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一吼山河都为之震荡的龟毛王子遍寻不着的爱妻究竟在哪里呢?
  康永泽不惜砸下重本,天天在各大报头版刊登“寻人启事”,文藻丰富地恳请妻子早日归来,丝毫不负广告才子盛名。
  可是连登了一个多月,至今仍音讯全无,他由一开始的恼怒,气妻子的不信任,渐渐地,除了累积许久的愤怒能量,还加入忧虑,整日难以安逸的担心她的去向。
  他不敢往坏的方面想,拚命说服自己妻子只是内向、容易害羞,本身并不笨,应该不致遭遇不幸,她一定待在某处沉淀心绪。
  但是一点消息也没有,实在太不寻常了,一个连娘家也没回去,身无分文的小女人能去什么地方,她不是会逃避的人呀!
  然而命运就是这么奇妙,就在康永泽忧心忡忡,越来越不安,也越来越暴躁的同时,全然忘记他的妻子已经展开一段新的生活……
  “小姐,这双鞋好像有点小,有没有大一号的尺寸?”
  习惯从影剧版看起,然后是艺文版,接着是社会新闻,很奇怪地,不知是巧合,或是老天有意的捉弄,看报的女子没有一次能看到头版。
  不是刚好被打断,便是看到一半有客人上门,要不就是别人借走了,从她加入“水漾鞋坊”的工作行列后,从没完整地看完一份报纸。
  如同此时,她顺手一搁,头版那一页顺势放在下头,覆盖住斗大的一行字—
  寻找爱妻莫筱亚,妳因故离家月余,甚念,见报速与我联络,一切误会当面解释……
  夫 康永泽 思切
  “这双荧光亮橘的高跟鞋非常适合妳,它衬托了妳嫩白的足踝,拉长了腿部线条,让妳的腿看起来修长亮皙,至少多了十公分高度。”
  “真的吗?我有变高?”身材娇小的粉领上班族不住打量镜中双脚,十分满意地走来走去。
  “当然,妳看看整体曲线是不是笔直许多,而且穿了还有提臀功能,小腹自然内缩。”产品卖得好并非仅凭外在美观,还得兼具实用性,让人穿得舒适。
  “可是看起来满贵的,价钱方面……”她想买,舍不得脱下脚上新鞋,但又怕荷包不够厚。
  莫筱亚笑着帮她解开鞋子系带。“高贵不贵,物美价廉,我们新推出的这款鞋走的是平实路线,让每个懂得宠爱自己的女性都能拥有一双好鞋。”
  她说了个价钱,让想购买的顾客惊喜得双眼一亮。
  “这么好?我听说妳们这里的鞋子走高价位,客群以名媛贵妇为主,不先预订就抢不到了。”她是看到橱窗内的鞋子而被吸引,抱着买不起,多看两眼也好的心态走进店内,满足一下现实生活不可能成真的美梦。
  莫筱亚故意眨眨眼,压低声量说起悄悄话,“其实我们老板嫁了个超有钱的老公,只是因为她本身喜欢设计鞋子才开了这间店,赚不赚钱倒是其次,只要不赔钱,她希望每个女人都能穿上她设计的鞋子,让自己更美。”
  “好!我买了,请帮我包起来。”信用卡一抽,粉领上班族二话不说的买下近万的限量高跟鞋。
  “谢谢,我马上为你服务。”
  语气不卑不亢,态度亲切随和,加上甜美的笑容让人轻易卸下心防,进而信赖,莫筱亚的亲和力令人乐于亲近,也吸引更多的顾客,让店里的生意越来越好。
  但是谁晓得在一个月前,她还是一个灰心、缺乏自信的爱哭鬼,不论醒着或是睡着,总是没来由的哭个不停。
  而且因为哭多了,吃不下,她整个人暴瘦,原本白嫩丰腴的苹果脸瘦成巴掌大的瓜子脸,下巴也变尖了,多肉的体态瘦了一大圈。
  虽然后来努力进补,想养出点肉来,可是成效不彰,没法恢复原来的圆润。
  不过在走入人群,和上门的顾客多有互动后,她渐渐走出灰暗阴霾的悲凉心境,变得开朗、自信,工作上的成就让她脱胎换骨,少了腼腆和怯弱。
  当然,这之中铁木兰功不可没,她的爽朗和热情感染了周遭的人,让人无法处于低潮期,不自觉地被她带出勇敢向前的朝气。
  “来,休息一下,喝一杯现榨的蔬果汁,补充流失的养分。”
  一杯凉透的饮料送到面前,双腿有些发酸的莫筱亚伸手接过。“老板娘不用太照顾我,我的身子还撑得住,让你这么费心,我很过意不去。”
  “嗟!自己人说什么客套话,你现在是孕妇耶!不可以太劳累,能坐就别站,把身体调养好,反正我这间店是开兴趣的,不是为了赚钱,你不必太卖力,还有,叫我木兰就好,别这么生疏了,咱们是邻居嘛!”同样是“泷之屋”的一员房客,当然要多照顾亲近点。
  热心助人的铁木兰一点老板娘的派头也没有,她笑着帮入住“菊屋”的员工搬空的鞋盒,还主动拉来高脚椅让她歇脚。
  虽然莫筱肚子还不明显,只微微隆起而已,可是怀孕的负担还是十分沉重。加上先前吃得少、吐得多,直线下滑的体重令人难以放心。
  所以即便她一再保证身体无恙,胎儿正常发育,身边的人仍小心翼翼,不想因一时闪失而造成无法挽回的遗憾。
  尤其是樱子奶奶的孙子管承、管堂这对双胞胎,他们对还未出生的小贝比充满无比的好奇心,一从幼稚园下课就赶往“菊屋”,非常贴心的帮忙拿重物,挪桌椅,和她腹中的小小孩对话。
  “你们对我已经够好了,给我住的地方,还给了我一份能养活自己的工作,要不是有你和樱子奶奶,不知道今天我会变成什么样子。”她内心的感激无以名状,只能努力工作回报一二。
  “呿!煽情话少说,我以前也跟你一样无处可去,是樱子奶奶收留了我,我是过来人,能体会你的心情,所以你就放宽心,别什么事都往心里放,是有缘才能在‘泷之屋’结邻。”她的遭遇和她的差不多,都在婚姻路上跌一跤。
  只是她没有失忆,而且在前夫的爱和纵容下,她活出自己,以全新的自我再与丈夫结为夫妻。
  铁木兰不后悔曾离过一次婚,因为没有痛彻心扉的失去,也就不会有今日的珍惜,现在的她更懂得用爱去经营得来不易的婚姻,让自己以及所爱的人都能拥有真正的快乐和幸福。
  “樱子奶奶是好人。”莫筱亚吁了口气,说出心底话。
  “是呀!大好人,不过我觉得她像灵媒,好像什么事都能预先知道,我们做了什么都难逃她耳目。”超恐怖的,但适时的关心又让人好不窝心,想腻在她怀中撒娇。
  铁木兰扮了个惊恐不已的俏皮鬼脸,逗笑了微疲的莫筱亚。
  “会吗?”她感觉不到。
  “等你再住上一段时日,你就会发觉樱子奶奶法力无边,连你一口饭吃了几粒米都一清二楚。“她说得夸大,有意让店里员工放松心情。
  诚如她自己所言,赚钱不重要,她图的是令人重视的成就感,丈夫一个月的收入是她店一年营收的总和,她是名副其实的“贵妇”。
  “老板娘……呃,你别吓唬我了,樱子奶奶哪像你说的那样……”莫筱亚话说一半忽地呼吸一抽,眉头微蹙的抚着肚皮。
  “怎么了,不舒服吗?”见她脸色不对,铁木兰紧张兮兮的趋前一问。
  孕妇状况多,疏忽不得。
  “肚子……有点抽疼……不过不打紧,医生说是正常现象……”不是很明显的疼痛,而是种难以言喻的感受,像是被双小手轻轻拉扯。
  “我看你还是坐着好,怀孕的人真辛苦……”儿债、儿债,为人父母不能拒绝的债务。
  闻言,莫筱亚失笑。“坐着怎么招呼客人?你别大惊小怪,我只是孕妇不是病人……啊!有客人来了,我先过去招呼……”
  “水漾鞋坊”的生意极好,客人络绎不绝,即使是盛夏时节,仍有爱美的女性撑着阳伞上门,抢着添购新鞋。
  像现在两个女人才趁着空挡闲聊了一会,一杯蔬果汁喝不到两口,又有客人推门而入,让人没喘气的时间。
  “你摆那什么臭脸,陪我买双鞋会要了你的命不成?也不想想你现在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你给我拿什么乔?”
  看得出来有些年纪的贵妇一身豪奢,从头到脚都是时尚名牌,限量版的铂金包挂在腕间,不住的叨念身旁的精瘦男子。
  由于一张精心描绘的妆容让她看不出她实际的年岁,她嗓门大了些,坏了她刻意装出的贵气,给人“财大气粗”的暴发户印象。
  “大热天的逛什么街,你赶快买一买,我送你回家。”男子不耐烦地看着门外,想早点走人。
  “催什么催呀!我才要你陪我一会就嫌我烦,想当初我在你身上花了多少钱,要车有车、要房子有房子,我哪一样亏待了你?”她花费的心血不是金钱可以计算的。
  “你说够了没,那些是你硬塞给我,我不要都不行,你不要一直唠唠叨叨,我很忙,没空陪你。”老女人话真多,老是缠着他不放。
  一个是年轻健壮的男人,一个是贵气逼人的贵妇,怎么看都像“包养”关系,尤其是两人之间的对话,更让人有非常大的想象空间。
  当贵妇拎起铂金包拍打男人,一边骂他没良心时,让人不想歪都难,毕竟这年头养小狼狗的女人不在少数,谁都想抓住青春的小尾巴。
  虽然那是个人的私事,外人也不好多管,可是当两人拉扯的举动影响到其他客人时,身为鞋坊的员工,莫筱亚还是不得不出言制止。
  “不好意思,请问你们有什么需要我服务的地方?”亲切甜美的嗓音引起两人的注意,倏地一起转过头。
  “我要买双配得上我身份的鞋子……”
  “随便给她一双鞋,叫她别吠……”
  像是电影定格的画面,男人在一看见女店员的脸时,所有动作瞬间冻结,两眼瞠大,仿佛被人从喉间抽走声带,发不出半丝声音。
  蓦地,高大的男人动了。
  他一个箭步冲向前,激动万分的抱住眼前女子,双臂勒紧,一刻也不肯放松。
  “老婆,我终于找到你了,你这些日子到底去了哪里?我快急死了你知不知道……”
  突然被人拥入怀中,莫筱亚惊慌地扭动想挣脱。“呃!这位先生,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老婆,麻烦你放开我……”
  “老婆,你是怎么了?是我耶!你别说你不认识我,我们结婚快一年了。”她扭什么扭,他又不是会一口吃了她的毒蛇猛兽。
  “我、我真的不认识你,求、求求你快放开,我、我很不舒服……”他的力气好惊人,抱得她快喘不过气。
  “×的,你是摔坏脑袋了呀!敢说不认得自己的老公,你……你想气死我是不是……等等,莫筱亚,你为什么变瘦了,肉肉的月饼脸哪去了?居然躲起来偷减肥,你死定了!”嘴贱的康永泽大吼着,威胁着要让“离家出走”的妻子死得难看。
  “你晓得我的名字?”她微讶,但内心有更多的恐慌和不安。
  “你再给我装傻试试,莫名其妙的搞失踪,一声不吭的抛夫弃家,你最好解释清楚,不然我……老婆,你怎么嘴唇发白……哇靠!身体为什么这么冰?!”他明明想教训不听话的老婆,可是一见她痛苦地抱着肚子呻吟,姿态顿时由威风凛凛的大男人,一下子转为六神无主的紧张先生。
  “好、好痛……”她低叫。
  “哪里痛,讲清楚啊!不要急死人。”天呀!她脸色苍白,快要晕过去似的。
  “先生,你不要乱摇她,她一定是动了胎气,快点送医院。”铁木兰想接过手,却被一股恶势力推开。
  “什么,她怀孕了?!”
  *群*聊*制*作
  头发乱成一团的康永泽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找得快发疯的妻子竟然在距离他公司不到三条街的鞋坊工作,而且还怀了三个多月的身孕。
  可是被他心急地一抱,她没有喜,只有惊,吓得全身绷紧,不小心动了胎气。
  他的老婆,他的孩子耶!他居然不知道自己当了爸爸,要不是陪啰嗦的老妈去买鞋,他要到什么时候才会发现自个儿升格当老子了?
  太可恶了,不过宿醉了一夜而已,一醒来,不仅被好友们恶整,塞了个戴顶假发的胖小子到怀里,嘲笑他爱抱胖胖的奶娃,老婆还不知何故不告而别,让他找不到人。
  现在好不容易把人找到了,她却用一副陌生人的眼神看他,躲他躲得远远的,坚称不知他是何许人也。
  真是狗屎,她居然不认他,还一脸害怕,希望他不要靠得太近,说什么他们之间没有熟到可以又搂又抱的程度,岂能有逾矩的行径!
  但是这一切都比不上她怀有身孕的消息来的震撼,死不认夫也就算了,竟然还带球跑,这笔乌龙帐他跟她有得算。
  “医生,她现在的状况是正常的吗?体重会不会太轻了?她以前白白胖胖的很健康,可这会怀个孩子反而‘消风’了,该不会是这小鬼消耗她太多养分,才让她瘦得像根竹竿……”
  我才没有瘦得像竹竿,只是胃口变差,长不出肉而已。
  一旁的莫筱亚很想告诉身边这位看起来脾气不是很好的先生,但是他一副跟她很熟的样子,还叽里呱啦地跟医生扯个不停,全无他人介入的余地。
  她是当事人都不急了,他一个“外人”急个什么劲?好似她是不久人世的重症患者,不管她怎么驱赶就是不走,硬要陪着上妇产科,详细“拷问”医生的专业。
  “年轻人,别紧张,我讲慢些,你听仔细了,我不晓得孕妇之前的身材如何,不过从她来我这里产检后,除了胎儿的发育稍微慢了些,大致上没多大的问题,你大可放宽心。”
  开口的医生五十多岁,已届退休年龄,他翻动着病历表,比对电脑上的检查资料,说出令家属安心的话。
  “我问的是母体,你不觉得她太瘦了吗?一点肉也没有,像是风一吹就飘走了,你是不是该开些药补充她的体力?”瘦成干扁四季豆的纸片人,她怎么对得起他。
  其实康永泽一肚子的火气全是对自己的不满,身为人家的老公,却把老婆养得像只瘦皮猴,他的罪过最大。
  “我不瘦……”
  小小的蚊呐声很容易遭到忽视,想伸张主权的美丽孕妇被晾在旁边,但她的纤纤柔荑始终被包握在一双大掌中。
  “药不能随便乱吃,尤其她现在还怀孕,如果担心她营养不良的话,可由食疗下手,食补不伤身,但得少油少脂肪,避免太凉的食物……”医生慢条斯理的解说。
  “什么叫太凉的食物?”康永泽从没这么“好学”过,不住的追问。
  “多喝温开水,少饮生冷饮料,咖啡、可乐等刺激性饮料也尽量少碰,还有……”在那双有些狠戾的黑眸注视下,医生说得比平常多。
  “脚抽筋?还有水肿……嗯、嗯!睡眠品质变差、全身酸痛、频尿……”像是在记笔记,他拼命往脑子塞东西,记牢医嘱。
  “这位先生……”你可不可以把手放开,我们真的不熟。
  这回莫筱亚才一启唇,两道冷冷目光随即一扫。“你给我闭上嘴,少开口,等我问完医生,再跟你算账。”
  他嘴上说着狠话,粗暴得像准备虐妻的日本大男人,可作出的举动却和脸上的凶样相反,一见妻子因空调太强而冷得缩颈,他立即移动位置挡住出风口,以身体的热度煨暖她,还强迫一位候诊患者将身上的薄外套卖他,给妻子披上。
  他只怕她冷着,伤风感冒,别人的死活不在他关注范围内,唯有他心爱的小女人值得他费心照料。
  虽然孕妇本人矢口否认自己和眼前龟毛到极点的男人有关系,但是医护人员一致认定两人是夫妻,因为他的关心和在乎不像是装出来的,一个男人爱不爱他的老婆,从他的言行举止可以清楚看出一斑。
  “咳、咳!先生,孕妇的心情也是相当重要的一项,通常怀孕的女人情绪较不稳定。”医生暗示他别对妻子太凶,语气要和缓,而且孕妇才刚动过胎气。
  脾气欠缺控制的康永泽忍着冲口欲出的咒骂。“我姓康,康先生,是她丈夫。”
  “是的,康先生,我们了解你的担心,但你不用太心急,尊夫人目前的身体状况并无大碍,只需要好好调养几天。”适当的休息才能确保母亲和胎儿的健康。
  “我要一间头等病房,最好的医疗团队,二十四小时医疗照护,钱不是问题,我要我的妻子和小孩获得最好的照顾。”他不允许老婆再出一丝纰漏。
  习惯下命令的男人像一头暴怒的狮子,一声令下就不准别人违抗,从检查到办住院手续,他没让人有拒绝的余地。
  独立的卫浴设备、四十二寸液晶电视、人高的双门冰箱、一台音响,提供网路和专属话机,各式设备一应俱全。
  环顾了超豪华的宽敞病房后,为之咋舌的莫筱亚非常傻眼,有些不真实的不知该说什么,久久难以回神。
  直到医护人员走后,她才惊觉这一室空荡太安静,静得让人很不安,病房只剩下他们两人,其他人都被赶出去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呃,这位先生,你真的认错人了……”倏地放大的男性脸庞近在眼前,她冷不防地倒抽了口气。
  “奶娃,你再装作不认识我试试看!无缘无故离家月余,你以为我有多少耐性。”要不是她用疏离、惊惧的眼神看他,他一定会用力地抱住她,尽情蹂躏她诱人的樱桃小口。
  久不食“肉”味的康永泽此刻是满心期待,想对亲爱的老婆那样又这样,可是看到她的眼神,又顾及她有孕在身,只好暂时先克制住,只用眼睛“吃”她。
  “我不是奶娃,我叫莫筱亚。”莫筱亚想解释,她不习惯人家一直盯着她看,好像她是一块上等肥肉。
  康永泽有点小抓狂的低吼。“我知道你的名字,用不着自我介绍,我不会连自己老婆是谁都不清楚!我没有健忘症,‘奶娃’是我为你取的专属小名。”
  一见她明显消瘦的脸颊,他乌黑如墨的深眸流露大大的不满,不高兴她白嫩丰颊不见了,脸蛋变小。
  “可是我有。”她小声的说,怕激怒一身戾气的男人。
  “你有什么,健忘症吗?健忘到忘了回家的路,不晓得谁在你肚子里下种,连自己老公也忘得一干二净。”他很火大,忍不住大吼,可却有更多的心疼,光看她瘦巴巴的身材就知道她过得不好,有可能被人欺负。
  “我、我……呃,失忆……”她说得吞吞吐吐,双手不自觉地捂住耳朵。
  虽然她的记忆库并没有康永泽这个人,但却潜意识的做出反射动作,预料到会有震耳欲聋的轰然雷击。
  “我就像傻子一样到处找人,每天在报上刊登‘寻人启事’,不敢太早回家,拼命工作加班,就怕面对没有你但又充满你影子的家,你……等等,你说什么,失忆--”他先是一怔,继而愕然,然后两眼冒火,由喉咙深处喷出一团烈焰。
  “我……那个……据说出过车祸,所以关于以前的种种全都不记得了。”她忘记很多事,包括她自己。
  “车祸?!”康永泽的心口一紧。
  莫筱亚不经意地抚着耳后一块粉红色小疤。“嗯,他们说我被车撞了,可是我想不起经过。”
  撞她的人肇事逃逸了,是一位路人好心送她去医院,救治的医生看她有失忆的情况原本要通报警方请求协助,但那一刻她突然好恐慌、好恐慌,接着她便趁那位好心的路人拿着她交给他的钱去缴急诊费用时,跑出医院。
  为什么她一个人失魂落魄地走在路上,然后被车撞?为什么她会觉得伤心,好像被什么重要的人伤害了,她无法面对?为什么即使失忆了,她的心还是好痛,没有痊愈的迹象?
  她心里有很多没有解答的疑问,可是没人可以回答。
  就算是他也答不出来吧?她想。
  “你……你是笨蛋呀!居然连人被撞了也不晓得,你一定要蠢成这样吗?有没有哪里受伤了?伤得严不严重?哪个王八蛋撞了你,我开卡车辗他全家!”他忿忿不平的大骂,眼神凶狠的像要杀人。
  看他气愤得快爆青筋,莫筱亚突然有些想笑。“我没事了,只是忘记以前的事。”
  “君连我也忘了?”他臭着脸,语气不善。
  羊她又觉得害怕了,瑟缩地一点头。
  “耳我是你老公。”他声音很沉,像是在威胁她敢想不起他试试看。
  “卯我不认识你。”她拉紧被褥,唯恐他出手打人。
  康永泽怒极地一抹脸,重重地往她床沿一坐。“我们睡同一张床,你肚里怀着我的孩子,我把你当心肝宝贝宠着,而你竟然敢说不认识我!”
  “康先生,我真的不知道你是谁,你可不可以先离开,我再慢慢回想,你在这里,我的心理压力好大。”他看起来不是好相处的人,给人很深的压迫感,她真的和这样的男人是夫妻?
  “不行!”他一口回绝,神情倨傲又霸道。
  “可是我跟你不熟,我们同处一间病房总是不妥。”她局促地想着理由,不想跟个“陌生人”独处。
  康永泽站起,专制的拉来一把椅子坐在病床旁,两脚张狂的摆放在床上。“记住,你是我老婆,天底下没有人比我更熟悉你,从现在起,你给我乖乖地休养安胎,少说些让我发火的话,不然我就考虑是要掐死你,还是用口水溺死你。”
  “嗄?!”怎么这样,她这算不算被软禁?
  莫筱亚的脑子一片紊乱,千头万绪理不清,她不知该如何是好,对这个自称她老公的男人所有的蛮横行径,她无力反抗。
时间提醒:2018-07-20 22:19:59 (夜深啦注意休息哦,您的家人需要你!)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