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五百零二章 喜堂喋血(下)

    大雄宝殿四周都是刘氏兄弟的人,更确切的说,是刘氏兄弟向张茂借的人。

    而唐子禾这边却只有十来个老弟兄,其余的人马都安顿在深山里,此刻殿内一片欢腾喜庆,百余人占住大殿四个角落,将唐子禾的十来个老弟兄隐隐围在中间,刘宸则一身红装吉服笑容满面地盯着殿内侧门。

    这情形怎么看都不像成亲,反倒有点逼亲的意思了,这样的情形下,喜庆的气氛里自然带了几分剑拔弩张的味道。

    一名临时充作司仪的汉子看了看天色,接着大声喝道:“吉时到——请新娘子出来,拜堂成亲喽——”

    未多时,一身凤冠霞帔的唐子禾被喜娘背着,一步一踮地从侧门走进来。

    看着凤冠珠帘内唐子禾那张朦胧的娇媚的倾城面容,刘宸忽然呼吸粗重起来,脸孔瞬间涨红,整个人如坠云雾,身边的一切都仿佛变得不真实了。

    感觉就跟做梦一样,如此美得不沾尘埃的女子,今日开始竟真的是自己的妻子了么?

    刘宸眼中露出极度的贪慕,极度的欲望,目光仿佛将唐子禾从头到尾剥光了似的。

    站在刘宸身后的刘宠和张茂也对唐子禾惊艳不已,刘宠眼中甚至闪过一丝嫉色,心中隐隐有些后悔,这唐子禾应该纳入自己房中才是,无端倒便宜了弟弟。

    仪式有点乱,指望一群江湖汉子能将成亲礼节办得多正规实在不太可能,大抵八九不离十便够了。

    众人贪婪的目光中,唐子禾像一只闯进了狼群的小羊,缓缓站在大殿中央。

    司仪汉子不敢耽搁,马上大声道:“新人拜堂——”

    刘宸急忙朝唐子禾走近几步,唐子禾一动不动,仿佛认命了一般面向殿内的佛祖金身。

    殿内不远处,葛老五和一众老弟兄暗暗攥紧了拳头。

    “一拜天地——”

    “慢着!”沉默的唐子禾忽然冷冷地打断了仪式。

    众人一楞,刘宠刘宸两兄弟脸色有点难看了·刘宠哼了哼,道:“唐姑娘莫非想反悔了?”

    凤冠珠帘遮住了唐子禾的眉目,只听得她冷冷道:“拜堂之前我想问问,成亲后我那三千兄弟·谁人做他们的主?”

    刘宠冷笑道:“霸州是我兄弟的地面,如今你那三千兄弟被朝廷日夜侦缉,他们连深山都不敢出,就算我让你做主,你做得了主吗?唐姑娘,霸州可不是天津,这里吃人的狼太多了。”

    唐子禾幽然一叹:“如此说来·我嫁给刘宸,我手下三千兄弟是陪嫁?”

    “你可以这么认为,唐姑娘·这三千人可不是什么香饽饽儿,反而是烫手的山芋,只有等你真正成了咱们刘家的人,咱们才敢尽心尽力将他们接手,将来不提富贵荣华,至少能保这三千兄弟衣食无忧。”

    唐子禾笑了笑,笑声充满了讥诮:“这年头的人都怎么了?白吃白喝占尽便宜的行径居然能说成救苦救难普渡众生,刘家兄弟,你们真以为我唐子禾是那种软弱女子·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只能自贱其身依赖你们才活得下去么?”

    刘氏兄弟闻言顿时心中一凛,刘宠怒声道:“唐子禾,你果然想反悔!”

    唐子禾哈哈大笑起来·忽然一探手,将头上的凤冠盖头扯下来扔在地上,露出一张绝美倾城令殿内所有男子呼吸停顿的脸。

    “我唐子禾做过的事情·你们这些只知打家劫舍的山匪响马望尘莫及,虎落平阳还是虎,猛虎岂能被犬欺?刘宸你自己去照照镜子,你自问配得上我吗?”

    此言一出,殿内众人大哗,刘宠勃然大怒:“好个贱人,果然脑后生了反骨!弟兄们……”

    话没说完·刘宠忽然觉得浑身无力,身子不由控制·软绵绵地往地上一倒。

    再看殿内百余名迎亲的汉子,他们也仿佛同时喝醉了酒似的,接三连四地瘫软在地,唯独葛老五和十几位老弟兄安然无事。

    葛老五终于恢复了笑容,笑容透着一股子得意和蔑视,他一手拎着刀,大步向刘氏弟兄走来,拎小鸡似的一把将刘宸拎在手中。

    “几个山贼响马,竟敢打着癞蛤蟆吃天鹅肉的主意,你们配吗?”

    刘宸又惊又怒,身子虚弱无力,但还能说话。

    “唐子禾,你……给我们下了什么药?”

    葛老五冷冷道:“神仙醉,听说过吗?”

    “唐子禾,你敢跟霸州所有绿林兄弟为敌?”

    唐子禾冷笑道:“你们不过是两只被朝廷招安了的狗,有何资格代表霸州绿林?刘宠刘宸,我唐子禾可不是任人拿捏揉搓的面团儿,这世上敢打我主意的人,一个个早下了阎罗殿,你们也不例外!”

    刘氏兄弟面色苍白,心如死灰。

    直到此刻他们才意识到何谓“不是猛龙不过江”,一个能挑起朝廷六卫大军围剿的女人,能是简单角色吗?

    大雄宝殿外,刘氏兄弟向张茂借的五百人马已察觉到殿内的情形不对劲,众人纷纷抄刀向殿内逼近。

    “唐姑娘,发响箭吧。”葛老五道。

    唐子禾点点头,然后一指刘宠刘宸,道:“这二人留着没用,杀了!”

    刷刷!

    两道雪亮的刀光掠过,刘宠刘宸两颗大好头颅冲天而起,庄严的大雄宝殿内顿时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同时,一支响箭带着凄厉的尖啸冲入云霄,寺外四面八方隐隐传来兵马喊杀声。

    所有人脸色都变了,看着唐子禾的目光再无一丝贪慕和色欲,取而代之的只有一片深深的绝望和敬畏。

    殿外张茂的五百人马也慌了,此时殿内张茂被人挟制,殿外喊杀声如山崩地裂,他们毕竟只是响马盗,不是训练有素的官兵,此时此刻他们也不知刀口该对内还是对外,五百人一片慌乱。

    同样被神仙醉放倒的张茂算是殿内唯一一个镇定的人,听着外面的喊杀声·张茂脸色一变,忽然叹道:“我和刘氏兄弟一样小看你了,唐子禾,你分明有枭雄之心·可怜刘家兄弟竟以为能随意拿捏你···…”

    唐子禾静静听着殿外的动静,片刻之后,她随手拉过殿中的一个蒲团,也不在乎身上还穿着大红的霞帔吉服,就这样盘坐在张茂身前,冷冷地盯着他,道:“张大当家·不瞒你说我在寺外埋伏了八百人马,想必你也听说过天津三卫造反事·这八百人马曾是朝廷的正规军队,此刻他们已将龙泉寺团团围住,照我的估计,距离跟你的五百兄弟厮杀大约还有一柱香的时辰······”

    张茂眼中精光一闪,道:“你想说什么?”

    “这一柱香时间里,我要和你谈笔买卖。”

    “什么买卖?用我张茂的性命来换你们在霸州立足么?”

    唐子禾冷笑道:“我唐子禾手下有三千能征善战的兵马,我要在霸州立足,需要你同意么?”

    “你想谈什么?”

    唐子禾不答,却先掏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一颗黑色的丸药塞入张茂嘴里。

    没过多久,张茂渐渐觉得身体有了力气,刚才中的神仙醉已然解了。

    面带惊疑地活动着手腕·张茂沉声道:“唐姑娘行事莫测,你给了我解药,就不怕我现在跟你拼命吗?别忘了·你刚刚杀了我的结拜弟兄。”

    唐子禾冷冷道:“刘宠刘宸是什么货色,相信张大当家比我清楚,你们结拜的关系多是利益所趋,为了他们而跟我拼命,张大当家觉得值吗?张大当家是霸州绿林道上的翘楚人物,自有枭雄之才,此时情势·相信你不会干那种鱼死网破的蠢事。给你解药是因为我要堂堂正正跟你做买卖,而不是你被我挟制的情形下被迫签城下之盟·此举毫无意义。”

    张茂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对这唐子禾却愈发感到莫测了。

    “唐姑娘想跟我谈什么?”张茂语气已渐渐变得平静,对地上刘宠刘宸两兄弟的尸首竟看都不再看一眼,唐子禾心中愈发有数,看来这三人结拜果然是利益所趋。

    唐子禾道:“我听说张大当家有宫里的关系?”

    张茂点头:“不错,霸州镇守太监张忠亦曾是文安县人,当年我与他是邻居,相谈甚厚遂结为金兰。”

    “能攀上霸州镇守太监,想必张大当家在霸州城内可以横着走了,可是为何我听说张大当家如今并不如意?”

    张茂冷冷道:“既然你什么都知道,我还有必要回答你吗?”

    唐子禾破天荒露出一抹浅笑:“因为霸州城里还有一个右金吾卫提督钦差副使梁洪,此人本是司礼监掌印太监刘瑾的家仆,后来被刘瑾委以重任,派到霸州推行新政和马政,梁洪贪婪成性,大肆搜刮霸州,刘宠刘宸被梁洪搜刮得家徒四壁,不得已才想吞下我这三千人马,妄图杀官造反,不仅是刘氏兄弟被搜刮,张大当家的想必也好不到哪里去吧?梁洪仗着大太监刘瑾的气焰,丝毫没将张忠放在眼里,对张大当家你就更不客气了,这两年梁洪找过好几次由头将你打入大牢,幸得张忠数次搭救,否则你也不会远避霸州城,明明有个镇守太监的靠山,却还干着打家劫舍的绿林买卖,张大当家,我说得对不对?”

    张茂冷笑道:“足不出户而知天下事,唐姑娘好本事。”

    唐子禾目光渐渐锐利,如利箭一般能穿透人心。

    “张大当家的买卖干得大,寻常绿林帮派聚众一两百人已然可以笑傲霸州方圆,而你手下竟聚众两千余,若说张大当家真只打算当个大秤分金银的山大王,小女子却打死也不信,张大当家,你······所图为何?”

    静静的一句问话,听得张茂额头冷汗潸潸,无声沉默下来。

    唐子禾了然一笑,悠悠道:“小女子初来乍到,不能不如履薄冰,有些事情多打听一些总是没错的,毕竟刘家兄弟刚才也说了,霸州可不比天津,这里吃人的狼太多了。我听说梁洪在霸州城不仅大肆索贿,更以为明廷皇帝圈占皇庄为名目圈地上千顷,而且推行马政毫无人性,每户每年若不向朝廷缴纳五匹以上军马,便拿人下狱,花费数十上百两银子方可放人,你手下的两千余兄弟大多是失去土地和被马政害得家破人亡的农户汉子,而你张大当家,更是被官府前后捉拿好几次,今年河间参将袁彪受梁洪指使将你缉捕入狱,更对你用了大刑,那一次入狱要了你半条命……”

    张茂脸色渐渐变得铁青,嘶哑着嗓子道:“唐姑娘有话直说,不要拐弯抹角的!”

    唐子禾笑了两声,道:“好,我的意思很简单,你对朝廷早已心生恨意,暗存反志,你聚众两千藏匿深山不仅为了保命,而是为了韬光养晦,欲图揭竿而起,我今日要跟大当家谈的就是这笔买卖······”

    唐子禾压低了声音,一字一字道:“我拿手下三千人马入份子,咱们干一番大事业,张大当家敢不敢?”

    张茂眼皮一跳,目中怒色大盛:“你想吞并我的两千弟兄?”

    刚才他和刘家兄弟一心打着吞掉唐子禾三千人马的主意,谁知情势剧变,一只看似柔弱无依的小绵羊忽然扯去了身上的伪装,变成了一只冲入狼群的下山猛虎,张茂不得不对唐子禾生出了极大的忌惮。

    唐子禾笑道:“你取你的,我要我的,各不相干,何来吞并?说是入了份子,其实只是各为盟军,两不相属,名义上打一个统一的旗号罢了,霸州被梁洪折腾得疮痍遍地,民怨沸腾,你我若打出旗号登高一呼,顷刻可聚数万人马,张大当家既为霸州枭雄,可有泼天的胆子干这番轰轰烈烈的大逆之事?”

    张茂眼皮猛跳,沉默着垂下头,双手攥成拳头微微颤抖。

    不知过了多久,张茂忽然扭头朝殿外戒备的五百人马扬声喝道:“弟兄们放下刀剑,外面是友非敌,莫伤了和气!”

    唐子禾听张茂的语气分明已是答应了这笔买卖,不由仰天大笑起来,笑容仍旧绝色倾城,可张茂眼里却无半分色欲贪慕,这哪里是什么倾城佳人,分明是一只祸世妖孽呀。

    唐子禾笑了半晌,眼中厉色一闪,忽然道:“葛老五。”

    葛老五兴奋抱拳:“在!”

    “刘家兄弟带来的这百多号人留着无用,全部斩杀,当是为张大当家和我的共同大业祭旗吧,张大当家,今日你我合兵一处,明日卯时攻霸州城!”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5 19:03:45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