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娃,妳的皮肤好滑好细,像涂满香浓鲜奶油的香草蛋糕,软绵绵又白嫩嫩,叫人看了口内生津,忍不住想一口吞下肚。”
  带了点色情口吻的男人语调轻佻,不时投以垂涎目光,手脚不安份的上下其手,一直闻呀嗅的捏揉怀中女子,好似她是一块美味到不行的甜点,要赶紧吃进肚里才不会被人抢走。
  “你不觉得我……呃,有点胖,全身肉肉的,抱起来不太舒服?”内向害羞的小女人对自己丰腴的身材不太有自信,腼着红通通的苹果脸。
  男子脸色一沉,当下面露不悦。“谁敢说妳胖,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把那人叫出来,看我不拆了他全身骨头,再把他的眼珠挖出,让他成为名副其实的有眼无珠。”
  像要证明自己有多喜爱她娇嫩的胴体,他的一只手从衣摆探了进去,慢慢地撩高,厚实大掌捧着颇有重量的腴嫩轻揉细捻。
  男人是好色的,感官欲望多过理性,尤其是面对心爱的女人,潜藏体内的兽性难以控制,吶喊着要冲出道德的束缚。
  要不是看她对性事太生嫩,稚嫩娇躯禁不起他的需索无度,他一定连要她三天三夜,让她虚软地下不了床。
  “可是我真的比别人肉多了一点,你看玉娟和小茹穿得下的衣服,我得买大一号才行,而且穿起来也没有她们好看……”她好想身轻如燕,纤细飘逸得如同伸展台上的模特儿。
  男子半哄半责备地环住她的腰。“那是她们太瘦了,骨瘦如柴,连前面都不长肉,看不出一点女人样,现在国小女生的发育都比她们好,妳跟两个洗衣板比什么比?”
  男人天生嘴贱又恶毒,对人的态度一向尖酸刻薄,不留情面,除了他在乎的人以外,其它人休想得到他一丝一毫的和颜悦色。
  不过此刻他倒是十分得意地咧开一口白牙,笑得带点邪气,又亲又吮的品尝粉嫩皙颈,毫不犹豫地印下个人专属标记。
  “我想减肥……”
  女人的话才说一半,浓郁的麝香味随即封住她粉红唇瓣,一记长得令她几乎窒息的深吻让她缺氧,头晕脑胀地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她好害羞,羞红的脸蛋像挂在树上的苹果,透着鲜艳色泽。
  “不许减肥,妳身上每一两肉都是我的,我爱死了妳软绵绵的触感,妳不可以剥夺我的乐趣。”他边说边撩高她不够时尚的碎花上衣,嘴一张,含住粉色蓓实。
  “你、你别这样,会、会被人听见……”她咬着下唇,担心呻吟声由口中逸出,让外头的人听见他们在做见不得人的事。
  虽然他们的恋情全公司都知道了,但在上班时间,她一个小助理和上司锁在办公室里做这种事传出去,总是不好听。
  男人笑着咬她耳朵,一手探入她两腿间,轻轻揉按。“我想要妳,奶娃,不准拒绝我。”
  他已经蓄势待发,硬挺的下身贴着她柔软凹处,只差一挺而入,占领那桃花源。
  “人家不是奶娃啦!你别一直放在嘴边喊……”
  她始终抗拒不了他的蛮横和诱惑,明知不该沉溺其中,但是只要他一碰,她就像遇热的奶油,整个软融。
  “奶娃、奶娃,我的宝贝,妳香喷喷的身体满是诱人的牛奶香气,软呼呼的圆润像刚蒸熟的白馒头,嗯~好香,勾得我肚饿肠饥,我要一口一口吃掉妳。”他说着,把亢奋的分身推进她的体内。
  男人发出一声喟叹,似痛苦又似欢愉无比的摆动身体,浅出深入地抵住盛放花蕊。
  她太让人满足了,他忍不住重重一顶又退出,顺着快感恣意妄为,丝毫不在意人来人往的办公室外是否听见他俩的激情狂吼。
  他是张狂的,也是任性的,眼高于顶到近乎目中无人,行事只求自己的快乐,不管他人想法。
  总之,他是个被宠坏的男人,即使才华洋溢、人品出众,也掩不住他霸道的恶魔本性。
  “奶娃,我们结婚吧!”
  “嗄”女人惊讶地睁大情欲氤氲的双眸,以为听错了。
  “我将倾尽心力爱妳一生一世,再也不看别的女人,除了妳,我的心装不下其它人,妳是我的最爱,嫁给我……”
  高潮来临前的痉挛叫她再也发不出一丝声响,感觉似由高空中坠落,眼前深情款款的求婚场景,突然像陷入扭曲的时空,变成一片黑暗,转而展开令人痛心的一幕。
  依然是那个说爱她的男人,背对着门躺在他们一起挑选的大床上,但他怀里抱的不是她,而是赤裸着美背,有着一头金色长发的女人。
  骤地,心好痛,彷佛被撕裂开来。
  泪,无预警的滑落。
  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背叛他们的婚姻?他明明信誓旦旦地说今生今世只爱她一人,为什么言犹在耳,爱却消失得这么快?
  不,不行!她承受不住,她要逃,逃得越远越好,让裂成两半的心不再淌血。
  不假思索的,女人伤心的离开家门,泪眼迷蒙地不知该往何处去。
  她一面走,一面抚着平坦小腹,里面孕育着一个小生命,她发现自己怀孕了,想早点回来告诉丈夫这个好消息,所以提早由娘家返回,没想到却撞见—
  不想了、不想了,她要全部忘掉,所有美好的过去和甜蜜的情话,从今天起要彻底拔出,忘得一乾二净,她不要再尝到那种心碎的滋味。
  女人失神的走在马路上,没注意到路口的灯号由绿转红,一辆急驶而来的小货车正准备右转,在发现她的身影时已来不及踩下煞车。
  碰撞声立刻响起,一片蓝天在她眼前旋转……
  “啊—”
  刺耳的尖叫声穿透上好的梁木,直达云霄,惊动了觅食的云雀,三三两两的惊慌拍翅,飞向郁郁葱葱的林木深处。
  厚重的窗帘下方是一张红木古床,古朴有致的床板上有位似被恶梦纠缠的年轻女子,她似醒非醒的噙着泪,为梦中的悲痛情绪深深感染。
  因为太痛了,她痛得惊醒,眼底成串的泪珠仍不停的溢流。
  她不晓得自己是因梦的缘故而泪流不止,还是因忘了一切而难过,眼泪似乎成了她唯一的朋友,只要一睁开眼,泪水便莫名地夺眶而出。
  她,莫筱亚,得了失忆症。
  “怎么又哭了?是不是想起什么伤心事,惹得妳悲从中来,泪如雨下?”
  雅致的方格拉门被拉开,一方阳光如爱窥探的小鬼,和煦地射入卧室里,照亮了微暗的红木古床,反射出一抹暗红光泽。
  细碎足音由远及近,一袭绘染山雀戏湖的褚红色和服轻曳,雍容而恬静。
  “樱子奶奶……”一张口,舌尖尝到咸咸的泪水。
  “瞧瞧妳这孩子,老是放不开可不行,粉嫩的脸蛋都消瘦许多,该不会这些天都没吃饭吧?”让人瞧了心疼。
  “吃不下……”拭着泪,她有气无力的说着,心情仍困在先前的梦里,沉重得快要无法呼吸。
  “是物部太太的料理不合妳的口味,还是胃口不开呀?有什么问题一定要说出来,别闷在心里,这‘泷之屋’里的老老少少都非常好相处,不要怕麻烦别人而不好意思开口。”她太瘦了,对目前的身体状况不好。
  “不是物部太太的问题,是我自己的因素,我……呜、呜……你们都对我很好。”莫名的,她情绪化地哭出声。
  “乖,别哭了,多少要吃一点,替肚里的孩子补充营养不要饿着了他。”母体不健康,牵连的是一个小生命的发育。
  “肚里的孩子……”头一低,她望向微隆的小腹,内心的酸楚才稍微平静下来。
  莫筱亚不记得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和谁有了孩子,她的记忆十分混乱,像磨损的录像带,画面时常中断,没办法还原成完整。
  身份证的配偶栏印有名字,可是却因磨损而模糊,根本无从辨识。
  除了她的姓名和照片还保存完善外,其它部份几乎是全毁了,就算她想从中寻找自己身份的线索也没办法,她也不想向警方求助,残存的印象让她却步,直觉想要逃避。
  于是她像游魂一般的走动,身上只剩下一块钱,要不是樱子奶奶见她可怜,收留了她,以“一元”房租让她住进“菊屋”,如今的她不晓得要流落到什么地方。
  “为母则强,妳要为孩子振作起来,别一味的逃避、忧伤,连自个儿的身体也不顾。”人怕丧志,不肯面对现实。
  莫筱亚抚着肚皮,眼带泪花。“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什么都忘了……”
  她有工作吗?做些什么,孩子的父亲是谁,为什么她会如此伤心,是谁伤害了她,谁又令她泪流满面?
  一个接一个的问号打击着她的信心,她看不见自己的未来,对将来何去何从也无打算,她的心荒芜一片,只有一望无际的沙漠。
  “用不着急,慢慢来,先把身体养好再说,要有体力才能想其它的事。”凡事急不得,顺其自然。
  樱子奶奶表情慈蔼地拍拍她手背,接着手一扬,立于拉门外的物部太太便端着清淡的早膳进房,将膳食一放下便拉开厚重的窗帘,让一室光亮。
  “我想找份工作。”趁肚子还没大起来以前,她得先为孩子攒些奶粉钱。
  “找工作呀!”樱子奶奶思忖着,有什么不劳累、适合孕妇的差事。
  可一个经验、学历、专长全都不明,连自己都忘了的人,要如何在竞争激烈的职场中生存?
  这点倒叫樱子奶奶头疼了。
  其实她可以在丈夫众多的企业中安插一份工作给莫筱亚,可是夫妻俩还在呕气,她拉不下脸拜托早想求和的台湾老公,才会在此苦恼。
  “谁要找工作?我店里缺人,到我那里帮忙如何?”
  随着话音,一张带笑的娇颜从门外探出,手里拿着鞋版和半成品鞋样,以鞋版代替手一挥。
  “咦?妳是……”莫筱亚没见过她。
  “我是住在‘兰屋’的铁木兰,我们也算是邻居,第一次见面,请多多指教。”铁木兰开朗的阳光笑脸,让人感到一股舒心的暖意。
  “呃,妳好,我……我是莫筱亚……”她吶吶地自我介绍。
  “好呀!以后我就叫妳筱亚可以吧?是妳在找工作吗?要不要来我店里帮我卖鞋?”越来越多的客人让她忙不过来,还让家里那位“老爷”颇有微词。
  老婆整天不在家。
  “卖鞋?”她眨了眨红肿的眼,暂时忘了心底的空洞和悲切。
  “嗯!我自创品牌,开了间店面,不过是我老公出的资金,我是现成的股东兼老板,啊!顺便一提,我是鞋子设计师。”她对现有的成就感到骄傲,不吝于与人分享。
  “哇!妳好厉害,会设计鞋子……”她看起来好年轻,和自己差不多年纪。
  看两个女娃儿似乎有话题可排解初见的生疏,笑了笑的樱子奶奶一使眼色,便悄声和物部太太走出“菊屋”。
  “一元房租”换来三个可爱的房客,她觉得倒也值得了,能看见她们脸上重新展开笑容,她比谁都开心。
  正准备到前院赏花,迎面遇上背脊挺直的物部管家,他手拿一份早报,特意将某一版放在最上头,大大的一行铅字印着—
  寻找爱妻……
  “嗯,物部呀,‘泷之屋’的杂志报纸订得太多了,少个一、两张无妨。”樱子奶奶轻嗅着花香,面容安逸。
  “是的,夫人。”了然于心的物部川抽走有“寻人启事”那一张,顺手丢进废纸回收篓。
  *
  砰地!
  重重的甩门声。
  旋风般的高大身影匆匆扫过,面色不善的板着冷脸,底下一片鸦雀无声,每个人都低着头,假装手边事务繁忙,唯恐遭到池鱼之殃。
  这场骇人的狂风暴雨已持续一个多星期,几乎是人人自危,顶头上司的臭脸危及工作上的情绪,让人无不战战兢兢,不敢在工作上力求表现。
  一颗会走动的未爆弹耶!谁敢太出色引起注意?虽然领人薪水就该有所贡献,可是在暴龙暴走期间最好低调点,以免被当成是挑衅行为。
  尤其面对的是超龟毛又难相处的变态男人,明哲保身是最保险的处世法则。
  不过,他自个儿把老婆搞丢了关员工什么事?该反省的是他本人,说不定是乖顺的小白兔终于看清大野狼的狰狞面目,才如惊弓之鸟,飞也似地逃出狼窟。
  “‘福华电器’的广告是谁负责的?”
  一个身高六尺的大男人居然像个小媳妇似的,怯生生地举手。“我。”
  单音一出,一迭厚厚文件瞬间往他脸上一砸,继而是震耳欲聋的咆哮声。
  “你的眼睛长在裤裆里是不是!那个和自己好友老公搞不伦的大奶妹也找来拍一家和乐的家居生活,你是没带脑袋出门呀一个形象烂到爆的人用在广告中,你以为有几个家庭主妇会来购买……”
  以下三千字省略,因为不堪入耳,有以言语荼害他人的嫌疑。
  “可是总监,这次的广告主打冷气机……”所以用“清凉”为主题。
  人人都爱看波霸嘛!春光无限,火气上升,需要大开冷气降温。
  这是以男人的角度推出的企划,造福广大男性。
  眼神冷厉的康永泽直接抓住他领子,语珠如冰。“要不要干脆打上十八限,让那个女人脱光光,好让大家看得更过瘾。”
  “呃!那个……”他冷汗直流,干笑到嘴抽筋。“总监大概没看完全部企划案,第二波的广告偏向……”他吞了吞口水,声音转小。
  “偏向什么?”话只说一半,想试试看他有多少耐性吗?
  “裸、裸女出浴,安静无声的室内只有浑圆双峰弹跳的ㄉㄨㄞㄉㄨㄞ声……”说到最后,他的双肩因为上司的表情而越缩越小,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缩成哈比人。
  康永泽的长相不算帅气,他两眉黑浓,目光不怒自威,鼻梁高挺有点像外国人,唇厚嘴阔,脸型方正,五官立体深邃。
  若在古代,这种面相,若不是威赫八方的大官,肯定也是驰骋沙场的将军,令人望而生畏,不自觉就退避三舍。
  好在他生在现代,起码可用性格型男来形容,不帅却有个人特色,狂傲而霸气,冷冷斜眸一睇,自有引人芳心一动的魅力。
  他的女人缘很好,可是和每一任的女朋友交往期都不长,原因是他的脾气大,从不讨女友欢心,我行我素地把自己当老大看待,觉得女人是可以取代的、没了再找一个不就得了,不必太费心。
  坏脾气、难相处、爱挑剔,龟毛又难搞,身为广告创意总监,他是全公司公认的“龟王”,没人逃得过他的毒手。
  不过,这世上是有天理的,一物克一物,自从真命天女出现后,这位自我主义的大哥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让大家吓得跌破眼镜,纷纷到庙里收惊。
  “好,很好,你想要到厕所清马桶是吧?我成全你,记得清干净点。”拿奶大当噱头吗?这些不成材的混蛋,色欲熏心。
  “不要啦!老大,我再改改,不要大刀砍我脑袋……”一声哀号骤起。
  “脑子里装的是大便,不清一清哪长得出新思维呀!锺小胖,你的比案文稿做出来了没?风骚女,别再让我看见妳上班时间偷抹眼影!打屁妹,扣妳薪水一千,电话是公物,不是妳的专用热线……”
  看得出来心情非常不好的总监大人正在找人开刀,找不到老婆让他十分火大,看谁都不顺眼,见人就先轰一顿,不论对错。
  办公室里顿时哀声一片,无人幸免。
  康永泽性格上的缺陷族繁不及备载,其中一项便是见不得人好,他一肚子火气笑不出来,别人也不许笑,哪个敢咧开嘴就是犯了他大忌,自寻死路。
  “你也够了吧?大老远就听见你的吼声,你也歇歇口,别把喉咙扯破了。”真是的,还在发疯呀?
  带着无奈的调侃嗓音从门口飘入,颇为俊帅的斯文男子先防备地探进一颗黑色头颅,见没立即性的危险才踏入地雷区。
  “你还敢出现,有赴死的决心了是吧?”一见到来者,康永泽面色一沉,两手交叉扳动指关节,颇有大干一架的架式。
  “呵……还在记恨呀!不过是无伤大雅的玩笑……”他笑得心虚,尽量保持来得及逃命的距离。
  “无伤大雅的玩笑?”康永泽气得咬牙切齿,一副要将人扑杀的凶恶相。“让我老婆跑了,至今行踪不明,你还敢说无伤大雅!”
  一见他又要暴走,识时务的邓玉锋连忙开口安抚。“不要生气、不要急躁,有话好好说嘛!小亚亚还没消息吗?”
  “小亚亚是你叫的?”他的声音由牙缝中挤出,语气充满嗜血的威胁。
  “是、是、是,专属你有,我哪敢剽窃,小亚……亚亚,筱亚……喂!康老大,你不要太过份,用眼刀砍我是什么意思?你老婆的名字不能喊呀!”想当初还是他录取她的,是他业务部的一朵小白花。
  “叫她康太太。”康永泽不讲道理的说,一脸我说了算,没有二话。
  “没这么小气吧!”他在嘴边嘀咕,对某人的霸道行为感到不屑。
  “你说什么,有胆说大声点。”他指头扳动得喀喀作响,深具威胁性。
  左眼的黑轮才刚消,邓玉锋不想连下巴也歪了。“你哟!老使用暴力,难怪小可爱逃之夭夭……啊,啊!别动粗,把拳头收回去,对不起,千错万错是我和海洋的错,你大人有大量,别打了,当做件善事积德。”
  他重重哼了一声,走回自个儿办公室,暂时解除下属们的危机。
  众人齐向邓玉锋投以感激的眼神,感谢他来当炮灰,解救他们于水深火热之中,而他叹了口气,回以苦笑,讪讪地走入暴龙巢穴。
  “星光广告公司”成立于七年前,那时他们几个刚出校园小毛头是初生之犊不畏虎,在一片不看好的声浪下,硬是集资开设了一间不到五人的小公司。
  草创时期是历经困难,不过不怕磨的强悍个性,居然也让他们磨出一方天地,如今成为广告界的翘楚,员工上百。
  殷海洋为人海派,善于交际,喝酒在行,有千杯不醉的海量,所以是公关经理不二人选,外号大熊。
  邓玉锋的专长是推广业务、与人交涉,他能言善道、长袖善舞,一出马很少有拿不到的广告,因此胜任业务经理一职。
  而脾气不好的康永泽则是点子王,满脑子天马行空的广告创意,信手拈来尽是佳作,难怪无人抢他创意总监的位置。
  执行长由卓文晋担任,也就是公司的首脑人物,他很聪明,并精于统筹,但身体状况不佳,常常生病,因此大家丢了“闲差”给他坐坐,免得他太劳累。
  但他本人不认为这是闲差,反而怨怼不少,虽然只是盖盖章,可他消耗的是脑力,每一份送到面前的文件若不仔细审核就贸然盖章,他们合开的公司还能生存下去吗?
  所以,他最辛苦。
  不过其它三人不以为然,尤其是嘴巴比粪坑还臭的康永泽,每次四人一聚会就会丢几把刀往人家心口插,让人很想掐死他。
  于是乎,他成了被整的对象。
  只是谁也没料到,这一次的整人活动出了意外……
  “她真的还没回家吗?”邓玉锋问道。
  锁着眉,大掌烦躁不已的撩过一头散乱黑发。“连通电话也没有。”
  气他没关系,可至少打电话告知平安,让他安心。
  “寻人启事呢?”刊了好些天,总该有点回应。
  “石沉大海。”他说得沉重,脸上尽是疲惫和忧心。
  “那……再等等吧,也许她心情尚未平复。”女人嘛!使使性子罢了,哪真能狠下心放弃婚姻。
  邓玉锋认为是小女人闹闹情绪而已,一点也没把这件事往心头上放。在他的认知中,好友的妻子条件较差,她能嫁给他算是高攀,应该不会傻得放开到手的金龟婿。
  谁让他们这伙人以往的女伴都是高、亮眼的美女,所以他一直对好友的择偶眼光存有质疑,暗思他是不是撞到头了。
  不过结婚总是好事,他还是送上十二万分的祝福。
  “等?你还要我等到什么时候,要是找不到我老婆,你们一个个别想有好觉睡,老子我照三餐问候。”
  越想越气的康永泽捺不住直线飙高的怒火,低吼一声,送出右勾拳。
  全是他们找他喝了一夜酒,酒醒后,老婆也不见了!
  砰地!邓玉锋好不容易瘀青消退的左眼又多了一圈黑轮。
时间提醒:2018-02-20 21:18:35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