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谁?
为什么她会走在这一条看起来好陌生的大马路上?
车声在耳边呼啸而过,行人优哉游哉地漫步在绿意盎然的林荫间,他们不认识她吗?为何没有人停下来问候一声?
头很痛,但心更空。
不知是什么缘故,她感到好悲伤,整个人难以控制的泪流满面,彷佛有不好的事降临到她身上,叫她无法承受,只想逃避。
可是,她要逃到哪里去呢?
蓦地,一片粉红花瓣飘落眼前,神色茫然的年轻女子怔了怔,手一张,接住了它。
那是樱花,不合这时节绽放的花朵呀!
“嘻!嘻!嘻!我的‘龙骑士’比你的厉害。”
“才不是,我的‘钢弹勇士’才是天下无敌……”
一阵小孩子的嘻笑声随着轻风传送过来,像是来自山中的甘泉,抚慰受伤的人心,停下脚步,两眼无神的女子望见在门前玩耍的两名男童,那失去光彩的眸心才凝聚回一些神智。
她在哪里,自己又是谁?
好累、好累,她没有力气想了,她需要休息。
不论是身体或是心灵,她都累坏了,于是她想也不想地坐在一旁的木制长椅,手中握着没有温度的樱花瓣,眼神空洞的找不到自己。
孩童的笑声很轻,风也很轻,连午后的阳光也懒洋洋地轻洒,可是她的心窝却异常沉重。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妳的心装了太多的哀伤,所以它重得无力欢喜,只能一下又一下压迫妳阻塞的脉络。”
咦!谁在说话?
女子神情迷惘地抬起头,感觉不太真切的看着不晓得何时出现在眼前的白发老妇。
“妳怎么受伤了,额头还流着血?”慈祥的声音如暖风吹拂。
“我受伤了……”像是不知情似的,女子失神地低喃,下意识的举起手碰碰额,瞬间传来的痛让她更茫然。
“可怜的孩子,一定是受了什么委屈,快告诉樱子奶奶,别闷在心里。”老妇人的手轻覆她额侧,语气和蔼。
“我忘了……”她好痛、好痛,却什么也想不起来,脑子一片空白。
“忘了?”
穿着印染扶桑花和服的樱子奶奶眼眸一闪,似看到什么的微弯嘴角。
“我好痛……”她说的是心痛,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流。
“没关系,不痛了,忘了就忘了,没人会责备妳。”她轻声的劝哄。
拥有神秘灵感力的樱子奶奶一触及面前的女子,便知两人有缘,她轻轻挽起柔白小手,轻握,给予安慰。
而后她发现女子除了头上的伤之外,身上只剩下一元铜板和身份证,而身份证后面的配偶栏有名字却因磨伤而无法辨认。
微微一喟,她心疼地摇了摇头。
本来想报警的樱子奶奶见她忘了一切,却还是一副伤心难过的样子,转而决定收留女子,即使她一辈子想不起自己的过去也无妨。
“来,孩子,妳需要一个休息的地方,我带妳去好好的睡一觉,醒来就没事了……”
像是受到催眠,眼中黯淡无光的女子在樱子奶奶的牵扶下走入“泷之屋”。

时间提醒:2018-06-19 22:38:10 (夜深啦注意休息哦,您的家人需要你!)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