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4.第1214章 登位(终章)

  

  宣室殿里面诡异的寂静,朝臣们偷眼看着平凉的那些大佬们。想从他们的表情里面,看出来一些端倪。却没想到,平凉的这些家伙一个个鼻观口口关心,睡着了似的坐定在那里。

  “摄政平凉君到!”内侍的声音回荡在宣室殿里,所有人都躬身施礼。

  踏着火红的朝阳,云钥走进了宣室殿。还是穿着他那身黄龙袍,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坐到自己的座位上,而是径直来到最中间属于王的那个位置。回过头来看了看那些躬身施礼的大秦朝臣,一提袍袖便坐了下去。

  静,除了安静还是安静。李斯,尉缭子,邹衍,渔老,耿师傅……这些平凉臣子们一个个喜形于色,而那些逃离屠刀硕果仅存的大秦王室却面色灰败。那些大秦的朝臣们都不说话,赵高指鹿为马他们都是见过的。不过赵高嚣张的程度,远远不及云钥。到死,赵高也没敢坐到王的座位上。

  “规矩都免了吧!今天大朝会,可能有人会问是什么原因,让本君从前线赶回来了呢?现在我告诉你们,就是因为这个。”说完,云钥便拿出了一个牛皮纸包裹的信笺。

  “这是我大秦上将军王翦给太尉府的手书,上面说大王因为在前线偶感风寒,以至于高热不退。已经于十六日前在邯郸薨逝,现灵柩正在返回咸阳途中。”云钥说完,便将手中的信笺交给内侍,让他宣读。

  大秦王室的那些遗老遗少浑身打着摆子,脸色灰败流着眼泪。太过分了,就知道出去打仗带着大王出去没好事儿。现在真的给弄死了,最重要的是王翦的态度。这书信是王翦上书,胡亥又薨逝在邯郸城里。而算算日子,那时候云钥正在楚国都城寿春。

  一切的一切都说明,王翦和云钥是一伙儿的。

  这太可怕了,如今大秦的军队都掌握在王翦手中。那是唯一可以抑制云钥的力量。现在两个人穿了同一条裤子,大秦王室还有得救么?更为可怕的是,大秦王室如今后继无人。嫡传子嗣死了个干干净净,就连王室旁支都被屠戮得所剩无几。

  现在云钥坐在王的位置上,虎视眈眈的看着有资格坐上那个位子的几个家伙。老天爷!谁现在还想着坐上王位?不要命了?

  大殿里继续沉默,许多人甚至连王翦书信里写的什么都没听清楚。宣室殿一时之间有沦为鬼蜮的危险!

  “君上!请节哀!”邹衍第一个蹦了出来,说出来的话让那些王室们欲哭无泪。云钥坐在那里,眼睛跟鹰隼一样的扫视着众人,哪里有一丁点儿悲伤的模样?

  “先王年方少艾,却能披坚执锐征战沙场。听说战场之上,亲冒矢石战阵杀敌。实乃我秦人效仿之楷模,臣以为应尊礼制,逢迎先王的灵柩回关中妥善安葬。并且加速修建大王之陵寝!”

  “准!”云钥的声音冷冷的传了下来,不带一丝情感。

  “君上,先王年少无子。如今天下一统,大秦王位却无人继承。大秦一统华夏,乃是数百年来难得的统一。从此天下不再有征战,也不会再有无畏的杀戮。臣常于市井之间,听闻百姓们夸赞君上。说君上是数百年来,上天降给我华夏的圣人。

  百姓们还说,天可一日无日月,国不可一日无君上。臣斗胆,恭请君上承袭王位,成为我大秦华夏之共主。上可承天命,下可安黎民之心。求君上位天下苍生计,为我华夏社稷计,登临大位担起这万畿重担。”

  邹衍说完便俯身跪倒在地上,一副你不答应老子就不起来的做派。

  “臣!附议!”这种好事儿哪里有不抢的道理,从龙之功那是多大的功劳。李斯仗着年青,尉缭子还没站起来。李斯便一下子窜起来,跑到宣室殿的中间跪下。

  “臣!附议!”

  “臣!附议!”“臣!附议!”……

  渔老,耿师傅,齐国远等一票人齐齐的跪在地上,跪求云钥继承王位。一些有眼色的大秦朝臣们,立刻知道今天这朝会是因何而开。都是在朝廷里混成精的家伙,当然知道此时应该如何选择,跪在地上的人是越来越多,最后居然成了时尚。朝臣们跪倒在地上,呼天抢地。

  还有些不要脸的,说云钥如果不登位便碰死在宣室殿里。可这兄弟抱着柱子,就是不拿脑袋往柱子上撞。

  不过也有些人为难的站在一旁看着,那就是那些秦国的赢姓王室宗亲们。这天下是他们赢家的,现在要改姓了云。感情上,委实说不过去。

  “如今天下一统,都是我家君上的功劳。如果谁反对君上登位,先问过我老储的战刀再说。”一身铠甲的储大勇站在门口,旁边是同样浑身披挂的敖沧海。两个人门神一样的站在宣室殿门口,今天不说出一个一二三来,就别想出这个门儿。

  这就是赤裸裸的威胁了,如果再不拥护云钥登位。今天肯定就横着出去了,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事实证明大秦王室全都是好汉。这些王室的遗老遗少,二话不说纳头便拜。虔诚的样子,丝毫不逊色于平凉的那些老臣。

  “既然如此,那云钥就愧领了。”厌烦透了那些什么三请的臭规矩,明明一心当****,却还想着立牌坊。老子就是一心当****,就是不立牌坊怎么了?当大王很好当么?还推来推去的,虚伪!

  云钥的豁达连平凉的老臣都是一愣,哥们儿你这也太猴急了一点吧。好歹让大家走完三请的程序,不过看云钥这副样子,也不打算走了。就这么地吧!脱裤子放屁的程序,省略了也好。

  王翦紧赶慢赶,待他赶到咸阳的时候。云钥的继位大典已经开完了三天,由于不是赢姓子孙,连去雍都都省了。王翦面对的,就是这样一个既成事实。

  “上将军,咱们还有一搏之力。”咸阳城外,历枭手中握着剑柄,看着远处的咸阳城说道。

  “算了!事已至此,就不要节外生枝。其实,云钥当这个王也是不错的。至少百姓会富足起来,这些年咱么东征西讨你不累么?人杀的太多了,攻城之战杀人盈城,牧野之战杀人盈野。华夏撕杀了几百年,该安定下来了。走吧!多年的交情只要放下手中兵权,云钥还是不会做绝的,国家需要安定,他比谁都清楚这一点。咱们,做个富家翁就是了。”王翦说完,催马奔向了咸阳城,身后跟着胡亥的灵柩。

  (全文完!)

  

时间提醒:2017-11-25 04:31:47 (凌晨啦注意休息哦,好身体再战500年!)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