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十四章 流年不利

    世上有美好的东西,也有丑恶的东西,每个人衡量这些东西的标准不一样。

    但是在历朝历代的朝堂里,有一样丑恶的东西是大家都认同的,那就是言官。

    这种生物不是一般的讨厌,论品级,只有小小的七品,论才干,普通的进士出身。

    大明初期,太祖成祖皇帝性格刚强,乾纲独断,朝堂天下事皆皇帝一言而决,那时虽说也有言官,可他们的作用委实不大,然而英宣之后,大明的政治体制日渐成形,内阁执政,司礼监制衡,皇帝居中,这便形成了文人执掌天下的政治格局,言官的春天来了,于是七品小官们叱咤朝堂,呼风唤雨,像一只只疯狗似的逮谁骂谁,跋扈之势就连部堂尚书也不得不避其锋芒。

    巡按御史便属于这一类的言官。

    御史有监察之权,无论朝堂里多大的官儿,但凡失仪的,丧德的,渎职的,哪怕你上朝前吃早点忘记擦嘴的,都在他们参劾之列。

    而巡按御史,则表示这类言官管的不是京官,而是地方官,自从弘治年间定下京察和朝觐考察制度以后,巡按御史便奉名考察地方,这样的考察是经常性的,不定期的,具有随机,灵活等特点,这便是大明官制的一个特点,皇帝有内阁制约,地方官有上司和巡按御史制约,从上到下避免了权力的绝对膨胀,从而给天下百姓带来祸患灾难。

    巡按制度其实是个好制度,可惜,一本好经总让几个歪嘴和尚念歪了。

    言官御史也是人,是人就免不了有善良和不善良之分。

    杜宏现在有了一个大麻烦,这回负责考察他这个地方官的巡按御史石禄,便属于不怎么善良那一类。

    简单的说,来者不善。

    ***********************************************************

    秦堪忙着做规划,发财规划。

    秀才功名被革了,科举没了希望,穿越到这个古代社会,唯一能做的大概就是当一个逍遥富家翁,过一世富足而太平的日子。

    秦堪没有太大的野心,他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只要不饿着不冻着,他便安于现状,所以前世的他虽然是个有本事的白领,不过也只是白领而已。

    人生当然要有规划,有目标。

    秦堪的目标并不高,一年之内当个万两户。

    这个目标还是很符合现实的,没有浮夸,没有大跃/进。

    伯虎诗集已卖了上万册,估摸着没什么剩余价值了,必须要找新的门路。

    经过这次出书后,他发现出版业的利润真的很大,一堆伤春悲秋的诗句凑合成一本书,居然平白得了几百两银子的效益,不用本钱,不承担风险,赚了钱不说,还得了虚名,——当然,虚名这东西秦堪看不上,免费送给唐大才子。

    低调才能活得长久,活得安全,想出风头的时候,不妨想想明初的沈万三这个反面教材。

    搞发明没什么前途,现在的明朝,高度酒有了,火药有了,该有的都有,发明飞机坦克又没那条件,再说这种东西发明出来估计发不了财,掉脑袋的可能性比较大。

    还是混出版业吧。

    诗句搜刮干净了,还可以卖点别的,比如……名著小说?

    这个东西对记忆力是个考验,而且书成之后冠谁的名字?再忽悠唐大才子估计不大可能了,读书人确实单纯了一点,可也没单纯到天怒人怨的份上。

    伤脑筋啊……

    坐在客栈大堂的屋檐下,晒着春日暖洋洋的太阳,秦堪百无聊赖打了个呵欠。

    有了钱,是不是该把娶老婆这事儿提上日程了?

    找个什么样的老婆呢?

    胸大,腿长,天使般的面容,魔鬼般的身材……

    正人君子也是男人,男人对女人的审美观基本相同,在这一点上,君子和流氓没什么区别。

    秦堪正做着美梦,忽然觉得头顶的阳光没了,眼前一道修长婀娜的身影挡住了所有光线。

    秦堪楞了片刻,接着重重叹气。

    老熟人了。

    杜嫣俏容愁意愈深了,整个人显得很没精神,只在看到秦堪后,才露出几分阳光般的笑容。

    “原来是‘人生若只如初见’的秦大才子,幸会幸会。”杜嫣眼中闪过几分戏谑。

    ——真后悔昨天干嘛不把这小八婆灭口,打不过下毒也好啊……

    秦堪顿时冒了一层白毛汗,心虚的左右张望一番,才强笑着拱手回礼:“原来是高衙内,有礼有礼……”

    杜嫣一楞:“我不姓高。”

    “你长得这么高,老爹又是一县父母,不是高衙内是什么?”

    杜嫣哼了哼,道:“老远便见你独自坐在屋檐下发呆,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我在缅怀家乡曾经养的一条狗……”

    杜嫣奇道:“狗有什么好缅怀的?”

    “因为我家的狗不是平常的狗,它会抓耗子……”

    “这么厉害?”杜嫣杏眼睁得大大的,布满了惊奇。

    “我家还养过一只猫,不过那只猫后来疯了……”

    “为什么疯了?”

    “因为耗子被狗吃光了。”

    “猫疯了以后呢?”

    “那只疯猫后来学会了啃肉骨头。”

    杜嫣:“…………”

    秦堪微微一笑:“好了,以上属于家长里短内容,招呼也打了,闲聊也聊了,杜姑娘好走不送。”

    杜嫣轻颦秀眉:“你讨厌我?”

    秦堪正色道:“我太稀罕你了所以懒得搭理你……这话你信么?”

    杜嫣叹了口气:“原来你果真很讨厌我……”

    明朗的俏容又泛上了深深的愁意,秦堪扫了她一眼,嗯,看来她真的遇到麻烦了。

    杜嫣站在客栈屋檐下,看着大街上车水马龙的繁华景象,神情有些留恋不舍。

    “或许过不了几天,我就要和爹爹回原籍了,真舍不得这里呀……”杜嫣喃喃自语,眼泪悄然滑落。

    “为什么要回原籍?”

    秦堪话音刚落便恨不得甩自己一耳光。

    嘴贱的人永远不知道有什么报应在等着他。

    果然,杜嫣闻言抬眸瞧着他,道:“因为我爹可能要被罢官了……”

    秦堪苦笑着揉揉鼻子:“按惯例,我是不是应该接着问你爹为何要罢官?”

    尽管心事重重,杜嫣还是被秦堪的模样逗笑了,点点头道:“不错,按惯例必须要这么问的,不过你不问也没关系,我可以直接告诉你……”

    “我能捂上耳朵吗?”

    “不能。”

    “那我只好洗耳恭听了……”

    杜嫣幽幽一叹,把她爹杜宏遇到的大麻烦一五一十说了出来,说出来后,杜嫣便瞧着他,眼中有着淡淡的期待。

    他……愿意帮忙么?他有这个能力帮忙么?自从认识秦堪以来,他从一文不名一直到如今身家颇丰,她知道得清清楚楚,在杜嫣心里,秦堪是个有才华有本事的人,更难得的是,他不到处显摆自己的才华和本事,为人处世低调得不能再低调。

    他实在是低调得太过分了些,读书人不是最重虚名吗?为何他作出那么优美绝妙的诗句,却心甘情愿将它冠以他人之名,自己却只顾着收银子?难道他只重利不重名?可是……一个重利的人怎么可能作得出如此凄美绝伦的千古佳句?

    杜嫣轻轻叹口气,这人到底在想什么?他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太难懂了……

    秦堪的反应很平淡。

    听完杜宏的麻烦后,秦堪发了一句感慨:“令尊的遭遇令人唏嘘……”

    “就这些?”杜嫣很不满意,她想听到的不是这个。

    秦堪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抬头看着天色喃喃自语:“黄掌柜又加印了一千本诗集,却迟迟不送银子来,这人越来越没诚信了,我得去跟他理论理论……”

    “你……”杜嫣气得攥紧了拳头。

    草草向杜嫣一拱手,秦堪迈步便走。

    他当然不想帮这个忙,两位七品官较劲,他一个平民白身进去搅和,一定会惨死在街头的。

    穿越者生存守则第一条是什么?

    不是散王霸震虎躯,而是安全,安全第一。神仙打架的时候最好躲远点,越远越好。

    秦堪躲得很远,而且躲得很快,几乎可以算“慌不择路”了。

    无视杜嫣期待焦虑的目光,秦堪步子一迈便小跑着离开。

    杜嫣气得直跺脚,她对秦堪的反应很失望。刚认识他时从他那见义而不为的表现来看,便早该知道这人不是个仗义的人。

    秦堪走得很快很急,这女人是个麻烦,秦堪讨厌麻烦。

    人一慌便容易出状况,秦堪埋头急步之时,却没看到迎面疾驶而来一辆马车,马车的速度不慢,如果绍兴城里有交警的话一定能发现,它超速了……

    当秦堪察觉周围气场不对,赫然抬头时,发现马车离他不过数尺,他甚至能感觉到那匹马鼻子里喷出的湿热气息。

    周围发出一阵惊呼,秦堪却连惊呼都来不及发出,他的思维在这一瞬间仿佛停顿……

    生死近在咫尺!

    一人一马即将撞上的时候,秦堪身后忽然窜出一道淡绿色的人影,倩影如飞,腾空而起,纤细玲珑的莲足在马脖子上重重一点,随即秦堪便觉得自己的胳膊被一股大力狠狠一拉……

    马车无恙,秦堪也无恙。

    周围人群终于发出一阵虚惊似的感叹声。

    秦堪的嘴唇已变成青紫色,机械木然地扭过头,又看到一张无比熟悉的脸。

    “就算……就算你救了我,也休……休想让我帮你,我只是个普通百姓,帮不了你……”秦堪语带颤抖,脸色灰败。

    杜嫣冷冷一笑:“那你打算用什么来报答救命之恩呢?”

    秦堪想了想,从怀里掏出五两银锭,一脸肉疼的递给她。

    杜嫣想笑,更想打人。

    “你就只值五两银子?”

    秦堪咬着牙又掏了五两。

    “十两?”杜嫣冷笑。

    秦堪叹道:“杜姑娘,你若不满意,还是把我扔回大街上让马车撞死我吧,再加银子我会生不如死的,这辈子就算活着都没什么劲了……”

    杜嫣真的很想揍他。

    这到底是个什么人呀,重名而轻利才是君子,他却反过来了,不但如此,把银子看得比命还重。

    天底下的读书人若都是他这样,简直是大明王朝的灾难……

    杜嫣冷冷道:“我若不要你的银子呢?”

    秦堪收银子的动作比掏银子起码快了十倍,白光一闪,那十两银子便不见了踪迹,不知藏到哪里去了。

    “如果杜姑娘不收银子,那说明杜姑娘是个高风亮节的人,我会请唐寅把你写进诗里,赞扬你施恩不图报的善举……”

    秦堪说完深深一揖,然后转头就走。

    走了没几步,杜嫣忽然站到了街中央,朝着周围人来人往的百姓们高呼道:“诸位乡亲,你们知道吗?‘人生若只如初见’是谁所作……唔……”

    …………

    …………

    秦堪实在很佩服自己的眼疾手快,如果能狠下心把这个小八婆掐死灭口,自己的性格简直叫完美无缺了。

    松开捂住杜嫣小嘴的手,秦堪把她拉到街边小巷里,脸色比死人还难看。

    那些诗句若被人知道是他所作,不知会引起多少文人的攻击,因为自古以来文人的心眼比女人还小,手段比女人还恶毒。

    “八婆!我没招你也没惹你,你到底想怎样?”

    杜嫣不慌不忙:“帮我爹这个忙,作诗一事我从此烂在肚子里。”

    “我一个普通百姓能帮什么忙,你难道有病?”

    “我也不知怎么回事,就感觉你能帮上忙。”杜嫣的回答很蛮横。

    大明女人的信心都这么盲目吗?

    秦堪打不过她,只好用喷火的眼神杀死她。

    杜嫣见秦堪久久无语,樱唇一张,又待开口。

    秦堪捂住她的嘴,长叹道:“我帮你这一次,但愿这次过后,我们……”

    “我知道,老死不相往来嘛。”杜嫣两眼大亮,笑眯眯的接口。

    秦堪愈发忧虑,这女人答应得爽快,可瞧她的神色,根本没有“老死不相往来”的诚意。

    有了秦堪的承诺,杜嫣的心情不知怎的忽然轻松下来。

    “我爹爹莫名惹了这桩麻烦,幸好有你……”

    “因为你爹流年不利,命犯小人……”

    “多谢秦公子帮我。”

    秦堪忍不住瞧她一眼,无比苦涩道:“不必谢,我和令尊一样,流年不利,命犯小人……”

    **********************************************************

    ps:求推荐票……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5 19:25:57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