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四百八十四章 四面楚歌

    甘肃宁夏离京师千里之遥,当朱寘鐇领着叛军在西北大肆攻城掠地之时,消息竟还没有传到京师。

    朱寘鐇动作太快了,虽然这位王爷安静的时候像个神经病,没事坐在王府里写写算算,竟被他算到自己居然是天命所归,但这位王爷动起来的时候却一点也看不出是放弃治疗后的样子。

    兵贵神速,就算朱寘鐇不懂兵法,他帐下的孙景文,周昂,仇钺却非常清楚  。

    西北烽烟四起,数日之内叛军连破固原,平凉,凤翔,西安四城。

    “破城”这个字眼看着大气恢弘,实际上所谓的“破”,基本跟屠城差不多,所破之城无论官仓府库还是富绅百姓,基本被洗劫一空,甚至鸡犬不留,四城破后只见处处大火冲天,处处凄厉哭叫,处处人间地狱,军士公然奸淫掳掠,毫无军法军纪顾忌,朱寘鐇不是不知道这种做法是取祸之道,可如今叛军将士刚刚收归麾下并未归心,他的创业才刚刚开始,若以严明的军法约束这些无法无天的叛军将士,恐怕好不容易聚拢起来的叛军便会离他而去。

    欲创不世伟业,就必须要依靠这些将士,要依靠这些将士,就必须牺牲四城百姓。

    朱寘鐇不算枭雄,但他有一颗比枭雄更冷漠的心。

    *****************************************************************

    京师仍旧平静,平静只是相对。

    朱寘鐇造反的消息尚未传到京师。京师的话题最近已全是关于秦堪。

    朱厚照不得不下旨东西二厂彻查华昶满门被灭一案。

    这个案子是由弘治十三年科考弊案衍生出来的案子,如今谣言满天飞,秦堪只好暂时停止重审科考弊案,两件案子是互为因果的关系,只要解开一个案子,另一个自然不言而明。

    继上次朝会,朱厚照粗暴地拒绝了礼部给事中郑嫡关于暂停秦堪锦衣卫指挥使的职位之后,朝堂又安静了几天,刘瑾的党羽们也看清楚了形势,他们知道仅仅只因嫌疑的话。陛下是断然不会对秦堪怎样的。不仅如此,陛下反而会竭尽全力袒护秦堪。

    无凭无据,秦堪的地位不可动摇分毫。

    于是党羽们蛰伏下来,与此同时。西厂缇骑尽出。全力侦缉华昶被灭满门案。

    锦衣卫和东厂也没闲着。东厂督公戴义也很清楚,如今他和秦堪已然绑在一条船上,若秦堪被刘瑾扳倒了。下一个倒霉的绝对是他,戴义同时还兼着司礼监随堂太监,他知道刘瑾对他恨到什么程度,秦堪一倒,戴义绝对是死无全尸的下场。

    锦衣卫和东厂缇骑离京南下,厂卫中精于侦缉刑察之道的老手全部被秦堪和戴义派出,他们针对的也是华昶满门被灭一案,同时也不忘拜访已故的当年主考官程敏政的亲属家仆。

    西厂侦缉华昶灭门案的速度很快,也不知是不是早就将证据准备好了,数日以后,一个惊天的消息又传了出来。

    西厂已找到华昶满门被灭案的重要证据!

    京师闹得沸沸扬扬的传言又有了新的话题,传言说秦堪为了好友前程,派锦衣卫高手将唯一知情且掌握科考弊案证据的华昶一家满门二十余口尽数斩杀,那晚华家尸横遍野,血流成河,锦衣卫高手来去如风,未留下任何痕迹,然而却还是万中有失。

    满门屠灭之时,一个华家的家仆生性机灵,事发时躲在家中一口老井里,才避过了这一劫,当时他在井中捂着嘴,耳中听着华家上下主仆接连发出的一声声凄厉的惨叫,而且还听到了有人说起“侯爷还在京师等消息”这样的关键辞句,直到锦衣卫高手前后搜索了好几遍,发现华家已无活口后,高手们快速撤去,这位华家的家仆才从井里爬出来,离乡远遁避祸,西厂侦缉此案时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将这位家仆从一个外地偏僻的乡村里找出来带回京师……

    谣言说得有板有眼,整件案子抽丝剥茧,仿若亲见,而且从头到尾严丝合缝,没有任何破绽,连那位所谓的“华府家仆”也被西厂番子们安置在灵济宫内,番子们里三层外三层将这位重要证人保护得滴水不漏。

    京师又被刘瑾掀起风浪,这次的风浪更大。

    秦堪在家中得知这个消息后也不由勃然变色,这是他头一次见识到刘瑾的手段。

    一旦图穷匕见生死相搏,原来刘瑾的杀招竟也如此凌厉。

    连秦堪都感到自己的处境越来越不妙了。

    …………

    …………

    这次刘瑾已无必要再等谣言酝酿发酵了,兵贵神速,铲除政敌也要神速。

    谣言传遍京师的第二天下午,六科十三道监察御史聚集近半,众人一齐跪在承天门的宫门外,久久伏地不起,跪请当今皇帝开朝会,求陛下罢免秦堪锦衣卫指挥使之职,并请削山阴侯之爵,将其拿入刑部问罪。

    这次,刘瑾有了证据,尽管是假证据,但在不明真相的人眼里看来,它就是证据。

    有了证据,秦堪灭华昶满门一案已被坐实了。

    刘瑾的党羽再煽动几句,朝臣们终于愤怒了。堂堂国侯竟干出如此令人发指的事情,常以正义自诩的大臣们怎能放过如此标榜自己诛除奸佞的良机?

    数日之内,秦侯爷陷入了四面楚歌。

    ******************************************************************

    连秦堪自己都感到了危急,他的盟友自然也感觉到了。

    传言四起之时,张永和戴义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侍侯朱厚照左右上面。

    这次的情况跟上次内外廷联手诛八虎有点像,张永和戴义想不出更好的法子,只好陪在朱厚照身边,以便第一时间获得最新的消息。

    而外廷方面,右都御史杜宏也终于坐不住了,他向内阁递了奏疏,明面上一派义正言辞,颇有大义灭亲之势,然则话里话外还是透了点别的意思,此案案情复杂,一环套一环,草率定罪不妥,除非能拿出如山铁证,否则不宜轻言罢官削爵。

    到底是自己的女婿,平日里怎么看不顺眼都没关系,然而生死危急关头,杜宏终究选择了站在女婿一边。

    兵部左侍郎严嵩也连着上了好几份奏疏为秦堪辩解,连秦堪自己都没想到,当初只因严嵩后世的赫赫声名而将其收归麾下,严嵩却在如此危急时刻也没有弃他而去,这位踏入官场不足两年的新科进士尚保留着年轻人的一腔血性,此时此地,唯一句“士为知己者死”足矣。

    杜宏和严嵩的奏疏递上去自然没什么结果,如今秦堪似乎已成了满朝公敌,人人喊打,二人的奏疏很快被淹没在一片打杀声中。

    朱厚照紧闭宫门,连朝会都停了三天,对外还是以前的老借口龙头很痛。

    这回朱厚照没骗人,他确实头痛了,他在头痛如何解开这个死局。心中隐隐怀疑这事是刘瑾背后所为,毕竟二人不合已是天下皆闻,嘴上没说什么,可朱厚照心中对刘瑾的那一丝裂缝却越撕越大,渐成鸿沟。

    此事过后,还是适当把刘瑾的权力削弱一点,先把西厂交给谷大用吧。

    朱厚照暗暗做了决定。

    …………

    …………

    京师沸沸扬扬之时,李东阳再次登了秦侯爷的门。

    秦堪也不避讳,抱着女儿秦乐悠悠地踱到了前堂,然后朝李东阳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示意自己手上抱着女儿无法行礼。

    李东阳见到秦乐也高兴坏了,小心抱在怀里逗弄了一会儿,又从怀里摸出一个二两重的小银锁戴在秦乐粉嫩的脖颈上。

    此举引来秦侯爷深深的鄙视。

    这老家伙的身家秦堪知道得清清楚楚,虽说平日从不贪墨,但好歹也当了这么多年的内阁大学士,每年京官和外官的冰炭两敬他可从来没拒绝过,更何况他的女儿嫁给了孔子的嫡系后代圣衍公,圣衍公可是大明数一数二富得流油的大地主。

    家底如此丰厚,居然只送个二两重的小银锁……

    秦堪很想当着李东阳的面把银锁托在手心,然后一口气将银锁吹得飘起来,狠狠羞辱一下李大学士,后来一想自己如今的处境四面楚歌,实在不宜再把李东阳得罪了。

    吩咐丫鬟将女儿抱进内院,前堂内只剩下秦堪和李东阳二人以及两名侍侯的丫鬟。

    见秦堪翘着腿一派悠闲地品着茶水,李东阳也坐下来端起茶盏喝了一口,第一口茶水刚入口,李东阳忽然“噗”地一声喷了出来,接着抖索着白胡子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手指颤颤指着秦堪。

    秦堪被李东阳的反应吓到了,静静瞧了半晌,苦笑道:“李老大人的反应……难道中了含笑半步癫?不瞒你说,真凶唐寅就在我府上住着……”

    李东阳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指着秦堪道:“老夫是笑你这势利性子,老夫登门时你一脸喜意,直到老夫拿出一个二两重的小银锁,你的脸色比茅坑的石头还臭,秦堪啊秦堪,朝臣人人皆谓你为伪君子,老夫看来,你倒是个真小人。”(未完待续……)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1 14:21:01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