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五百章 喜堂喋血(上)

    对秦堪的话,李东阳不愿相信,但他不得不相信。

    刘瑾能独霸朝堂,几以“立皇帝”自诩,手握天下人的生杀予夺大权,朝臣言官不论参劾多少次,不论拿出多少证据欲扳倒他,皆以失败告终,一个太监在朝堂四面皆敌的环境里仍然坚挺屹立不倒,甚至杀出一条血路后广植羽翼,半数朝臣成为其党羽……刘瑾唯一能倚仗的,便是朱厚照充分彻底的信任,这种信任大到什么程度?朱厚照几乎等于请刘瑾暂时帮他当这个皇帝,而他则躲在深宫里专门负责吃喝玩乐……

    秦堪他们现在要做的,可以说是扳倒一个权势滔天的太监,也可以说是要扳倒一个大权独揽的皇帝亦不为过  。

    李东阳仿佛今日才渐渐了解了朱厚照和刘瑾,老谋深算的他不由为自己刚才在朱厚照面前拐弯抹角提起檄文的事而感到有些懊恼。

    “何时给刘瑾最后一击?”李东阳问道。

    秦堪想了想,道:“平定安化王叛乱之日,便是刘瑾伏诛之时。”

    “既然陛下已恕了刘瑾两件命案和陷害你之事,将来仅仅一道叛贼檄文恐怕扳不倒他吧?”李东阳盯着秦堪,眼中闪烁着精光。

    秦堪似乎没听出李东阳的询问之意,只是点头:“对,一道檄文确实扳不倒刘瑾,所以檄文只能算是开胃菜……”

    “后面的大餐呢?”李东阳颇有些迫不及待。

    秦堪目注李东阳,忽然道:“老大人曾经对京师燕来楼的名妓沉香姑娘情有独钟。甚至一度动过将其纳为妾室的念头,但后来那位沉香姑娘莫名其妙离开了京师,老大人可知为何?”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令李东阳呆怔许久,接着怒不可遏:“你……你们锦衣卫整天无事可做,闲到这般地步了吗?老夫明日便发动廷议,请裁锦衣卫冗员,叫你没事探听老夫私隐!”

    秦堪叹道:“老大人误会了,这事儿不是我干的,只因老大人在府里睡觉时有说梦话的习惯。有一晚您老做的梦可能有点伤风败俗。无意识中说了几句梦话,恰好被您的老妻听见,所以那位沉香姑娘……”

    话没说完,秦堪朝李东阳投去一记同情的眼神。

    李东阳惊愕地张大了嘴。脸色时红时青。变幻不定。

    秦堪叹道:“男人不仅要管好自己的裤裆。也要管好自己的嘴才是,否则煮熟的鸭子都会飞的……所以,老大人。我若将诛除刘瑾的后招告诉你,你敢向天发誓,你做梦都不会泄露出去么?你敢发誓我就敢说。”

    李东阳被堵得老脸通红,许久之后,愤怒地狠狠一甩袍袖:“老夫没兴趣!”

    说完李东阳转身就走。

    秦堪看着李东阳的背影,揉着鼻子苦笑道:“六十岁的老头儿,竟欲纳十八岁的名妓为妾,李东阳说这种不要脸的梦话时,老妻竟没当场阉了他,足可见李老夫人贤良淑德,宜室宜家之极……”

    …………

    …………

    廷议已有结果,剩下的便是具体的平叛事宜了。

    第二日,朱厚照降下中旨,司礼监和内阁用印,一致定下了平定安化王叛乱的基调。

    户部忙着调拨粮草,兵部忙着聚集将士,礼部忙着制造舆论,工部忙着征调民夫……朝廷六部一片繁忙的同时,翰林院一篇华丽锦绣的讨逆檄文新鲜出炉,通政使司派出驿卒分赴各地,以最快的速度将这篇檄文传遍大明南北,一场轰轰烈烈的正统与叛乱之战正式拉开帷幕。

    第三日清晨,平叛总兵官杨一清打点好行装,与新任监军张永站在京师朝阳门外,朱厚照携文武官员百人出城相送,一杯壮行酒,一纸调兵文,承载着朱厚照和满朝文武的期望,杨一清和张永匆匆上路了。

    秦堪也敬了杨一清和张永一杯酒,三人举杯一口饮尽,眼神无声地交会着各自皆懂的话语,脸上也同时浮出郑重庄严的表情。

    最后三人彼此长长一揖,互道一声保重。

    杨一清和张永的背影渐渐消失,秦堪伫立城门外许久岿然不动,神情浮上一丝疲累,一丝期待。

    刘瑾的死期越来越近了,刘瑾死后呢?自己的理想是不是真的畅通无阻了?

    一个敌人倒下去,还会有新的敌人站起来,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斗来斗去,谁能保证自己永远都是赢家?

    秦堪忽然觉得好累,好想回家。与杜嫣和金柳谈谈情说说爱,再逗弄逗弄越来越雪白可爱的小秦乐,再将老丈人杜宏请来,一坛老酒,几碟小菜,翁婿俩对酌小饮,闲情逸致里说几句缺德阴损的话,把老丈人气得挠墙撞头跳脚抄刀,最后不欢而散,秦侯爷带着满足的笑容睡觉,明天又是快乐的一天……

    决定了,就这么办!

    *****************************************************************

    霸州城外,龙泉寺。

    寺内大雄宝殿前的院子里摆满了一箱又一箱的聘礼,山门和殿门各处扎着鲜红的绸缎红花,一群光头和尚和一群面目狰狞绝非善类的江湖好汉混杂在一起各自分工忙碌着,场景非常怪异,相同的是,如此喜庆的气氛里,和尚和江湖好汉们的表情却是同样的愁眉苦脸,形如出殡。

    和尚们愁眉苦脸是因为寺里即将有一对新人成亲拜堂,世俗男女之事竟选在佛寺中举行,委实亵渎了佛祖如来,一点也不善哉。

    善不善哉也由不得和尚们反对,众所周知,江湖好汉占住道理时并不反对跟你讲道理,一旦没占住道理,好汉们就不怎么讲这个了,一柄钢刀架在脖子上,比磨破嘴皮要简洁方便得多。

    江湖好汉们愁的是,他们崇敬爱慕的女头领唐子禾唐姑娘不知发了什么疯,竟然答应跟霸州刘氏兄弟中的弟弟刘宸成亲。

    这个决定委实令许多一路从天津跟随过来的老弟兄失望透顶,得知这个决定的一瞬间,大家甚至能清晰听到一地碎裂的脆响声,好像有人同时摔碎了一百个官窑瓷瓶。

    寺内后院禅房里,葛老五的表情不喜不悲,静静注视着房内对镜理红妆的唐子禾。

    唐子禾已换上了一身大红的霞帔,头顶的金色凤冠珠帘随着香肩微晃而清脆撞击,脸上轻施胭脂,诱人的朱唇上点了一层凤汁丹蔻,愈发衬映出她的绝色风华。

    尽管与唐子禾认识数年,葛老五仍不得不从心底里发出赞叹。

    她太美了,美得像正午的太阳,令人不敢直视,难怪刘氏兄弟各种威逼利诱也要结这门亲事,难怪那个姓秦的朝廷大官与她暧昧生情,你征我杀间荡漾着一股淡淡的儿女私情的旖旎……

    一支黛墨眉笔仿若情人的手,细细涂描着唐子禾如远山轻烟般的柳眉,描绘过后,唐子禾整个人仿佛变了一种味道,以往冷厉淡漠的面容被淡妆遮盖,秋水般的美眸悄然流转,一种成熟女人的妩媚风情令葛老五不由屏住了呼吸。

    轻轻搁下眉笔,唐子禾转身朝葛老五笑道:“我美吗?”

    葛老五抿了抿唇,无声地点头。

    唐子禾满意地笑了:“刘宸那个草包货能娶到我这样的美人,算不算三生有幸?”

    葛老五苦笑:“唐姑娘,刘氏兄弟乃霸州之雄,咱们手里只有三千人马,而刘氏兄弟除了跟霸州响马头领张茂是拜把以外,他们自己手下也有齐彦名,李隆,李锐等三十四壮士,更何况刘氏兄弟还挂着官府缉盗的协捕头衔,唐姑娘若欲借成亲之机将这些人聚而杀之,是不是……太行险了?”

    唐子禾注视着镜子里的自己,看着那道连自己都觉得陌生的美艳倩影,唐子禾不知为何,心中忽然泛起一阵轻愁薄怨,垂头幽幽一声叹息。

    随即她抬起头,美眸中闪过一丝毅然。

    “刘氏兄弟没有你所说的那么风光,老五,你要记住,咱们手里的三千人马是实实在在的,而刘氏兄弟除了三十四个手下以外,根本不值一提,他们被官府招安不到两年,官府正是对他们小心提防的时候,绝不会坐视二人势力膨胀,前些日子我派入霸州城里的探子告诉我,霸州镇守太监梁洪屡屡向刘氏兄弟索贿,而刘氏兄弟为了满足梁洪,几乎已落到家徒四壁之境,想必他们心中早已对朝廷不满,暗存反志,所以刘宸才要跟我成亲,因为他看中了咱们的三千人马,视其为志在必得之物……”

    唐子禾朝镜中的自己露出一抹微笑,笑容冷厉中带着一丝轻蔑:“他想要,我便要给,刘氏兄弟当我唐子禾是什么人?曾经创出天津香堂一片大好基业的白莲教红阳女,是这两个山匪响马可以任意揉搓拿捏的吗?”

    *****************************************************************

    ps:还有一更……确实是感冒了,有点发烧,老贼尽量坚持……(未完待续……)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3 07:41:57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