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五百零七章 决战金殿(上)

    京师,承天门前。

    焦芳的心渐渐沉入不见底的深渊。

    焦芳年近八十,他在大明朝堂里打滚了一辈子,每一次浮沉之前,他都能敏锐地察觉到空气中的预兆,所以尽管这些年他仕途不算太顺,但也能保得自己平安,靠着自己的敏锐直觉,他甚至在满堂排斥的处境中逆流而上,做到了吏部侍郎。

    今日,焦芳再一次察觉到空气中的冷凝气氛,周围大臣们刻意与他保持的距离,一脸冷漠连虚伪笑容都欠奉的表情,还有那一道道仿佛已将他当成了死人似的冰冷目光……

    焦芳眼角一抽。

    近日朝堂里诡谲的顺流与逆流,文官与阉党之间难以言状的莫名气氛,还有司礼监刘瑾一天比一天更暴躁的脾气……

    焦芳苦涩地笑了笑。

    今日便是决战之时了么?胜负之算几成?

    沉默中的焦芳站在人群中,此刻却从未有过的孤寂,仿佛立身于旷野般渺小,孤单,绝望。

    又一乘官轿缓缓行来,身着绯袍的兵部尚书刘宇走出轿子,脸上带着几分和煦的微笑,他的怀里还揣着两份奏疏,安化王造反平灭了,兵部已推举出新的宁夏都司指挥使,当然,也是刘公公的亲信,刘宇打算在今日的朝会中提起廷议,党羽,当然越多越好,权力越大越好。

    走出轿子的刘宇轻轻拂了拂官袍下摆,仿佛担心把官袍弄脏了似的,直到做完一系列动作后,刘宇这才感觉承天门前的气氛不对,骤然抬头,迎面而来的是一道道冰冷彻骨的目光,空气仿佛凝滞了一般。

    和焦芳的反应一样,刘宇心中忽然咯噔一下,顿觉不妙。

    联想起这些日子以来京师的种种诡谲气氛。和刘公公几近癫狂的脾气,刘宇脚下一软,一股深深的绝望顿时替代了刚刚的志得意满。

    “焦阁老——”刘宇忽然嘶声大叫,惨白的面孔透出极度的恐惧。

    焦芳站在人群中,绝望地叹了口气,阖目不言不语。

    当——当——

    钟鼓司的钟声响起,悠然传扬在整个京师上空。

    寅时一刻。百官上朝!

    …………

    …………

    朱厚照打着呵欠,一脸惺忪地看着满殿黑压压的人头,没好气地哼了哼。

    对他来说,最无聊便是每日朝会了。他也很想漂亮地处理几件国事,教那些大学士和六部尚书侍郎们刮目相看,然而他毕竟太年轻。每次往往他觉得精妙之极的处理法子,到了大臣们口中却一文不值,不是失之周详谨慎,便是太过荒唐幼稚,被否定的日子过久了,渐渐的,朱厚照也懒得再开口了。于是朝会也成了朱厚照每天最无聊最难捱的时候。

    金殿上,百官唱名见礼后,本是七嘴八舌禀奏国事的时间,然而今日殿内鸦雀无声,安静得如同鬼域,朱厚照坐在龙椅等了一会儿,大约一柱香时辰过后,就连迟钝的朱厚照也发觉气氛不对了。

    朱厚照乐了:“今儿可新鲜了。难道朕的正德朝今日四海升平,政通人和,所以众卿无事可奏?”

    换了平日朱厚照说出这番无耻的话,必有不少大臣出班义正严辞驳斥他了,可此刻却仍没一个人出声,殿内众臣仿佛变成了庙里供着的泥塑金刚似的。

    朱厚照嬉笑的表情终于收起来了,不自觉地坐直了身子。拧着眉环视众臣,沉声道:“到底怎么回事?没人说话吗?”

    静谧的人群中,终于发出了一道等候已久的声音。

    “臣,都察院监察御史姚祥有事奏。”

    朱厚照眉梢一跳。道:“说。”

    *****************************************************

    山阴侯府。

    秦家的气氛也是一片低迷。

    主母杜嫣穿着一身绿绸薄袄,焦急地在家中池塘边的水榭回廊下来回踱步,金柳抱着小秦乐悠悠轻摇,小秦乐躺在母亲怀里,一双懵懂的大眼睛好奇地扫视着四周,随即眼皮开始耷拉,有一搭没一搭地瞌睡起来。

    怜月怜星手牵着手站在杜嫣身后,二女的神情和杜嫣一样充满了紧张焦虑。

    侯府池塘边的石桌上摆了四样小菜,和一壶已烫好的花雕,秦堪一身白衣玉带,头发整齐地梳拢,在头顶上挽了一个髻,髻上饰以一颗晶莹透亮的白玉,此刻他正独自坐在石桌边,但桌上却搁着两副杯筷。

    一大早便如此反常的举止,教杜嫣金柳等人怎能不急?可她们深知秦堪有心事,此时却不敢靠近,只能远远看着。

    酒尚温,壶嘴里冒着丝丝热气,秦堪亲自将桌上的两只酒杯皆斟满。

    定定看着空荡荡的对面,秦堪索然叹息。

    不出意外的话,今日便是刘瑾的末日,此刻金殿上,李东阳严嵩戴义等人想必已开始发动了。

    明争暗斗两年多,今日算是有始有终,奇怪的是,秦堪此刻却无半分胜利的喜悦,相反,他只觉得心头沉甸甸的,一种无法言喻的疲惫涌上心间。

    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真的其乐无穷吗?

    大明朝永远不缺奸佞,一个刘瑾倒下,又有多少奸佞冒出来?这辈子斗得完吗?

    就算是秦堪他自己,千百年后的史书上,他留下的名声谁敢保证比刘瑾好?

    两年多来,他和刘瑾对人对事的手段其实谁比谁好到哪里去?不同的是各自心底里的目的而已。

    秦堪苦涩一笑,看着对面空荡荡的石凳,喃喃道:“不管恶名还是清名,你终究还是留了名,相识一场缘分,且遥敬你一杯,顺便送你一程……刘公公,我从来不觉得你是彻头彻尾的坏人,我相信你是有理想有抱负的,只是你的理想和抱负太急,太自私,令旁人太痛苦,第一杯酒,我敬你推行的新政,尽管它是失败的,幼稚的,夹杂了私心的,但我仍然看到了一丝诚意……”

    秦堪一口饮尽,温酒入喉,苦辣自知。

    缓缓给自己斟了第二杯酒,秦堪的笑容收敛起来,目光渐渐变得冷厉。

    “这第二杯酒,刘公公,恕我不能敬你,我要敬的是这两年来被你残害至死的国朝忠良!”

    酒盅缓缓在地上洒了一圈,酒汁入土,英灵含笑。

    …………

    …………

    “臣一告司礼监掌印太监刘瑾残害忠良!两年来残杀大臣百余人,从正德元年的杖毙戴铣,艾洪,蒋钦,薄彦徽,到正德二年的华昶满门被灭,张乾被刺,一桩桩一件件皆有凭有据,国法森严,王庶同罪,焉可独厚刘瑾耶?”

    金殿上,监察御史姚祥说的每一个字掷地有声,振聋发聩。

    朱厚照眼中顿时浮现慌乱紧张,腾地站起身来。

    他对刘瑾确实生了戒心,他确实想一步步削去刘瑾的权力,他甚至想一脚把刘瑾踹到凤阳去给太祖守陵,可刘瑾不是别人,刘瑾是陪伴他十年的东宫老仆,是他除了父皇之外最亲近的家人,朱厚照绝无杀刘瑾的意思。

    今日此刻的金殿,朱厚照已察觉到殿内弥漫着浓郁的杀机,杀机是冲着刘瑾而去,再看殿内众臣一张张充满了阴沉戾气的脸,今日分明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朝臣杀人,只需一张嘴。

    “你们说刘瑾……刘瑾杀人,可有凭据?”朱厚照死死抓紧了龙椅的金色扶手。

    “有!”

    朝班里,吏部尚书张彩面无表情走出来,垂首,躬身,双手递上一叠书纸。

    满殿大哗,刘瑾党羽焦芳,刘宇,张文冕等人面如土色,一道道极度怨毒的目光恶狠狠地盯住张彩,这个刘瑾党羽中的反骨。

    “陛下,刘瑾下令西厂杖毙戴铣等二十一人的亲笔手令,以及两年来以各种理由戮杀大臣的书信,手令,命令手下爪牙屠灭共计十七位大臣满门家小的来往信件皆在此,桩桩件件有据可查。”

    朱厚照无力地靠在椅背上,感受着椅背雕刻的金龙传来的阴冷气息。

    “先……先查实再说……”

    众臣见朱厚照如此明显的袒护态度,不由一齐皱了皱眉。

    “陛下,臣,户部给事中李济有事奏!”

    …………

    …………

    “刘公公,这第三杯酒,恕我还是不能敬你,这杯酒,敬天下被你圈占土地后流离失所家破人亡的可怜百姓,敬那些拿不出你巧立名目各种重税而命丧黄泉的无依冤魂!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秦某无能,让你死得太迟了!”

    酒汁仍旧缓缓倾洒在黑土里,伴随着两滴无人察觉的晶莹。

    …………

    …………

    “臣二告司礼监刘瑾借皇庄为名,侵占北直隶土地万顷,各地乡绅农户被夺田失地,沦为流民,无数百姓家破人亡,卖儿卖女,锦绣人间几成地狱修罗惨境,此皆刘瑾之罪也!你的江山,被刘瑾害成何等面目,陛下知否?陛下知否!”

    户部给事中李济双目泛泪,跪地悲呼。

    朱厚照呼吸急促,面孔涨得通红,看着满殿悲怆深沉的大臣,朱厚照嘴一撇,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什么圈地,什么皇庄,朕哪来那么多皇庄?你们……你们何苦非置刘瑾于死地!何忍逼朕太甚!”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5 11:44:40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