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
  这简直是不可饶恕的提议,哪有人劝离不劝合的,搧动人家夫妻离婚,还恬不知耻的说得好听,是为了两人将来着想。
  去他的狗屎,婚一离哪来美好的未来,说法根本是狗屁不通,他爱他老婆,想跟她在一起有什么不对,失忆又不是死了,为什么非得搞得生离死别不可?
  那个不怀好意的老妖婆压根是见不得人好,不拆散人家姻缘就吃不下,睡不着,才一肚子坏水盘算怎样棒打鸳鸯。
  哼!他绝对不会离婚,谁从中挑拨都没用,他的奶娃是他的心肝宝贝,就算他哪一天死了,也要把她带进棺材里,一辈子不放手。
  可是……
  表情很臭的康永泽手拿刚出炉的离婚协议书,上面的签名和十个月前的结婚证书一模一样,他五指用力的把它揉成团,丢进字纸篓。
  X的,他居然离婚了,只因——
  “真的很抱歉,我很喜欢目前的生活,不想改变,而且我一点也没有恢复记忆的迹象,为了不耽误你,我们离婚吧!”莫筱亚想了很久,才坦然地对面前的“丈夫”说出想法。
  “我不离婚,你还是可以做着自己想做的事。”这是他的让步。
  “但是我怕自己永远想不起过去,放你走,你才可以去找真心待你的另一半。”现在的她并不爱她,她不想成为他感情上的包袱。
  “你就是我的另一半,我不会放弃。”除了她,她他谁也不要。
  她为难的蹙起眉。“你何必这样固执,天涯何处无芳草,一定有属于你的幸福等着你。”
  他不该为了她而苦守一份不确定有没有婚姻关系。
  “我爱你,奶娃,你是我握在手中的幸福。”他偏执地用威恫口吻说道,即使是她本人也不能勉强他不去爱。
  “奶娃……”这小名好怪,好像长不大的小孩。
  康永泽的拒绝铿锵有力,一副她只能听她的,不能有意见的独裁样。
  一旁的樱子奶奶见状,微摇着头叹气,他还得吃点苦头。
  “如果你真的爱他,就把离婚协议书签了,重新把老婆追回来,既然她会爱过你一回,那么要再爱你一次并不难,除非你说的那些恩爱全是假的。”
  贲起的臂肌倏地崩紧,他双手握成拳,狠狠地一瞪,“好,我签。”
  姜还是老的辣,莫筱亚苦口婆心对了老半天,只差没说破嘴皮,坚持已见的男人不肯点头,执意和她拗到底,死也不离婚。
  可是樱子奶奶一开口,他的坚持就如被焰火击中的城墙,墙塌城毁,虽然一脸的痛恨,还是被激得签下自己的名字。
  真爱难得,看不见也摸不着,谁也不知道它何时出现,何时消失。
  但康永泽气归气,却是充满信心,一点也不觉得困难,朝夕相处的老婆喜欢什么,讨厌什么他会不清楚吗?要讨好她太简单了,易如反掌。
  重要的是,要怎么让她早日恢复记忆,想起记忆,想起过往的甜蜜时光。
  “老婆,这送你。”
  一阵淡雅的清香扑鼻而来,莫筱亚惊喜地展露笑颜,“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
  他颇为得意的扬起下巴,“我是你老公,岂会不知道你的喜好。”
  望着那洁白花瓣,她将花捧到鼻前轻嗅,“是前夫,我们离婚了。”
  生性朴实的莫筱亚不爱太艳丽的玫瑰或是是海芋,香水百合这类的大型花,她偏好小小的,有着甜香的小白花,像是随处可见的茉莉、玉兰花、小小的一串,香气宜人。
  本来她也不知道自己偏爱不起眼的花草,因为她把以前的事全忘了,要不是他把十数朵茉莉往她手心放,她根本不记得洁白小花是她的最爱。
  “老婆,你别太计较了,反正我们很快就会再结婚。”她休想飞出他的手掌心。
  早握好追妻计划的康永泽觉得自己胜券在握,他预估一个月内,最迟到超过三个月,他就能把老婆追回来,重享夫妻生活。
  他的自信源自于第一次婚姻,当初他没费太大的劲,就把心思单纯又无防人之心的妻子骗到手,他恩威并下,软硬兼施,她很快地投入他怀抱。
  从交往到结婚,他三个月就搞定了。
  他很自满,认为这一回也一样,绝对能手到擒来,他会让离婚变成以退为进的过程,不是结束。
  只是,他忘了把变数加进去,有些事不是人力听能控制,若再加上人为因素,他的情路并不是乐观,备受考验,甚至有灭顶的可能。
  莫筱亚好笑地横睨了他一眼,“谁说我们一定会再婚,你这声老婆喊早了。”
  “我说的,而且势在必得。”没有可以阻拦,她身边的男人只能是他。
  她头痛地收起笑意,“康先生,不是我要打击你的士气,而是到目前为止,我对你的印象停留在你可怕的吼声,我没办法把你当成交往的对象。”
  他是个陌生的男人,脾气很差、性情高傲,对长辈无状,待人处世有很严重的缺陷,似乎无法控制情绪,常常为了一点小事就暴走。
  她很难想像自己会爱上一个满身缺点的男人,他根本是待修的故障品,容忍点很低,要跟他长期相处在一个屋檐下,必须有相当大的耐性和包容心才行。
  那一声“康先生”喊得康永泽差点变脸,他笑得凶恶地纠正她,“你以前都喊我老公,或是名字。”
  “我失忆了,难道你也跟着我失忆?我们已经不是夫妻了。”在她新的记忆里,丈夫只是个名词,没有任何实质上的意义。
  而且不知怎的,她不喜欢他的靠近,感觉上他好像做了件对不起她的事,具有伤害她的能力,他若靠得太近,心口便会微微抽痛。
  她在避着他,希望他能知难而退。
  可是她发现男人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脸皮超厚又打死不退,不管她如何明示暗示,他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看准她的喜好讨好、接近她,害她难免有些动摇。
  康永泽勾起唇奸笑,“老婆,你肚子里这颗球是我下的种,将来得喊你妈妈,喊我爸爸,我们的关系你撇得清吗?”
  “这……”她语塞。
  莫筱亚了抚又大了一点的肚皮,更加无奈,也有一点点心酸,身为母亲,她连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确定,她以后要怎么抚养他长大?
  生命是无辜的,但她不能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而屈就一桩没有感情的婚姻。
  在忘记许多的事情之后,她才有机会想一想自己想要什么样的人生,没有以前的比较,她才能走出自己,再活一次。
  不过她多了孩子的考量,光凭她个人的力量,想养大小孩很吃力,即便有樱子奶奶和一些新朋友的支持,她的路还是得一个人走。
  “不要担心,我会照顾你和宝宝,瞧你愁眉苦脸的,一副负债累累的样子,小心孩子生出来后会有张苦瓜脸。”他抚着她柔亮的发丝,想像以前一样拥她入怀。
  莫筱亚不自在的避开,眼底隐含抗拒,“我会照顾好自己。”
  见她对自己的亲近避之唯恐不及,康永泽想咆哮、想大声狂吼,问她怎能轻易忘掉他们相爱的日子,是不是她爱得不够深,不够刻骨铭心,所以她手儿一摆,便全部抹煞。
  但是他什么也没做,只是手掌握紧又松开,不着痕迹的深吸了口气,压下心跳的苦涩和不甘,克制众人所惧的坏脾气,强颜欢笑。
  “老婆不要逞强,老公的肩膀强壮有力,足以扛起一座山,你放心地把所有的重担交给我。”他举臂挤出小老鼠,表示他壮得像头牛,让她依靠不成问题。
  她心头有些酸酸的,想哭。“你可不可以不要叫我老婆,我觉得你喊的那个人不是我。”
  一种沉重感圧得她胸口很闷。
  “那就叫你奶娃好了,你以前白白胖胖的,像极了可爱的奶娃。”他兴匆匆地提及她丰腴的婴儿肥。
  “不提以前。”莫筱亚难得语气急了些,不想再听见她所不知道的事。
  对她而言,以前是个禁忌,也是她心上无痕的伤口,樱子奶奶曾私下告诉她,虽然她曾看到康永泽登的大篇幅寻人启事,但那不能解释她失忆当天痛苦的表情,樱子奶奶认为他一定做了什么,才会伤透她的心。
  樱子奶奶要她想清楚,再决定要不要再一次接受前夫的感情,人生不能重来,机会只有一次,就看她能不能拿出智慧,冲出迷雾重重的关卡。
  而她在努力着凝聚勇气,希望能找出解答,她的未来不能是一连串的错误。
  “好,不提以前,那就谈谈以后吧。”他从善如流,一切她说了算。
  “也不许叫我奶娃。”听起来像她是乳臭未干,还在吃奶的小娃娃。
  他两手一摆,好似被她打败了,“你真难讨好,老是丢些炸弹炸得我满头包,不然你自己挑一个,我照章全收。”
  她想了下,脸上露出甜美的笑涡,“小亚。”
  “好吧,小亚,请多指教,我是康永泽,欢迎你叫我泽或是阿泽,当然了,你喊我老公我会更开心,马上送你一记热情长吻。”他作势要示范,要她别客气,尽管往他身上扑。
  她被逗笑了,两手贴着他胸膛,轻轻推开,“我很矜持的,绝对不随便投怀送抱。”她还是排斥这么亲近的举动。
  “唉!真是失望,我以为你会被我的美色勾引。”他故作扼腕,对她多有纵容。
  若今天在他面前的不是他的亲亲老婆,他大概会原形毕露,沉着一张随时可能暴动的恶龙脸孔,要人家滚远点,不要碍着他的眼。
  但在莫筱亚面前,他就是纸糊的老虎,只会虚张声势,没有一丝杀伤力,她用手一戳就破了,不构成危险性。
  至于她以外的“亲朋好友”,可就得把皮绷紧点,老虎的牙和爪子是真的,谁要也轻捋虎须,他一口咬死他们。
  因为落差太大,才会引起好友们的不满,群起攻之,认为他重色轻友,不够朋友,一逮到机会就恶整他,以解心中不平。
  “对了,要不要出去逛逛,淡水的夕阳美不胜收。”他用她最喜欢的海岸美景钓她。
  “淡水?”她倏地双眼一亮,但瞬间又黯淡许多,“待会儿樱子奶奶特地请物部太太送水果来,我不能走得太远。”
  明天就要出院的莫筱亚已经在医院住了三天,“泷之屋”那边每天派人轮流送来三餐,除了是怕她吃不习惯医院清淡饮食,也是想顺便帮她补一补。
  其中也有人主动提议要留下来陪她,但是某位付医药费的金主相当可耻,知会院方一声后,他直接搬来张单人床取代克难陪客床,把病房当自己家里梳洗用餐,还不时“关怀”眼神毒杀自告奋勇的访客。
  一个、二个、三个……因此阵亡了,大家争相走告“内有恶犬”,所以这三天来只有一个男人留宿看护,而且怎么赶也赶不走。
  那位卑鄙的不肖人士,便是眼前眼睛长在头顶的龟毛总监康永泽。
  “你不想念渔港的鲜鱼汤吗?香嫩滑溜的鱼肉入口齿颊生香、舌尖一顶,它整个滑开,鲜浓的味道叫人百吃不厌。”他描述着现捞鲜鱼的Q软口感比什么都美味。
  爱吃海鲜的莫筱亚一听,口水泛滥得像快滴出来,“好像很好吃。”
  “葱爆蟹脚,香炒九孔,浓浓的汤汁淋在饱实的龙虾肉,还有水煮章鱼沾芥末、焗烤明虾……”看她果然心动上钩,他在心里大笑,再补上最后一击。“鸡汤太油腻了,上面浮了层厚厚的油,想想那层油全吃时进肚里,你的胃多难受了。”
  胖的人最怕油脂,虽然莫筱亚已经变瘦了,可是潜意识里,有些习惯是改不了的,她一想到一肚子油,马上反胃的直打哆嗦。
  还有美食诱人,她的理智完全倒戈,忘了对康永泽的抗拒,满脑子鱼汤的滋味,口涎直淌。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我投降,我是被引诱的,你才是罪人。”贪嘴的她不忘把罪过推给别人。
  “是,我是恶魔,诱拐着纯净灵魂。”他弯下腰,替她穿鞋,小心翼翼扶着她看起来过瘦的腰。
  她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一具躯壳装着两条生命,她和孩子。
  *群*聊*制*作
  捷运十分便捷,一踏进车厢,它飞快的往前疾驶,用比以往更短的时间抵达目的地,丝毫不浪费比金子珍贵的光阴。
  遥远的海平面浮着湛青色,金光闪闪的波浪映着余晖,日坠前最后一抹霞光点点洒落,让整个海面都浮动着耀眼光芒。
  天边第一颗北极星微微闪动,在日与夜的交替间,半颗不明的月追逐红日,在夜幕低垂前玩耍,岸边有人拿着钓竿垂钓。
  淡水的黄昏非常美。
  有野鸟群,有从半空中往下扑飞的鸥雀,还有生态湿地,以及最常见的情侣,双双对对漫步于浪漫的夕阳下。
  再前行一段路,来到沙场,脱鞋踏在沙滩上的莫筱亚对康永泽而言也是美景之一,她撩高裤管,踩着潮来潮往的浪花,笑声清脆地躲着拿着数位相机乱拍男人。
  “你躲什么躲,又不是见不得人,把你最美的笑容摆出来,留下永恒的纪念。”咔嚓咔嚓,正面、侧面、转头、甩发……
  像是贪恋眼前唯美的画面,相机不离手的康永泽仿佛经验老道的摄影师,快速取景,按下快门,拍下一张又一张鲜活生动的照片。
  他拍得快又多,完全不愿停手,似乎想捕捉美好的每一刻,不让瑰丽色彩褪色,他要留住每一个她,让照片来述说共同拥有过的笑语。
  她忘了他,所以他要帮她找回来,他不想像以前一样留下遗憾,没能把他们相处的情景拍下来,以至于她和他如今不相信他们曾深深爱过。
  “不要了!好难为情,大家都是在看,你拍得够多了,我的眼睛快被镁光灯闪瞎了。”她不习惯面对镜头,害羞地用手遮面。
  “才几张而已哪够,等我们回去后做成大相簿,你每天看、每天看、下次就不会忘记了。”他用轻松的口吻说,但话中的含意让人心情变得凝重。
  “我的遗忘伤你很重是不是?”莫筱亚发现他脸上试图掩饰的落寞,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她知道自己的失忆可能是种自我逃避,脑部断层扫描并未发现异状,显示出她虽撞伤头部,但大脑并未受损或有血块。
  不过大脑组织相当微妙,谁能肯定一定没受伤,也许是伤得范围太小,机器才扫描不出。
  但是,谁晓得呢,人体的奥秘探索不完,随时在变化,说不定在下一秒,她的记忆就回来了,也就不必心怀愧疚。
  康永泽装作不在意,走过去宠溺地拧拧她鼻头,“是老天给我们再一次相爱的机会,它一定会认为我不够宠你,要我好好反省,老婆是娶来疼的,而不是整天整理家务的黄脸婆。”
  “我会做家事?”她有些讶异,感觉上,她的双手好像不太灵巧,上回和管承、管堂折纸飞机,她却能折成断翅的蜻蜓。
  因为闻油烟会想吐,所以自从住进“泷之屋”后,她的三餐是搭伙,和管家人一起进食。
  换言之,她没进过厨房,也没拿过锅铲,手艺如何,有等商榷。
  他闷笑一声,继而放声大笑,“你很会剥洋葱,把芹菜去梗留叶。”
  “这不对吗?”蔬菜吃叶子呀!芹菜梗那么粗应该炒不烂。
  “对,你做得都对!只是炖牛肉该放的是糖和酱油,而不是一整瓶乌醋和半包盐。”那叫腌牛肉干,酸的。
  “咦!我用醋炖牛肉?”不会吧,她哪有那么糊涂……呃,乌醋和酱油都是黑色的,难道她拿错了?!
  “嗯,我拉了一个晚上肚子,隔天虚脱挂急诊,打了三瓶点滴才回魂。”想起娇妻的杰作,他忍不住勾唇微笑。她那晚的懊恼的神情可爱极了。
  “你吃了很多吗?”虽然想不起来,她还是觉得很抱歉。
  “我全部吃光光。”老婆的爱心,就算会拉死也要吃。
  她错愕地睁大圆亮双眸,“你……你不觉得酸吗?”
  “酸呀!怎么可能不觉得酸,又不是味觉有问题。”上下两排牙齿酸了好几天,无法咀嚼,只能喝无味的稀粥。
  “你不怕胃穿孔?”整瓶醋,她光用想像的就受不了,牙板直泛酸。
  回到淡水老街,康永泽趁被其他游客推挤时,顺势握住她的手,十指交扣,“只要是你煮的菜,就算整个胃袋都会腐蚀掉,我也照吃不误。”
  其实家里的家事大都由他这个男主人负责,他龟毛又挑剔,老在鸡蛋里挑骨头,家事服务员和钟点女佣都不能满足他的要求,而他又舍不得老婆太劳累,只有自己动手了。
  举凡煮饭、拖地、打扫、洗衣服,他几乎是十项全能,老婆的工作是帮他拿起湿衣服,让他一件一件晾在衣架上。
  不过广告业十分竞争,一忙起来昏天暗地,他们常常把公司当家,吃、住在他办公室内的小套房,因此真正下厨的机会并不多。
  “你……你干么这么宠我?”她忽觉脸颊发烫,有些羞意。
  “不宠老婆,猪狗不如,而且我爱你,我要你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这是他给自己订下的目标,爱她不是空呼口号。
  一刹那,莫筱亚被他深情不悔的话语感动,眼神亮烂得仿佛珍珠,可是想到自己刚失忆那时的眼泪就像断线的珍珠,悲伤得无法止歇,心中又有些迷惑。
  她很想知道他究竟做了什么让她即便忘了过去也泪流不止,男人的心一如月亮,看似皎洁光滑,实际上太阳照不到的地方是阴影一片。
  为这莫名的心痛,她起心底的悸动,抽回温暖大掌中的小手。
  “这附近是不是有间海霸王海产店,上桌的海鲜全是近海新捞的海货。”她转移话题,率先转入一条只有熟客才知的小巷子。
  他望着手中的空荡,微露苦笑,“你想起来了吗?这间海产店是我带你来的。”
  投其所好,攻无不克,当初就因为她爱吃,他拼命上网查哪时有美食,还压榨低下员工,要他们贡献私人景点,好让他捉住她的胃,从此只能赖着他吃喝。
  “咦!是吗?我没印象。”她只记得来过这里,而且鲜鱼汤很好喝,入喉甘甜。
  “你一个人可以嗑掉三盘海瓜子,不许我跟你抢,你还说男人要吃生蚝才会生猛有力。”他试着唤醒她的记忆,用她最爱的美食。
  “我知道海瓜子,炒九层塔和辣椒对不对,Q嫩的口感配上香麻味,吃过一次就不可能忘得了。”她兴奋地嗅着空气中翻炒的香气,食指大动。
  “那我呢?”他不忘提醒。
  “你?”她表情困惑。
  “我在一旁剥虾壳,你吃得津津有味,还取笑我是你的专属男佣,以后吃虾不用手。”有老公代劳。
  相信有眼睛的人都不允许她那样浪费食物,她剥虾的技巧惨不忍睹,一只完整的虾子到了她手中,掐头去尾剔虾壳,她就是有办法让虾子再死一次,尸骨不全。
  莫筱亚气弱地从眼角偷睨他一眼,“呃,我只记得吃得很饱,饱得快吐了,你……呃,也在吗?”
  闻言,他的表情空白了大约一秒,有点啼笑皆非,“是啊,我也在。”
  他该说这是他自找的吗?老用食物钓她,结果她才会只记住食物,却忘了他。
  康永泽不气馁的自我解嘲,至少他还知道用美食勾起她的回忆,只要下足工夫,一天一点慢慢喂,她迟早会再爱上他。
  人的习惯不容易改变,喜欢的事物仍相同,他这才不灰心的持之以恒,不信唤不回她的心。
  “那……我们可以去吃吗?他们的煎鳕鱼排看起来好好吃喔!”尤其是鲜艳的淋酱,她已经闻到那酸中带甜的气味。
  通常会胖的人都比较嗜吃,以前白白胖胖的莫筱亚就是有人“喂养”,所以她一直瘦不下来,维持有肉但不过胖的体态。
  而习性一旦养成就很难改变,她乐于尝鲜,觉得人生在世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而美食可以带给人幸福,暂时忘却烦忧。
  看她一如从前的睁大盈亮眸子,好不急切,他眼底涌上笑意,“看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孕妇最大,一人吃两人补。”
  “耶!万岁,你对我真好,我好像饿好久。”她高兴不已的忘记了沉重,抱住他的手臂,笑得嘴都合不拢。
  康永泽用高大的身体护着她,然后手一揽,把人拥入怀中,“小女生,快点餐吧!不然鱼都要游回大海了。”
  莫筱亚为自己孩子气的举动,羞赧地一笑,觉得丢脸,“谢谢你,阿泽,我不会忘了这一天。”
  黑眸轻眨,他似笑非笑地拥着她入座,眼中多了份柔意。
时间提醒:2018-04-19 21:36:21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