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五百零五章 甘陕大捷

    朱领着叛军直奔黄河西岸,孙景文和仇钺站在城头挥舞着玉手一脸不舍。

    确实有点不舍,这年头再找个如此缺心眼的主公实在很不容易了。

    直到朱大军走出了视线,城头上的孙景文和仇钺相视一笑。

    一旁的守城大将周昂眼皮一跳,俩男人笑得这么人,不是互生暧昧就是心生奸计,此二人的心思颇费思量······

    一丝不安的感觉在周昂心中生起。

    事实证明周昂的感觉很正确,只可惜他对自己一闪而过的感觉没有充分重视。

    朱领军离开庆阳府五日,已到达了黄河西岸,并开始在西岸设防,收拢沿岸的大小渔船,并下了一道与当年太祖皇帝一模一样的命令:片板不得下河。

    叛军与朝廷王师分别聚集黄河两岸,开始了长久的对峙局面。

    不论是创业还是造反,收小弟一定要小心谨慎,比如说孙景文和仇钺这种人,一定不能乱收,这种人不仅对事业毫无帮助,反而会在后院点火。

    朱在黄河西岸集结重兵对峙朝廷王师时,孙景文和仇钺在庆阳府点火了。

    是夜,孙景文坐守王府,而仇钺却非常适时地病倒了,据说高烧不退,病情严重,迷糊中放出话来,估摸不能陪王爷将革命事业进行到底了,只能请城中诸位同僚继承他的遗志,助王爷打进京师云云···…

    仇钺在造反大军里大小也算个人物,而且是主动投奔王爷,站在叛军的立场,仇钺的政治觉悟还是非常可圈可点的,在王爷和叛军队伍心里的分量也颇重,他这一病顿时令许多人担心焦虑,最焦虑的便是守城大将周昂。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怎能先死?

    周昂急坏了满城搜刮了几名郎中登门为仇钺瞧病,希望战友战胜病魔,回到轰轰烈烈的造反队伍里来,为王爷的谋朝篡位事业添砖加瓦。

    事实证明仇钺没病病的是周昂,他得了缺心眼病。

    仇钺事先埋伏好的数百名刀斧手已在前院等着周昂,毫无防备的周昂只带了几名侍卫走进仇钺家的大门,还没等他的送温暖活动开始,一身披挂的仇钺便忽然下令,数百名刀斧手一拥而上,将周昂剁成了狗肉之酱。

    一朵烟花在庆阳府上空绽开孙景文擂鼓聚将,庆阳城中所有百户以上武将聚集王府,气势汹汹的仇钺领兵将王府团团包围武将们惊疑愤怒,混乱中,仇钺领兵入府,当场斩杀了两名闹得最凶的武将,随即将所有武将集中到王府前院,按剑大喝:“朝廷王师势如破竹,已收复甘陕城池十余座,不日即溃朱叛军,朱一则没占住大义以臣伐君本属大逆不道,二则实力渐消,节节败退事败即在眼前,你等还要跟着朱一条道走到黑吗?大丈夫险中搏名位,死则死矣却忍心见家人妻小九族俱诛乎?”

    武将被仇钺震住了,讷讷而不能言,仇钺和孙景文立时接管庆阳府兵权,并宣布弃暗投明,助朝廷平灭朱之乱。

    后院起火的消息很快传了出去,远在黄河西岸兴致勃勃筑建工事抵抗朝廷大军的朱得知老窝被抄,手下反水顿时仰天如喷泉似的喷出一口老血,昏迷倒地不醒。

    同时得到消息的还有黄河东岸的杨一清和张永。

    如此良机怎可错过?杨一清顿起三军强行渡河王师与叛军在黄河河畔展开了激烈的渡河与不准渡河之战,一番生死血肉相搏后,渡河的一方胜了。

    摧枯拉朽,势如破竹,王师渡河后士气如虹全线进攻,叛军败势如黄河决堤一发不可收拾。

    庆阳府反水的消息适时在叛军中传开,原本低迷的士气愈发雪上加霜一落千丈,任朱如何许诺封官赏赐,终究挽不回败势。

    十三万王师向西全线推进数百里,逼得朱不得不摆开阵势决战

    决战结果毫无悬念,朱如同垓下被围的项羽一般,四面楚歌之下,叛军将士大半阵前脱逃甚至转投朝廷,最终朱只剩下数百名死士相随,被朝廷重重包围在平凉府城外。

    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

    丝毫不费吹灰之力,朝廷王师击溃了叛军的最后一丝抵抗力量,阵前活捉了朱。

    朱很想效法楚霸王,非常悲壮地在王师面前拔剑抹脖子,剑拔出来比划半晌,终究不忍心伤害自己,于是乖乖被朝廷将士五花大绑

    人的志向随着情势的变化而变化,现在朱的志向已不再奢求当皇帝了,他只想好好活下去,以后绝不再干造反这种蠢事,当然,也绝对不再乱相信别人,并且深刻意识到,当王爷和当男人一样,都要成熟稳重,戒骄戒躁……

    王师大胜,安化王之乱平定。

    朱被大军押解入京,等待朱厚照的裁决。

    战场一片血腥,无数>残肢遍布盈野,将士们搬抬着尸首,打扫着战场,浑披挂的杨一清和张永默默站在战场中央,二人相视一笑。

    “胜了……”杨一清仰头望天,喃喃道。

    张永咧开嘴笑道:“不错,咱们胜了,刘瑾那狗杂碎的末日也到了。”

    杨一清颌首道:“咱们胜了,意味着千里之外的秦侯爷也胜了,侯爷说过,朱之乱平定之日,便是刘瑾就戮之时。”

    说起秦堪,张永站直了身子,露出一脸敬畏。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说的不是咱们,而是侯爷呐。”

    杨一清的神情也渐渐激动起来,亲自指挥平灭一场叛乱,立下泼天的功劳,杨一清都未曾如此激动过,此刻仰望着天空的眼圈却渐渐泛红,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滑入发鬓。

    “权阉当道两年,朝中人人自危,天下民不聊生,两年里·权阉索贿千万,圈地万顷,数十位朝中忠良被残杀,江山社稷满目疮痍·造下这许多罪孽,刘瑾,杨某终于等到了你的末日!你,不得好死!”

    西厂番子还在京师和北直隶丧心病狂般收缴安化王造反檄文的时候,一只信鸽从西而来,落在秦堪的侯府内。

    侍卫取下绑在信鸽腿上的字条交给秦堪,秦堪扫了一眼后·将字条凑到火烛前焚毁。

    “派人拿我的名帖,请李东阳,杨廷和·杜宏,严嵩这几位大人过府一叙。”秦堪平静地下令。

    侍卫抱拳,匆匆离去。

    秦堪看着天边一抹鱼肚白,忽然绽开了笑颜。

    “天,终于快亮了······”秦堪喃喃自语。

    一个时辰后,两位大学士轻装简行来到侯府,杜宏和严嵩随后也到了侯府。

    侯府外松内紧,秦堪的侍卫将后院包围,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侯府书房内·秦堪一袭儒衫,白衣玉带站在房中,不急不徐的语气向几位正德朝的重臣缓缓布置·一条条人命在秦堪唇齿张合的字眼里注定了生死。

    一张撒出去多日的大网,今日终于骤然收紧。

    定计除奸,秦堪发动了!

    正德二年十一月初四·黄道吉日,诸事皆宜。

    是夜,西厂新任督公谷大用忽然下了一道强势的命令,所有北直隶境内收缴叛军檄文的西厂档头,领班,掌刑和番子限期限时回京,严禁滞留怠命·违者以叛逆论处,杀无赦。

    一朝天子一朝臣·自从刘瑾掌领西厂的大权被皇上削去以后,西厂诸多档头也察觉到刘公公处境不妙-,谷大用上任后,西厂众人正是惶恐不安之时,得到谷大用的强势命令后,北直隶境内收缴檄文的西厂档头二话不说,当即便赶回京师。

    西厂刚刚撤走卡在各官道上的番子,西面便一骑快马飞驰而来,甘陕捷报入京!

    丑时三刻。

    京师承天门前,等待上朝的大臣们今日异常安静,安静得可怕。平日里纵情谈论着国事或人间风月的朝臣,今日闭口不言,神情沉寂,一个个如老僧入定般双手拢在袖中阖目不语,偶尔睁开双眼,一道如电般的目光从投靠刘瑾的阉党大臣们脸上划过,目光中的意味如同看着一个已入了棺材的死人一般。

    阉党之首自然要数内阁大学士焦芳。

    未到寅时,焦芳坐着一乘蓝顶官轿悠悠来到承天门,轿夫掀开帘子,焦芳身穿绯袍,从容出轿,捋着白须堆起矜持的笑脸,刚准备跟同僚们打声招呼,却见承天门前一片死寂,数百名大臣站立不动,面无表情地盯着他。

    一股难言的沉抑气氛在空气中蔓延,弥漫。

    焦芳笑容一僵,默默体会着这种可怕的气氛,很快,年近八旬的焦芳心中咯噔一下,一如大臣们此刻看他的目光一样,老脸苍白得像棺材中躺着的死人。

    PS:诛刘瑾这段算是全文不多的高潮之一,琢磨这段情节很费脑子,所以写得很慢,实在不敢为了保持更新而把这一段写崩了,所以这几章我会慢慢写,至少要写到自己满意。

    诸兄见谅。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5 06:25:13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