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平稳的飞在白云上方,底下的云海几乎触手可及。

    “小尘,爸说要赶回来看你耶,也许他会比我们还早到家。”偎著宽阔的胸膛,白喜梦伸著纤指轻轻的在他的胸口上随意的画著圈圈。

    惹得他身子微微一颤,抓下她淘气的小手。

    “我好几年没看到叔叔了,不知他这几年来还好吗?”

    “好呀。他整年都忙得不亦乐乎呢。”手被握住,她画上瘾,觉得好玩,伸出另一只手继续画。

    黑尘倒吸一口气,索性握牢她两只顽皮的手。“喜梦,别闹了,现在在飞机上。”

    “我哪有在闹,人家只是随便摸你一下而已,干么这么小气?”她噘起嘴睨瞪著他,浑然不知随意的举动就宛如在他身上放了把火,引诱著他。

    “我……”他有口难言,倩知她并不明白自己的行为有多么的挑逗。只好将话题岔开,“喜梦,我一直忘了问你,大学毕业后你在做什么?继续读书,还是在工作了?”

    “我成绩那么差怎么可能继续读书,”提起自己的工作,她笑呵呵的道:“告诉你唷,我现在在当老师。”

    “你在误人子弟?”他难以想像不爱读书的她为人师表的模样。

    “你说什么?!”双手都被握住,她狠狠的张口朝他的肩头咬去,惹来他拧眉低呼一声。“你太小看我了,我可是幼稚园里最受小朋友们欢迎的老师耶。”骄傲的仰起下巴,她不满的横去一眼。

    “你在教幼稚园?”他颔首,“陪著小朋友们玩,这个工作倒很适合你。”

    “什么陪他们玩,我也有教他们捏陶、画画、唱歌……”咦,好像真的玩的时候比较多耶。

    “我真想看看你当老师的模样。”他好笑的道。

    “嘻,回去就让你瞧瞧本姑娘在小朋友面前有多威风,绝不亚于你在路易他们面前那样,那些小萝卜头可个个唯本老师的话是从唷。”她得意的道。

    “是,好了不起哦,白老师。”爱怜的捏著她的俏鼻,思及一事他又问:“喜梦,你看我回去要做什么工作好呢?”昨天找来派特和路易他们,将他手中的地盘各自安排给他们后,派特他们不敢相信他竟会就这样走了,一个个惊讶得瞪大眼睛。

    “杰克,你在开玩笑?”彼得怀疑的问。

    “噢,我知道了,你是要暂时回去度假对吧?吓我一跳,还以为你不再回来了。”大街怔了下,咧开大嘴笑著。

    “说得也是,这可是你辛丰苦苦流血流汗才打下来的地盘,你怎么可能放著就走人了,呼,我还真被你给骗了。”卡尔扬了扬眉。

    “不是的,各位,我并不是在开玩笑,愚人节还没到,我是认真的向各位告别,我明天一定就不会再回来了,我对你们的安排都写在你们手上的那份文件上。也许我考虑得还不够周详,你们可以再自行协调今后的势力划分,我唯一请求各位的只有一件事,我们都是出生人死过的伙伴,有什么事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谈,千万不要为了一些利益就撕破脸分道扬镳。”

    在场的数人全都震惊的愕住,仅有派特和路易并不太意外,在看过他为了那女孩而失控的表情,他们便知道,他的心早已全部悬在她身上。

    “你是说真的?”卡尔不敢相信的问。

    “是为了她,对吧?”一直沉默的派特开口。

    黑尘坦白的颔首,“是的。当初我来纽约是为了报父母之仇,如今汉斯已死,我已经没有必要再留在这里了。”环视著与他一起打拚过来的数人,他诚恳的道:“兄弟们,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很感谢你们的帮助,明天一别我们应该不会再见,你们自己多保重,临别前,我有一件事想拜托各位。”

    “什么事?”路易问。“只要我们办得到一定尽全力去做。”他是所有人里面最清楚杰克对那女人的感情有多深的人,明白事情已无转圜的余地,此刻任何人都无法挽留住他了。

    “我为威利保留的地盘,请帮我多多关照。”

    几个人脸色沉重的面面相颅,不约而同的点头承诺。“看在你的份上,我们会帮他的。”

    “杰克,那你回台湾想干什么?继续干黑道吗?或许我们可以联合台湾的黑帮,组织成一个跨国的国际集团。”彼得兴匆匆的道。

    黑尘摇了摇头。“我不会再碰黑帮了,至于要做什么,我回去再慢慢的考虑。”当年离开台湾时是大二,到了美国后他并未再继续读书,他还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白喜梦拍了拍他清俊的脸庞,笑嘻嘻的道:“你就安安心心的在家里当家庭煮夫,我养你。”

    他开怀的畅笑:“那我就赖你养一辈子咯。”只有她会不在乎他身无分文,只有她是毫无目的的爱著自己,这样的女子,怎不叫他刻骨铭心的爱著。

    飞机缓缓的降低高度,熟悉的岛屿已经出现在底下……【全书完】

时间提醒:2017-11-25 11:50:20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