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二十一章 父女赖账

    杜嫣这女人总能干出想让人把她杀人灭口的事。

    要不是打不过她,她的坟头早长草了。

    迎着杜嫣深思的目光,秦堪一阵心虚,转念一想,我怕什么?她至今还欠我二百两银子呢,我是她的债主,为什么要怕她?应该她怕我才是,怕反了吧?

    秦堪理直气壮地一挺胸:“还钱,二百两银子!”

    杜嫣柳眉深颦:“上回诗集的事,我还只是有所怀疑,所以言语试你,却不敢肯定,这次倒让我逮了个正着……秦堪,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你的债主……不要转移话题,还钱来。”秦堪标准的黄世仁口气。

    “你才不要转移话题!说,你怀着什么心思?明明是你自己的东西,为何假以他人之名?”

    秦堪眼睛微微眯起,森然道:“……你想赖帐?”

    “世上文人士子欲求名满天下而不可得,你却将才名弃之如敝履,埋头默不出声的捞银子,……你是不是有病?”

    “不还钱我上衙门告你去,你爹是知县也赖不掉欠债还钱的天理……”

    “你身上还藏着多少奇妙的本事……”

    “…………”

    “…………”

    两人鸡同鸭讲,各说各话,场面很混乱。

    “停,停!”秦堪举手,痛苦叹息:“……跟你聊天好累。”

    杜嫣显然也不怎么轻松:“我也这么觉得……”

    “咱们明明话不投机半句多,何必如此执着呢?”

    “说得也是。”

    二人住口,约定明日再战。

    直到杜嫣的身影消失不见,秦堪才忽然惊醒。

    “银子呢?她不是还欠我银子么?就这么被她混过去了,这女人赖帐的本事真高……”

    一脸鄙视的摇摇头,秦堪转身回自己的房间,写《西游记》的故事大纲去了。

    秦堪刚走片刻,唐寅房间的门打开,失魂落魄的唐大才子看着空荡荡的门口,呆若木鸡怔怔站了很久。

    “明明听到有人在门口吵架来着,为何空无一人?”

    木桩似的站立许久,唐寅两眼惊恐睁大,身躯不可抑止地剧烈颤抖起来。

    “难道……我真的疯了?”

    **********************************************************

    山阴县衙内堂。

    杜宏长身而起,神情怪异,不知是怒是笑。

    “嫣儿,你的意思是说,老夫这官位是你出二百两银子保住的?”

    杜嫣嘴角带笑,却故意叹气:“原本说好是一百两的,后来女儿实在看不得那无耻之人的嘴脸,痛揍了他一顿,于是涨到了二百两……”

    杜宏:“…………”

    杜知县有种撞墙的冲动……

    真不知是该好好夸一下女儿,还是狠狠抽那姓秦的书生一顿。

    “胡闹,你们……太胡闹了。”杜宏憋出这么一句,脸上仍难掩心中的震惊。

    杜嫣笑道:“若无女儿这番胡闹,恐怕我们全家此刻正在黯然回乡的路上吧?”

    杜宏哭笑不得:“老夫非恋栈之人,只是官位竟然要靠女儿奔走才保住,实在是……”

    “爹,说了很多次了,女儿是出钱的人,真正保住你官位的,是秦堪。”

    “秦堪……”杜宏眯起眼,陷入沉思。

    那天与石禄冲突,自己已被逼到绝路,但自从那妇人和孩子出场,情势逆转,终于反守为攻,如今回想这个计策,那妇人出场的时机把握得非常合适,简直妙入毫巅。

    此计若真是那个叫秦堪的书生想出来的,那么此子绝不简单呀。

    谁知杜嫣语不惊人死不休,又接着道:“爹,最近风靡江南的‘人生若只如初见’,您可知谁人所作?”

    “不是唐伯虎那个浪荡子么?”杜宏面露不屑之色。

    他是科班进士出身,对放浪形骸,风流不羁的唐寅终究不喜。

    杜嫣含笑摇头,表情神秘。

    杜宏沉默半晌,讶然道:“难道是秦堪?”

    杜嫣笑着点头。

    “能作出如此佳句,他为何假以唐寅之名?”

    杜嫣无奈一叹:“这人呀,不知是不是有病,对银子有着一种疯狂的执着,反而不重虚名,那些千古佳句在他眼里,不过是可以拿来换银子的货物而已……”

    杜宏捋着胡须,呆住了。此子有如此才气,为何不示之于众?年纪轻轻的,他想当隐士不成?

    杜嫣杏眼眨了眨,不知在打着什么主意。

    “爹爹治下的山阴县竟有如此才俊,爹何不将其收入彀中?”

    杜宏淡淡扫她一眼:“嫣儿你想说什么?”

    “爹,那秦堪虽是革了功名的书生,可本事不小,再说爹如今仍能稳坐县尊交椅,秦堪功不可没,您的师爷前些日子不是怕被您连累,辞差弃您而去了么?您主政山阴,身边连个幕僚师爷也没有……”

    杜嫣声音越说越小,俏脸没来由的泛了红晕。

    杜宏没注意到女儿的表情,他在思考衡量。

    女儿的意思他听懂了,读书人被革了功名,科举必然无望,入衙门当个无品无级的师爷,不失为权宜之计,师爷虽是小吏,可在县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秦堪帮了这么大一个忙,用师爷之位聊作报答未尝不可。

    能想出如此妙计,帮他度过难关,又能作出如此佳句,令江南才子广为传诵,智谋才气皆算得上顶尖了,只是……他那主意未免有些阴损,可见其人心性未必多善良,聘了这么一个人在身边当幕僚师爷……他把老夫带坏了怎么办?

    “咳,嫣儿,明日带那秦堪,来衙门见老夫……”杜宏终于做了决定。

    杜嫣却愁眉苦脸,轻轻一叹:“爹,聘他为师爷之前……唉,女儿还欠他二百两银子呢,您是没见他那讨债的嘴脸……”

    “嘶……”杜宏突然觉得牙疼。

    二百两银子,相当于一户中产人家的资产了,杜宏是清官,清得叮当响,说真的,他拿不出来。

    恨恨捋了把胡须,杜宏脸色有些恼羞成怒了。

    “你叫他来向我要,老夫倒要看看他敢不敢!”

    杜嫣噗嗤一笑,点头应了。

    内堂里,父女二人沉默下来,各怀心思。

    杜宏回过神,见女儿垂着头,一副呆呆的样子,不知在思考什么。

    “嫣儿,你在想什么?”

    杜嫣迷茫道:“女儿在想,在想……那孙猴子到底有没有拿到定海神针,龙王不肯给呢……”

    *********************************************************

    ps:晚上还有一更……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1 06:56:02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