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哟!我的肚子怎么怪怪的?”有点疼,有点想……拉肚子。
  正全心要驱逐胡虏的管家爷爷忽然脸色一白,冷汗直冒,抱着肚子直喊疼,斗大的汗珠由额头往下流,滴得让人手心发冷。
  无独有偶,他才一喊完,一向身强体健的康永泽也嘴唇发白,全身盗汗,他抿着唇勉强撑着,但肠子还是不客气地绞着,痛得他呻吟不停。
  这下子可急坏了他们的女人,又是擦汗,又是递毛巾、热茶、温水、肠胃药全往他们嘴里倒,只差没叫救护车送医急诊。
  两个病号一左一右的并排躺着,身上盖着厚厚的棉被,樱子奶奶和莫筱亚一人一边照顾各自的男人,不时观察两人的反应。
  家庭医生来了,用听诊器听诊,他听了许久才一脸严肃的解释病情。
  “什么,吃坏肚子?!”两个女人异口同声的说。
  急性肠胃炎。
  有些令人难以置信,却又是千真万确,一老一少看起来健壮如牛,却被小小的肠胃疾病给打败,虚弱得连吼人都没力气。
  “大概是吃了不洁的食物或生食,引发病菌性食物中毒。”天气热,食物容易腐败,保存不易。
  “怎么刚好两人同时犯肚子痛?”樱子奶奶狐疑地瞧着一脸心虚的丈夫。
  “也许他们吃了同一种食物,你该问问他们吃了什么,免得其他人也出现相同病状。”同桌而食,难免吃入相同的病菌。
  问?
  跑了不下十次厕所的男人根本不敢说,他们嘴巴闭得死紧,牙关一咬,除了装可怜外,没人敢说出真相。
  把锦鲤烤了吃,未免太奢侈了吧。
  而不一会,一阵烟硝味弥漫整个院子,迅速燃烧的枯叶产生熊熊大火,火舌竄烧十公尺高,附近的树木陷入一片火海中。
  火势之大将整个池子烧红了,耐不住高温的斑斓鱼儿一一跳出池面,有的因此跳上池边而活活烧死,焦腥味满布。
  一声“失火了”让“泷之屋”几乎是全员出动,包括正要告辞的客人拾文镜,人人奋不顾身的投入救火行列。
  救护车没来却来了七、八辆消防车,这对康永泽和管家爷爷而言因祸得福,至少不会有人追究谁吃了锦鲤,大伙湮灭了一切证据。
  更甚者,樱子奶奶一见丈夫虚脱无力的模样,当下乱了心,原谅他一时口误,夫妻俩尽释前嫌,不再闹别扭分居两地。
  而康永泽则由主屋移向“菊屋”,接受前妻细心的照料。
  “你不要起来,回去躺好,身体不舒服还不安份,你想让谁难过?”咚、咚、咚!急切的脚步声走近,伴随着有心的急呼。
  “我、我想喝水……”难得病恹恹的大男人有气无力,才想撑起身便觉头晕目眩,反胃想吐。
  “你那张嘴不是很厉害,最爱使唤人,有什么事不会喊我一声吗?”气他不懂得照顾自己,莫筱亚红着眼眶训人。
  看他全身乏力要人扶持,她真的好心疼,虽然她忘记了两人的过去,但透过这几个月两人的相处,她看到的是不败的巨人,一手撑起半片天,让她以为他绝对不会倒下去。
  可是现在她却好心痛,顶天立地的巨人失去力量,无助得像个孩子,蜷缩在小小斗室里,口中不断发出呻吟。
  实在很不想承认,但她爱着这个多变又难缠的男人是事实,他的每一次出现都影响她每一次心跳、每个呼吸,他夺走她所渴望的平静,颠覆她的世界。
  她发现自己好爱好爱他,爱到不能没有他,就算有一天他真做出令她伤透心的事,她还是无法停止爱他。
  他已经深植在她骨血里,她想刮除谈何容易。
  她的爱人,她的……魔障啊!
  “老婆,你哭了吗?”他想抬起手,抹去她眼角泪珠,却力不从心的垂下手。
  莫筱亚有点赌气的说:“是被烟熏的,还有,别叫我老婆,我只是你的前妻。”
  “再嫁我一次不就得了,我对你的感情始终没变。”他趁机求婚,利用虚弱的模样骗取同情。
  “你连自己都顾不了,怎么照顾我们母子俩。”她没点头也没摇头,鼻头微酸的以吸管喂他喝水。
  臭脾气的狮子到了她面前是病猫一只。“我爱你,我爱你的心如金石坚定,永远不变。”
  就算软得像一团泥土,康永泽还是一逮到机会就示爱,满嘴的爱意让心融化。
  “快三十岁的大男人还撒娇,你肉不肉麻呀?”她一嗔,红晕满面。
  “老婆,我们什么时候结婚?”他三句不离婚嫁,不让某人有机可趁。
  美瞳一横。“你就不能少开口吗?连起身都有困难的人还想征服世界。”
  承认爱他和嫁他是两回事,现阶段她没有为人妻的意愿,简简单单的生活她很满意,不必牵扯太多感情上的事,她的心是自由的。
  “我只想征服你。”他眼含深情的说,深邃眼底倒映着她的容颜。
  她一窒,胸口涨满被深爱的气泡。“阿泽,你早就征服我了。”
  爱上他的那一刻,她就已失去自己。
  爱的俘虏。
  “那就嫁给我呀!还在犹豫什么?”他有缝就钻,想快点套住她。
  螓首轻摇,她眼神变得幽远,似透过他在看什么。“婚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它包含责任和义务,以及接踵而来的摩擦……”
  他的母亲不喜欢她,显而易见,她不只一次私底下找过她,要她认清本份,说康家的媳妇不是随便谁都当得起,没有身份、地位什么都没谱。
  在某方面,他们母子俩真的很像,对不在意的人,说话既刻薄又无情,字字句句伤人于无形。
  不过因为确定了她肚里怀的是男婴,前婆婆的态度收敛了些,只是语气上仍有些不屑,似乎只要孩子不要母亲,就像她的存在只是个生产工具。
  “你的脑袋不大,装的东西可不少,还没发生的事先杞人忧天,你会不会太辛苦了,老想些有的没的。”胡思乱想也是一种病,得快快根除。
  她没好气地戳他胸口。“那是你想得少,行动快过思考,个性这么冲,你就没想过要是哪一天出现比你脾气更坏的人,你们一对杠,伤心的会是谁?”
  他不会一直事事顺心,上天是很残忍的,总是不断丢下考验来磨人。
  被戳得很痛,康永泽却笑得很开心。“所以说我不能没有你,你是我的保险杆,是阻止我往前暴动的力量,上天派你来驯服我这头牛。”
  “……这么无赖的话你怎么说得出口。”她想笑却哽咽。
  他果然是她跨不过去的魔障,紧紧缚锁住她,让她甘心为他执迷不悔。
  “吻我。”他更无赖。
  “阿泽……”她双颊绯红,有些为难。
  男人脸皮厚,什么都打不穿。“老婆。我浑身软得连翻个身都没力气,索个吻不过份吧?”
  “安静的休息很难吗?你拉得都快脱肛了,还有心思想这些。”莫筱亚不懂男人在想什么,明明连抬个手都没力,还想满足色欲。
  “临死前的告别嘛……”他话还没说完,胸口就被重重一捶。
  “你再乱说话,我就一辈子都不理你。”他怎么可以用死来吓她,她真的很害怕——一语成谶。
  康永泽吃痛的苦笑。“那就吻我吧,宝贝,让我起死回生。”
  “你……可恶。”瞪他一眼,她随便的落下一吻,算是应付。
  “喂,太敷衍了,这算吻吗?”他不平的嚷嚷,不满意她的潦草行事。
  莫筱亚双眼睁得大大的,小嘴微噘。“不然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他阴阴地一笑,食指轻勾。“你过来。”
  她不情不愿地移近。
  “头低下来……再低一点……嗯,要碰到我的嘴唇,嘴巴张开点……舌头伸进来……”要给他有诚意的吻,他才好得快。
  “我才不要伸舌……”太情色了。
  莫筱亚正想退开,突地一双大手覆于她脑后往下一压。
  什么虚弱,什么病得起不了身,根本是一堆骗死人不偿命的鬼话!康永泽气足得很,巴住她殷红小口就不放开,吻得她差点缺氧。
  而他还打算把手往下探……
  “阿泽,够了。”莫筱亚吃力地把嘴移开,压住他躁动双肩。
  “老婆,怀孕后期不宜行房,再加上产后坐月子的时间,我至少三、四个月不能碰你,你就好心一点,满足我一下嘛。”他说得可怜兮兮,一副今天不做他就会干缩成木乃伊的样子。
  “你不是全身无力,连喝个水都要人服侍?”故意装作没听见他的要求,她不想宠坏这个无法无天的男人。
  康永泽奸诈地勾起唇。“你的吻让我复活了。”
  “无赖。”她好笑又好气,忍不住在他唇上一啄,算是福利。
  他太难缠了,老像讨不到糖吃的孩子一样。
  “不!你说错了,是我太爱你了,无时无刻都想要你,你是启动我情欲的钥匙,让我一看到你就无法克制自己。”
  “你……”他露骨的言语让她修红了脸,一股热潮在体内翻动。
  “来吧!吾爱,快上,只有这时候我才能无力的任你蹂躏,错过今天……嘿嘿,就又是你随我摆布。”快来快来,机会只有一次。
  他大剌剌地瘫平,穿在身上的浴衣微微敞开,神色魅惑得有几分秀色可餐,望着他随呼吸起伏的结实胸肌,莫筱亚竟感到一阵燥热,不禁口干舌燥。
  她好想、好想……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当她回过神时,皙嫩小手正抚着平实肌肉,他肩上的衣物已被推开。
  真要做吗?
  红霞满面的莫筱亚咬着唇,放在他胸膛的手情不自禁往那小黑点拂去……
  “小亚。”
  蓦地,门外一声叫唤,两人神情为之一僵。
  木质地板传来走近的脚步声,没能得逞的康永泽脾气暴躁的低咒,而手指微颤的莫筱亚则慌乱地整理仪容,企图镇静地迎向来者。
  “呃,拾先生,你还没回去吗?”拉开门,她微讶的问着门口的人。
  听到一声男人的重哼,拾文镜只瞧了脸泛红晕的莫筱亚一眼,便了然在心,知道自己打扰了什么。
  “我有点话想跟你说,可以出来一下吗?”这也许是他最后的机会了。
  “我……”
  “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非要偷偷摸摸?在这里说,我有雅量,保证不把你扁成猪头。”康永泽的冷诮先一步响起。
  拾文镜好笑地看了看吃醋的男人,眼中却多了黯然。“小亚……我喜……”
  “唉哟!我的肚子又在痛了,医生开的药是不是没用,我要死了……”
  很贱的招数,但非常有效,康永泽一呻吟,莫筱亚立刻慌了手脚,顾不得还在和拾文镜说话,慌忙奔回。
  “很痛吗?要不要上厕所,还是吃止痛药?真受不了,我直接送你去医院……”
  莫筱亚一颗心系在心爱的前夫身上,没发现他悄悄地向某人比了中指,得意不已的咧开嘴,以眼神告诉某人他才是胜利者。
  悄然的,足音远走,笑得苦涩的拾文镜以手遮住眼,走入阳光里,他不是落泪,而是阳光太刺眼,扎得他视线模糊。
  君子之事,不强求,他只是输在太晚与她相遇。
  *群*聊*制*作
  “你的前妻在我手中,想要她平安无事的回到你身边,就拿一千万不连号的现金来赎人。”
  短短几句话让正为广告案绞尽脑汁的康永泽忽地打翻一杯咖啡,他神色变得惊惶,握着话筒的手颤抖得几乎握不住。
  这通勒索电话像绳子勒住他的脖子,他恐惧到说不出话来,连肺里空气也似被抽光,他觉得窒息、呼吸不顺。
  不准报警、不准跟第三人提起此事,一个人来,在你们第一次约会的十字路口等候,没见到钱不放人。
  歹徒在电话中是如此交代。
  没有选择的康永泽先跑了趟银行,提领一大袋现金,再依照指示赶往约定地点,不曾停下来喘息。
  时间过得很缓慢,他的汗越流越多,全身都湿透了,连呼吸也急促不已。
  但是他没有在意自己流了多少汗,身体因焦急绷得死紧,一心挂念联络不上的前妻,忧心忡忡她真的出了事,而他来不及救她。
  只是——
  “真的很抱歉,要劳烦你跑这一趟,我真是过意不去。”要不是她不方便,实在应该亲自上门。
  “呵……瞧你紧张的,又不是外人,何必跟我客套,再说你是找我做好事,不用战战兢兢。”看得他好心疼,忍不住想怜惜。
  她笑了,眼眸发着光。“也是,我不习惯做这种事,所以有些无措不安。”
  “久了就习惯成自然,万事起头难嘛!只要有心,就没有冲不破的难关。”信心战胜一切。
  “听到你的鼓励,我安心不少。一直以来都有很多朋友提供帮助,我有说不出的感激。”没有他们的支持,她也迈不出实现心中蓝图的脚步。
  “等等再聊,先点餐吧!我看你最近消瘦很多。”拾文镜招来服务生,点单上菜。
  “忙嘛!很多事要处理,我都要饿坏了。”她大概可以吃下一整头牛。
  吹着凉爽的冷气,周遭是雅致的摆设,音乐声悠扬,一男一女面对面坐着,她看到那图文兼具的菜单觉得更饿了,口涎横流。
  “这件事你前夫知道吗?”有几分恶意,他故意要让她坐立难安。
  莫筱亚的身子一僵,捧着水杯的手停在唇边。“他……呃,应该不太会赞同……”她没告诉他。
  “这是你的心愿,也是一种帮助别人的高贵情操,他没理由反对。”爱一个人就该成全她,不留遗憾。
  “他是传统的大男人,不希望我太忙。”尤其是顶着大肚子,行动不便。
  “是不希望你忙他以外的事吧!”他取笑。
  她粉颊微赧。“不好意思,他脾气不好,你别放在心上。”
  “不用替他道歉,我关心的是你,有结婚的打算吗?”拾文镜顺口一提,想得知她是否下了决定。
  他知道自己是无望了,她看着她前夫的眼神是恋爱中的女人才有的,虽然失去了记忆,可她的心仍眷恋曾爱国的男人。
  只是,他仍有小小的不甘,想考验那男人是不是真的值得她去爱,能让他甘心放弃她这颗深海珍珠,祝两人白头偕老、永浴爱河。
  “他很急,可是我还在考虑。”她对结婚的兴趣不大,反而享受单身生活。
  菜一上桌,莫筱亚像饿了许久,立即低头进食。
  她现在吃的是两人的份量,七个多月大的肚子跟篮球差不多,她食量大,吃得也多,让旁人看得目瞪口呆。
  “别太快结婚,先吊着他,男人的劣根性是不知珍惜,你握有发球权。”唉,他还是不够豁达,舍不得她太早成为别人的。
  她抿唇一笑,不回应。
  “对了,这是给你的支票,要收好,别弄丢了。”他像爱操心的老爸,仔细叮咛。
  那是一张五百万的支票。
  她接过,放入侧肩软皮皮包。“我替所有的女人感谢你的爱心。”
  闻言,他哈哈大笑。
  拾文镜还是很后悔错过这个可爱的小女人,不过他没放过害他惨遭滑铁卢的臭男人,小小恶整了他一番,让那家伙知道夺爱的可恨。
  莫筱亚和拾文镜见面主要是为了基金会的事。
  “泷之屋”的一场大火烧了三分之一的土地,部分房子受损,草木也烧得面目全非,满目疮痍,烟味久久不散。
  一向讲究生活品质的樱子奶奶哪受得了,她跟管家爷爷回阳明山豪宅,两个小孙子也跟着过去,剩下物部管夫妇处理善后。
  樱子奶奶临走前和感情不错的房客们话别,席间,莫筱亚有感而发的说了句——以后若是再有失婚女子流落街头,谁能收留她们?
  这句话让在场的女人们心有戚戚焉,从铁木兰到莫筱亚,甚至是樱子奶奶,她们都在“泷之屋”获得庇荫,那其他人呢?
  一句话成了一颗种子在大家心里发芽。
  樱子奶奶决定改建“泷之屋”,她打算将佣人的住所改成三层楼的建筑物,再把后屋的休闲场所辟建为庇护园区,空间能容纳十人以上。
  她让莫筱亚主导“失婚妇女基金会”,以“泷之屋”为庇护所,安顿需要帮助的女人,再依每个人的专长安排工作,让她们能够独立自主,重新踏入社会。
  而成立基金会需要钱。
  所幸铁木兰和风亦菲的丈夫都是有钱人,两人率先捐出一千万,且言明若有不足,尽管开口。
  而管家爷爷更大方,他愿意编列一年一亿的经费作为资助,只要求她别让“泷之屋”再被烧了。
  “哎呀!我好像忘记一件很重要的事。”拾文镜忽地一怕额头,惊呼一声。
  “咦,什么事?”他不像健忘的人。
  他佯装一脸苦恼。“就是忘了才不知道是什么事,我要想一下……啊!我约了你前夫。”
  “阿泽?”他约他做什么?
  莫筱亚有张藏不住心事的脸,让人一眼就看出她心里在想什么。
  “我找他谈判。”他把话说得很重,不似他平日的儒雅。
  “谈判?!”她一愕。
  “他把你从我手中抢走这事,我总要和他谈一谈。”男人的对话。
  她顿然一哂。“呃,这件事不完全是他的因素,我、我不是……你……那个……”
  “哈哈……瞧你结巴的,我开玩笑你也当真,我让他给你送钱来。”拾文镜释怀了,不想让她难过。
  她松了口气,但是……送钱来是什么意思?
  “我约他在路口等候,他大概等了快一、两个小时了。”希望他不会不耐烦的走掉。
  “什么?!在这种三十四度的高温下!”她惊慌地拿起手机要拨号,叫他别等了,快到阴凉处,可是……居然没电了?!
  只能说连老天都在帮拾文镜整那个情场得意的男人,莫筱亚今早因为去了趟图书馆借阅怀孕相关书籍,而将手机设为震动,结果康永泽拼命拨打,她一通也没接到,手机最后还因此没电。
  当然,绑架勒索也是一场骗局,用意是让得了便宜的家伙心急如焚,更懂得珍惜身边的人。
  “跑慢点,小姐,别忘了你是孕妇。”望着吃了一半的餐点,拾文镜无奈地结帐,匆忙追上挺着大肚的女人。
  天气很热,莫筱亚很急,她担心傻傻等人的前夫中暑,日正当中的室外热得足以令人脱水致死,他那么在意她,不可能等不到就离开。
  就是因为他的执着,一颗心全在她身上,她才会身陷他这片泥淖里,无法自拔,自此再也看不见其他男人的存在。
  可是现在她却恨他太爱她,一遇上与她有关的事就乱了方寸,完全没了平日的精明,要是他真有个万一,她还活得下去吗?
  这一刻,莫筱亚领悟了,这一辈子她只想跟这个男人过,他是她的唯一,也是全部。
  “阿泽——”
  一声叫唤由对街传来,热到快撑不住的康永泽倏地抬头,但他眼前一片花,有些晕眩,看不清楚,人因有些脱水而顺着电线杆往下滑坐。
  见状莫筱亚心下更急了,忙不迭加快脚步,想快点走到他身边。
  突地,灯号变了,由绿转黄再跳红。
  心急如焚的女人却没发觉,她眼中只看得见心爱的男人。
  “小心!有车……”
  砰的一声,一朵小白花高高飘起,再落地已晕成红花,失去意识的莫筱亚躺在血泊之中。
时间提醒:2018-01-22 06:33:19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