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十五章 化解危局(上)

    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让他玩命?

    秦堪现在正三省吾身,反思人生。

    他想不通,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待像他这么善良的人,他没干过什么坏事,充其量只是偷了秦庄几只鸡,剽窃了后人几首诗而已。

    “善良”是个相对的词,跟那些杀人放火,横行乡里的恶棍比起来,这还不够善良吗?

    一个平民白身掺和在两位朝廷官员的恩怨中,不知会有怎样的死法……

    秦堪悲叹,鼻子都快揉成了蒜头鼻。

    “杜姑娘,麻烦你把令尊和那位御史大人之间的恩怨从头到尾详细的说一遍。”

    杜嫣不解道:“我刚才不是跟你说过吗?”

    秦堪尴尬道:“刚才根本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为什么没听进去?”

    “因为当时脑子里正想着怎样甩掉你这个麻烦……”

    杜嫣笑了,笑得很甜:“你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至少很坦率。”

    于是杜嫣又把她爹和巡按御史石禄的恩怨细说了一遍。

    秦堪听得冷汗直冒,他再次确定,答应帮这个忙实在是个很不冷静的决定。

    杜嫣说完后便期待的看着他,长长的睫毛扑扇扑扇的。

    “秦公子,此局可有解?”

    “有解。”

    杜嫣两眼大亮,呼吸不自觉的急促起来:“如何解?”

    秦堪淡淡扫了她一眼,慢条斯理道:“第一,……给钱,一百两银子。”

    杜嫣觉得自己的脑袋像寺庙里的铜钟,被撞得嗡嗡直响。

    “这种时候,你居然还有心情要银子?”杜嫣咬牙切齿。

    秦堪好整以暇:“杜姑娘,你要搞清楚,我一个平民百姓掺和官场,是件很玩命的事情,只收你一百两银子实在是挥泪甩卖,跳楼清仓价了……”

    “……好,事成之后给你一百两,说话算话,但是,事若不成呢?”

    “事若不成你也要给钱,用这一百两给我买块墓地,买副棺材,造个豪华点的墓碑,剩下的换成纸钱,烧给我……”

    杜嫣两眼喷火:“我一定会烧给你的!”

    …………

    …………

    杜嫣很轻松,同时也很好奇,她很想知道秦堪如何解这个看似化解不开的死局。

    巡按御史的权力有多大,杜嫣这个官二代自然清楚的,虽是七品官,但这种七品官一旦下到地方,权力跟钦差大臣差不多,地方官执政的优劣,皆由他一言而决,然后一纸送上南京都察院,地方官是升是免,是嘉奖是斥责,便是都察院大佬们张张嘴皮子的事了。

    石禄与她爹杜宏昔年结怨,自然不会给杜宏什么好果子吃,可以说,石禄人还没到山阴县,杜宏的结局已经注定了。

    这个死局,秦堪怎么解?

    “这个石禄,他后面的靠山是南京兵部尚书秦民悦?”

    杜嫣点头:“对。”

    “你爹的靠山呢?别告诉我你爹这些年是靠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

    杜嫣欲言又止,最后横他一眼,道:“此事机密,我怎能随便跟外人乱说?”

    秦堪:“…………”

    他此刻真想扭头便跑,边跑边捂着耳朵,学着琼奶奶言情剧里的主角那样泪流满面嘶吼:“不说算了,我不听,你想说我也不听,不听……”

    然后就这样跑出她的视线……

    这件要命的麻烦就算躲过去了。

    可惜杜嫣没让他得逞,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坦然以告:“说来你也许不信,我爹在朝中……真没有所谓的靠山,如你所言,他真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到如今的。”

    看着杜嫣清澈的目光,秦堪知道,她没有说谎。

    秦堪叹气:“一个没有靠山的知县为何要招惹一个有靠山的御史?你爹难道吃错了……咳咳咳……”

    说话还是不要太忘形,多危险啊,再说快一点,该吃药的便是他自己了。

    杜嫣冷冷盯着他:“别说废话了,有办法吗?”

    “有。”

    “什么办法?”

    “拿石禄的把柄。”

    “朝中无人,我爹有什么办法拿他的把柄?”

    秦堪笑得很瘆人:“小杜同志的思想解放得不够彻底呀,有把柄要拿,没把柄制造把柄也要拿。”

    下一瞬间,秦堪突然发现自己被杜嫣单手举到了半空中,像自由女神手中的火炬。

    “说人话!”

    “陷害他!……放手,八婆!”

    ***********************************************************

    山阴县衙内。

    杜宏头戴乌纱,穿着正式的青色七品官服,官服正中的补子上绣一只鸂鶒。

    他坐在县衙二堂左侧的厢房里翻阅公文,神情镇定且从容。

    杜宏是正经科班出身的读书人,弘治三年的二甲进士,没有背景,没有后台,所以翰林院里熬了近八年才外放为官。

    读书人有着读书人的傲骨,他看不惯如今大明的官场风气,更不屑钻营权位,结党营私。

    所以他到如今还只是个七品知县,升迁无望,罢免在即。

    内院里,杜夫人已经收拾好了细软包袱,杜家陷入一种无可奈何的绝望中。

    官场里藏不住秘密,衙门里的县丞,典史,主簿,师爷等等小吏已经听说了县尊大人有麻烦了,一个很大的麻烦。

    县尊大人竟然跟即将到来的巡按石御史有怨?

    跟着这样的上司怎有前途可言?

    人走茶凉是官场常事,现在杜知县虽然人没走,可山阴县衙里的茶已透出了几分凉飕飕的味道。

    大家瞧着杜知县的眼神都变了,公务来往时变得很客气,很畏惧,这种客气和畏惧从骨子里透着冷漠,就好像躲着一个沾满了晦气的人,生怕他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那种感觉。

    杜宏静静地将大家的反应看在眼里,老实说,表面从容淡定的他,其实有一种想掀桌子骂娘的奔放心情……

    公房里很冷清,也很安静,自从知道和县尊结怨的石大人要来巡查,杜宏办公的厢房便突然冷清了,大小官吏绕道而走,实在避不过去的公事便打发长随或杂役送来批复。

    踏入官场十四年,杜宏又深刻体会了一次世态炎凉。

    门外闪进一道倩丽的身影,悄然无息。

    “爹,那个石禄快到山阴县了么?”杜嫣眨着眼,眼中有些忐忑,有些忧虑,还有些……兴奋。

    杜宏心事重重,没注意到女儿神情有异,只是点点头,道:“不错,快到了。”

    说着杜宏的嘴角浮起讥诮的冷笑:“奉命巡按苏杭绍兴三府,出了南京城便直奔我山阴而来,这个姓石的连官场体面都不要了,想罢免老夫的心情真是迫不及待呀。”

    “爹,可有法子应付?”

    杜宏一哼,道:“老夫还能如何应付?他想罢免便罢免好了,大明官场党同伐异,沆瀣一气,这官儿不当也罢。”

    杜嫣咬着下唇,小心地瞧着老爹,讷讷道:“爹,如果……如果有办法化解呢?”

    杜宏一楞,看了女儿一眼,接着失笑:“你有办法?”

    “女儿没办法,可是……有一个人或许有办法。”

    “什么人?”

    “一个不要脸的人……”

    杜宏皱了皱眉,刚待仔细询问,门外有长随恭敬禀道:“县尊大人,南京巡按御史石大人官驾已至山阴县,半个时辰后到西城门。”

    杜宏凛然,神情愈发冷厉,抬手正了正官帽,站起身冷冷道:“命阖县大小官吏捕快差役到西城门,迎接这位御史大人的官驾。”

    *********************************************************

    ps:晚上还有一更……求推荐票!!!

    每天都求票,你们一定很烦吧?

    其实我也很烦……

    但是我会坚持下去的!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5 19:16:58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