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一百二十二章 皇门射箭

    马文升,弘治名臣,历经四朝,可谓朝堂常青树。

    他是景泰二年进士,由新科进士晋七品御史而入朝堂,累官至按察使,右副都御史,兵部尚书,弘治十五年改任吏部尚书,其人善于应变,多急智,且官运顺畅,少有挫折.

    经历数十年的官场风浪,马文升的心性早已古井不波,面对如此险恶的刺杀,他却能四平八稳坐在轿中一动不动,连一声惊呼都没发出,可见其人镇定和涵养功夫极高。

    秦堪对他的镇定功夫还是极为佩服的,虽然有点不好意思承认,但若换了秦堪自己坐在轿中被人刺杀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唯一的可能就是自己已经被吓傻了,绝不会在刺杀结束以后还能自己掀开轿帘,正义凛然的说什么“招人恨说明官儿没白当。”

    扪心自问一下,秦堪觉得自己除了尿湿裤裆,恐怕不会有心情说话了。

    就算有心情说话,说的第一句话也应该是感谢救命之恩,而不是大马金刀坐在轿子里捋着胡须呵呵直乐,仿佛被人刺杀是一件挺值得庆贺的事似的,对于秦堪的救命之恩绝口不提。

    老头儿实在应该反省一下,若没有杜嫣的那几下拳脚,他还有可能完好无损地坐在轿子里装逼吗?

    位卑阶低就是秦堪现在这样,面对吏部天官,秦堪这个救命恩人却不得不主动朝他躬身施礼。

    “锦衣卫内城千户秦堪,见过马尚书。”

    马文升今年七十六岁了。他弓着腰从轿子里走出,颤巍巍地站定,捋须看着秦堪:“你是锦衣卫?刚才刺客是被你们杀退的吗?”

    秦堪微微一笑,谦逊地拱手:“适逢其会。”

    马文升点点头,捋须赞许道:“倒是颇俊俏的好后生。”

    “普通俊俏而已,尚书大人过奖了。”

    马文升缓缓环视着轿子周围倒在血泊里的四名护院,浑浊的老眼不由浮上几分伤感:“可惜了这几位忠心家仆。数年来为老夫挡下不少劫难,今日却也没逃过他们的毒手……”

    秦堪眼皮直抽抽,听这话的意思。这些年好像有不少人要杀他,老头儿到底干过什么事,这么招人恨呀?

    印象里好像只有睡了别人的老婆才会被人如此锲而不舍的追杀吧?

    当然。踏入官场半年,秦堪早已学会了不该问的不问,有些话是万万问不得的,一问就给自己招惹麻烦,很多杀身之祸都是由好奇心引起的。

    马文升伤感过后,捋须看着秦堪,道:“说来今日老夫这条残命却是被你所救……”

    秦堪顿时满心欣慰,从见面到现在,这是马文升说的第一句人话。

    秦堪急忙谦虚地拱手:“算不得什么的,下官急公好义。怎能见死不……”

    话没说完,马文升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把秦堪噎了个半死。

    只见马文升浑身一震,浑浊的老眼忽然暴射出两道精光,神情正义凛然厉声喝道:“但是老夫养了一生的浩然正气,自有老天庇护。岂惧区区几个贼子耶?贼子们,你们太小瞧老夫了!”

    秦堪……救这个作死的老头儿做什么!手贱啊!

    忽然明白老头儿为什么被人刺杀好多年了,老实说,秦堪现在也有一种欲将他除之而后快的冲动,很强烈……秦堪救马文升只是偶然,可刺杀马文升并非偶然。显然是一场有针对性有周密策划的刺杀。

    就在马文升被刺杀的同时,京师皇宫承天门外,一骑快马狂奔而至,驻守承天门的军士不由大怒,在百户的指挥下,军士们排列成阵,平举长枪,欲将马上之人当场拿下治罪。

    ——因为承天门是皇宫禁卫的正前门,无论贩夫走卒还是当朝一品,在这个门前必须文官下轿,武官下马,绝不允许策马狂奔,否则便是对大明朱家皇权的挑衅。

    “来人住马!”百户单手高举,厉声大喝。

    狂奔而来的骑士显然没把区区禁卫放在眼里,马儿丝毫未见减速,反而更快了几分。

    百户大怒:“狗贼好大胆!列阵,毙之!”

    众军士齐声应命。

    骑士的骑术非常精湛,狂奔之中居然腾身而起,双脚站在马鞍上,从背后抽出一张强弓,搭上一支裹着书信的箭,嗖地一声,利箭激射而出,稳稳地钉在承天门上方的篆体木牌上,箭支入木七分,几乎穿牌而出。

    骑士蒙着脸,发出几声张狂的怪叫,扔了手中强弓,从马鞍旁的皮囊里抽出一柄四节镗,朝着拦阻官兵迎面而上,四节镗在他手中幻化无数光影,马速不减却听得叮叮当当一阵短兵相接,骑士已轻易地冲开了官兵防线,策马朝西城疾驰而去。

    驻守承天门的百户脸上一片铁青,盯着骑士远去的背影,又看了一眼承天门牌匾上的那支利箭,冷冷道:“速速知会东厂锦衣卫和团营,阖城围捕此恶贼,……将那箭上书信取下,送进内宫……文华殿东暖阁,弘治帝穿着金丝龙袍,一向温和内敛的他此刻却在大发雷霆,弘治历经十七年,这是非常罕见的现象。

    弘治帝的面前,伏地跪着锦衣卫指挥使牟斌和东厂厂督王岳,二人姿势相同,以头触地却不敢发一言。

    “混帐!你们二人都是混帐!”弘治帝很激动,面色泛起几分不健康的潮红,指着牟斌和王岳大骂。

    天子之怒,如泰山压顶,牟斌和王岳已吓得面如土色。

    “臣死罪!伏请陛下息怒,保重龙体。”

    “朕如何息怒?厂卫番子校尉遍布天下,拥众十数万,今日竟让贼人宫前策马,皇门射箭,你等却拿他毫无办法,我大明的皇都禁宫啊!朕即位十七载,何曾如此被人羞辱过?此辱不报,朕有何面目再为人君?”弘治帝几乎在咆哮,吓得殿内太监武士们纷纷下跪,颤栗不敢出声。

    牟斌和王岳频频以头触地请罪,神色愈发惶恐不安。

    弘治帝骂够了,目光回到龙案上,案上端正摆放着一封贼人的书信,看到那封书信,弘治帝的眼睛微微眯起,目光如寒铁般冰冷。

    “罪民万死,伏请天听:前兵部尚书马文升弘治十四年奉旨巡边宣府,期内广纳贿赂,多行不法,一己之喜恶而革边军三十余忠将,逆行倒施,罪大恶极,致使边境动荡不靖,边军将士几近哗变矣,罪民草芥也,愿以身死换此獠伏诛,伏请陛下清饬吏制,罪民死不足惜……查资料耽误了很多时间,少码了一点点,历史上马文升被刺是真事,非我杜撰。

    另外打个广告:

    粉嫩嫩的新人新书,沧海明月的《大荒》新开张,诸位喜好古典仙侠的兄台不妨看一看,写得很好,虽然字数不多,翻开看一看绝对不冤枉,老贼是诚实可靠小郎君,不会骗人的……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4 17:20:25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