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十八章 攻守易位

    厢房内一片静谧,只有女子哀痛的嘤嘤哭泣声。

    刚才还得意洋洋,不可一世的石禄此刻如遭雷殛,睁大两眼呆楞着,眼中一片空洞虚无……

    杜宏显然也没料到竟发生如此意外,一脸震惊的瞧了瞧石禄,又瞧了瞧那对母子,目光在他们身上来回巡梭,神情惊疑不定。

    女子跪在地上,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死死扼住石禄的大腿,生怕他跑了似的,正声泪俱下控诉石禄的斑斑劣迹。

    “孩子他爹,三年前你还只是南京刑部给事中,无权无钱,却来招惹奴家这良善人家的女儿,当时你对奴家海誓山盟,口口声声说定与你原配一纸休书,然后娶奴家为正室,哄骗得了奴家的清白身子,还为你生下儿子,你却翻脸无情,说走就走,奴家何辜,孩子何辜!石禄,你今日定要给奴家一个说法,不然奴家一头撞死在你面前……”

    石禄身躯打摆子似的剧烈颤抖几下,脸色已变成了惨白。

    “你……你放手!你到底是谁?本官不认识你,你这妇人胡乱攀咬朝廷命官,不怕王法森严么?”石禄愤怒大叫,毫无官员形象。

    女子铁了心抱着石禄的大腿,哭喊道:“不放,放了你又跑了,奴家和这苦命的孩子上哪里喊冤去?”

    “贱妇你看仔细,本官与你从未谋面,你必然认错人了……”

    “绝没认错,石禄,你的模样化成灰奴家也能拼出来!”

    纠缠拉扯之时,石禄不经意看到,站在一旁默然无声的杜宏神情起了变化,由惊疑变成了沉思,沉思又渐渐变成了兴奋……

    石禄浑身一颤,一颗心顿时沉入了谷底。

    圈套!

    这是个圈套!

    本官中计矣!

    **********************************************************

    厢房门外,杜嫣扒着门框,目瞪口呆看着屋里的这出好戏,美丽的杏眼睁得大大的,小嘴惊愕的张大,合都合不拢。

    直到现在,她才看懂了这出戏的精髓。

    阴险啊,狠毒啊,令人发指啊……

    在以仁孝治天下,标榜道德的大明朝,官员抛妻弃子已是极大的丑闻,更何况是清廉如水,作风正派,堪称君子标杆的言官御史?今日这事若传出去,恐怕整个大明朝堂都会震动,那时石禄可算是臭满大街,人人喊打,别说当官了,有没有勇气活下去都成问题,哪怕摆明是诬陷他,栽赃他,石禄也无从解释,传言既然传出去,就必然不受任何人控制,石禄已辩无可辩。

    用句不雅的俗语:黄泥巴掉裤裆里,不是屎都是屎了。

    此计最妙的地方在于,屋子里只有杜宏和石禄两人,事虽发生但尚有转圜余地,是公之于众还是秘而不宣,全在杜宏的一念之间,没把石禄逼上绝路。

    悄然无息间,石禄与杜宏的攻守之势已彻底转换。

    只要杜宏不是傻子,他必然懂得如何把握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同样,只要石禄不是傻子,颐指气使还是低眉顺目,他也必然懂得选择态度。

    杜嫣想明白了这些,忽然感觉一颗心跳得很快,好似笼中小鸟一般,要飞出去了。多日来的忧虑愁绪瞬间清空,一股极大的畅快释然之感油然而生。

    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秦堪,美眸里有几分复杂难明的味道。

    这家伙……简直是个妖孽,是个祸害,是个人人得而诛之的奸贼。

    好想咬他一口……

    如此绝妙阴损的主意,他是怎么想出来的?

    秦堪此刻的模样让杜嫣有些不解,他蹲在地上,手指无聊的在地上画着圈圈,表情有些颓丧,一点也不见奸计得逞的喜悦,反而心事重重的样子。

    轻轻踢了他一下,杜嫣压低了声音道:“喂,你怎么了?”

    “亏了……”秦堪闷闷地道。

    “什么亏了?”

    “挨你那顿打亏了,我左思右想,你在客栈殴打我的时候,其实我如果抄一根棍子,还是能够抵挡数十回合的……”

    “你觉得没面子?”杜嫣语带笑意。

    “不,我只觉得你医药费赔少了……”

    杜嫣不打算理会一个大男人的幽怨,蹲在他身边指了指里面,满脸钦佩之色。

    “喂,你真厉害,怎么想到这个坏主意的?”

    秦堪抬头,斜眼睨着她,冲她直哼哼:“我的主意多着呢,以后再敢揍我,当心我把你卖到偏远山区给白痴当媳妇儿,你还乐得帮我数银子……怕了吧?”

    杜嫣轻轻一笑,笑靥宛若雪后腊梅般妍丽,娇嗔着捶了他一下。

    “哈,怕到笑了……”

    **********************************************************

    相比屋外的和风暖阳,厢房内却是寒冬腊月,雪花飘飘。

    杜宏当然不傻,不但不傻,还很聪明。

    尽管他没闹明白怎会突然发生这个变故,但他很清楚眼前这个变故对他意味着什么,于是他开始反守为攻。

    向前跨上一步,杜宏抱过女子手中的孩子,一脸怜爱道:“好俊的孩子,跟石大人果真有几分相像,实在是可喜可贺……”

    “杜宏,你……”石禄感觉胸腔一股逆血翻腾:“是你,是你……”

    话没说完,石禄忽然看到杜宏眼中闪过一抹冰冷的寒光,石禄是聪明人,马上闭了嘴。

    杜宏抱着孩子,旁若无人的逗弄着,语气却十分沉重,有种怒其不争的痛惜:“石大人,你教本官如何说你才好,你怎能做出抛妻弃子的恶行?传扬出去我大明朝堂威严何在?我大明天子焉有光采?”

    “杜大人莫要诬陷于我,这不是我的孩子!我要滴……滴血,认亲!”

    杜宏眉眼不动,正义凛然道:“甚好,此事重大,关乎朝廷和天子颜面,须知君子慎独,不可欺暗室也,本官这就叫人知会会稽县,绍兴府,还有巡检司,盐漕道,以及锦衣卫绍兴千户所,请石大人当着诸位大人的面,正式滴血认亲,事若查明此子非你所出,本官必严惩此妇人,还石大人清名。”

    说完杜宏刚朝门口迈腿,却被惊惶失措的石禄拦下了。

    本是一桩冤案,可一旦将其公之于众,无论石禄是不是被冤枉,事情传扬出去,流言四起,众口铄金,落到别人嘴里会变成什么味道,石禄不可能不知道,官场摸爬滚打这几年,他太清楚传言有着怎样的威力了。

    这是阴谋,却是一个无法化解的阴谋!

    “渊之(杜宏字)兄……何必赶尽杀绝?”脸色惨白的石禄拉着杜宏的袍袖,终于低下了头。

    *********************************************************

    ps:求推荐票……求收藏……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3 07:46:51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