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够了没,叫你陪我去买双鞋,结果鞋子没有买成,却一身秽气的窝进医院,你到底有没有把我这个妈放进眼里?”
  康母本姓甄,名美丽,甄美丽女士只有名字美丽,但是人就长得有点差强人意,若少掉脸上厚厚的一层妆,和卖菜的阿桑没两样。
  早年丧夫的她就像一般传统的母亲,对独子看得相当重,也视为‘所有物’,根深蒂固的观念中儿子是自己的,没有人可以旁分。
  所以她绝对不是一个媳妇所希望的好婆婆,为人势利又眼高于顶,认为这世上没有半个女人配得上儿子,全是来抢儿子的坏女人。
  康永泽并不花心,不过二十九年的生命里,好歹也交过几个女朋友,可是在康母的刻意刁难,加上他个人的性格缺陷下,每段恋曲都无疾而终。
  当中唯一开花结果的恋情便是和妻子这一段,他以近水楼台先得月有的方式霸占新进的小助理,先斩后奏,在母亲来不及阻止的情况下完成结婚登记,正式成为已婚男子。
  对于此事,甄美丽女士一直无法谅解,更难以接受不在她理想中的新家人,为此,她怪罪抢走儿子的女人。
  明明整件事最无辜的人就是康永泽的老婆,刚从乡下上来打拼的莫筱亚根本没想到会这么快嫁人,她也是被赶鸭子上架,莫名其妙地成了某人的妻子,婚后数月还以为在作梦,不敢相信自己已是人妻。
  不过在婚姻日趋美满,她也觉得嫁了个好老公后,却意外目睹了……
  “你有听到我说的话吗?不要装聋作哑地当没听见,当初我就不赞成你娶个没见过世面的野丫头,你偏是瞒着我偷娶,一点也不尊重我,现在是怎么样?有老婆就不要妈了是不是……”
  康母像个没受过教育的泼妇,在病房内叫嚣,完全无视他人的感受,迳自仗着长辈的身份抒发不满,把不受重视的怨气一古脑全倒出。
  脸色难看的康永泽见她越骂越顺口,妻子的眉头也因她的谩骂不休而越皱越深,他目光一沉,刷地起身走向母亲。
  “你要再叽哩呱啦念个没完,我就把你的嘴巴缝起来!”吵死了,比一窝老母难还聒噪。
  甄美丽一听,怒气更盛的呼天抢地,“反了、反了,我辛辛苦苦养大你是为了什么,你居然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忤逆我,太伤我的心了。”
  她就是要吵、就是要闹,闹到所有人都知道儿子不孝,让他低头认错。
  可是自己儿子是什么脾气她会不清楚吗?要是闹个两回就能收到成效,儿子哪会嫌她管得太多而搬出家,置屋另居,三、五个月不见他回家探望一回。
  硬碰硬是不成的,要顺着他的毛摸,可惜康母不懂这个道理,总是以强硬态度要儿子乖乖听话,认为母亲最大,她说的话他不能不听,以至于每回见面都闹得不欢而散。
  “你才给我安静点,只是一双鞋没买到下回再买会怎样?你没瞧见我老婆不舒服躺在床上吗?你一直念个不停叫她怎么休息?”一脸凶恶的康永泽阴沉着脸,对老找碴的母亲一样不假辞色。
  有其母必有其子,母亲不讲理、心眼小,儿子不遑多让,蛮横专制、狂傲霸道,不重要的闲杂人等不会往心上搁。
  “老婆老婆,你心里就只有那个胖得不像话的猪小妹,把我放在哪里了?我现在也很不舒服,叫她起来给我倒茶、捶背。”她端起婆婆的架子,存心要凌虐媳妇。
  “猪小妹”莫筱亚根本不晓得他们在吵什么,对她而言,这对口气不善的母子她完全不认识,即使两人的争执是因她而来,她却像看戏一般,丝毫没有感觉。
  失忆后的这一个多月,她暴瘦了近十公斤,原本圆润的身材变得修长苗条,她早不记得自己胖时的模样,当然不认为他们讨论的对象是她。
  不过身体上的不适是真的,虽然医生打了安胎针,微微抽痛的下腹还是余波阵阵,让人难以舒心。
  “她一点也不胖,只是有点肉而已,还有,不要使唤我老婆,她不是家里的菲佣。”康永泽态度欠佳,一副“你少找我妻子麻烦”的神情。
  “什么叫一点肉而已,她明明肥得像一头……咦?她是谁,怎么躺在床上?”这谁吗?大剌剌地躺着,偷听他们母子俩讲话。
  转过头的康母困惑不已的指着床上的女人,清丽脸孔似曾相识。
  “你眼睛瞎了,看不出她是我老婆。”他边吼边拉高妻子的被子,唯恐她受寒着凉。
  “你才瞎了眼,她分明瘦得像白骨精,哪是你肥肉乱甩的老婆,你得了失心疯不成,路上随便拉个人就想凑数。”老婆跑了就算了,还找什么找,对她都没这么用心,生下他的老妈比不上一个‘外人’。
  甄美丽什么都爱跟人家比,比财势、比房子、比儿子的成就,连家人间的感情了要比深浅,绝不容许自己落了下风。
  她当年嫁给丈夫是被逼的,因为康家有钱,田地好几十甲,嫌贫爱富的父母想攀高枝,就把她嫁给大她二十岁,体弱多病的丈夫。
  所以她心里是有怨的,也始终无法平衡,再加上公婆一直瞧不起她农家女的出身,丈夫死后将他那份遗产给了她后,便赶她离开,婆家的无情让她倍感屈辱和委屈,导致她对儿子的占有欲也越强。
  因此不管儿子和谁交往她都看不顺眼,一心想拆散小俩口,儿子是她生的,本来就该孝顺她,别人休想分得一点点好处。
  不过,她自己倒是男人一个换过一个,而且有越来越年轻的趋势,前一个同居人不到四十,小她十来岁,婚姻的不顺逐让她渴望解脱,丈夫一死,她也自由了,不断地从不同的男人身上寻求慰籍。
  “你才给我看清楚,她是货真价实的小亚,只不过因为怀孕了,胃口不佳才掉了此肉。”他会把肉补回来,让她白白胖胖。
  “什么,她怀孕了?!”眼露怀疑的康母不住地打量莫筱亚,心头被小小的冲击了一下。
  她是不喜欢被儿子宠上天的媳妇,可是对方有了孙子,这又是另一回事,她早就想抱孙子了。
  “对,所以她不要再吵她,让她好好休息,她才动了胎气。”不能有一丝闪失。
  看他对妻子百般呵护,康母心里又有些不是滋味。“怀个孕罢了,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的,我以前有你的时候还不是照样下田,还得照顾你短命的爸爸。”
  有肚子就生得出来,没什么好希罕。
  “时代不同有什么好提,你是你,她是她,我宠自己的老婆是天经地意,你少拿过去的事相提并论。”康永泽摆明着护妻,一颗心全放在老婆身上。
  失而复得的心情,旁人无从了解,他虽然板着一张生人勿近的臭脸,可心里像飞进十只小鸟,无比雀跃欢喜。
  他不笑是在警告妻子别再随便离家,让他找不到人。
  听到儿子偏向媳妇的说法,本来只是几分怨慰的康母恼了,她将满腹的不快倒向另一人。“你这为人媳妇的还不是普通的大牌,看到婆婆不会喊一声吗?真是没家教,不懂事,傻乎乎的没药可救。”
  “……”平白无故挨骂的莫筱亚嗫嚅着开口。“请问你是谁?”
  她不认识她。
  “你好呀你,给你三分颜色就开起染坊,敢问我是谁,太久没吃我一顿排头,忘记自己几斤几两了?!”她声量一扬,伸出食指就想往媳妇额头一戳,教训她目无尊长。
  莫筱亚缩了缩脖子,一闪。“真的很抱歉,我不记得你……”
  “还演戏,你以为怀着孩子我就不了动你呀!你这没长眼的小祸星。”她怒气冲冲地扬起手,当她故意不把婆婆放在眼里,作势要给她一巴掌。
  “我不……”她闭上眼,一脸恐慌地想像等一下落下的痛楚。
  莫筱亚虽不认得眼前凶悍的妇人,可是她一副恶婆婆的嘴脸,当下有了惧意,也不敢反抗。
  “妈,我刚说过的话你马上忘个精光了是不是?我老婆有我罩着,你别想动她一根寒毛!”康永泽坏脾气的拨开母亲的手,怒目横视。
  面子挂不住的康母恼差成怒,指着莫筱亚破口大骂,“你这狐狸精究竟给我儿子吃了什么迷魂药,让他一心只护着你,连我这个妈也不要了。”
  “我……”她什么也不知道,不要问她。
  “婆婆念你两句也不行吗?居然装出不认识我的表情,你吃了熊心豹子胆呀!敢用这种态度对我。”她今天不下下马威,哪天媳妇就爬到她头顶了。
  莫筱亚神情为难的咬着下唇,不管是“婆婆”或“丈夫”,对她来说都是全然的陌生,她没法热络地展露笑颜。
  更甚者,她有点怕他们,因为母子俩看起来都非常强势,生性温和的她不知该怎么应付他们。
  “你闭嘴,她失忆了,所以不认得你!”一声低吼,止住老母鸡的喋喋不休。
  “你、你说什么?!她、她怎么了……”她听错了吧?!耳背的毛病越来越严重。
  康永泽嘴里咕哝着,满心不甘。“失忆。”
  “失忆?!”她惊讶地瞠大眼。
  “对啦、对啦!她把所有人都忘光光了,你这不给人家好脸色看的婆婆算什么,她连我也忘了,刚才还说我是色狼。”老公抱老婆天经地意,她居然又踢又打,大喊非礼。
  表情像是来讨债的康永泽说得咬牙切齿,低哑的嗓音透着对妻子的埋怨,气恼她离家出走不说,还不认老公,忘了他过去多宠她。
  但是更多的是心疼不捨,因为她出车祸时他竟然不在她身边,还醉得一塌糊涂地躺在大床上,浑然不知她需要他,放她孤零零无亲人陪伴。
  “什么,她连你也忘了……”眩时的康母不再讶异,她脸上浮笑,好不开心。
  “唉呀!忘了就忘了,别强求了,快把离婚手续办一办,你就自由了,不用背个老婆给自己找麻烦。”省得多个不识相的女人卡在她和儿子中间。
  闻言,他脸色比臭水沟还臭。“你在说什么鬼话,我好不容易才拐到她,你现在居然要我放了她,你这当妈的是不是脑袋坏掉,要儿子放弃自己的幸福?你要我送你去精神病院住上一年半载吗?”
  要不是他出手快,先抢先赢,他家奶娃早被识货的行家抢走了,哪会落入他的魔掌之中。
  康永泽追老婆的过程一点也不辛苦,因为莫筱亚是属于神经较粗的人,对感情迟顿,人又单纯,他耍了两手贱招就追到她,而且很快地步入礼堂。
  婚后他们的生活是美满又幸福,一边做夫妻,一边谈恋爱,爱情热度直线上升,恩爱得叫人又羨又妒。
  “不孝子,你说我是神经病。”也不想想她是为了谁设想,娶了个没家底的老婆,他得多打拼几年才能不愁吃穿。
  “是,我不孝,你赶紧回家吃药,不要让人家知道你有病。”他不客气的下逐客令,拉开门赶人。
  康永泽的霸道不是一天两天,他打小就是这副死样子,谁的账也不买,任性自我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从不认为自己该对谁妥协。
  莫筱亚是唯一的例外,谁叫他被电到了,一眼就爱上这笑得很甜的小茉莉,还当场向全体员工撂下话,她是他要娶的女人,谁都不许心存妄念。
  也就是说他第一次见到她时就想娶她了,不管她是业务经理邓玉锋的秘密助理,硬是抢来当他一天二十四小时随传随到的小助理。
  他更下流的还用钱买通她的房东,佯称房子纳入都市更新计划要拆除,不得不提早解约,退押金,突然被赶走的她无处可去,只好接受“上司”的建议,暂时分租他的客房。
  谁知第三天她就被吃了,直接和他睡在同一张床上,最后免房租,免水电,由贴身助理升格为老婆。
  “不好意思,打扰了,请问这里是莫筱亚小姐的病房吗?”
  一声清润的嗓音扬起,吵得不可开交的母子俩同时头一转,怒色末消地看向门口的和服老妇,脾气一样缠的两人一起轻哼一声。
  他们不想有人来打扰,也拒绝不相干的人探病,又不是什么大官,大明星,需要亮亮相,让人得分心招呼。
  而康永泽的想法更霸道,他压根不欢迎任何人来走动,即使是生养他的妈他都想赶出病房,何况是不相识的人,他只想要跟老婆独处。
  虽然她忘了他。
  “樱子奶奶!”听到熟悉的慈祥声音,莫筱亚喜出望外的低唤。
  发丝梳得平顺的樱子奶奶不失优雅地行了个日本礼仪,气质典雅的一颔首,笑着走过神色不佳的康家母子,面容慈祥。
  她身后是去搬救兵、报讯的铁木兰。
  “没伤着吧?孩子,我听说有人闯入店里对你不规矩。”她语调轻如棉絮,却隐含着大户人家不怒而威的气势。
  “我没事了,只有一点点不舒服而已,你别太担心。”一遇着对自己关心备至的长者,她紧繃的心才稍微一松。
  说实在的,她宁愿在病房内照顾她的是住在“泷之屋”的人,彼此有一定程度的熟悉,至少自在些,她也不会觉得怪怪的,压力很大。
  而吼来吼去,自称是她丈夫和婆婆的那两人,她真的感到生疏,也不习惯他们以她的家人自居,一副插手管到底的强横模样。
  她不喜欢争吵,高分贝的音量让她心情烦躁,“泷之屋”的平和宁静令人忘却很多烦恼,在祥和环境陶冶下,她越来越无法忍受那种无意义的对骂。
  她的嘴上没说,但见过大风大浪的樱子奶奶一瞧她脸上无奈又无助的表情,当下了然在心。
  “看你气色不是很好,受到惊吓了吧,你别怕,奶奶来陪你了。”这孩子呀,还真吓得不轻。
  望着她慈蔼的眼神,莫筱亚红了眼眶,“樱子奶奶,我想回家。”
  她所谓的回家是指“泷之屋”,短短的时日她已经把充满笑声的“泷之屋”当是自己的家,一个受了委屈可以回去的避风港。
  “好、好,等我问过医生你的情况,我再带你回家。”医院病菌多,不适合调养。
  樱子奶奶像是没瞧见病房内还有其他人似的,兀自和床上的人儿聊着,不时要铁木兰倒杯温开水给孕妇喝,或是要她调整病床的高度。
  “嗯。”莫筱亚露出甜美笑容,削瘦的瓜子脸洋溢安心的柔和光彩。
  她很高兴见到熟人,不小心笑得太开心,那抹无伪的甜笑落在康永泽眼底太刺眼,他瞳孔一缩,阴恻恻地冷了眸光。
  “不劳费心,我的老婆我自己会照顾,等医生许可后,我会带她回‘我们’的家。”他特意强调两人的夫妻关系,要他人虽多管闲事,自扫门前雪。
  一听他要带她回“他们”的家,莫筱亚明显瑟缩了下,不太乐意。
  “咦!怎么有个人在我后头,刚才没注意到,真是失礼了,请问你是哪位?”樱子奶奶礼数周到的询问,好似她不曾刻意忽略从一开始就在一旁,杵得直挺挺的男人。
  看在妻子的份上,他忍着气不发作,“我是她老公,我叫康永泽。”
  “喔,康先生是吧!我们家娃儿虽然有忘东忘西的小毛病,但结了婚这种大事应该不会忘,她没跟我提过她有老公,你是不是搞错了。”嗯,脾气挺大的,说话有点冲。
  樱子奶奶有意无意的几句话,踩中康永泽的痛脚,他当场很火大的爆发,“她失忆了我没有,我不会连自己的老婆的长相都不认得,她左边胸部有颗红痣,最敏感的部位是耳朵,每回我一咬她耳朵,她连脚趾都会蜷起来……”
  “咳、咳!我明白了,你不用描述得太详细……”唉,她也一把年纪了,禁不起太刺激的言语。“不过我得问问娃儿认不认得你,总不能只听你片面之词。”
  莫筱亚一颗黑色头颅摇得快断了,看得很火的康永泽很想扭断她的小脖子,帮没心肝的她早死早超生。
  “她失忆了,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她曾出过车祸。”他之前“拷问”过了,不准她有一丝一毫的隐瞒。
  樱子奶奶呵呵低笑。“我晓得,我捡到她时她额头还包着纱布呢,迷迷糊糊的连自己为什么会走到那里也不太清楚,身上只剩下一块钱。”
  她顿了顿,眼神如秋夜的琉璃灯闪了下。
  “那时我心想,谁家的孩子这么可怜,身上连打通手机的铜板也没有,她的家人也真无情,让她一个人走在路上,幸好那场车祸只是让她失忆,没有造成更大的遗憾。”
  “我不知道她出了车祸。”康永泽咬着牙,一脸自责和气恼。
  “咦,你不是她丈夫吗?为什么妻子出了事你却一无所知?”她故作纳闷。
  “我……我喝醉了……”他艰涩的吐出这句话,心里痛恨误交损友。
  那时候妻子的外婆生病了,所以她回家探望住院的老人家,告诉他会顺便吃完村里的大拜拜才回来。
  而公司刚好接到一个大案子,他走不开,没辦法陪妻子南下,和几个死档死追活赶,在业主要求的时限内植出令人满意的广告。
  那一夜一过稿,身为执行长的好友卓文晋决定犒赏有功员工,所以一行人到知名饭店大吃大喝一顿。
  席间,大夥像是说好的拼命灌他酒,他推却不了,只好喝了,反正老婆不在家,隔天中午才会搭车返回台北,他多喝一点也无妨。
  谁知这一喝误了事,他头痛欲裂的醒来已是正午十一、二点,他扶着快裂开的头下床梳洗,想赶到车站接老婆,结果一出房门脚下就被只袋子绊倒。
  他定神一瞧,竟是老婆的行李,在他醉死的同时她早就回过家,只是又离开,且她这一走去向不明就是一个多月。
  为此,拉他喝酒的朋友全挨了他拳头,他发誓老婆没找回来前绝不喝酒。
  “唉,你这丈夫真失职,居然醉得连老婆的死活也顾不得,真要有个万一,你只能到她坟前上香了。”难怪她哭得那么伤心,选择遗忘。
  樱子奶奶心里想着,可能不只喝醉这么简单,酒清一上头,人也懵懂了,自己做了什么恐怕也不清楚,让一个女人即使失忆也伤痛泪流,他犯下的糊涂事肯定伤人。
  “……”康永泽胸口紧得说不出话来,一想到妻子有可能遭遇的危险,他就又害怕又气自己,为此他在内心咒骂自己不下几百回。
  都是他的错,没把老婆顾好,才会害她出事,若是他少喝点酒,注意到她回来的脚步声,也许她就不会再出门,被车子撞个正着。
  只是,人都回来了,干么还外出?家里没缺盐缺米缺酱油,她到底在急什么,行李一丢就往外跑。
  康永泽压根想不到妻子离家的原因是,他一觉醒来怀中多出的那团小肉球,好友的恶整本是针对他个人,可却误打误撞让莫莜亚撞见了,误会他趁她不在家时乱搞,带外面的女人回家偷腥。
  “喂!男人在外面喝酒应酬是常有的事,她自己不看路出了事,怎么可以对到我儿子头上?能嫁入我们康家是她的福份,搞什么失忆制造人家的麻烦。”事情是这女人自找的,不值得同情。
  这是她硬攀高枝的报应。康母盛气凌人的说话,鄙夷媳妇的出身。
  “妈,你少说两句。”都什么时候了,还来搅和。
  “我这是为了替你出一口气耶!瞧瞧你老婆多厉害,搬了座靠山给你难看,我是你妈,当然不能让人把你当软柿子欺负。”她说得振振有词,维护自家儿子而攻击他人。
  “这是我们夫妻俩的事,你不要插手。”她只会越管越糟,让事情无法收拾。
  “当妈的不能管儿子的事,天理何在?反正她也不认得你是谁,把婚离一离落个清心,以你的条件,还怕没女人投怀送抱吗?”她没提要他再娶,是因为她好不容易才抢回来儿子,怎么可能又把他推给别人。
  “你再多说一句,我就赶你出去!”康永泽火大得想揍人,要不是她是他母亲,比石头还硬的拳头铁定落下。
  康母很生气地朝他一吼,“你是要她还是要我,我们两个你只能挑一个。”
  她和媳妇吃味,儿子心中最重要的人只能是她。
  “你……”
  “樱子奶奶,他们好吵,我的头好痛……”为什么不能理性交谈,非要比谁的嗓门大?
  莫筱亚听得心很烦,神色疲惫,不胜其扰的发出抗议声。
  “嗯,你乖,先闭上眼休息一下,我拜托他们安静点。”樱子奶奶语气和缓轻哄着。
  “可是他们……”她想闭目休息,但是两道火热的目光始终盯着她。
  “是有点棘手。”樱子奶奶唇角微鹜,笑得诡议。“康先生、康夫人,你们都想看孩子平安出世吧?”
  废话,自己的孩子(孙子)谁希望他出事,当然要健健康康的生下来。
  母子两互视一眼,不作声。
  “孕妇的情绪容易波动,你们吵闹不休会影响到她的休养,如果真为她好,请两位先离开,我们会有人照顾她。”太容易获得,人不知珍惜,往往得经历一番风雨,方知得来不易须珍惜。
  “我不走,她是我老婆。”谁也别想拉离他半步。
  樱子奶奶状似愉快的轻笑。“那么我们问问娃儿,看她希望谁留下。”
  两眼一瞇的喷火龙瞪着妻子,要她慎重选择,别做出错误的判断。
  可惜纤柔的小女人连看他一眼也没有,直接抓住温润手心,长长睫毛轻颤。
  “樱子奶奶,你陪我。”
时间提醒:2018-09-26 08:28:30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