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五百零一章 喜堂喋血(中)

    刘宠刘宸兄弟确实低估了唐子禾。

    在这个消息闭塞的年代,他们不知道唐子禾在天津做出过怎样轰轰烈烈的事业,更不知道她曾经创下的赫赫声名。

    能逼朝廷不得不动用六卫大军清剿镇压,最后居然完好无损地轻松远遁,这样的女子,山匪响马出身,纠集一帮痞子混混打劫一下过路行商的刘宸娶得起吗?

    男女若不般配,有时候会要命的  。

    镜中的唐子禾巧笑倩兮,一身大红的霞帔衬映着脸上淡淡的胭脂,如同画卷里不小心跌落凡尘的灵仙,有着不属于这个浮华世界的陌生美丽。

    葛老五沉沉叹息,跟随唐子禾数年,可他仍然不了解她,她像一道深奥的谜,每每总给他意料之外的答案。

    “唐姑娘,就算刘氏兄弟不济,就算官府提防,可二人至少是霸州响马头领张茂的拜把兄弟,张茂占山为王,手下两千余众人马皆是剽悍善战之辈,姑娘若对刘氏兄弟下手,恐怕张茂不会坐视,咱们毕竟是外来的,占山而聚三千众已然引起了霸道各路绿林的警惕,若真杀了刘宠刘宸,岂不得罪了整个霸州同道?其实……刘宸向姑娘提亲,姑娘若不乐意,咱们带着三千人马远走,再找个地方立山头便是,何必耗在这里令自己进退两难?”

    唐子禾讥诮一笑:“拜把兄弟?这年头连亲兄弟都靠不住,拜把兄弟算得什么?寻常绿林响马帮派一两百人顶天了。张茂却聚众二千余,你以为张茂真就甘心做一个上不台面的打家劫舍下三滥么?”

    葛老五微惊:“难道张茂他……”

    “张茂想干什么,我只是猜测,不过……”唐子禾随即轻轻一笑:“都说时势造英雄,张茂需要时势,而我唐子禾手下的三千兵马,就是张茂的时势,也是我的筹码,区区两个拜把兄弟在他心里,难道比他的图谋更重要吗?”

    葛老五眉梢轻跳。他没想到小小的霸州地面上。竟有如此多的藏龙卧虎人物,如此复杂诡谲的错综局面,当初选择来霸州,到底是对是错?

    唐子禾冷冷道:“两个时辰后便是吉时。刘氏兄弟会带人来迎亲。而且为了提防变故。他们向张茂借了人马将龙泉寺团团围住,今日之局已不能善了,葛老五。咱们的人马安排妥当了吗?”

    葛老五忙道:“姑娘放心,我已挑出八百精壮人马在龙泉寺外乔装成百姓各自散开待命,刘氏兄弟自负有官府身份,又有张茂的人马给他撑腰,而且他们还掐着咱们的粮草,估摸他们以为咱们绝不敢向他动手,所以龙泉寺外围着咱们的只有五百多人,届时姑娘一声号令,顷刻间便可灭了他们。”

    唐子禾点点头,道:“你先下去准备吧,叫寺里的弟兄们小心一些,今日干的可是玩命的勾当……”

    顿了顿,唐子禾轻偏螓首,看着窗外的苍茫天空,语气忽然变得激昂坚毅:“霸州风云际会,虎啸龙吟,今日开始,我唐子禾却想亲手称量一下霸州的各路英雄!”

    葛老五闻言一凛,接着眼中闪过一丝戾气,重重抱拳,转身离开。

    静谧的禅房里,唐子禾看着镜中自己身穿的大红霞帔,纤手轻抬,如蝴蝶般翩跹一转,痴痴盯着镜中的自己,唐子禾幽幽一叹,倾城的容貌泛起浓浓的幽愁。

    生平第一次穿嫁衣,却不是为他而穿。

    他和她,似乎越来越远了……

    ******************************************************************

    刘宸穿着一身大红的新郎吉服,在近百名手下的簇拥下,志得意满地走进了龙泉寺的大雄宝殿。

    往日庄严的大雄宝殿,今日竟成了江湖汉子成亲的喜堂,实在是不伦不类之极。

    和尚们早已被驱赶到禅房关了起来,因为江湖好汉们嫌和尚太晦气,坏了喜庆的气氛,奇怪的是,他们却不介意在佛祖金身像前拜堂,不得不说,好汉们口味颇为分裂。

    这些江湖汉子没有信仰,不信佛也不信道,唯一信的,是自己手里的刀,所以他们百无禁忌。

    百余人跟在刘宸身后,众人昂首挺胸喜气洋洋,刘宸的兄长刘宠也一身崭新的绸衫,他的旁边还有一位比他高出半个头,身形魁梧壮硕的大汉相陪,这人却是霸州鼎鼎有名的响马盗头领张茂。

    张茂和刘宠没去抢刘宸的风头,二人走在迎亲队伍的最后,见刘宸已走进了大雄宝殿,二人笑意吟吟互视一眼,刘宠朝一名汉子使了个眼色,汉子心领神会,挥手一招,百名大汉飞快入殿,三五成群各自占据了殿内东南北三角,众人散落在佛祖金像周围,看似观礼贺喜,实则隐隐对大殿中央地带形成合围之势。

    刘宠是武夫,但不是没脑子的武夫,行走江湖或啸傲山林,靠着“小心”二字才能活到今日,唐子禾对亲事答应得太爽快,刘宠心中隐隐生了猜疑,今日叫了百多人的迎亲队伍,又向结拜大哥张茂借了人马围在寺外,防的就是意外之变。

    弥漫着喜庆欢腾的大殿里,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机盘旋萦绕。

    吉时到。

    刘宸站在大殿中央,兴奋得直搓手。

    当初第一眼见到从天津投奔而来的唐子禾开始,刘宸便惊为天人,从此唐子禾的绝色容貌一直在脑海中浮现,她的每一颦每一笑仿佛决定着他的心跳,尽管他的兄长刘宠隐隐觉得这个美艳女子是个危险人物,却抵不过弟弟的千般求恳,同时也看上了她手下的三千人马,这才顺水推舟促成了这门亲事。

    唢呐吹得愈发忘形喜庆,葛老五双手环臂倚在殿内侧门边,远远看着刘宸一脸美梦成真的笑容,他的嘴角也勾起一抹冷漠的弧度,盯着刘宸的眼神如同看着一个死人。

    山鸡妄想配凤凰,他就没请算命先生算算八字吗?(未完待续……)  
时间提醒:2017-11-25 11:52:52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