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二百一十二章 秦堪升官

    总的来说,秦堪是个很随和的人,基本上别人但有所命,但有所请,如非原则问题,秦堪都会选择答应。

    很显然,朱厚照的提议大大违反了秦堪的原则,东厂属于皇家的家奴,比鹰犬更鹰犬,皇家的家奴都是太监,东厂厂督自然也必须是太监。

    秦堪绝不能当太监,哪怕官儿当得再大也不行,宋朝的童贯封了王又怎样?明末的魏忠贤九千岁了又怎样?男人的那根东西不仅仅代表着床笫之欢,还代表着尊严,只要看看王岳刘瑾那不阴不阳的模样,秦堪便感到一阵不寒而栗。

    朱厚照也没想到秦堪会拒绝得如此激烈,不由奇道:“什么割不割的?你们到底什么意思?”

    朱厚照倒不是装纯,从小到大他的身边虽然都是太监服侍着,但他的性子一向没心没肺,也没哪个大胆的奴才敢在他面前提起太监隐私之类的话题,至于东厂必须由太监掌管的不成文规定更是闻所未闻。

    秦堪跪在殿中,见朱厚照那一脸不解的模样,不由啼笑皆非,如此庄重的场合自然不能跟他细细解释,秦堪只好将手往下面虚虚一划,然后做出一副痛苦的表情。

    朋友到底心有灵犀,朱厚照一点就透,这会儿终于明白了。

    “我还当什么呢,原来是这个……简单,东厂厂督仍由你来当,你不割便是了。”朱厚照轻松地笑道。

    扑通!

    殿内顿时跪下数十名大臣,包括司礼监的萧敬王岳等人都跪下了。

    “陛下恕罪,不割不行!”众臣齐声谏道。

    朱厚照和秦堪同时一呆,然后二人的脸颊非常有默契的同时抽搐几下。

    大臣们的态度很坚决,要么便收回成命,要么就按规矩来,割了再当厂督,陛下你自己看着办。

    朱厚照怔怔看着殿内的大臣们,生平第一次感到原来皇帝并不是随心所欲的,大明皇帝的权力其实很有限,大臣们若异口同声反对,皇帝的旨意也可以被视作无效,除非像洪武皇帝那样大开杀戒,背一个暴君的名声把金殿内的大臣们割韭菜似的全杀光。

    朱厚照脸色渐渐涨红了,他感到很愤怒,明明已是天下最尊贵的皇帝了,却连给好朋友封个官儿也办不到,这让朱厚照感觉自己在秦堪面前很没面子,满殿大臣是在故意打他的脸,是在羞辱他。

    紧紧攥住了拳头,朱厚照从龙椅上跳了起来,大怒道:“你们拟的旨意,封了那么多官儿,凭什么我只封一个人你们便左右拦阻?这皇帝当得有什么意思?不如你们选个人坐到龙椅上来,我不当总行了吧?”

    满殿鸦雀无声,接着大臣们神情惶然,连三位大学士都惊恐地朝朱厚照跪下了。

    “臣等有罪,吾皇息怒。”

    今日的登基大典可谓大明立国以来最离奇最荒唐的一次。

    从没见过哪个皇帝连龙椅都没坐热乎便撂挑子不干的,朱厚照开了历代大明昏君的先河。

    满殿大臣磕头请罪,他们确实感到惶恐了,殿内千余大臣,缺了谁都可以,唯独不能缺皇帝,因为这一代的大明皇帝令大臣们别无选择,除了朱厚照根本没有别的人选了,说句良心话,但凡有另一个人选,大臣们死活也不会让朱厚照当皇帝,换谁都比这位小魔王强多了。

    李东阳不愧是老谋深算的老狐狸,大典还没完,情势不能僵持下去,否则必将沦为天下人的笑柄,——其实大典进行到此时,诸多突发状况已然成为笑柄了,李东阳只能尽量挽回一点朝廷的面子。

    于是李东阳眨了眨眼,很快想出一个折中的法子。

    “陛下想封秦堪的官儿,又不想让他受宫刑,若欲两全其美,老臣倒有个主意……”

    “什么主意?快快说来。”

    “秦堪是昂藏五尺男儿,若因加封而受宫刑,未免失了陛下提携爱护臣子之本意,所以秦堪任东厂厂督不大合适,锦衣卫指挥使牟斌劳苦功高,多年来行善政,治仁狱,为先帝中兴大明立下汗马功劳,若无缘无故夺了牟斌的官职,也不大妥当……幸好锦衣卫指挥同知赵鉴年已六十,上个月向内阁呈了告老奏疏,指挥同知这个位置便空了下来,不如由秦堪来当,如此岂非皆大欢喜?”

    朱厚照拧着眉,显然对李东阳的提议不大满意,在他心里,秦堪是最好的朋友,所以要给他最大的官位,封王封不成,不能连锦衣卫的一把手也当不成吧?指挥同知虽是从三品,但毕竟只是二把手,上面还有一个指挥使呢,只给秦堪封一个指挥同知,朱厚照感到委屈朋友了。

    非常不甘地盯着李东阳,朱厚照不满道:“就不能让秦堪当指挥使吗?牟斌当东厂厂督挺好的,他那么老了,割一割有什么打紧?”

    李东阳眼皮跳了跳,跪在殿中的牟斌很直爽地哭了出来。

    太不讲道理了!老了就活该被割么?

    感受着满殿大臣或嫉或恨的复杂目光,秦堪跪在殿内只觉浑身发麻。

    不能再让朱厚照闹下去了,不然他秦堪会成为满朝文武的眼中钉,皇帝胡闹大臣们自然不敢太过苛责,但对他秦堪可不会怎么客气,万一被他们记恨在心,以后使绊子,出阴招儿,他秦堪还过不过了?

    朱厚照为了他在殿上与李东阳讨价还价之时,秦堪忽然伏地大声道:“锦衣卫指挥同知很好,臣多谢陛下加封,吾皇万岁!”

    朱厚照楞了,见秦堪一副心甘情愿宁事息人的模样,朱厚照不由心中愈发感动。

    多好的人儿呀,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人人盼着升官晋爵,唯独秦堪担心他跟朝臣们闹僵了,二话不说便将这么一个微末官职领受下来,这才是好朋友啊。

    殿内所有大臣听到秦堪这句话以后,不约而同松了口气。

    尤其是牟斌和王岳,舒出一口抑郁之气的时候仿佛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嘴皮子在颤抖。

    牟斌当即便扭过头,朝秦堪投去感激的一瞥,王岳虽跟秦堪有怨,但也微微将嘴角扯了一下,表示了感激。

    权力的蛋糕不是那么好分的,谁分得多,谁分得少,都有不成文的规矩,今日荒唐皇帝的一通乱拳差点将大明朝堂的规矩破坏得干干净净,幸好秦堪在关键时刻接下了话,难得的识趣之人呐。

    PS:求月票!!离分类第六只差40票了……一个抖尿的功夫便能超过去,诸兄帮忙一起哆嗦几下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5 06:26:25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