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二十章 继续赚钱

    秦堪对唐寅这样的大才子还是很尊敬的。

    古代文艺青年很单纯,他把沉浸在自己构画出来的如诗如画的美妙世界里,这个世界有田园牧歌,有鸟语花香,有“闲敲棋子落灯花”,也有“悠然见南山”。

    他的世界很美,有山有水有酒有诗,唯独没有“名利”二字。

    千古以来,“名利”二字让文人们又爱又恨,得到它的笑而不语,得不到的鼻孔朝天,假装嗤之以鼻,浑然忘了当初对这二字是怎样的狂热痴迷。

    这就是文人,虚伪吧?可他们让世人看到的只有清高。

    秦堪对唐寅颇有好感,尽管唐寅也是文人中的一员,而且也对名利充满了渴望,不过他在得不到名利以后,故作清高的样子比较可爱,或者说,他装清高的演技不够娴熟。

    更重要的是,唐寅这家伙有股子狠劲,秦堪一直觉得,敢把自己撞晕的人,必然是真的勇士。

    唐寅趴在桌上,晕得很深沉。

    秦堪没闲着,满屋子寻摸,打算找几张唐寅的画作,偷出去卖钱,反正唐寅现在每天过得醉生梦死,估计他也不记得自己画过什么。

    秦堪没有害人之心,但他不介意趁火打劫,他,毕竟是有道德底线的。

    寻了很久没寻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看来唐大才子最近把心思全部用在作诗上了,作画的创作热情不高。

    秦堪很失望,不死心的又仔细搜了一遍,仍旧一无所得。

    嗯,算了,看来唐大才子最近处于瓶颈期。

    幸好有几幅春宫,多少也卖得十几两银子,唐寅画作的市场价可是很不菲的。

    都说贼不走空,秦堪感觉自己每次进唐寅的房间都像阿里巴巴闯进了四十大盗的老巢,这家伙明明浑身都是宝,为什么总把自己搞得遭了灾似的?

    不过老这么偷鸡摸狗终究不是王道,诗集差不多榨干了剩余价值,总该再找条财路,奔往小康的道路必须马不停蹄才是。

    …………

    …………

    唐寅的画不愁没市场,秦堪有位老主顾,研磨坊的黄掌柜。

    黄掌柜现在对秦堪非常客气,他已经把秦堪当成了唐大才子的法定经纪人,每次过来都亲自接待,奉若上宾,当然,黄掌柜绝对想不到,这位经纪人的进货渠道是怎样的见不得人。

    几张春宫卖了二十两银子,不错的价格。

    秦堪回到客栈的时候,唐寅醒了,额头顶着一个热气腾腾的大包,一边揉一边龇牙咧嘴。

    “秦贤弟来了,你可曾见谁敲我闷棍?”唐寅怒不可遏。

    “你自己撞的。”

    唐寅横他一眼:“哈哈,贤弟开什么玩笑,我又不是疯子……”

    瞧,文人就是这么的唯心主义。

    痛苦地扶着头,唐寅面容扭曲:“头好痛……”

    秦堪不大习惯对男人嘘寒问暖,于是提供了一个最快最有效的解决痛苦的办法。

    一坛酒摆在桌上。

    大醉复醒的唐寅脸现惧色:“又喝?”

    “唐兄可闻以毒攻毒?”

    “听说过。”

    “解决宿醉最好的法子便是以酒解酒,此谓‘还魂酒’也。”

    秦堪的表情太权威,唐寅不得不信,悲壮的饮尽一杯。

    “咦?好像确实有效……”唐寅眼睛亮了。

    秦堪面带微笑瞧着唐寅,目光充满爱怜,就像……看着一锭正在喝酒的银子。

    劝君更尽一杯酒,喝完给我赚银子……

    秦堪对未来有许多规划,他想买一幢大房子,买几个年轻貌美的丫鬟,买几十上百亩良田,还想娶一个不太聪明也不太笨,最重要是没有暴力倾向的漂亮老婆……

    这些规划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要花银子,花很多的银子……秦堪现在的全部财产才三百多两,离目标还很遥远。

    所以,赚银子这事,必须着落在眼前这位唐大才子身上。

    “来来来,唐兄再满饮此杯……”秦堪殷勤劝酒。

    一大早的,唐寅又喝得有点飘了……

    认识秦堪实在是他人生最大的劫数。

    半个时辰后,唐寅摇摇欲坠,眼看要轰然栽倒。

    砰!

    秦堪奋力一拍桌子,吓得唐寅一激灵,酒醒了三分。

    “唐兄!惊才绝艳的唐兄!你令愚弟五体投地啊!”

    唐寅被吓到了:“我……我做了什么?”

    “感盘古开辟,三皇治世,五帝定伦,世界之间,遂分为四大部洲:曰东胜神洲……”

    金手指开启了,在这个年代,没人能阻止秦堪。

    嘴唇开阖之间,已说到孙猴子学艺归来,花果山占山为王,下东海获定海神针为兵器……

    细节和原著中许多诗词当然不记得了,但并不影响整个故事的通顺和独特魅力,他相信唐寅有这个实力把细节和其中诗词填补得花团锦簇。

    秦堪说得嘴角冒了白沫儿才意犹未尽住了嘴,唐寅眼睛却越睁越大,掩饰不住的惊恐之色。

    “这……又是我刚才跟你说的?”唐寅不但声音颤抖,整个人也颤抖起来。

    秦堪笃定的点头,目光急切且充满了狂热的崇拜。

    “唐兄,后来呢?后来孙猴子怎样了?”

    唐寅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他发现自己真的疯了。

    后来怎样?该死的!为何脑中竟一片空白?那只猴子什么时候冒出来的?

    打着摆子站起身,即将崩溃的唐大才子强撑着把秦堪往外推。

    “贤弟先回去,我要把这些写下来,还有……我想冷静一下……”

    秦堪欲言又止,见唐寅真有发疯的迹象,只好黯然一叹。

    罢了,明天把他灌醉了再跟他谈出书分成的事吧,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

    唐寅的房门毫不客气的关上,秦堪站在门外,嘴角又泛起了微笑。

    又要财源滚滚了,大房子,貌美丫鬟,百亩良田,漂亮老婆……离这些目标又近了一步。

    人生,多么美好。

    一个人太得意忘形总会有报应的。

    秦堪乐得忘形的时候,身后冷不丁传来一道不怎么美好的声音。

    “我都听到了……”杜嫣面无表情站在门边。

    秦堪凝固,石化:“…………”

    生怕他没听懂,杜嫣补充道:“我在门外站了一个多时辰,你刚才糊弄唐大才子的全过程,我都听到了……”

    “咳咳咳……”秦堪只好弯下腰咳嗽,面孔涨成了猪肝色。

    杜嫣不理会秦堪的撕心裂肺,她只是静静的注视着他,目光清澈如水。

    “秦堪,你到底是什么人?明明有绝世奇才,为何非要假以他人之名?你这个大骗子……”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1 14:24:04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