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十二章 原形毕露

    “下河捉鹅医肚饿,吃完回家玩老婆。”

    诗这个东西,其实见仁见智,大俗即大雅,毛太祖不也曾经说过“不准放屁”的雅句吗?

    至少在秦堪看来,山下一群鹅这首诗很通俗,老少咸宜,文盲都听得懂的诗自然是好诗,当年白居易先生就是这么干的。

    很显然,唐大才子不这么认为。

    “这是一首什么狗屁东西,竟然放在我的诗集里?”唐寅出离愤怒了,一世才子英名,因为这首诗一朝尽丧。

    “这首诗……难道不是你作的?”秦堪使劲挠头。

    他也糊涂了。

    秦堪不是大学中文系毕业,能记得这许多佳句已然是如有神助了,偶有差错在所难免,对一个几天前还挂在房梁上吊颈的人来说,实在不该用圣人的标准去要求他。

    拍了拍脑袋,秦堪发现自己真的张冠李戴了,好象这首诗是周星星版唐伯虎里,四个猥琐的江南才子一起合作的……

    唐寅的表情很愤怒,眼神中有一种将他除之而后快的浓烈**。

    秦堪咧了咧嘴,有些尴尬。

    读书人这都什么毛病呀,一首歪诗而已,何必搞得像杀了他全家似的?凡事为何不朝好的方向想想?比如你房间里的二百多两稿费,以及……交到我这么一个让你有钱买桃花坞别墅的聪明朋友。

    说起桃花坞……

    唐寅见秦堪抿唇不语,暂时放过山下那群鹅的事儿,又翻开诗集,指着某页印着的另一首诗,这回他的表情很精彩,好像被鬼吓到了似的。

    “这首诗啥意思?‘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秦堪有点不耐烦了,眼睛微微一眯:“这也不是你作的?”

    睁眼说瞎话就不对了,读书人都是这种蹬鼻子上脸的德性?

    “当然不是我作的!”唐寅神情气愤,又带着几分惊异:“我连桃花坞都没买下来,怎么可能作得出?不过……这首诗我只在心中打过几次腹稿,有几句关窍之处一直不通,为何诗集上这首与我所思不谋而合,而且我苦心冥想的几处地方也契合得如此完美?”

    秦堪使劲拍了拍脑袋。

    又犯二了,这首诗确实是唐寅写的,不过真实的历史上,这首诗还没问世呢,唐寅此时应该还在为桃花坞别墅奔波举债,哪有闲情逸致作出“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这么欠收拾的诗作?

    穿越者的眼光太过前瞻也不是什么好事。

    秦堪面不改色的嘴硬:“唐兄,这真是你写的,不骗你,前几日你我切磋诗文,大醉之下一口气将这首诗诵读出来,愚弟我在一旁巴掌都拍红了,我们还为了此诗作成而浮了好几大白,你忘了?”

    瞧着秦堪诚恳认真的神情,唐寅呆住了,嗫嚅了好半晌,不确定道:“真是我作的?”

    “你要相信我的人品。”

    “我竟如此有才?”

    “对,你确实很有才。”

    “我真的很有才?”

    “才高八斗啊。”

    “我为什么这么有才?”

    “你有完没完?”秦堪攥紧了拳头。

    读书人真欠揍啊,怪不得秦始皇会焚书坑儒,可惜坑得不够干净……

    **********************************************************

    被秦堪忽悠得摸不清天南地北的唐大才子浑浑噩噩出了房门,他的状态很不好,像在梦游,嘴里喃喃念叨着自己的诗句,沉浸在对自己的崇拜中不可自拔。

    秦堪嘴角又露出了微笑。

    出版业的利润很丰厚呀,几首诗便换来了三百多两银子,看来跟这位唐大才子合作还是很有前途的,未来必须要加深合作力度才是。

    诗出过了,还出什么呢?

    四大名著如今还没问世吧?曹雪芹还只是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体内一颗单细胞吧?吴承恩的老爹和老妈刚结婚吧?

    要不干脆把《金瓶梅》弄出来,借唐大才子之名发行天下,不过伯虎兄可能以后要背上淫棍的恶名了……

    转念一想,唐伯虎最擅长画春宫,貌似本来就是一条淫棍……

    写本《金瓶梅》充其量也只是给他锦上添花而已,反正背黑锅他来,拿银子我去。

    圣人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秦堪是君子,那么,让唐兄立危墙之下去吧。

    正在做着发财的美梦,静谧的屋子里忽然传来一声轻咳。

    秦堪吓得三魂出窍,定睛一看,不由愕然:“你从哪里冒出来的?”

    杜嫣俏脸泛青,死死攥紧了拳头。

    为何这家伙一开口就令人产生一种想在他身上施暴的强烈**?

    “我,一,直,坐,在,这,里!”杜嫣咬着牙一字一字道,语气很阴森。

    秦堪一想,好像还真是。

    这女人的存在感是不是太薄弱了?

    “你还在我房里做什么?”

    杜嫣杏眼一瞪:“你管我!”

    秦堪苦笑,这就是蛮不讲理了,我花的钱住的房间,你进我的房间我却管不得?

    从桌上拿过唐寅刚离去时忘记带走的诗集,杜嫣翻了几页,片刻之后杏眼渐渐睁圆,仿佛诗集有一种魔力似的,不可抑制的一页页仔细读下去,樱唇无声蠕动,像在品位诗中意味,不时抬起螓首,用一种陌生而复杂的目光看着秦堪。

    秦堪心里咯噔一下,她的目光令他心惊肉跳。

    良久,杜嫣合上诗集,唇角露出玩味似的笑容。

    “这本诗集是唐寅所作?”

    “当然,我负责笔录。”

    “全部是他所作?”

    “对。”

    杜嫣目光瞥向桌上诗集的封面,语气平静道:“弘治十三年,唐寅陷科举舞弊案,朝廷内阁震怒,李东阳大学士亲审此案,削去唐寅仕籍,终身不得为官,从此唐寅失意江湖,意气消沉,终日酗酒狎妓,颓废度日,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

    “你说的这些关我何事?”

    杜嫣嫣然一笑,道:“秦公子请耐心听我说完,很快就关你的事了……”

    “唐寅革除仕籍后,其妻不堪贫苦,吵闹之后离他而去,唐寅独居苏州,靠卖文鬻画为生,书画所得皆用来狎妓买醉,终日过得糊里糊涂,从那一年起,唐寅的诗风骤变,虽文采依旧,但颇多愤世嫉俗的偏激辞句,甚至有讽刺朝廷,辱骂权贵的诗文,只不过因为唐寅乃名满江南的才子,又是一个百无一用的书生,官府,锦衣卫和东厂番子懒得跟他计较,由他发发牢骚罢了……”

    秦堪慨然一叹:“好失败的人生啊,我应该把这些记下来作为我的反面教材,每日三省吾身……”

    杜嫣俏目流转,眼中仿佛含着粼粼波光。

    “接下来我所说的,就跟秦公子有关了……”杜嫣的目光忽然变得锐利:“……以唐寅这几年坎坷的经历,又受过这般沉痛的打击,人与诗都如此偏激的现状,你觉得他有可能作得出‘人生若只如初见’,‘落红不是无情物’等等这些细腻优雅,不带人间烟火的绝世名诗吗?”

    秦堪脸颊抽搐,紧紧抿住了嘴唇。

    杜嫣仍不放过他,翻开桌上诗集,指着其中一首悠悠轻笑道:“恐怕只有这首‘别人笑我太疯癫’,或有几分唐寅诗风的神韵,其余这十几首足堪名垂青史的诗,作者另有其人吧?唐寅是个书呆子,虽有才华傲骨,却不通人情世故,某人可以拿他当傻子,但不能拿全天下的人都当傻子……”

    秦堪紧紧抿唇,额头没来由的冒出许多细汗。

    杜嫣定定瞧着秦堪,许久之后,幽幽一叹:“秦公子,你既有绝世文才,何必深藏锋芒,你……在怕什么?”

    *********************************************************

    ps:晚上还有一更。

    另:急切求推荐票,今日莫名掉下了推荐榜,心中万分纠结,大家投票要形成习惯啊,就跟吃饭一样,吃了上顿还得吃下顿呀……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4 17:06:34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