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一开始,白喜梦便忙得整天不见人影。

    “小尘,我今晚不回去吃饭了,你跟爸先吃。”

    “你又要去方迅之家?”

    “对。”

    最后连白悦然都忍下住问她,“你最近怎么天天都跑去方家吃晚饭?”

    还不愿把她在学做菜的事告诉父亲跟黑尘,她笑咪咪的说:“因为他们家的饭很好吃啊。”

    学做蛋糕很简单,她第二天就已经学会了,在方妈妈那里看到不少去学做菜的

    学生,没多久就能烧出好吃的菜,让她也产生了兴趣,便索性继续留下来学做菜。

    她想在黑尘生日那天,煮出一桌香喷喷的菜,让他和爸爸大吃一惊。

    要在十几天里学会烧出一桌料理,时间有点匆促,因此,她一有空档的时间都往方家跑。

    方母的厨艺教室就设在方家所住的公寓一楼,知道她想为家人做一桌料理的心意后,方母便把教室的备份钥匙交给她,随便她想使用到多晚都可以,因此她每天都练习到深夜才回来。

    回到家便累得只想睡觉,丝毫没有察觉到黑尘眉宇间的难色,更不知道他的笑容愈来愈少。

    这天已经十点多,还不见她回来,他打她的手机。

    “啊,已经这么晚了哦,可是我还要等一下才能回去耶。”

    “我过去接你。”他不放心让她在深夜一个人回来,方家离白家虽然不远,但是若是步行,也要七、八分钟时间。

    白喜梦掩著话筒和旁边的人交谈了几句话后,说:“不用了,方迅之说要送我回去。”

    话筒里传来了断线的嘟嘟声,半晌,黑尘才挂上电话。他闭了闭眼,胸口一抹难以言喻的疼痛啃蚀著他所有的知觉。

    他们在交往了吗?!

    喜梦,如果我现在告诉你我的心意,你会接受我吗?

    电话响了起来,他恍惚的想著心事,没有听到铃声。

    白悦然出来,见他就坐在电话旁边,却下接电话,讶问:“小尘,电话响了怎么不接?”

    “喔。”他这才回神接起电话。“喂。”他答了一声,对方一开口,便用流利的中文激动的咆哮——

    “杰克,你真的要让杀死你爸妈的凶手就这样把我逼人绝境吗?你要眼睁睁的看著他把你最后的亲人也杀了吗?”

    听著气急败坏的苍老嗓音响在耳际,黑尘淡淡的开口,“我只有一个人,就算我回去,也没办法帮上你什么。”

    “我看过你在武术比赛里的表现了,以你目前的身手,足以保护我了,等我稳住目前的局势后,我们爷俩想办法再联手除掉麦斯。”

    “如果连你那些手下都保护不了你,我也没有那个能力护住你。”

    “那些蠢才哪及得上你十分之一,我相信凭你的身手绝对没有问题。你应该没忘记当年麦斯是怎么残忍的杀了你爸妈还有你奶奶吧,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的话,甚至连你都逃不过他的魔掌。”

    他沉默著没有回应。

    对方迭声的接著说:“难道你真的要让你爸妈和奶奶就这么死了吗?这个仇你真的想就这么算了?你要让凶手就这样逍遥下去?你就不怕你爸妈死不瞑目吗?”

    听著他连串的指控,黑尘垂下眼,依然不作声。

    苍老的嗓音继续说道:“麦斯买通了我身边不少人,他存心非置我于死地不可,你忍心看著我被杀死吗?如果我真的被杀了的话,以麦斯的个性也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当年他没能杀死你,这次他绝对不会放过你。”

    “他为什么非要杀了你不可?他究竟跟你结了什么怨?”黑尘终于出声问。

    “他……还不是因为怀恨我当年把他赶出帮里的事,所以才这样报复我。”

    “过去的事我都已经忘了,你另外找别人帮你吧,我是不可能回去的。”当年自己被叔叔带回台湾后,他所有的事情都与他无关了。

    见孙子怎么样都不肯回来帮他,威利急了。“解决了我,麦斯最后也会找上你的,我若死了,对你一点好处也没有。”

    “我都已经离开那么久,又远在台湾,他不会费事跑来这里的。”

    结束通话后,黑尘瞥见白悦然满眼关切的坐在他对面。

    “是他打来的?”

    “嗯,他好像被逼得很急。”

    怕黑尘被他说动了,白悦然关切的开口,“小尘,不要被他的话影响,那种是非之地还是不要涉入比较好,一旦沾上,日后就很难能再脱身。”

    “我明白。”只要喜梦在这里,他就不会离开,除非……

    ***凤鸣轩独家制作******

    周末早上七点,白家的门铃响起。

    “你来做什么?”打开大门,看到门外的人,黑尘沉下脸。

    见他臭著一张大便脸给自己看,存心捉弄他的方迅之故意暧昧的说:“我来接喜梦,我们说好了今天要……去约会。”话毕,就见黑尘的眼神倏地一冷。啧,想冻死他呀,嘿嘿嘿,他这个人最不怕冷了。

    听到门铃声,白喜梦这才匆匆起床,顶著一头乱发,慌慌张张的跑下楼。

    “你来啦,不好意思,我睡过头了,你再等我一下下。”说完她赶紧奔进浴室,用最快的速度梳洗完,再跑回房里迅速的换下睡衣。

    片刻,她穿著一套休闲服,笑盈盈的走过来。“好了,我们可以走了。”

    斜眸瞟著杵在一旁一语不发的人,方迅之朝白喜梦伸出手臂。

    “亲爱的,走吧。”

    白喜梦有丝错愕的瞪著他伸来的手臂,在他催促下,这才愣愣的挽住他。

    “小尘,我们走喽。”好怪哦,方迅之今天吃错药啦?居然叫她亲爱的,还要她挽住他的手。他突然对她这么亲昵,她该感到高兴才是,可此刻她却只有-种诡异的感觉。

    “喜梦,等一下。”看著两人亲密的模样,黑尘有种她就要被别人带走的感觉,胸口一窒,脱口叫住她。

    “什么事?”已经来到门外的白喜梦,闻声回头。

    “……今天早点回来,我有事要跟你说。”

    “你想跟我说什么?”

    “等你回来再说。”

    “可是,今天我可能要很晚才能回来耶。”

    “不能提早回来吗?”

    “可能不太行。”再过几天就是他的生日了,方妈妈今天特别抽空要带她上市场敦她怎么挑选食材,然后方妈妈还要再教她做三道菜和两道甜品,再加上练习的时间,最快也要拖到八、九点才能回来。

    已经坐到车上的方迅之按喇叭在催她。

    “啊,小尘,我得走了。”她瞥见方妈妈也坐在车里等她,匆匆来到车旁拉开

    车门。“方妈妈,不好意思,让你等这么久。”

    方妈妈微笑摇头,“不会很久,我们走吧。”

    站在门内没有看见这一幕的黑尘,幽幽的垂下眸。

    他失去她了吗?不,他从来就不曾得到她。

    在她的心中,方迅之比他还重要了吗?所以即使他开口,她也不愿意为了他提早回来!

    这个认知令他的心蓦地绞痛起来。

    一直到晚上十点多,终于等到她回来。

    当门口响起车声,黑尘来到窗边往外看去,瞥见白喜梦从一辆白色的车子下来,一脸粲笑的朝车里的人挥手道别。

    “喜梦,等一下。”车里的方迅之匆然叫住她,她踅回去。

    “怎么了?”

    方迅之下车,脸上带著某种恶作剧的笑容,高壮的身躯背对著白家的窗口,同时也遮住了她的身子,不让此刻正站在窗口的人看见她。

    他弯下腰,一张娃娃脸垂到她面前。

    “你要做什么?”突然看到他把脸凑过来,白喜梦吓了一跳。

    他拉过她的手,不让她后退,“你脸上沾到东西了,我帮你擦掉。”

    “是吗?”

    他右手捧住她的下巴,拇指轻枢著她的脸颊,脑袋刻意挡住她的脸。

    她疑惑的问:“你的头干么那样动来动去的?”而且他的左手还古怪横过胸前,搭上自己的右肩,他那里痒吗?

    “我的脖子有点酸,所以才动一动。”不这样的话,看起来就不像在热吻了,嘿嘿,这下那家伙非打翻醋坛子不可,谁叫他两年前把他揍得那么惨。

    好吧,他承认是因为最近失恋了,心情有点恶劣,所以看不得人家太幸福。

    “还没好吗?”她的脸有那么脏吗?“不然我回家再弄就好了。”

    “好了,擦干净了。”

    “谢谢。那我进去了。”

    “再见。”不好意思啦喜梦,等一下你就多花一点唇舌解释吧。

    打开大门,白喜梦在鞋柜前换下鞋子,穿上室内拖鞋,走进客厅,瞥见黑尘站在窗前。

    “小尘,老爸不在家吗?”鞋柜那里没看见他常穿的那双休闲鞋。

    压抑的嗓音答道:“他到中部去找朋友,今天会晚点才回来。”心口好像被人狠狠的插了一把刀子,令他痛得快无法呼吸了。

    她在沙发上坐下,揉著自己酸麻的颈子和手臂,将背舒适的靠向椅背,随口说道:“小尘,你知道吗,方迅之跟他女朋友分了耶,听说是他女朋友劈腿。真不晓得他女朋友在想什么?像方迅之这样既有趣又专情的人,她到底还有什么地方不满,居然搞劈腿?”

    见她一回来就在谈方迅之,黑尘忍耐一天的情绪濒临极限。

    “这样一来不是如你所愿了吗?你终于等到他跟女朋友分手了。”

    他语气里的讥黥,令她呆愕了下,“什么叫如我所愿?女朋友的背叛让方迅之很痛苦耶,你认为我是那种把别人的痛苦当成自己快乐的人吗?”刚才是她听错了吧,小尘怎么可能用这种口气跟她说话?还是他今天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所以心情不好?

    “好,我们不谈方迅之。喜梦,我想跟你说一件事。”今天一定要跟她把话说清楚,再拖下去,他可能会真的失去她。

    “什么事?”

    “我……”凝睇著她的娇颜,适才她跟方迅之拥吻的那一幕掠过脑海,他-地将她扯进怀里,俯下脸,狠狠的吻住她樱色的唇办。

    他要吻掉方迅之留在她唇上的气味,她是他的,只有他才能吻她!

    白喜梦震惊的骇住了,片刻,她用力的推开他。

    “小尘,你在做什么?”

    “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她肯让方迅之吻她,却不愿意让他碰她。

    被他那深沉阴晦的眼神看得心神一震,她莫名的感到心慌意乱。

    “你在说什么?小尘,你今天是怎么回事?不舒服吗?”

    探手想抚向他的额,他却站了起来,躲开她的手。

    “我只问你一句话,如果我跟方迅之你只能选一个,你会选谁?”

    他问得没头没脑,她听得茫然。“你要我选什么?你们谁比较高吗?当然是方迅之喽,不过比帅的话,当然是小尘赢他。”

    “我是指……我们两人在你心中谁比较重要?”

    “你怎么拿他来跟你比,这种事想也知道嘛。”虽然她之前一直暗恋方迅之,但在她心中,小尘绝对比他还重要一百倍。

    不知她心里所想,黑尘误会了她的话意,以为在她心中,自然是她爱慕多年的方迅之重要。

    “我们……真的不可能再有其他的吗?”

    白喜梦被他眼神里那抹伤痛吓到,怔怔睇著他。

    “什么其他的?怎么你今天说的话我都听不太懂?”

    听不懂他的话?那是因为她的眸光从来就不曾停驻在他身上吧。“你真的那么喜欢方迅之?”

    她颔首。“嗯,喜欢呀,他人很好,而且他妈妈教我很多东西。”他的反常令她很担心,“小尘,你今天究竟是怎么了?”

    身旁的电话铃声骤响,黑尘神色木然的接起电话。

    “喂……”倾听著话筒里传来时而愤怒时而哀求的苍老嗓音,他沉默著没有搭腔,淡褐色的眼瞳盯著白喜梦,想起适才她跟方迅之在门口拥吻,以及她推开自己的事。

    半晌,他徐徐出声,“我答应你。”话筒又传来叨叨絮絮的声音,他打断对方的话,“你没听清楚吗,我说我答应你。”她已经不再需要他了,他只能回到需要他的地方去。

    耳畔响起惊喜的询问,他答道:“我会尽快的。”

    结束通话,他幽幽的注视著她。

    “谁打来的电话?”她突然有一种下祥的预感。

    “你不认识的人。”他温柔的轻抚著她一头短发。“不早了,你也累了吧,早点休息。”说毕,他回到自己的房里。

    背靠著门板,黑尘闭上了眼睛,紧紧的握起拳头,忍住此刻啃蚀著心头的那股剧痛。

    这样也好,他才能毫无顾忌的放手一搏,为死去的双亲讨回血仇。

    真的很好,他再也没有任何的牵挂系念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

    接下来的几天,黑尘比白喜梦更早出去,也更晚回来。

    今日一早,听到打开大门的声音,他伫立在窗前,目送著白喜梦出去,紧锁的眉宇凝著一抹神伤,直到她已走远,视线仍舍不得收回。

    “再见了,喜梦。”他微哑的嗓音喃语著,回头拿起昨夜准备好的一只旅行袋,走出房门。

    “小尘,咦,你拿旅行袋干么?”白悦然讶异的看著走进客厅里的他。

    “叔叔,这几年谢谢您的照顾。”黑尘朝他深深的一鞠躬。

    丢下手中的报纸,白悦然震惊的站了起来。

    “你决定要过去?你知不知道你这一去,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

    “我知道。”

    “你本来不是决定不过去的吗?为什么会突然改变心意呢?”

    “我不能让我的父母和奶奶就这样白死。”

    “你想去报仇?你爸妈他们不会乐见你这么做的。”

    “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威利,他以前虽然那么对我,但他毕竟是我在世上仅剩的亲人,我不能眼睁睁的看他被人杀死。”留下来看著他珍爱的人与别的男人出双人对,他怕自己会失去理智的做出伤害她的事。

    “可是你只有一个人,又能怎么帮他呢?你这分明就是……明知道危险,还跑去送死哪!”白悦然心痛的斥道。

    “叔叔别为我担心,我会见机行事,如果情势真的坏透了,我不会让自己再-进去。”

    “可……怎么会这么匆促,喜梦她知道这件事吗?”

    “我还没跟她说,请叔叔转告她一声吧,今后喜梦的事……就麻烦叔叔了。”他神色平静的开口。

    “你真的决定这么做了?”

    “是的。”

    见他心意已决,叹息一声,白悦然沉重的出声,“那我送你去机场吧。”

    “叔叔,您不用送我了,我自己去机场就可以了。”

    “你这一去,我们也下知何时才能再见,就让我送你一程吧。”白悦然很清楚黑尘这一去吉凶难料,他无法不担心。但是那样的世界也不是他能介入的,他能给予黑尘的仅是一些关心和支持罢了。

    拒绝不了他,黑尘点了点头。“好吧。”

    两人坐上了计程车,白悦然叮咛——

    “此去你要自己多加小心,如果你想回来的话,白家的大门随时为你而开。”

    “谢谢叔叔。”此后,他和白家也许从此天各一方,再无关联了,他将没有焦距的眸光睇向窗外,压抑住心中浓烈的依依不舍。

    ***凤鸣轩独家制作******

    白喜梦打开大门,注意到玄关里老爸和黑尘常穿的鞋子不在。

    换好拖鞋,她向帮她提东西回来的方迅之道谢。

    “你坐一下,我倒杯饮料给你。”

    方迅之笑了笑,“不用了,我要到南部去了。你快去厨房准备吧,等小尘回来,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她笑弯了眼,“我今天一定要让他们对我刮目相看。”

    送走方迅之,瞄了一眼壁钟,九点了,她赶紧埋头在厨房里切切洗洗,花了两个多小时,整治了一桌色香味俱全的可口料理。

    她得意的看著满满一桌的佳肴。

    “嘻,等小尘跟爸回来,他们一定会吓一跳的,绝对想不到才短短十几天,我居然可以煮出这么多道好吃的菜来。”她忽然惊呼一声,“啊,对了,我昨晚好像忘了叮咛爸和小尘中午要回来吃饭耶。”

    她连忙定到客厅拨打黑尘的手机,然而得到的回音却是话机已经停用。

    她怀疑自己拨错了,再拨了一次,仍是相同的讯息。

    “奇怪,小尘干么把电话停掉?”

    准备再打父亲的电话时,大门开-,白悦然走了进来。

    “爸,你回来得刚好,快去洗手准备吃饭了。”

    “吃饭?小尘不在哪来的饭吃?你买了便当吗?”他可不敢奢望女儿会煮出一顿饭菜来给他吃。

    “嘿嘿,”她开心的将父亲拉到餐桌前,“当当当当,喏,看到了没,这些都是我做的唷,还有这个蛋糕。”这可是她辛苦的学了好几天才做出来的成绩,正等著家人大大的夸赞她一番。

    “你做的?”他狐疑的瞅了瞅女儿,再望向满桌丰富的菜肴,一脸不敢置信。

    她一脸骄傲,仰起下巴,挺起胸脯。

    “没错,都是我亲手做的,对了,爸,小尘有说要上哪去吗?他的手机居然停掉了,没办法打通。”

    “小尘他……走了。”想起这孩子年纪轻轻就要承担起那么大的担子,白悦然忍不住为他心疼。

    “他去哪里了?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她不以为意的问,还不知道黑尘此刻已身在千里外的飞机上。

    他长叹一声。“不知道,也许几年后吧。”

    “几年后?”她怀疑老爸说错了,滴溜溜的水眸瞪著他。

    “也或许几个月也不一定。你呀,如果昨天就弄出这么一桌菜,还可以帮他饯行,可惜晚了一步。”

    闻言,她一愕,抓紧父亲的手。

    “爸,小尘他去哪里了?你怎么说得好像他去了很远的地方似的!”

    “他是去了很远的地方,坐吧,”拉女儿坐下来,他道:“小尘没告诉你可能是担心你会舍不得,所以他才没跟你说一声就上飞机,我知道你们两人感情一直很好,不过你要明白,小尘有自己的事要解决……”

    “爸、爸,”听到这白喜梦慌了,震惊的问:“你的意思是小尘不会回来了吗?他究竟到哪去了?你快说呀。”

    “他到美国找他的爷爷了。”

    闻言,她激动的开口,“美国?他怎么可以什么都没说就一个人跑去美国?他

    太过分了,不行,我要去把他找回来。”

    “傻孩子,美国那么大你要上哪找他,你不可能找到他的,他的世界跟我们不同,我想他也是不希望把你牵扯进去,所以才什么都不告诉你。而且你这几天整日都跑得不见人影,我想就算他想跟你说,也找不到时间告诉你吧。”

    “我这几天都在方迅之家跟他妈妈学做菜呀。”想到她跟黑尘就这样分隔两地,什么话也来不及说,她著急得快哭出来了,“我不告诉你们,是想在小尘今天生日给你们一个惊喜,他怎么可以这样偷偷的就走了,这算什么嘛?”

    为了学做菜,她的手还切到好几个伤口,也被热油烫伤好几个地方,为了煮一顿饭给他吃,她都咬牙忍下来了。

    辛苦了这么多天,他竟然一声不响的走了!她费心烹煮的菜肴,他一口都没尝到,她还等著他的夸奖……

    怎么可以!太过分了!

    “爸,你一定知道那边的电话跟地址,给我。”

    “我没有那边的电话跟地址。”白悦然不希望女儿涉入黑帮的纠葛中,何况以她莽撞的性情,若是真找到那里去,还不晓得要惹出什么事来。黑尘不愿告诉她,大概也是顾虑到这点吧。

    她下敢相信。“怎么可能?爸,你在骗我。”

    他一脸歉然。“爸真的不知道,小尘走的时候,我问过他,他说等他安顿妥当之后,会告诉我们。”

    她慌了。“小尘他到底去了什么地方?你怎么可能连电话跟地址都不知道,我不相信,我不相信,爸,你一定是在骗我的对不对?”没有电话,没有地址,她要怎么找他,那不就等于……

    “喜梦,我是真的不知道。”

    二十几年前在美国求学时,他和小尘的父亲黑明锰因意气相投结成莫逆之交。

    明钰夫妻惨遭杀害之后几个月,他才听说了这件事,赶过去后,经明钰的邻居告诉他,他才知道他们夫妻的独子,也就是小尘,竞被丢在疗养院内任其自生自灭。

    只因为那件惨事发生后,他便宛若痴儿一样不言不语,威利觉得这个孙子没用

    了,就不再理会他,丝毫没考虑到小尘幼小的心灵当时受到多大的伤害。

    他看不过去,拜托院方向威利转达,他想代为照顾小尘的事,威利是同意了,但多年来,他从来也不曾过问过小尘的事,更不曾捎来只字片语的关心之词。

    听到连要打电话给黑尘都不可能,白喜梦哇的大哭出声。

    白悦然柔嗓哄著女儿。“喜梦,乖,别哭了,爸想好了,你就跟爸到国外去吧。”下个星期澳洲那个隧道工程要开始动工了,他身为总工程师不能不过去监工,但他又不放心把女儿自己一个人留在家里。

    她痛哭失声的捶打著父亲。

    “我不要,我哪里都不去,我只要小尘,爸,你把小尘还给我啦。”发现自己可能就此跟小尘失去联系,她心慌意乱得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他一时无言以对。

    “爸,小尘一定不会就这样走的,他会打电话给我的对不对?他一定会告诉我他人在哪里,绝下会让我找不到他的对不对?”她泪眼询问父亲,此刻她需要有一个人来给她信心。

    “嗯,小尘说过会告诉我们他的情况,别哭了,安心等他的电话。”

    ***凤鸣轩独家制作******

    一个月了,唯恐黑尘打电话回来找下到她,白喜梦怎么也不肯跟父亲到澳洲,她整天守在电话旁,然而电话每天都响起,却没有一通是她等待的。

    “喜梦,我妈做了一些苹果派,要我拿过来给你尝尝。”方迅之进门后将手里的保鲜盒递给她。

    她没有接过,只是专心的看著桌上一本本的相簿,那上面放的全都是她和黑尘从小到大的照片。

    方迅之在她身边坐下,上个月他到南部去找论文的资料,昨天一回来,就听老妈说起黑尘去了美国的事,他吃了一惊。

    “喜梦,小尘为什么会忽然跑到美国去?”

    她低声开口,“我也不知道,他什么都没跟我说一声就去了美国。”

    “我妈说他是在他生日那天走的?”

    她黯然的颔首,“嗯。我做的蛋糕和一桌的菜,他连吃都没有吃一口就走了。”想到这件事,她鼻子一酸,声音有丝哽咽。

    沉吟片刻,他有些担心的问:“喜梦,那天的事你有跟他解释清楚吗?”

    “什么?”

    “就是我吻你的那件事啊。”

    “你什么时候吻我了?”她讶问。

    “就……”他不好意思的搔搔脑袋,呐呐解释,“你还记得那天我送你回来,我说你脸上沾到脏东西的事吗?”

    “嗯,记得。”

    “呃,其实是那时候我看到小尘就站在窗口看著我们,我存心想整他,所以才故意那样说,还做出会让他误会的动作。”

    “什么动作?”她不解的问。

    “喏,就是这样,”他左手横过胸前,搭上自己的右肩,再轻轻动了下颈部,“这个动作从背后看,会以为我们在接吻。”

    “是吗?可是小尘他并没有提起这件事呀,他只是突然……吻了我,接著,他问了我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他问你什么?”方迅之皱眉问,直觉问题应该就出在这里了。

    “他问我……”白喜梦将当晚的事约略的说了一遍。“然后他就没再说什么,回自己的房间了。”

    听毕,他惊讶的拍额,“喜梦,你不会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小尘对你的感情吧?”

    “他对我的感情?”她茫然的睇向他。

    “天哪,你真的不知道?”他不敢置信的瞪著她,“喜梦,小尘一直以来都很喜欢你,你知道吗?”

    “知道呀,我也很喜欢他。”她愣愣的回道。

    “咦,你知道?”看她的表情,他马上就晓得她根本下明白,“不是兄妹间的那种喜欢,是男女之间的感情,就是可以接吻、可以上床做爱的那种男女关系,妈的,你懂了没呀,小尘他爱你。”

    她惊愕的瞠大眼。“小尘他……爱我?!”

    “没错,连我都看出他对你的感情了,你大小姐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白喜梦被他说的话轰得脑袋一片紊乱,“我……他……”小尘一直都爱著她?!天哪,她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看她一脸惶然无措的模样,方迅之没辙的叹口气,“算了,先别想那么多了,把点心吃了再说吧。”他打开保鲜盒递到她面前。

    她拈了一块苹果派放进嘴里咬了一口,他刚说的话在她耳边回荡著,愈想就愈难过,眼泪哗啦啦的掉了下来。

    “怎么哭了?我妈今天做的苹果派有那么难吃吗?”

    “不、不是啦,是我太笨了,居然一直都不知道小尘他对我,对我……呜呜呜……他一定在生我的气,所以不肯打电话回来给我。”她抽噎著,泣下成声。

    一个月来始终等不到他的音讯,对他的思念早已涨得满满的,晚上睡不好,白天也吃不下,满脑子想的都是他。

    她受不了这样的牵挂了,好像有无数只的小虫子在啃蚀著她的心,好难受。

    最受不了女人哭了,方迅之赶紧抽来两张面纸给她,“别哭了,我相信他一定会打回来的,以他对你这么多年来的感情,他舍不下你的,不过,喜梦,他究竟跑去美国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爸只肯告诉我说他到美国去处理一些家族里的事情。”

    “既然这样,等处理好了,他自然就会回来,你呀就耐心一点等他吧。”

    “可是,我觉得,他好像……不会这么快回来。”她很不安的道,尤其想到那天他异样的神情,她更加的惶然、

    方迅之安慰的说:“不会啦,处理事情而已,需要多久?最多几个月就回来了。”

    谁也没有料到黑尘这一去,就不曾再回来。

时间提醒:2017-11-25 11:37:34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