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四百二十一章 生死一念

    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事情每个人都干过,秦堪自然也不例外。

    不同的是,他干这事的频率比普通要高一点点,心理学上来说也很好解释,毕竟是穿越者,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缺少安全感是正常的。

    虽然决定不看这本房中秘术,但秦堪还是将它小心地收藏好。

    实用价值无法证明,但至少可以肯定,这确实是一本无价瑰宝。这就够了,它代表着能值很多银子,仅凭这一点,它便得到了秦堪的敬重。

    李二拿着一封书信匆匆走来,双手将书信递给秦堪。

    “侯爷,京师严嵩来信。”

    秦堪将信拆开,草草看了几行,接着冷笑数声:“好家伙,皇庄圈地,百姓怨声载道,数以万计的农民失了土地,沦为流民。公然索要贿赂,地方官进京必须先准备银子拜刘府,兵部给事中周钥出巡安徽,回来时没有给刘瑾带贡礼,害怕刘瑾报复竟在家中悬梁自尽,真是丢了咱们吊颈界的脸面!……山东河南严查军屯,逼得三个千户所兴兵造反,终被剿杀……刘瑾愈发张狂了。”

    李二笑道:“侯爷,不仅如此,京师锦衣卫传来公文,司礼监刘瑾又立了一条新规矩,自今年开始,朝堂内外臣工所呈奏疏,一律准备两份,第一份称为‘红本’,先给刘公公看,第二份呈给通政司,称为‘白本’,同一件事写两份奏疏,开我华夏历朝历代之先河,实在可敬可佩,华夏上下五千年,也就他谈家祖坟冒了青烟……”

    秦堪哈哈一笑,接着忽然沉下脸瞪了他一眼,道:“说话别那么刻薄,跟谁学的坏毛病?五千年就出这么一号货色?他家祖坟这哪是冒青烟,分明被水淹了……”

    “侯爷,您这话可比属下更恶毒啊。”

    叹了口气,秦堪道:“刘瑾气焰越嚣张,离他毁灭的日子就越近,对我来说或许是件好事,坐山观虎斗便是,只可惜这满朝的大臣,却不知要被他坑害多少……”

    “侯爷恕属下直言,朝中大臣半数攀附刘瑾,另一半口口声声喊着风骨,实际却也好不到哪里去,真正廉洁正直的大臣却只是极少数,眼前这朝局在属下眼里,终究只是狗咬狗的局面罢了,谁死谁活跟咱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死多少都是活该的……”

    秦堪大为赞赏,长身而起狠狠踹了李二一脚以示嘉奖。

    “本侯跟刘瑾斗了这许多回合,也是狗咬狗?李二,你对政治朝局如此有见地,本侯该送你进司礼监请刘公公好生栽培你一番才是。”

    “侯……侯爷,别开玩笑,属下知错了!”

    秦堪叹道:“很多大臣都该死,我也乐意看他们死,但刘瑾若对他们亮刀,我还得要救他们……”

    “为何?”

    秦堪笑了笑,没有回答。

    明明恨一个人,却不能让这个人死,别人害他时还不得不救他。能干出这种事的人,要么是天生的情侣冤家,要么是天生的贱骨头。

    秦堪两者都不是,其实他的内心很赞同朱厚照刚登基时的荒唐想法,那就是把满朝大臣全部换一茬儿,绝对的利国利民。

    李二挠着头告退后,秦堪身后忽然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

    “侯爷欲救大臣,是为了给自己在朝堂里挣名望,民女猜得可对?”

    秦堪扭头瞧了她一眼,叹道:“有人说女人死后身体最后一个僵硬的器官是舌头,这话果然没错……”

    唐子禾冷冷道:“男人死后最后僵硬的也是舌头!”

    秦堪笑道:“那可不一定,我死后最后僵硬的一定不是舌头……”

    “是哪里?”

    秦堪笑而不语,当着未婚姑娘的面,答案真不好明说,如此上不得台面的自信藏在心里就好。

    今日的唐子禾有些奇怪,神情颇为复杂,有落寞也有愧疚,似乎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杀气。

    “唐姑娘你怎么了?”秦堪不由关心地问道。

    这些日子唐子禾一直住在官衙中,暂时充当秦堪私人医生的角色,白天给官员瞧病,也常挎着药箱给贫苦百姓出诊,说实话,对这位绝色冰冷却有着一副热心肠的姑娘,秦堪是十分敬佩的。

    一个未婚的姑娘,靠着祖传的医术风里来雨里去,毫无怨尤地给穷人治病,把富贵人当猪宰,这是一种怎样的神经病?

    当然,这种严重极端的做法,也不排除她有精神分裂的嫌疑。

    至于其他的嫌疑,秦堪倒真没怀疑过。

    任何接近秦堪身边的平民都必须经过锦衣卫严密的调查,虽然牟斌被刺,天津锦衣卫的情报系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但对唐子禾的基本调查还是不能少的。

    调查的结果自然毫无问题,唐子禾确实是土生土长的天津人,几乎全城的百姓都认识她,几乎每家都受过她的恩惠,如此满城皆誉的活菩萨,连锦衣卫都觉得继续查下去是对菩萨的亵渎。

    活菩萨今天很奇怪,难得见到她一贯生硬的脸上有如此多的生动表情。

    唐子禾定定注视着秦堪的脸,忽然垂下头,低声道:“侯爷,民女斗胆求侯爷回京,侯爷可愿答应?”

    秦堪一楞,笑道:“开什么玩笑,天津白莲未靖,民心不定,本侯奉旨巡狩天津,正是为了给朝廷解决这些麻烦,麻烦未解决,本侯如何能走?再说,天津城如此贫瘠,本侯还没开始大刀阔斧建设呢,更不可能回京。”

    “侯爷如何建设?”

    秦堪朝院中走去,轻轻摘下院中一株艳丽的腊梅,凑到鼻端闻了闻。唐子禾紧跟其后,看着他的背影,平静无波的美眸中竟忽然冒出一股杀机,杀机愈来愈浓郁。

    “天津西临京师,东滨渤海,既是军事重镇,也是漕粮瓷器茶叶丝绸等物的南北中转站,如此绝佳的地理条件,还有着天然的深海港口,如今却只是个拥户二千余的小土城,连正式的行政官府都没有,你不觉得很不合适么?”

    唐子禾盯着他的背影,眼眶一红,神情带着几分愧疚,右手却毫不犹豫地伸了出来,纤白如玉的手指缝隙间,却紧紧夹住了一支颤巍巍亮闪闪的银针!

    脑海里似乎闪过了马四那冰冷的眼神。

    无论对外何种身份,无可否认的是,她唐子禾是白莲教的红阳女,这才是她真正的身份。

    白莲教总坛的命令言犹在耳,舍与不舍,终究得舍。

    银针直指秦堪背部的肺俞穴。人体穴位成百上千,肺俞穴主治气管,肺痨,同时它也是背部要害,即“震心肺,破气机”。熟悉穴位的老手眼里,一针足可致命。

    悄然无声间,杀机即至!秦堪背对着唐子禾,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此刻他离死神多么近,近在只有一支银针的距离!

    颤巍巍的银针向前伸,唐子禾眼眶发红,语音却丝毫未变。

    “侯爷的意思是……”

    “自然要大力建设天津,首先要设天津府,周围乡镇合并为四县,先将基本的行政官府设起来,三卫退出城外驻扎,京师和天津两地流民乞丐落实户籍后全部迁移至天津城外,天津的土城墙全部换成砖石城墙,城外的土地重新清算,流民和乞丐们落籍之后可获得朝廷分给的土地,再分给他们种子农具,派专门的官员指导他们农耕,朝廷再给他们免赋两年,人人有所居,人人有所养,朝廷少了负担,乞丐不会饿死。”

    “这……是侯爷的志向么?”唐子禾的声音微微颤抖。

    秦堪淡然笑道:“志向是个遥不可及的字眼儿,我更愿把它当作我未来几年必须逐步完成的工作进程,不仅如此,我还要奏请朝廷在天津开巡按御史衙门,如此一来,官府,三卫,御史,三权分立,各自制衡监督,最大限度杜绝官吏贪污,乒百姓……另外我还要奏请朝廷,开天津外埠,小范围的试着先开海禁,若与异邦正常商贸,沿海城市鲜有不富者,城富则民富,民富则国强……”

    秦堪似乎来了兴致,滔滔不绝地说着他脑中对天津的构图,一幅完美画卷仿佛在唐子禾面前徐徐展开。

    刺向秦堪背部的银针已刺进了秦堪皮裘,甚至堪堪触到了秦堪背部的肌肤,却不知何故,唐子禾再也刺不下去,纤手也剧烈颤抖起来,眼泪止不住地滑落。

    秦堪觉得背部有点痒,伸手挠痒又够不着,头也不回地退了两步,道:“唐姑娘,我后背痒,给我挠挠……”

    唐子禾盯着秦堪左右扭动的背影,想笑,却更想哭。

    秦堪并没等多久,唐子禾咬了咬牙,手中的银针终究还是刺进了他的肺俞穴,又稳又准。

    秦堪浑身一颤……

    PS:求月票!!(未完待续。请搜索.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4 17:26:15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