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四百九十二章 金殿嘴仗(上)

    作为朋友,秦堪很希望朱厚照这一生能够真的做到不懂叹息。

    叹息便意味着尝到了苦楚,意味着人生里许多的无可奈何终究只能看着它无可奈何。

    朱厚照应该做个诗人,做个丹青妙手,甚至做个游方郎中,做个禅宗僧人……做什么都比做皇帝强,都比做皇帝快乐。

    乔迁之喜便成了乔迁之悲,秦堪陪着朱厚照喝了一顿闷酒,最后酩酊大醉的朱厚照被搀扶回了殿内,大醉中度过了他喜迁新居的第一晚  。

    秦堪踏着皎洁的月色,静静地走出豹房,四周万籁俱寂,御马监的万名将士散落在豹房周围守卫着朱厚照,夜色下的楼台阁宇人影幢幢戒备森严。

    秦堪负手而行,迎面行来的巡梭将士纷纷朝秦堪按刀躬身施礼。秦堪淡淡点头,走了几步忽然一顿。

    右副都御史张乾被刺死家中,刘瑾父母的陵墓修成帝王规格,这两件事闹得京师沸沸扬扬,为何今日朱厚照却只字不提?他是不知道还是不想提?

    秦堪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谁说皇帝只是年少无知的少年郎?

    少年郎早已长大了。

    …………

    …………

    丁顺等在豹房外,见秦堪出来,丁顺急忙迎上前,压低了声音道:“侯爷,安化王反了!”

    秦堪点点头:“算算日子,也该反了,几天前的事?”

    “半月前。安化王聚王府三卫,杀尽安化城官员,随后宁夏都司指挥使周昂亦同时起兵叛乱,叛军克庆阳府,杀宁夏总兵姜汉,镇守太监李增,宁夏巡抚安惟学……两支叛军合而为一,共计八万人,甘陕宁三边二十余个城池已尽落敌手,眼看快打到山西了……”

    “赴京军报到哪里了?”

    丁顺笑道:“侯爷之前早有部署。咱们动用的是锦衣卫军驿。从山西到北直隶这一段皆由锦衣卫飞鸽传信,比赴京报信的人快了一步,如今报信的驿卒估摸着快到真定府,明日或可入京。”

    丁顺顿了顿。道:“可是属下听说。明日陛下会视朝。刘瑾的党羽将会对侯爷施以最凌厉的一击……”

    秦堪冷冷一笑:“明日本侯也上朝,我倒想见识一下,这些阉党如何给我最凌厉的一击……”

    *****************************************************************

    罢朝五日后。朱厚照终于临视早朝。

    最近京师的热闹一桩接一桩,大臣们的口味终于不再单一乏味,他们有了很多选择,于是张乾被刺死的案子原本众口一词的呼声渐渐低弱了许多。

    生命不息,战斗不止。京师最近发生的事情桩桩件件都与国朝两位有名的大奸佞有关,若不狠狠参劾,弄死一个算一个,怎对得起苍生黎民?

    寅时,承天门前弥漫着一股压抑得近乎窒息的气氛,大臣们人人沉默,不复往日三五成群各聚一堆高声谈笑的兴致。

    李东阳,杨廷和,张升,王鏊等重臣聚在一起,沉默中无声交换着眼色……

    钟鼓司的上朝钟声即将敲响时,远处悠悠行来一乘官轿,官轿落地,,轿夫打帘,身穿蟒袍的秦堪慢慢从轿中走出,坦然迎着四面八方嫉恨仇视的目光,悠然如闲庭信步。

    “哼!”

    礼部给事中郑嫡走到秦堪面前,脸现怒色重重哼了一声。

    这一哼是非常有必要的,日后也将是郑嫡不惧权贵,勇于抗争的政治资本。

    秦堪脚步一停,俊脸忽然现出几分嫌恶之色,却理都没理郑嫡,右手捂着鼻子转了个方向径自走远,仿佛刚才有人在他面前放了个屁把他熏走了似的。

    二人无声的过了一招,却引得周围好几位大臣捂嘴窃笑。

    郑嫡老脸挂不住了,顿时勃然大怒:“欺人太甚!”

    正打算上前痛骂国朝奸佞以扬名,钟鼓司的钟声悠然敲响,百官上朝的时间到了。

    …………

    …………

    大醉一夜的朱厚照走进金殿却神采熠熠,丝毫没有宿醉的模样,一双眸子透着生机勃勃的光采,黑亮的眼睛缓缓扫视群臣,在秦堪身上稍稍停顿,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群臣山呼万岁后,朱厚照忽然伸手止住正欲出班奏事的大臣,笑道:“众卿先不急奏事,有件事朕倒想问一下,昨日朕听闻司礼监刘瑾给父母修坟逾制,此事不知是真是假?”

    内阁大学士焦芳出班沉声道:“陛下,此事京师已传遍,臣等皆有耳闻,为了不枉不纵,内阁已向河间知府下了条子询问,明后日或有消息传回……不过老臣倒觉得,刘公公不可能做出如此胆大包天的事,刘公公掌司礼监两年,朝中内外文武事皆打理得妥妥当当,处断朝事政务可圈可点,可见其对陛下的一片赤诚忠心,更何况刘公公是宫人,若说他给自己的父母无端修成了帝王规格,老臣却万万不信的……”

    焦芳顿了顿,若有深意继续道:“……刘公公掌司礼监以来推陈出新,力除朝弊,得罪的小人必然不少,这恐怕是有人故意污蔑刘公公,以间他和陛下君臣之情,此事疑点甚多,求陛下明察。”

    焦芳话音刚落,朝班里顿时有不少大臣重重一哼。

    若说大明历代内阁里最被朝臣唾骂的,除了宪宗时期的“纸糊三阁老”以外,当属这位抱着阉人大腿升官位极人臣的焦芳了,平日他尚且适当跟刘瑾保持距离,今日却恬不知耻地为这权阉开脱辩解,如此恶心的嘴脸,简直是文官里的败类。

    下面的大臣议论纷纷,朱厚照的脸上却飞快闪过一丝阴霾。

    不论此事是真是假,原本已对刘瑾产生了一丝裂缝的他,此刻心头的裂缝仿佛被撕得更宽了。

    因为没有证据,所以朱厚照心中只是猜疑,然而没有证据的猜疑……那也是猜疑,连朱厚照自己都察觉到,昔日对刘瑾的恩宠,如今正在慢慢消退淡化……

    “既然河间府尚无消息回报,此事暂且搁着,待来日好好查一查吧。”朱厚照淡淡道:“众卿还有事奏么?”

    “有事!”朝班中传来非常突兀的一道声音。

    “臣,礼部给事中郑嫡,参山阴侯锦衣卫指挥使秦堪灭华昶满门在前,刺右副都御史张乾在后,两案已有如山铁证,求陛下当殿御审!”

    *****************************************************************

    ps:后面追兵甚急,随风和老虎两位基友对我的菊花虎视眈眈,拜求各位月票护菊,莫让他们得逞……(未完待续……)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1 14:09:43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