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四百九十五章 廷议平叛(上)

    刘瑾的准备很充分,人证物证俱在,特别是张乾一案,更是伪造了大量的无法推翻无法辩解的证据,所以郑嫡有这个底气在金殿上说出“如山铁证”四个字,按刘瑾焦芳等人的谋划,他们将重头戏放在了张乾一案的证据上,证据拿出来再煽动殿内以正义代言人自诩的文官们群起而攻,陛下纵然再袒护秦堪也抵不住悠悠众口,就算不拿他下狱,削爵罢官是免不了的,一个削了爵罢了官的人,刘瑾想弄死他还不容易?

    华昶灭门的案子只不过是大餐前的开胃菜,一个铺垫而已。

    谁都没想到,这个铺垫却偏偏坏了事。

    谢四确实是华府的家仆,那晚西厂灭了华昶满门,刻意留下谢四的命,就是为了今日对付秦堪,这是货真价实的人证,谁能想到金殿之上竟被秦堪几句话一诈便露了馅儿?

    如果多米诺骨牌一样,一张牌倒了,所有的牌顷刻间全倒,后面的重头戏来不及拿出便被全盘否决。

    随着面无人色的郑嫡被大汉将军粗鲁地摘掉乌纱扯去官衣拖出殿外,金殿内的大臣们全乱了,不少蠢蠢欲动准备借此机会参劾秦堪的言官们明智地收回了脚步。

    此时情势剧变,再出去参劾便是纯粹找死了。

    朝班里,内阁大学士焦芳,兵部尚书刘宇互相对视一眼,彼此眼中流露着不甘,以及一丝丝莫可名状的惧意。

    秦堪盯着郑嫡失魂落魄的背影笑而不语,眼中却射出了寒光。

    拿下郑嫡不算什么成就,顺藤摸瓜才是他要做的,郑嫡背后的人能揪出几个算几个,但凡进了诏狱的人,秦堪想到从他嘴里得到什么。至今还没有得不到的。

    朱厚照坐在龙椅上气得呼吸粗重,哪怕他再昏庸糊涂,今日朝会上的一幕也让他明白过来了,这是有人在背后欲置秦堪于死地啊,幸亏秦堪机灵破了危局,否则朝臣群起而攻,那时他这个皇帝恐怕都保不住秦堪了。

    查!一定要查!查出这股逆流,查出这阵妖风!

    朱厚照心底里恶狠狠地下了决定。

    殿内大臣们仍旧议论纷纷,一道匆忙的脚步声从殿外传来。由远及近。

    “报——甘肃八百里急报!”

    朱厚照眉头一拧,沉声道:“宣!”

    一名风尘仆仆的驿卒跪在殿外的门槛上,身躯因长久奔波劳累而摇摇欲坠,沾满灰尘的双手捧着一个打了火漆的红翎信筒。

    “甘肃八百里急报,安化郡王朱寘鐇杀官谋反。挟同宁夏都司指挥使周昂,十日之内破甘肃陕西城池十余座,附逆者十万人!”

    朝臣大哗!

    尽管朱厚照早有了心理准备,却仍被这串数据惊得从龙椅上跳了起来。

    “好个逆贼,果然反了!”朱厚照咬牙怒道。

    大臣们短暂的寂静后,纷纷愤怒出班。

    “安化王无君无父,罪当诛之!”

    “求陛下速发王师。西进平叛!”

    “…………”

    大明的文官并非一无是处,他们平日内斗,贪墨,收孝敬。骂人甚至打架斗殴……黑社会干过的事他们都干过,看起来仿佛是一群乌合之众,然而江山社稷真正有了危难的时候,不乏挺身而出的英勇之辈。至少在正德以前是如此。

    这群人支撑了大明江山近三百年,此时此刻。他们再次挺身而出。

    方才殿上华昶和张乾两件案子已被所有人抛到了九霄云外,此时殿内只回荡着同一个声音。

    平叛!

    诛贼!

    朱厚照冷着脸,站起身缓缓环视殿内,大臣们激动昂扬的情绪渐渐平复。

    “散朝!宣内阁三位大学士,兵部尚书刘宇,山阴侯秦堪……”朱厚照顿了顿,想到刚刚那个名叫谢四的人亲口说西厂收买他云云,朱厚照心中的阴霾越来越深重,思虑许久,还是补充道:“……还有司礼监刘瑾,午时后豹房觐见。”

    *****************************************************************

    司礼监内。

    刘瑾坐立不安,不时走到门框边,眼巴巴地瞧着屋子外空荡荡的回廊尽头,然后又转身来回踱步。

    今日朝会,以郑嫡为头,刘宇,张彩,焦芳等为主力军,发动朝臣对秦堪凌厉一击,若无意外的话,此时秦堪应该已被拿入诏狱,奉天殿外的值日宦官也该送出消息了,可为何朝会已两个时辰,却没有任何消息传过来?

    刘瑾额头渐渐渗出了汗,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今日朝会恐怕会有变故。

    将今日针对秦堪的种种谋划一步步再次推演,刘瑾却怎么也没算出自己谋划的漏洞在哪里。

    所谓“凌厉一击”,难道只是个笑话?

    回廊外匆匆的脚步声传来,刘瑾霍地站起身,眼中露出了急切的目光。

    一名小宦官倒拎着拂尘走进司礼监。

    “老祖宗,不好啦,谢四的证词被秦堪当庭推翻,已被陛下亲自下旨拿入诏狱,首先发难的郑嫡也入了狱,这回咱们没扳倒秦堪呀……”

    刘瑾浑身一颤,脸色迅速苍白。

    “谢四如何露了破绽?”

    “谢四被秦堪三言两语诈出了西厂收买他的事……”

    砰!

    刘瑾狠狠一拍桌案,嘶声道:“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早知如此,当初对华府就该鸡犬不留,留下这么个祸害反过来倒令杂家惹了一身骚!”

    一想到谢四当着满朝大臣的面亲口承认西厂收买他后朱厚照的反应,刘瑾心中砰砰直跳,额头的汗珠滚滚而下。

    今日之后,陛下心里会如何看他?他刘瑾维持了十年的圣眷还在不在?

    一时间,刘瑾心乱如麻。

    “老祖宗,还有件事。安化王反了,陛下命您和内阁大学士,还有兵部尚书以及秦堪午时后豹房觐见。”

    刘瑾心不在焉地点点头。

    他在忧心圣眷的事情,哪里还有心思关心千里之外一个藩王的叛乱?

    …………

    …………

    朱厚照搬到豹房后,文武大臣觐见已不在皇宫,而是要跑到位于京师西华门太液池的豹房所在,无论大小国事皆由豹房而决,包括刘瑾的司礼监也准备搬到豹房办公,这给文武大臣带来了很大的不便。清晨天没亮要先进皇宫奉天殿早朝,朝会完毕若有事单独觐见皇帝,或内阁有票拟送呈司礼监,还得坐上马车从皇宫再跑到西华门。

    然而摊上老朱家千顷地里的一棵独苗是这种脾气,大臣们有什么办法?

    捏着鼻子忍了吧。

    午时。内阁三位大学士和兵部尚书刘宇已先行进豹房觐见朱厚照,巧的是秦堪和刘瑾的马车最后同时到了豹房大门前。

    二人同时下了马车,互相对视,刘瑾重重一哼,皮笑肉不笑道:“秦侯爷久违了,最近杂家听说侯爷诸多麻烦缠身,侯爷可得保重自己个儿呀。”

    秦堪也笑道:“多谢刘公公挂怀。咱们的麻烦都不少,共勉共进吧。”

    刘瑾一楞:“杂家哪来的麻烦?”

    秦堪眨眨眼,笑道:“我的麻烦已过去,刘公公的麻烦快来了。信不信?”

    刘瑾冷笑:“杂家活个太平安稳,可不像侯爷这般喜欢主动招惹麻烦。”

    秦堪喃喃叹道:“自己得罪了全天下的人,居然好意思说自己‘太平安稳’,太监长不出胡子恐怕跟阉割没什么关系。大抵是脸皮太厚了吧……”

    二人目光相遇,空气中碰撞出火花。

    豹房的侧门徐徐打开。刘瑾和秦堪并肩而入。

    刘瑾脑子里一直在琢磨刚才秦堪所说的麻烦快来了,没注意脚下门槛,抬腿时不小心被狠狠一绊,秦堪条件反射般伸手准备扶一把,多亏自己敏捷的反应制止了这种愚蠢的行为,于是手伸到一半止住,眼睁睁看着刘瑾踉跄几步,狠狠一头栽倒,脸着地,痛得刘瑾一声惨叫。

    秦堪同情地看了他一眼:“步子太大,扯着蛋了吧?”

    刘瑾趴在地上哀哀呻吟。

    随即秦堪忽然露出歉意的目光:“不好意思,我侮辱你了,差点忘了你无蛋可扯……”

    “秦堪!”刘瑾趴在地上暴怒嘶吼。

    秦堪轻轻一拂衣袖,施施然独自走向豹房主殿。

    他和刘瑾早已撕破了脸,而刘瑾的生命也进入了倒计时,秦堪已不耐烦虚应。

    秦侯爷对死人通常是没什么耐心的。

    …………

    豹房主殿尚未命名,秦堪走进去时,李东阳,杨廷和,焦芳等人早已坐在殿内与朱厚照闲聊,兵部尚书刘宇皮笑肉不笑地跟秦堪打了声招呼。

    秦堪刚跟朱厚照见了礼,刘瑾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

    朱厚照有些复杂地瞧了他一眼,道:“刘瑾你怎么了?”

    刘瑾小心地观察着朱厚照的脸色,见朱厚照神情不喜不怒,也不提西厂收买证人诬陷秦堪的事,刘瑾心中愈发忐忑,苦着老脸哽咽道:“陛下,老奴倒霉死了,刚才进来时不小心摔了一交,摔得老奴差点断了气儿,当时秦侯爷就在老奴身边,也不说伸手扶一把……”

    秦堪拱拱手:“陛下,臣反应有点慢……”

    刘瑾仿佛受了冷落的小媳妇儿似的,犹自扮着可怜邀宠:“陛下,老奴刚才脑袋重重着地,好像摔笨了,您瞧瞧,这儿好大一个包……”

    秦堪正色道:“刘公公请慎言,这是顺序问题,也是责任问题,不可胡说,摸着良心说句实话,你到底是摔笨了,还是因为笨才摔了?”(未完待续)  
时间提醒:2017-11-21 07:04:18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