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听见白喜梦学著大人的口吻发出感叹,小尘唇边噙著一抹莞尔的笑。

    发现他脸上的笑意,她瞅住他问:“你笑什么?”

    他摇首,“没什么,只是觉得你不适合叹气。”

    她皱起眉,人家她难得想要说些有气质的话,居然被他这么说。

    “你适合笑,你的笑容很有感染力,让人觉得很舒服。”他接著说。

    闻言,她霎时眉开眼笑,“是吗?”

    “嗯,你的人跟你的名字一样,带著一股喜气。”

    “呵呵呵,真的吗?”被他这么一夸,白喜梦的眼里亮晶晶的,咦,等等,喜气这两个字给人的感觉怎么有点像在说喜剧演员一样,“你的意思该不会是说我长得很好笑吧?”所以让人看了就想发笑?

    小尘正要开口,她忽然低呼,“那边有人在打架耶,我们过去看看。”她说著就往前方一处长著杂草的空地跑去。

    “喜梦,等一下。”小尘伸手想拉住她,但没拉到,只好也跟著跑过去。

    见几个年轻的男孩竟在围殴一名中年男人,白喜梦看不过去,“吼,他们好过分,居然三个人打一个阿伯,不行,我要过去帮那个阿伯。”

    “等一下,你打不过那些人的。”小尘这回紧紧的拽住她不让她过去。他们还只是十一、二岁的小孩,怎么可能敌得过那些年轻气壮的男人。

    “你放手啦,我不过去帮他,那个阿伯会被他们打死的。”

    “你过去也帮不了他,我们还这么小,怎么打得过他们?我们大声说警察来了,说不定还能把他们吓跑。”

    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她点头,“好,我们一起大叫,警察来了、警察来了……”

    三名混混闻声朝四周探了下,发现只是小孩在乱叫,其中一人恶声恶声的瞪向他们威胁,“闭嘴,再乱叫恁北等一下割了你们的舌头,还不快滚!”

    见三人完全不怕,小尘小声说:“走,我们到那边,找大人去报警。”

    两人正要走,忽然来了一名少年,威风凛凛得宛如天神降临,大喝,“你们在干么?居然三个人打一个人!”

    一名混混斥道:“恁北的事你少管,再不走,连你都揍,还不快滚!”

    高大的少年瞄了瞄三人,扳了扳指头,朝他们走去,“我偏不走,看你们能把我怎样?”

    “你讨打!”立刻有两人围了上来,准备揍少年。

    岂知,那两人人没打成,反而被揍得抱著肚子哀哀叫,第三个混混见状过来,也被高大的少年打趴在地。

    白喜梦见他如此英勇,一脸崇拜。

    “咦,是方迅之!”她认出少年是谁,他家在附近开设一家武道馆,专门教人武术,她以前就曾听人家说他们全家都很厉害,果然是真的。

    “他好棒哦,一下子就把他们全都打倒了。”方迅之大她三、四岁,她偶尔会遇到他,那时候对他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但亲眼目睹了他的身手,此刻他在她眼里霎时镀了一层金光,变成令人钦佩的大英雄。

    看著她眸里那闪亮亮的仰慕眼神,小尘握紧拳头,暗恨自己的无能。

    ***凤鸣轩独家制作******

    篮球场边坐了一排的女生在观赏球场上随兴的一场比赛,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某个男生的身上,随著他投篮、灌篮、抢球、运球时的英姿,不时发出爱慕的尖叫声。

    刚来到这里的两名女生在场边停下脚步,驻足观看球赛。

    “帅啊,简直是帅翻了,完全挑不出一点瑕疵,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迷人的生物呢!”眸光锁住在球场上飞奔的某个身影,张丽姿发出迷恋的赞叹。

    白喜梦丢来两枚白眼,“我警告你哦,不准你对我家小尘意淫,更不准你染指他。”

    她撇唇回嘴,“笑话,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不准?他又不是你白喜梦的所有物。”

    “凭他是我罩的人,你敢给我动他试试看!”白喜梦跟张丽姿是邻居,国小、国中都读同班,两人从小吵到大,说话一向直来直往,毫不客气,但也不曾真正交恶过。

    “就算你是他姊姊都无权约束他交女朋友的自由了,何况论年纪,你还要叫他一声哥哥咧。”想起当年的事,张丽姿嘲笑的接著说:“最好笑的是六、七年前他刚来你家时,你居然连他是公的还是母的都没弄清楚,还到处去炫耀说他是你妹妹咧,笑死人了。”

    听见当年的事又被她翻出来取笑,这已经是这几年来的第N次了,白喜梦懒得再跟她生气,“我是好心劝你不要打他主意,免得你日后伤心难过,不听就算了。”

    与小尘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她很清楚小尘对丽姿并没有特别的感情,每年小尘生日,丽姿送他的礼物,小尘都转送给她了。

    球局结束,小尘拿著书包朝她走来。

    “你等很久了吗?”

    “不会,一下子而已,走吧。”他们就读同一所国中,她国二他国三,放学后,两人都会相约一起回去。有时她有社团活动,他便留下来等她,有时他跟同学打球,换她等他。

    张丽姿著迷的双眸盯在他那张俊美的脸上,“小尘,你流汗了,我帮你擦。”她讨好的拿出一张面纸要替他擦汗。

    小尘避开她伸来的手。“不用了,谢谢,我自己擦就好了。”他从裤袋里掏出随身携带的手帕,随意的拭了拭额上的汗。

    “张丽姿,你不是要赶著去补习班,再不过去就要迟到了哦。”白喜梦提醒她。

    “知道了啦,那小尘,我们明天见。”张丽姿依依不舍的跟他道别。

    “嗯,再见。”他淡应一声。

    张丽姿离开后,他与白喜梦并肩走回家。

    看著走在身边已经高出自己半个头的小尘,白喜梦想起来好像是在两年前吧,他本来跟她差不多高,这两年来他突然不停的长高,连身体都变得结实多了。

    她冷不防的捶了捶他的胸肌,“让你去练武果然很有用,才两年就让你脱胎换骨了。”她记得读国小时的小尘纤细得宛若个女孩,加上他的脸蛋又长得出奇的漂亮,如果不说,很多人都把他误认为女生。

    “你不喜欢我这样吗?”他揉揉她的头发,淡褐色的眸底漾著一丝宠溺。

    她倒退著走,打量著他,“我还是比较喜欢你漂亮得像个芭比娃娃时的模样,那时候你真的好可爱唷。不过现在这样也不赖啦,学校那些女生迷你迷得要死。”她从书包里抽出一叠人家拜托她转交的情书。“喏,这些都是给你的信。”

    也许是每天都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又朝夕相处吧,她看惯了他这张俊脸,对他的色相有了强大的免疫力,一点都不会被他的俊颜所迷惑。

    他皱了下眉,“以后这些东西你直接丢掉就好了,不用拿给我。”反正他也不会看。

    “那怎么可以,这些都是人家对你的心意耶,你回不回信是你的自由,起码要看过才行。”她拉过他的书包将那叠信塞了进去,殷殷再叮嘱,“回去一定要看哦,这是对那些写信给你的人一种尊重。”

    他启唇想说什么,最后却什么也没说。

    白喜梦双手枕在脑后,轻快的旋著脚步,笑咪咪的哼著歌。

    他眷恋的凝觑著她的背影。

    他学武三年了,现在的自己还无法跟他抗衡,但不久之后,他一定会超越喜梦崇拜的那个人,到那时候,他要跟喜梦说……

    ***凤鸣轩独家制作******

    看完电视,白喜梦悄悄的想溜回房间。

    “喜梦,过来把这碗药喝了。”

    才正要上楼,就听到身后传来的叫唤,她瘪起嘴停下脚步。

    “爷,我保证以后一定都很乖很乖的听你的话,别再叫我喝那种苦死人的药了好不好?”

    老人家一脸笑的开口,“很好,不过药还是要喝,这是让你转大人的药,快过来把它喝了。”

    看到小尘洗完澡走出来,她眸子一亮,找到人替她解决这碗药了。

    “爷,虽然说我是你孙女,但是你也不能这样偏心呀,只让我喝这种补药,小尘都没有,他心里会很难过的,我看这碗还是留给小尘喝吧。”

    明白她在打什么主意,老人家笑道:“你在说什么呀,小尘前年就喝过了,再说这种药有分男女,这是给你们女孩子喝的,小尘是男孩子怎么能喝。不要拖拖拉拉的,快来把它喝完。”

    见躲不掉,白喜梦噘起嘴,不甘不愿的踱步过去,一脸嫌恶的瞪著那碗氤氲著热气的墨色药汁。

    “喝这种药到底有什么好处嘛?我又没生病,为什么一定要我每天喝?”

    “好处可多著咧,喏,你看小尘前年喝了这种药之后,是不是长得又高又壮?”

    咦,原来小尘突然一直长高,是因为喝了这玩意,但……“爷,你希望我像小尘一样长得又高又壮吗?”

    “傻丫头,你是女孩子,药方当然不一样,这种药会帮助你发育,让你前凸后翘。”知道孙女一向粗枝大叶,老人家跟孙女说话一点都没有避讳。

    她还是一脸兴趣缺缺的模样,“爷,我喝完这碗药,你明天不要再帮我炖了,就算你炖了,我也不要再喝哦。”

    姜还是老的辣,老人家马上有了应对的主意,“随便你啦,你不喝以后我不炖就是了。不过最近我听说一件事,方家那小子好像喜欢大咪咪的女生,不喜欢平胸的女孩。”

    她双眸一亮,“嗄,爷,你的消息可靠吗?”

    “那是他妈妈说的,你说可不可靠?”

    那可信度应该很高了,而且她记得方迅之现在那个女朋友好像真的有一对大咪咪的样子,瞪著药汁,考虑片刻,她改变了心意。

    “那还是麻烦爷继续帮我炖这种药好了。”没办法,谁叫她暗恋方迅之嘛。

    自三年前在见到他跟一群混混干架时的俐落英姿后,她便迷上了他。

    他比小尘还大三岁,长得没有小尘帅,但他一百九十公分高的挺拔身材给人一种稳重可靠的感觉,与他魁梧的身高相反的是他有一张娃娃脸,个性豪迈,待人又很亲切。

    可惜的是人家已经有一个从国中就开始交往的女朋友了,让她只能将这份暗恋的情愫埋藏在心中,不敢告白。

    她一直在等,等他跟那个女生切,不要怪她坏心眼,她身边认识的人,交往的男女朋友,最少一个月,最多一两年就分手了,所以他们迟早也会分的。

    到那时,嘿嘿嘿,他女朋友的宝座就轮她来坐了。

    成功的让孙女甘愿的继续服药,老人家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微笑。

    将客厅里的一切看在眼里,小尘拢起眉心,眸底闪过一丝隐微的情绪。

    ***凤鸣轩独家制作******

    方迅之一直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被小尘讨厌,每次小尘看他的眸光总带著一抹冷意,令他不至于错认他眸底的敌意。

    他实在不记得自己有得罪过他,每当小尘来方家武道馆练武时,总爱跟他比试,甚至拿他当做假想敌。

    看到小尘这三年来惊人的进步,父亲和他都觉得很吃惊,除了小尘拥有的天赋之外,他勤奋的练习也是他进步神速的原因之一。

    不过如果被他当成竞争的对手,那可就不是一件轻松的事,看著对方快速的追赶上自己,甚至还可能超越,那样的情绪真是复杂得难以言说。

    砰,一记过肩摔,将他狠狠的摔向木质地板,方迅之这才吃痛的回神。

    看得出他的分神,小尘蹙眉低斥,“你在想什么?这么不专心!”他没有为自己轻易将他撂倒而沾沾自喜,因为他深知这只是对方一时大意罢了,若凭他的实力,真要认真对打,目前的自己还不是他的对手。

    方迅之爬了起来,露齿讪笑,“对不起,我突然想到别的事。”

    小尘沉下眉,一脸严峻,“请你专心一点练习,我不想白白浪费时间。”

    方迅之好脾气的应道:“好好好,再重来过。”瞄了一眼壁钟,发现练习的时间已经结束了,但他却没说。

    摆好架式,准备开始,忽然有人唤道──

    “小尘,你的电话,喜梦打来的。”

    “好,谢谢。”小尘立刻朝办公室走了过去。

    “喂,喜梦,好,我待会回去的时候顺便买回去,还需要什么吗?面包,好,我知道,买巷口那家的,嗯,再见。”抬头看钟,这才发现已过了练习的时间了。他望向跟来的方迅之。

    “时间到了,下次再练习。”

    “好。是喜梦打来的电话?”

    “嗯。”淡哼一声,他走进更衣室,换下身上的白色练功服。

    方迅之也跟著进来换衣服。“你今年就要毕业了吧,想读哪所高中?”

    “成训。”成训高中就位在成训国中旁,它虽然是公立学校,但却是市里所有的公立中学中吊车尾的一所。

    方迅之脱下练功服,裸著上身,打开柜子准备拿出T恤,听到他的话,停下了手边的动作,诧道:“咦,以你的成绩不是可以上×中的吗?”他知道小尘在校的成绩一向都名列前茅,实在没理由去成训。

    小尘没有马上接腔,不想告诉他自己之所以选择成训,是因为以喜梦的成绩,明年大概只能考上成训,而他想跟和她读同一所学校。

    斜瞄到方迅之魁梧的体格简直跟成年男子没两样,再低眸看著自己,他目前才十百七十公分,还差他一大截,眉心微微一拧,冷淡的嗓音逸出唇口──

    “那里离家近。”

    “是吗?不过这样很可惜。”

    “你都吃什么?”小尘忽问。

    “嗄?”他不懂他的意思。

    “我是问你都吃什么,为什么能长这么高?”

    方迅之哈哈一笑的搔搔脑袋,“我也不知道,我妈煮什么我就吃什么。我想大概是因为我一出生就是巨婴吧,所以从小就长得比别人还高大。”

    换好衣服,小尘淡扫他一眼,撂下话,“三年内我一定能打败你。”

    “你是进步得很快,但是想打败我,可没这么容易。”话锋一顿,方迅之问出心里的疑惑,“-,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还是我曾经得罪过你?”

    淡褐色的眼眸瞥视他须臾,小尘淡淡摇首,“没有。”

    “那你为什么看我不顺眼?”

    “你多心了。”

    “是这样吗?”他的话很欠缺说服力,因为他看他的眼神带著很强的敌意,右迅之自幼习武,对这种不友善的眼神格外敏感。

    小尘没再答腔,旋身离开,任由他去胡乱做著各种揣测。对方迅之,他心里只有一个意念──打倒他。

    ***凤鸣轩独家制作******

    午休时间,班上的同学有人在午睡,有人聚在一起闲聊,坐在白喜梦旁边的几个女生,从刚才便吱吱喳喳的谈论著成训高中里的某位风云人物。

    “他真的好帅哦,近看他,他的五官完美到无瑕可挑。”

    “而且他不只有那脸张好看,功课更是一级棒,运动也十项全能,他还连续三年都拿到高中组的武术比赛冠军耶。”

    有人忽然望向白喜梦问:“-,白喜梦,小尘他真的还没有交女朋友吗?”小尘本姓黑,但因为喜梦总是叫他小尘的缘故,邻居和学校里的同学也都跟著她叫小尘。

    她懒懒的开口,“没有。”她回答这个问题已经不下N遍了,家里有一个太受欢迎的人也真麻烦,从国小开始,每个女生接近她,都是为了向她打听小尘的事,烦死了。

    “说不定他有交往的对象了,只是没告诉你而已。”

    “不可能,只要是小尘的事我都很清楚。”她斩钉截铁的道。

    “可是我听说他最近跟孟雅学姊走得很近,他们是不是在交往呀?”

    “他们才没在交往。那是因为他们分在同一组,要共同写一份报告,所以最近才会比较常在一起讨论。”这事小尘早就告诉过她了。

    有人怀疑的开口,“-,说真的,白喜梦,你每天都跟他生活在一起,朝夕相处,难道都没有喜欢过他吗?”

    “对我而言,他就像我的弟弟一样……”

    一名女同学笑斥,“什么弟弟?他比你还大一岁耶。”

    白喜梦白她一眼,“他虽然年纪比我大,但是我从小就把他当成弟弟在照顾,没办法当他哥哥看。”

    “那白喜梦,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有人问。

    “这个嘛……”

    张丽姿插嘴说:“她呀,喜欢又高又壮像头熊的男生。”

    “你说谁像熊?”

    “不就是方迅之吗。”张丽姿毫不避讳的说出他的名字。“真搞不懂你,为什么会看上那个大块头,你不觉得跟他站在一起,自己就像个小孩子吗?”

    见自己的秘密竟被她当众说破,白喜梦恼得捶她一下。“要你多管闲事。”

    “哦,好痛,”张丽姿拧眉嗔目,“我才懒得管你的闲事,不过我最近听到一个他的消息哦,是关于他女朋友的,你不想知道就算了。”

    “什么消息?”

    她仰高下巴拿乔,“哼,想知道了哦,刚才不是叫我不要多管闲事。”

    白喜梦立刻使出杀手Z,拉她到一旁悄声说:“想不想明天到我家一起跟小尘一起吃晚餐呀?”

    “当然想。”她眼睛霎时一亮。

    “只要你说出那个消息,明天就能来我家吃晚餐,怎么样?”嘿嘿嘿,就不信张丽姿不心动。

    成交,张丽姿马上说出那个消息,“我听说方迅之最近跟他女朋友好像闹翻了。”

    “真的?”她讶道。

    “我妈听他妈说的,应该是真的,你刚好可以趁虚而入。”

    耶,她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呵呵呵,方迅之,你等著,我一下课就去找你哦。

    “白喜梦,这个给你。”班代拿了一份资料过来递给她。

    “这是什么?”

    “我们要欢送高三学长学姊毕业的表演节目──黑马公主俏王子的剧本。”

    “干么给我这个?我又没有要参加演出。”

    “这个剧本修改过了,新增了一个角色,我们跟老师讨论的结果,一致决定由你来演那个角色最适合。”

    “我?什么角色?”

    班代翻开做了记号的一页说:“就是这个,台词没有几句,很好记,你今天回去看一看,练习一下,明天到社团来排演。”

    她低眸迅速的浏览,脸黑了一半,“为什么要我演这种角色,我又不是男生!”

    “我们觉得你的脸很有喜感,如果由你来反串的话,应该能制造一些笑料。”

    喜感?意思是说她长得像小丑吗?她忽然想起几年前小尘好像也说过她身上有股喜气,莫非她长得真的那么好笑?

    “我不要,我拒绝。”不行,她要开始追求方迅之了,绝不能丑化自己来取悦大家。

    班代皮笑肉不笑的说:“拒绝驳回,这个角色除了你没有更适合的人了,你好好揣摩吧,这出戏的笑点全靠你了。”

    什么叫全靠她了?哪有这种事呀!也探头看了剧本的张丽姿,看完那段后笑翻了。

    “哈哈哈,白喜梦,果然很适合你来演耶。”

    “闭嘴啦,你!”

    可恶,既然要她演,干么不叫她演公主,要她演这种角色?白喜梦怀著一股怨念,一直到放学时,看到就读同校高三的黑尘过来接她时,这才消散。

    “怎么了,你好像有点不开心?”他敏锐的察觉到残存在她脸上的一丝怨气。

    “我们班欢送你们毕业时,要表演一个节目,我被指定要演其中一个角色。”

    “什么角色?”

    她唇角掀了掀,无奈的叹息一声,“晚上你陪我练习就知道了。”

时间提醒:2017-11-23 07:44:06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