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哈哈哈,公主,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还是乖乖就范吧。”刻意压低的嗓音,淫笑出声。

    被压在床上的人,颤抖的开口,“不要,你抓错人了,我不是你说的公主,快点放了我,否则我就……”

    “就怎样?”

    “我就要哭了哦。”

    “哇哈哈哈,你尽管哭,我的公主,我最喜欢听美人的哭声了。”

    “你你你……呜呜呜呜,我真的不是公主,我是我是……”

    “就算你真的不是公主,也是个美人,我最爱美人了,来吧,我的大美人,今晚就让我好好的爱你。”不安分的魔爪朝床上的人伸去,惹得对方忍不住……哈哈哈笑出声。

    “小尘,这个时候你应该惊天动地的大哭出声才对,怎么笑起来了?”

    “……哈哈哈……我……怕痒,你不要再摸了。”

    “你怕痒?”白喜梦闻言不只没有停手,反而四处在黑尘身上搔著痒。

    “你干么?喜梦,快住手……”他发出忍俊下住的笑声,缩著双臂躲著她的魔爪。“不要闹了喜梦,还不快住手。”

    “我这是在帮你知不知道,每天大笑有益身体健康哦。”她爬到他身上,小手忙碌的探索他身子各处,看哪一个地方最能令他发笑,发现是他的腰,她全力进攻那里,惹得他笑声连连的缩成一团。

    “我投降,喜梦,你快点住手啦。”

    见他迭声求饶,她这才住手,顺势躺在他身侧。

    斜眸瞥到他胸腔微喘的起伏著,她支起上半身,注视著他因为大笑而脸色微红的俊颜。她微一失神,真的好帅,怎么看怎么帅,怪不得那些女生这么迷他,连她看得都差点要失魂了。

    他淡褐色的眸子也凝视著她,空气中流动著一丝诡谲的气息,她的呼吸莫名的变得沉窒,觉得自己的心神好像要被吸进他那两潭深幽的眼波里。

    她胡乱的找著话说,打破此刻那诡异的对视。

    “款,小尘,你现在身高多高了?”

    “一七九”

    “这么高了哦。好快,我记得你刚来我家的时候才这么小一只,”她伸手比了个长度,“现在已经变得这么大一只了,真是岁月不饶人哪。”

    听她说得好像她是看著他长大的长辈似的,黑尘哼笑一声,坐起身,揉了揉她的发,“别说得好像自己很老了一样,别忘了你比我还小一岁。”

    “可是我一直觉得自己比你大,这可能跟精神上的成熟度有关吧。”

    他伸指抬起她的下巴,笑骂,“真敢说,你的精神哪一点比我成熟了?”

    她笑盈盈开口,“全部,快,叫一声姊姊来听听。”

    他的脸忽然凑近她,她吓了一跳,想退开,他却伸手捧住,眯起眸。

    他的鼻息微微的拂在她的睑上,有点痒,她发现自己的心跳好像有点不寻常的乱了节奏。

    他那样目下转睛的睇著她,又什么话都下说,看得她有丝下安,“小、小尘,别闹啦,放手。”她伸指想扳开他捧著她脸的手。

    须臾,他放开她,轻弹了下她的额,“想当我的姊姊,你还不够格。”

    “谁说的?”她不服气的出声。

    “是谁每天都要人家叫半天才能爬得起床?”

    “呃……”她讪讪的搔搔脸颊。

    “又是谁在爷爷过世后,每天煮三餐喂饱你?”他再问。

    她心虚的干笑,是的,自爷爷一年前过世后,所有的家事几乎都是小尘在做,拖地、煮饭、整理家中的一切,而她呢,只负责用洗衣机把衣服洗干净,再晾起来就好。

    “所以喽,有人这么做姊姊的吗?”

    “那个……呵呵呵,我们都是自己人,不要计较那么多嘛。来,我们继续刚才大色狼调戏美王子的戏吧。”

    “等一下,色狼不是像你那样演的,我演一次给你看。”他翻身,两条腿跨在她身侧,低沉的嗓音说出她刚才念的台词,“哇哈哈哈,公主,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还是乖乖就范吧。”

    她一凛,被他的眼神和身上流露的气势吓住了,同样的台词由他的口里说出来,竞跟她有那么大的不同。

    见她竞瞪著他发愣,他直接跳过她的台词,接著再说:“就算你真的不是公主,也是个美人,我最爱美人了,来吧,我的大美人,今晚让我好好的爱你。”

    他伸手朝她的衣襟一扯,她柔嫩的香肩和锁骨露了出来,他淡褐色的眼瞳倏然变得晦暗幽深。

    他脸上深沉的神色是她下曾见过的,她一时震慑住,无法动弹,只能怔怔的注视著眼前这个她觉得突然变得有点陌生的男孩。

    接著他俯下脸,狂吻著她的脸和她的胸口。

    被他吻过之处,像著了火似的热烫起来,她颤著唇,结巴的出声,“我、我知道了,可、可以了,你快住手。”

    他停住不动,须臾才抬起头,嗓音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喑哑。

    “色狼要这样演才像,你刚才那样一看就知道是在玩。”他竟然失控了,假戏真做的把她亲下去,甚至还欲罢不能,差点就擦枪走火。

    她推开他,“呃,我知道了,我回房自己再练习一下。”

    回到房里,白喜梦坐在床上,发觉心跳快了好几拍,刚才小尘演得也未免太投入了吧,好吓人,她差点以为他要把她给怎么了。

    想下到小尘还满有演戏的天分,揣摩得真的很像,呵呵。

    ***凤鸣轩独家制作******

    白喜梦忘了要去找方迅之,一直到第三天,因为路过方家武道馆,她才想起来这件事。

    “啊,小尘,你先回去。”

    “你要做什么?”

    “我要去找方迅之,听说他跟女朋友切了,我的机会来了。”她从没隐瞒过他她暗恋方迅之的事,一脸兴奋的朝方家走去。

    黑尘神色一黯,驻足原地目送著她的背影。

    白喜梦怀著期待的心情过去,谁知道就在来到方家旁边的巷口时,瞥到一双依偎在一起的人影,看两人甜蜜的抱在一起的模样,哪一点像是在闹分手的样子,顿时一片乌云飘来遮在她头顶。

    她脸上满满的笑容瞬间垮了下来,一脸挫败的往回走。

    “怎么了?”

    匆然听到一声熟悉的嗓音,她抬起头,见是黑尘走到她面前,她咳声叹气的把头靠向他肩上。“张丽姿骗我,他们根本没有分手嘛。”

    “是吗?”他舒开蹙起的眉,迟疑了下低声开口,“喜梦,你……不要再迷恋方迅之了。”

    他的嗓音太小,她没听清楚,抬眸觑向他问:“你说什么?”

    迎上她澄净的目光,他沉默几秒才又继续说:“方迅之既然已经有女朋友了,你不要再迷恋他,看看身边的人,也许你会发现更适合你的人。”

    她笑了笑,“我们有一个老师说过一件事,适合的未必是自己喜欢的,喜欢的呢,则未必适合自己,人就是这样矛盾又复杂的生物,所以从占到今才发生那么多悲欢离合的故事。”

    黑尘低垂眸光,没再出声。

    她仰望著天空飘过的白云,感叹的说:“小尘,等有一天你有喜欢的人,你就会知道,放下一份感情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事。”

    我早就……知道了。他无言的在心里回答。

    翌日,张丽姿面对白喜梦的诘问,反驳道:“我没骗你,之前他们真的闹翻了,可能是他们又和好了吧。”顿了顿,她接著说:“款,你既然这么喜欢他,干么不想办法横刀夺爱,破坏他们两人的感情啊?”

    “我才不当坏女人。”

    她凉凉的讽道:“啧,好清高哦,所以你打算继续这样暗恋下去喽?真痴情哪。”爱情是-场血淋淋的战争,不主动出击,只想静静等待的人,是很难能如愿以偿的。

    “不要五十步笑百步,你也没比我好到哪里去。”

    “更少我努力争取过了,最后还是没办法得到小尘,我也甘愿了。你咧,除了暗恋,你做了什么努力去争取方迅之?”

    “我……”是没有,但方迅之已经有女朋友了,她还能怎样嘛,她绝不会为了喜欢一个人就去搞破坏,那样太没品了。

    接下来白喜梦忙著排演班上的戏剧,也没空再去想这件事。

    一个月后,正式演出。

    舞台上,司仪介绍——

    “接下来我们欢迎二年十班所带来的表演,黑马公主俏王子。”

    红色的布幕徐徐拉开,白喜梦在后台等著上场,悄悄从后方布帘瞄了瞄台下,黑压压的一片人头,令她开始紧张起来。

    班代拍了她肩膀一下。“白喜梦,换你上场了。”

    “噢,好。”镇定,深吸呼,很好,没什么好怕的,把底下的人都当成木头就好了。

    她信心满满的上场,滑稽的反串扮相立刻就引来一阵笑声。

    按照剧本,她演到将抢来的假公主,但其实是个王子的大美人压倒在地上时,她淫笑著扒去对方的衣服。

    “就算你真的不是公主,也是个美人,我最爱美人了,来吧,我的大美人,今晚让我好好的爱爱你……”

    “不要,你不要这样。”美人害怕得啜泣。

    扒开他的前襟,白喜梦瞪大眼,“啊,什么,你居然是个男人?”

    “我就说我不是公主了,你现在可以放了我吧?”柔弱的王子颤声说。

    “嘿嘿嘿嘿,那正好,我从没见过像你这么美丽的男人,乖乖让我抱,我保证一定很温柔的对你。”

    “不要,哇——”底下的王子惊天动地的扯嗓大哭。

    她该装作被那嚎啕的惊人哭声吓了-大跳而跌倒的,但此时她眸光不经意的-瞥,瞄到坐在底下前排位子的一张熟悉脸庞。

    她看到坐在黑尘旁边的女同学侧过脸,在他耳旁低语著什么,模样十分亲昵,她的唇几乎就要贴上他的脸颊了。

    她愕然的愣了下,胸口忽然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涌起。

    突然有人敲了下她的头,她没反应过来,只是呆呆的转眸瞪著手里持著一把剑的劲装女孩。

    那女孩饰演前来救心爱王子的公主,见白喜梦竞没依照剧本被她打得昏倒,她紧张得再用力敲了她的头一下。

    额头被重敲一记,白喜梦龇牙咧嘴的抗议,“你干么这么用力打我?很痛耶。”一时忘了正在舞台上表演的事,她一手挥开那女孩。

    对方没防备的往后跌倒。

    台下响起一阵大笑。

    饰演被错当成公主的柔弱王子,拚命挤眉弄眼并小声的提醒她,要她赶快昏倒好让戏能接下去演,奈何她像中了邪一样,完全不甩他。

    没办法了,王子见她一点都不配合,而来救他的公王又倒在地上一脸错愕,他只好自己上了,举起掉在一旁的假剑,狠狠的朝她的头劈下去。

    “啊!”白喜梦终于痛得蹲了下去。

    “公主,坏人昏倒了,我们快逃。”王子机灵的拉起公主的手逃走。

    白喜梦这时总算想起了正在舞台上演出的事,忙不迭住地上一躺,佯装昏迷。

    吼,干么打这么用力,痛死人了啦!

    表演一结束,黑尘便来找她,看到她额头肿了一个包,蹙眉问:“怎么弄成这样?”

    “没办法,谁叫我在表演的时候突然失神,还好他聪明的用力打了我一下,戏才能接下去演。”明白是自己不对,白喜梦没责怪打她的同学。幸好因为这样的意外制造了笑料,所以老师跟同学对于她的凸槌也都没说什么。

    “肿成这样,要先冰敷才行。”他拉著她定向保健室。

    她躺在床上,额上放了个冰袋。

    “为什么会突然失神?”他-直很仔细的观看她的表演,留意到她不知为什么忽然愣住了。

    “我……”她很难启口说是因为自己看到坐在他旁边的女生,亲密的在他耳边说话,不知为什么竟然震了下,这才忘了还在演出的事。

    她轻吐粉舌的傻笑带过,“没什么啦,脑袋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一片空白,可能是太紧张了。”

    结果翌日,看到昨天饰演柔弱王子的男同学,额头竞也肿了个包,白喜梦诧问:“你的头是怎么回事?”

    他掀掀唇,想说什么,最后只是横了她一眼,默默走开。

    还不都是那个黑尘,因为他敲肿了她的头,他竟然威逼著他也敲肿自己的头才肯罢休。呜呜呜,好过分哦,他又不是故意要伤害白喜梦的,谁叫她在演出时竟然发呆嘛。

    一想到黑尘昨天那种冷酷很厉的恐怖眼神,他到现在还会发抖,他根本就是有著天使脸孔的可怕恶魔嘛。

    ***凤鸣轩独家制作******

    “黑尘,你真的不参加吗?这样那些女生会很失望的。”

    “我那天有事下能去。”她们的失望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别这样嘛,有什么事下能往后延吗,这可是我们班毕业前最后一次办活动了耶、”身负全班女生交付的重责大任,康乐股长努力想说服他参加班上星期天举办的烤肉活动。

    他淡淡开口,“我真的有事。”说毕,便迳自走人。他等这一天等了快三年了,绝不会为了区区烤肉而改期。

    黑尘离开后,一名秀气的女孩定到康乐股长身边,“他还是不去吗?”

    “嗯,我已经说破嘴了,他少爷说不去就下去,”推了推眼镜,他涎著笑道:“孟雅,你跟他这一阵子不是走得比较近吗?你去劝他,说不定他会肯改变心意。”

    “没用的,我已经跟他提过了。”她迟疑了下,“如果是她劝他,说不定他会肯听。”

    “你说的是谁?”

    “白喜梦。”

    “对吼,他们两人从小就住在一起,她说的话他一定会听得进去的。我现在就去找她。”他兴奋的击掌,兴匆匆的跑向二年级的教室。

    放学后,黑尘如往常一样过来接白喜梦一起回去。

    “小尘,今天你们班那个唐定强有来找我耶。”

    “他找你做什么?”黑尘旋即明白对方一定是想找她当说客,要他参加星期天的烤肉。

    她转述对方的话,“他说高中三年你都没有参加过班上举办的活动,这是高中生涯的最后一次了,全班的同学都希望你能参加。”顿了下,心想他可能是担心她所以才下去,她笑咪咪的道:“你去啦,我一个人在家没有关系的,要不然我还可以去同学家玩。”

    “我那天真的有事,没办法去。”

    她狐疑的问:“你有什么事?”怎么之前都没听他说过?

    “我要去方家武道馆。”

    “咦,可是那天是星期天,他们不是休息吗?”

    “我跟方迅之约好了。”

    “你们要干么?”

    “……有事。”

    她进一步追问,“你们有什么事?”

    “男人之间的事。”

    她一脸疑惑,“什么叫男人之间的事?”

    他转开话题,“晚上你想吃什么?”

    “款,你还没告诉我……”

    “我炒面好不好?”

    不让他把话题转掉,她擦腰佯怒的瞪他,“小尘,你不要唬弄我,快说。”

    “煮苦瓜汤可以吗?”

    “不行,我最讨厌吃苦瓜了。”

    “那丝瓜竹笙汤?”

    “不要,你明知道只要有个瓜的菜我都不喜欢吃。”

    “那你想喝什么汤?”

    她想了想,“玉米浓汤好了。”

    “那还想吃什么菜?”

    “呃,麻婆豆腐,再炒一个茄子、一个宫保鸡丁,啊,我看你还是不要炒面了,这些菜要配白饭才好吃。”

    黑尘笑应,“好。”原先的话题就这样被带开,两人一路讨论著晚饭的内容走回家。

    ***凤鸣轩独家制作******

    最后为了配合黑尘的时间,班上把烤肉的活动顺延到下一个星期,他才答应参加。

    这个星期天一早,白家传出一声懊恼的低呼。

    “啊,十点了,怎么这样啦?这是什么烂闹钟,设定的时间到了居然都没响?”无辜被责怪的闹钟静静杵在那里,无言的诉说它有按时叫主人起床,是她在睡梦中把它按停了。

    白喜梦匆匆的起床,走出房间,来到客厅,没见到黑尘,再去敲了他的房门,也没人应。

    “他一定是出去了,我要快点才行。”他神神秘秘的不肯告诉她他和方迅之究竟约了要做什么,让她好奇的更想知道。

    梳洗后,她随便换了套T恤和牛仔裤,也来不及吃早就准备好放在餐桌上的早餐,匆忙的跑出去。

    来到方家武道馆,门口的一道铁门深锁著。“咦,没人在吗?”她绕到靠近巷口边的窗于,眼睛贴著那片毛玻璃,想窥看里面的动静,隐约听到闷响声传来。

    “有声音,里面应该有人。对了,我记得方家后门的钥匙好像是藏在门边的盆栽底下,嘻,我非要看看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鬼不可。”

    由于这里只当做武道馆用,方家的人并没有住在这里,方伯伯早上过来时,常会忘了带钥匙,于是便将一副备用钥匙藏在盆栽底下,这是她几年前无意板知道的。

    她走向大门左边的盆栽底下,果然发现一把钥匙,她绕到屋后,喀一声打开后门。

    蹑手蹑脚的走进去,发现适才在外头听到的声响似乎停止了,道馆约莫三十坪左右,并不算大,她很快就来到提供给学员练武的地方。

    “啊,你们在干什么?怎么会弄成这样?”一进去她便看到黑尘与方迅之躺在木质地板上,两人衣著凌乱,脸上都带著伤,就像跟什么人大打了一架似的,她吃惊的快步过去。

    “小尘,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在他身边蹲下来,看到他那张俊美无俦的脸竟然青一块紫一块,她忿忿的怒问。

    一旁的方迅之自首,“是我。”

    “是你?你为什么要打小尘?”她这才看向方迅之,发现他的情况并不比黑尘好,一张娃娃脸左边脸颊和下巴肿了一大块,几乎整个变形了,好惨。

    “你问这家伙呀,明明说好了是比武,点到为止就好,也不知道他干么突然像疯了一样,完全不顾章法卯起来就打。”打得他招架下了,最后只好投降认输。

    白喜梦转回眸光质问,“小尘,你为什么要跟方迅之打架?”

    他掀了掀唇,“这是比武,不是打架。”而且他赢了。

    方迅之埋怨的骂道:“妈的,哪有人像你这样在比武的,根本是在拚命嘛!”老实说刚才他真的被他那冷酷的气势吓到了,他宛如把生死全抛在一边,非跟他拚得你死我活不可。

    本来刚开始打都还好好的,然后他说了几句话后,黑尘就突然问像被恶魔附身一样,完全变了一个人。

    对了,难道问题出在那几句话,他记得他当时好像说——

    “昨天喜梦问我究竟跟你约了做什么?”

    “你告诉她了吗?”黑尘问。

    “没有,你不是说这是我们两人的事,不希望我告诉第三个人吗?所以我没跟她说。跟你说-件很好笑的事,张丽姿居然跟我说喜梦在暗恋我,很好笑对不对?”

    “有什么好笑的?”黑尘神色冷了下来。

    “我一点也感觉不出来她在暗恋我,何况她也不是我喜欢的型,我只当她是妹妹看。万一她要是真的向我告白的话,那情境一定很滑稽。”

    “你太过分了!”

    然后黑尘的眼神就变得冷酷起来。

    白喜梦拧眉低斥,“小尘,你跟方迅之又不是仇人,为什么要出于这么重?”

    黑尘沉默著没有搭腔,他不想告诉她,那是因为方迅之把她对他的心意当成了笑话在看,惹恼了他,所以他才会出手这么重。

    见他闷不吭声,她抬起他的脸检查伤势,“你看看你把自己弄成什么样了?除了脸,还有其他的地方受伤吗?”

    他才是伤势比较重的那个人好不好?方迅之斜目看著身边那两人,一点都不觉得白喜梦有在暗恋他,明明两人都受伤了,但她的眼睛好像只看得见黑尘。

    咦,莫非她喜欢的人是……

    再瞟向没有丝毫抗拒,任由白喜梦在他身上上下其手的黑尘,顿时一念闪过,方迅之嘿嘿嘿的笑出声,怪不得黑尘刚才会突然变成一头狂狮,原来是打翻醋桶了。

    “你在笑什么?”白喜梦不解的觎向突然发出笑声的方迅之。

    “呵呵呵,没事没事,你们继续相亲相爱,我要先走了,待会麻烦你们离开时帮我把门关好。”把地方留给他们,方迅之爬了起来,一派洒脱的走向大门。

    看著他离开,她这才想到方迅之身上也受了伤,不过她此刻没空去追回他,她扶起黑尘。“走吧,我带你去医院擦药,真是的,以后不准再这样喔,没事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我打倒他了。”

    “什么?”她一时没听清楚。

    “我打败方迅之了。”

    “是吗?”她并不太惊讶,自小尘开始学武后,便进步惊人,连连夺下国内和国外武术比赛的冠军,连方伯伯都说小尘很有武术方面的天赋。

    “喜梦,我……”当年他曾向自己发誓,一旦赢了方迅之,他便要向她吐露心中的感情,然而此刻话到唇边,竟然不知该怎么开口才好。

    他很怕她仍执著于方迅之,无法接受自己。

    “不晓得方迅之的伤要不要紧?他要是这样回去的话,一定会被方伯母骂的,他妈妈一向最讨厌他跟人家逞凶斗狠。”

    听她一开口就在替方迅之担心,黑尘的心沉了下去。

时间提醒:2017-11-23 07:42:14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