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四百五十七章 本末之别

    相比拿刀捅死刘公公,投资天津的不情之请无疑如天官赐福般祥和,秦堪清楚看到屋子里好几位掌柜松了口气。

    给各位商号大老板精神上受了点刺激后,秦堪终于说出了召见各位掌柜的目的。

    投资天津不仅仅因为对唐子禾的承诺,天津的繁荣对秦堪自己也很重要。

    要改变这个时代,总要拿出点实际行动,改变天津是秦堪的第一步,一个滨海且汇集漕河的城市,地理wèizhi何其重要,如今竟只是一个小小的土城,这是秦堪所不能接受的  。

    富民,强国,强军,必先开海禁,开海禁必先繁荣天津,这是秦堪的计划,他知道开海禁对朝堂那些既得利益者是一个多么禁忌的话题,也知道将会面临多大的狂风暴雨的打击,然而这一步终究要走出去。

    他目前能做到的,只有不动声色,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慢慢将天津换新颜。

    繁荣天津必先招商,每朝每代都不能无视商贾的力量,今日召见这十几位京师有名大商号的掌柜,其目的也是如此。

    秦堪话一出口,十几位大商人楞了片刻,大家能在京师这种鱼龙混杂的环境里成就一番事业,自然都不是蠢人,一听便明白秦侯爷今日召见他们的目的了。

    屋子里一片寂静,十几个人皆不出声,脸上神色有些为难。

    跟周员外的想法一样,若秦堪只向他们要点钱财。哪怕几万甚至十几万两银子,他们二话不说一定拿出来,甚至愿意拿更多,因为秦堪的地位值这个价。

    可是投资天津……

    在商言商,天津那座小土旮旯堆成的小城,在他们眼里可以说是穷乡僻壤了,哪里值得他们出手?大家对经商都有着丰富的jingyàn,一笔投资撒在天津那种小地方,其中风险且先不提,就算见成效也不是一两年能看到的事。回报率太低了。

    除了一种情况。如果朝廷忽然决定开海禁,那么天津所处的wèizhi就非常重要了,那时不消秦堪说,大明各地的商人都会蜂拥而上。抓紧时间抢占山头地盘。布开店铺和物流网络。用最快的速度建立起大明和朝鲜,日本,琉球甚至东南亚等小国的贸易路线。

    然而。朝廷禁海百余年,海禁是太祖时便定下的祖制,怎么可能会打破它?

    没有了这个前提,天津这个小城对商人来说,真没什么投资的价值。

    屋子里寂静依旧,大家面面相觑,也不说话,却没一个人出来表态。

    秦堪大概明白众人的想法,微微一笑,道:“看大家的表情,似乎宁愿拿刀捅死刘公公也不愿投资天津?”

    众人脸颊同时狠狠抽搐几下。

    瞎子都看得出,大家的表情分明是两件事都不愿干。

    周员外咳了两声,拱手道:“侯爷,周记商号愿奉送侯爷白银十五万两,请侯爷笑纳。”

    不仅是众人,连秦堪都微微惊讶。

    这周员外好大手笔,好大的气魄,刚才还只送五万两,现在一改口竟多加了整整十万,不过他的言下之意也很清楚,只想请秦堪收下这十五万两之后,再莫提什么投资天津的事了,银子他送得起,投资天津他却实在没什么兴趣,合在座十几位大商人之力投资一座城池,显然不是十五万两能解决的事,它更有可能是一个填不满的无底洞。

    周员外一表态,所有人也争先恐后纷纷加价,银子都给得很大方,但透露出的意思却是一样的,投资天津这种事请侯爷另外找人,他们没有任何兴趣。

    秦堪皱起了眉,冷着脸不发一语,屋内渐渐安静下来,商人皆善于察颜观色,从秦侯爷的表情便可看得出,侯爷不高兴了。

    周员外暗叹一声,拱手道:“侯爷,在下斗胆说几句不合时宜的话,天下皆知侯爷与刘公公不合,如今刘公公清查天下田亩官仓和卫屯,新政可谓如火如荼,侯爷也想推行新政在朝中争取威望,大家都能理解,可是侯爷……您为何偏偏选天津?”

    秦堪楞住了,接着失笑不已。

    可算被人以小人之心揣度了一回,原来这些人以为自己建设天津是为了跟刘瑾争权争宠争威望而刻意捞政绩?

    总算明白屈原大夫为何长叹“世人皆醉我独醒”了,眼前有条河的话他也想跳进去。

    “你们认为本侯欲繁荣天津是为了捞政绩?”秦堪淡淡笑道。

    周员外瞧着秦堪的脸色,却看不出丝毫喜怒,忐忑之下苦笑道:“侯爷恕罪,在下实在想不出侯爷为何对那么一座小土城如此上心。”

    “天津是我大明的城池,京师的屏障,建设它繁荣它,需要理由么?”

    周员外叹道:“在下不敢问侯爷理由,只是……侯爷,在下再说句放肆的话,就算我们都答应繁荣天津,一座城池只靠我们十几个商人也是没有办法繁荣起来的,商人之所以能创出一番家业,靠的是顺应大势,所谓大势,或许是朝廷的政令,或许是两地的供求,世人皆云商人‘逐利忘义’,‘忘义’是世人对我们的偏见,然而‘逐利’却是丝毫没说错的,有利可图才能吸引我们,而天津……”

    话说到这里周员外便住了口,然而意思却很清楚了。天津那地方有何利可图?那里连个正式的行政衙门都没有,只有一个漕运衙门和一个盐道衙门,漕粮掌握在朝廷手里,盐也掌握在朝廷手里,再说整个天津城驻民不过两千户,难道我们这些大商人跑到天津去卖包子炸麻花儿吗?

    秦堪前世也是公司的副总,自然对商人的本色非常清楚。知道周员外说的是实话,倒也没怪罪。

    周员外见秦堪脸上并无怒色,胆子渐渐大了些,接着道:“侯爷,就算我们都愿意砸银子将天津繁荣起来,可我们毕竟只有十几个人,虽说每个人都薄有家财,相比繁荣一座城池来说,还是远远不够的,哪怕倾家荡产也不见得能改变天津多少。若欲繁荣天津。唯有吸引天下商贾争相而入,百川才能汇聚成海,然而天津拥户不过两千,且以贫户居多。这点人口欲吸引天下商贾。无异痴人说梦……”

    “不过呢……朝廷若有政令扩充城区。迁移人口,设立府衙,令天津的人口渐渐增多。人口多了,何愁商事不兴?那时不用侯爷开口,天下商人皆蜂拥而至,各种商铺,工坊,织房,粮仓,车马行等等平地而起,侯爷欲繁荣天津的目的,差不多也算达到了……”

    秦堪认真聆听半晌,最后长长舒了口气,脸上露出了笑容。

    果然不能小看古代人啊,哪怕是古代的商人,他们的见识也是非常可取甚至是值得学习的,周员外这番话看似浅显,实则却将这件事情的“本”与“末”剖析得非常清楚了。

    秦堪前世虽也是商人,但他毕竟不是市长,为公司争取利润在行,但如何繁荣一座城市却力有不逮,说到底也是不明白先有蛋还是先有鸡的问题,一直认为先招了商才会吸引人口,但实际上却是先有人口才能吸引商人。

    “如此说来,若天津的人口多了,你们都愿意去投资?”

    周员外笑道:“人多自然财源也多,侯爷,我们是商人,商人跟银子没仇的。”

    秦堪微微一笑,周员外这话谦虚大发了,商人何止跟银子没仇,银子简直是商人的亲祖宗啊……商人家若不慎着了火,他们第一时间抢出来的绝对是装银子的箱子,而不是祖宗牌位。

    秦堪环视一圈,见十几位大商人都是一脸认同神情,顿时便明白了。

    简单的说,栽不下梧桐,引不来凤凰。

    而招商这种事又不能以权势压迫,否则一座城里有十几个不情不愿的商人,久而久之暗生祸心,有钱人能干出的缺德事不比秦堪少。

    ******************************************************************

    召见商人虽说无功而返,却不是没有收获。

    至少秦堪懵懂的思路被这些商人理得很清晰了,以前对建设天津只是一个模糊的轮廓,现在却有了明确的条理。

    秦堪在尽自己的努力改变这个时代的同时,有人却在肆意地祸害这个时代。

    太监是个很特殊的群体,不仅性别难以定论,而且物种也难以定论,有的是人,有的不是人。

    杨一清被拿进诏狱不到两天,西厂便传出了消息,杨一清已被定罪,罪名是滥杀民夫,贪墨军饷,司礼监掌印刘瑾深刻吸取了上回秦堪救王守仁的教训,不再亲自出面,而是指使西厂定罪,然后判了个斩首弃市,三日后行刑。

    大明朝廷这个时期的职权很混乱,皇帝怠政,权阉当道,锦衣卫和东西厂权力被无限放大,似乎什么都能管,什么都能判,于是许多案件根本就不经过刑部和大理寺,厂卫直接拿了人犯进诏狱,马马虎虎审了一番后便定了罪,连行刑都由厂卫一手办了,可谓抓审杀自产自销一条龙,有了厂卫这根搅屎棍,朝廷怎能不混乱?不必讳言,秦堪也是搅屎棍中的一员。

    杨一清被定罪的消息传出来后满朝大哗,大臣们惊怒交加,这刘瑾愈发张狂了,连三边总制杨大人这样的忠直之臣竟也说杀便杀,天理公道何在?朗朗乾坤难道真变成了阉人的天下?

    满朝惊怒之时,有一道焦急的身影为杨一清上下奔走。

    这道焦急的身影并不是秦堪,而是内阁大学士李东阳。

    确认消息的第二天,李东阳再次登了刘瑾的门,结果再次悻悻而返。

    显然刘瑾这回铁了心要置杨一清于死地,当初杨一清很不给面子地拒绝了刘公公的招揽,这倒罢了,居然还狠狠挖苦讽刺了他,刘公公心眼并不大,况且性别也很模糊,也不知是不是对杨一清有了一种“别有幽愁暗恨生”的情怀,反正这回一定要弄死杨一清,内阁大学士说情也不买帐。

    李东阳急了,无论公义还是私交,他都不能坐视杨一清被斩首,然而事情似乎已成了定局,刘瑾决定的事从无更改,若说推行那个所谓的新政刘瑾干得拖泥带水,但在杀人这方面刘瑾却从来都是干脆果决,效率奇高。

    刘瑾决定要杀的人没人能救,然而……

    焦急的李东阳浑身一激灵,一个熟悉的身影浮现脑海里。

    别人或许救不了,他难道不能救吗?

    …………

    …………

    夜幕降临,万家灯火初上。

    一乘官轿悄然无息地停在山阴侯府门口,轿旁一位老仆拿着名帖递给了侯府的门房。

    后院的秦堪接到名帖,眉头不由深深皱了起来。

    “李东阳来找我干嘛?”秦堪喃喃自语。

    朝堂上下,被秦堪坑过的大臣不知凡几,连王爷也在秦堪手下吃过大亏,可若说秦堪对谁最忌惮,唯李东阳莫属。

    这只老狐狸好像是他的克星,不论他怎样的阴谋诡计,落在李东阳眼里却是一览无遗,老狐狸手里仿佛有一面照妖镜,照得秦堪无所遁形,所以现在秦堪对他尽量能躲则躲,委实对他有几分惧意。

    不过人家既然都已主动找上门,再躲就不合适了,秦堪只好迎出门外,亲自将李东阳请进前堂。

    李东阳很和蔼,轻拈长须微笑的样子有种道骨仙风般的飘逸感,其实秦堪也很希望老家伙早日位列仙班,别老留在人间妨碍他坑人,一脸洞悉了然的表情非常惹人讨厌。

    丫鬟奉上茶水,李东阳端起来轻啜一口,然后笑道:“老夫听说,山阴侯从天津归京后似乎很少回北镇抚司署理公务?”

    秦堪拱拱手,笑道:“下官休产假,实在无暇他顾。”

    李东阳愕然:“产假?”

    “家里夫人快临盆了,下官想多陪陪她,也想亲眼看孩子出世。”说起这个,秦堪脸上难得露出一抹温情。

    李东阳沉默半晌,忽然一叹:“为人夫比为官好了千百倍,如能倒过来,实为天下之幸……”

    秦堪脸色有点发绿了,老家伙今晚这是上门寻衅吗?

    “不知李老大人今晚亲自莅临寒舍,是为了……”秦堪决定直奔主题,不想跟他绕圈子了。

    李东阳笑道:“自然有事找你。”

    秦堪眉尖一拧,语气有点不满了:“李老大人,朝中同僚们谁家倒了霉你可别怪到我头上,最近除了杀了西厂几百个人放火烧了几栋房子以外,我已经非常安分守己了……”

    ******************************************************************

    ps:来几张月票刺激一下我的神经?(未完待续……)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4 17:25:42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