人把院里的叶子全扫起来,往火上一堆,然后开开心心的手牵手,要到外头放风筝。
  “呵呵……真的有人把日本清酒当白开水喝了,醉得不省人事呀。”
  “是的,妇人,外国人通常以瓶身来鉴定年份,他们只认得红酒喝白酒,对于亚洲国家的酒类不甚了解。”在某种方面也算是种族歧视,至少他没见过欧美餐厅摆上一瓶高粱。
  “哎呀!真是糊涂,光是用闻的也闻得出酒味,怎会一股脑地往喉咙灌?”准是个迷糊鬼、急性子。
  “也许他太渴了,看到桌上有杯水,拿了就喝。”莫筱亚看樱子奶奶笑得开心,便也凑上两句引她开怀大笑。
  来“泷之屋”的访客,都必须得到樱子奶奶的允许才得以进入,只有她点头,外人才可以随意走动,探幽寻密。
  私底下偷偷潜入者,则要看她心情好坏,有时她会睁一眼、闭一眼,任由人暗通款曲,有时她会命物部管家报警处理,甚至直接把人丢出去。
  可拾文镜是例外中的例外,他一来拜访,樱子奶奶没二话的放行,而且热情的招待,当是座上嘉宾,闲话家常,言笑晏晏。
  两人有点像忘年之交,越来越投机,明眼人都看得出她有多喜欢眼前这位涵养丰富的男人,不时因有趣的对谈而发出愉悦笑声。
  “不,你错了,他是忘了戴近视眼镜,将瓷装的饮品当深海水,还以为那是少见的贵族用品。”拾文镜分享着坊间小趣事,以友人的亲身经历为话题,拉近距离。
  “呵……你说的那个朋友是意大利人还是法国人?我下回亲自去瞧瞧他。”她也好些年没出国走走了。
  “是法国南部,他有三座葡萄庄园,家族事业以酿酒为主,夫人想买好酒可先知会我一声,我让他把最好的酒给你送上。”送礼要送到人家心坎上。
  “好、好,哪天我去逛逛,看看葡萄成熟的盛况。”被群山绿意环绕,应该是不错的享受。
  “如果不嫌烦,我乐意当向导,陪夫人共同徜徉绿色国度。”他说得诚恳,眼底不见虚伪。
  樱子奶奶一听,当下心花怒放,赞许他知情识趣。
  “小花蕾,你有没有兴趣到欧洲一游,荷兰的郁金香花田、法国的田野之旅、瑞士搭阿尔卑斯山的观光缆车。”他提出邀请,以明媚风光使人动心。
  拾文镜是真正有智慧的人,年岁上的增长更让他为人圆滑,心细如发的在小处上下功夫,处处有令人惊喜的贴心,不因事小而忽略。
  他做到了面面俱到,且不给人带来心理压力,以幽默趣谈引人深谈,不躁进、不唯诺,嗓音始终如珠玉般清润悦耳,给人舒心的良好感受。
  若选丈夫当选这么好的人,他会是很好的守护者。
  “叫我小亚就好,别叫小花蕾,听起来怪难为情的。”她也不习惯,很别扭。
  “好吧,小亚,你想不想到国外玩一玩?我有两张抽中的旅行机票,七天六夜吃住免费,备用交通车,只要人到即可。”他说得好像全程不用花半毛钱,大公司赞助。
  换做平常,这么好的行程,当然不可错过,可是由他提出,谁听不出来这是变相的约会,根本是他自掏腰包,想籍由两人同行的旅程谱出一段美好的恋情。
  难怪樱子奶奶听了以后,右手放在唇上呵呵低笑,一旁送茶水的物部太太也偷偷掩嘴,笑他这招用得高明,以中奖为名行追求之实。
  倒是莫筱亚笑不出来,她满脸尴尬,不知如何应对,在情感上,她心里已经有人了,不可能接受他的爱慕,可是他做人太好,让她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又吞下去,实在说不出口。
  “好呀,吃住免费为什么不去,刚好当做我们的蜜月旅行,我先谢谢你喽!”想拐他老婆,们都没有。
  “阿泽……”他怎么来了?
  “上次太忙,没能抽出时间,这次是补度蜜月,我们就疯狂的玩它一个月,把欧洲的地给踩平了。”要比大方,财大气粗的他怎会输人。
  康永泽一副大爷样的走进,拽得让人想扁他一顿,他装作没看见眉头微皱的中年熟男,大摇大摆走过樱子奶奶面前,很嚣张地落座前妻身旁。
  他怕震撼性不够,还直接用两手环住莫筱亚六个月大的肚子,当着众人的面抚起圆滚滚的肚皮,用父亲的口吻命令已成形的胎儿,要他认清敌人,别人家略施小惠就晕了头,他们父子俩的矛头要一致对外,共御外敌。
  当然,这有指桑骂槐的嫌疑,尤其是故意说给孩子的妈听,叫她别傻傻地跟人走。
  “胎教很重要,不要乱教小孩。”哪有人这样教孩子的,真是不成熟。
  莫筱亚想推开身边的大男人,像这段日子一样,不给他好脸色,让他好好反省不理性的所作所为。
  可是他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说什么都要赖在这,她右手推,他左手握;她左手扯,他右手就包住,还顺势放到唇边一吻,将无赖性格发挥到极致。
  最后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她只好开口要他安份,孩子还小,绝对不能被他错误的生活观影响,一个坏脾气丈夫已经够糟了,再来个自我主观强的儿子,她肯定吃不消。
  “老婆,我是在教他做人做事的道理,有好东西要私藏,不可以分给别人,不然人家一直来抢,他也会很烦。”他明讽某人的不识相,不懂得见好就收。
  “阿泽……”他实在是不受教,老是把别人看成非打败不可的敌人。
  “是前妻才对,你们还没有步入礼堂。”只要仪式未完成,人人有机会。
  一听见恼人的温润嗓音,康永泽的心情变得很差。“早晚的事,你以为我会让我儿子叫别人爸爸吗?”
  他的结婚戒指买了一个多月,到现在还没送出去,他火大得很,最好不要有人再火上加油,把他惹毛了,他就、他就……哼,虏人绑架,打包妻儿回家。
  “凡事并非绝对,太多笃定往往希望落空。”他只是晚到,并非全无胜算。
  “我听你在放、放烟火,我老婆只爱我一人,她对老男人不感兴趣。”他信心满满,一点也不担心前妻看上“半百老人”。
  才怪。
  他早就心烦意乱得快要拿头撞墙了,明明是个快要五十岁的老男人,皮肤居然保养得毫无皱纹,面皮光滑,泛着光泽,俊美无暇得仿佛是画里走出来的中世纪美男子,让人倍感威胁。
  “她失忆了。”拾文镜残酷的道出事实。
  一个没有过去的人,就算他们从前再怎么相爱也是枉然,因为她有可能一辈子都想不起来。
  眼角抽动了下,眸心微微泛起几不可察的痛楚。“那又如何,她还是我的挚爱,我对她的感情不会因她的遗忘而消失。”
  康永泽打从心里说出的真心话,即使是他的对手拾文镜也无语,他也看得出这两人是有情的,但他仍想试一试,幸福是靠自己争取来的。
  “爱说多了会变得廉价,你让她哭着醒来,我无法不怀疑你的真心有几分。”樱子奶奶小口咬着和果子,舌尖轻舔,十分陶醉。
  他哪知道她哭什么,从头到尾发生了什么事他完全不清楚。“老妖……咳、咳!樱花婆婆,你不能未审先判罪,偏袒口蜜腹剑的小人,我爱我的老婆,哪有可能伤害她。”
  “前妻,还有我是樱子奶奶,不是樱花婆婆。”没礼貌的孩子,连老人家的名字都记不住。
  “还不是都一样,干么计较那么多,而且人老了就要服老,不要装年轻想养小白脸,我看你的牙也老得嚼不动了。”他明指她有私心,才会偏向姓拾的男人。
  无的放矢,樱子奶奶的眼眯了眯。“我是喜欢他,至少他不会对老人家无礼,拾先生比你更适合当小亚的丈夫。”
  “你这老妖婆,拆散人家夫妻还不知足,现在又来搬弄是非,你寿棺挑好了是不是……”他够意思,送她一副,祝她早日登仙。
  康永泽气得头顶快冒火了,要不是前妻一直按住他双掌,他大概会把桌子翻了,再把纸门拆成两半,顺手把引起纠纷的某人给宰了。
  “老婆子,你不会真看上那个嘴上抹蜜的家伙吧?我还没死,你可别红杏攀过墙。”
  有点喘的管爷爷故作威仪,小眼睛小鼻子地睨视气度雍容的拾文镜,不对盘的态度摆明要人滚。
  “嗯哼,我允许你进屋了吗?”她眉毛一挑,神色泰然。
  他瞳孔一缩,一脚在内一脚在外,凝住。“这里是我的家,我爱来就来,你管得了吗?”
  “是吗?你是希望我回日本常住喽!”她脸上带着温煦笑意,但字字如刀似刺,刺人要害。
  管爷爷顿时呼吸一窒,脸色涨红,不敢再和妻子吵,他只能迁怒“罪魁祸首”。“你这人也毛病多,满街的女人不去追,偏偏中意已婚人妻。”
  “小亚未婚。”她的配偶栏里是空白。
  “是待婚,你懂不懂礼貌,家花不能摘。”康永泽阴沉地撇嘴。
  “但是可以移植,若原来生长的地方不能提供家花足够的养分,移栽他处无可厚非。”花要开得好,土壤很重要。
  花要适宜的环境才能活得美丽,人亦然。
  “哎呀!小子,你别一天到晚想偷摘花,人家养得好好的,你干么伸手。”又不是路过杨柳,任人攀折。
  拾文镜笑了笑。“老先生,花若养得好又怎会憔悴,主人不够细心,不如换个人养。”
  “妈的,她哪里憔悴了,我把她养得多好,容光焕发、神采奕奕、两眼有神,宛如观音菩萨下凡来。”美若天仙。
  “我听说她以前比较丰腴圆润。”是个人见人爱的肉感美人。
  “……”他败了。
  康永泽和管爷爷一个一句话的合作无间,拾文镜这男人让他们产生危机意识,两人枪口对外,*手摇打跑令人不安的敌人。
  可是人家见招拆招,他们反而被堵得哑口无语,落得下风,只能用眼神咒杀。
  一旁的樱子奶奶和莫筱亚看着自己的男人幼稚的举动,只觉得好笑,并未阻止,看到男人“争风吃醋”也挺有趣的。
时间提醒:2018-04-22 04:50:54 (凌晨啦注意休息哦,好身体再战500年!)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