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四百八十二章 风暴前夜

    事实证明李东阳的咳嗽很及时,而且很明智,唯一的不妥是难免有山寨抄袭之嫌,至少内阁大学士焦芳很不满,他很不耻这种拾人牙慧的行为。

    金殿内,郑嫡不急不徐满脸正义地提着建议,轻飘飘一句话便要秦侯爷停职避嫌,大明言官的嚣张气焰由此可见一斑。

    只要找到一个正义的理由,言官连皇帝都敢当庭斥骂,何况区区一个国侯?权势滔天算什么?为民请愿伸冤连死都不怕,怕死我就不当言官了  。

    当然,但凡言官在金殿上说话,说的话通常都不怎么好听,有时候甚至故意为了挨廷杖而激怒皇帝,想要在大明朝堂里立稳脚跟,一顿廷杖是必须有的,它是一种政治资本。

    正应了后世一句笑话,言官这类人不太会说话,如果有说得不对的地方……你特么来打我啊,打我啊……

    朱厚照现在很想给郑嫡一顿廷杖,因为郑嫡已成功激起了他的怒火。

    “‘既是空穴,怎避来风’,好,好!郑卿这句话说得妙极!前宋奸相秦桧给宋高宗进言,谓岳飞之罪为莫须有,今日郑卿这句空穴来风,颇得前朝秦桧之妙,你将自己当成秦桧不打紧,可你难道以为朕是那不明是非的昏庸皇帝宋高宗吗?”朱厚照长身而起,声色俱厉。

    殿内所有大臣垂头,却一齐撇了撇嘴。

    莫非你以为你自己很明是非,不昏庸不糊涂吗?人家宋高宗虽然害死了岳飞。可人家对国事可勤奋得紧,而且广施仁政,惠泽万民,最重要的是善待士大夫,从不妄杀大臣,南宋江山在他的仁政下好歹也撑了一百五十多年,瞧瞧人家,再看看你正德皇帝都干了些什么……

    朱厚照浑然不觉下面的大臣对他暗暗的鄙视,反而越说越气,越说越觉得人家把他当成了昏君简直是他人格的巨大侮辱。

    郑嫡到底是言官。对朱厚照的怒气直接无视。仍旧垂头恭声道:“陛下,坊间传言是事实,秦堪有杀华昶满门的嫌疑也是事实,暂停锦衣卫指挥使之职也正是应有之义。臣只是将市井坊间的传言如实据报。这是臣的职责。臣请问陛下,臣到底错在哪里?”

    朱厚照语滞。

    哪怕他再修炼几十年,跟这些文官论口才还是远远不够。明知此事是个阴谋,可朱厚照却偏偏想不出办法救秦堪,人家说得有理有据有节,句句占住了道理,朱厚照怎么辩?

    郑嫡的话说完,十余名大臣立马站出班异口同声道:“臣附议郑大人所言,请陛下暂免锦衣卫指挥使之职,并下旨彻查华昶满门被灭一案。”

    朱厚照怒极,起身重重道:“着东西二厂缇骑侦缉华昶满门被灭一案,不过,暂免锦衣卫指挥使朕不能答应,此事暂且搁置,容后缓议!”

    大臣们不甘心,躬身再请,朱厚照一挥手,粗暴地打断了他们的话,怒道:“朕说过,朕不答应!你们休要逼人太甚!朕乏了,退朝退朝!”

    说完朱厚照不待群臣施礼,身影飞快闪进了后殿。

    大臣们叹了口气,这昏君,每次都来这一招,辩不过便躲,躲不过便哭……

    大臣们三三两两散去,焦芳和兵部尚书刘宇走在最后,二人对视一眼,彼此交换了一个会心的笑容。

    今日只是大餐前的开胃菜,真正的大餐还在后面呢,这事儿完不了,陛下躲得了初一,躲得过十五吗?

    ******************************************************

    决战在即,各有图谋。

    远在千里之外的宁夏灵州城外,灵州卫所麾下千户所里,一名副千户和四五名百户将领围在一起喝着酒。

    众人围着一个小炉子,炉子上的陶锅里炖着一锅羊肉,羊肉已炖得烂熟,咕噜咕噜冒着热气,夹杂着里面撒了茴香的肉香味,令人垂涎欲滴。

    时已入夏,然而宁夏这地方的天气有点邪门儿,白天热得大汗淋漓,夜晚温度却急剧下降,晚间邀几位相得的兄弟喝上几坛好酒,远在边陲的将领们也只剩这点小小的消遣了。

    一碗酒饮尽,一个名叫周扬的副千户狠狠擦了擦嘴角的酒渍,然后挟了一筷滚烫的羊肉倒吸着凉气塞进嘴里,长满了络腮胡子的大嘴蠕动几下,羊肉落了肚。

    重重放下酒碗,周扬忽然使劲一拍桌子,神情既愤怒又无奈。

    “弟兄们,有酒喝赶紧喝,有肉吃赶紧吃,咱们的好日子不多了!”

    四五名百户楞了一下,接着满不在乎笑道:“周大人,可是又要跟鞑子打仗了?咱们兄弟吃的就是这碗舔血的饭,死就死吧,怕什么!”

    另一名百户也笑道:“我给老娘留了四十多亩地,我弟也入了卫所当了总旗,将来我死了,我弟顶我百户的位置,地还是咱家的,手下的百多号军士也都是咱家的,他们给我种地,给我交租,三代以内我王家饿不死!”

    周扬眼中精光一闪,忽然嘿嘿冷笑:“三代以内饿不死?那可不一定,说不定连你都要饿死了!”

    姓王的百户端着酒碗的动作滞了一下,然后缓缓搁下酒碗道:“周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十日前,咱们千户所营地来了个骑马的穿着军驿服色的家伙,你们都见过吧?”

    “当然见过,那小子是专门传递都司和卫所公文的驿卒,周大人,这跟咱们有何关系?”

    周扬冷笑道:“你们可知那个驿卒这次来千户所传递的是什么公文吗?”

    众人纷纷摇头。

    周扬道:“这次他送来的,是京师司礼监的公文!”

    见周扬脸色不对,众人的心渐渐悬了起来,他们也察觉到事情不对劲了。

    “周大人,司礼监的公文上说了什么?”

    周扬缓缓扫视众人,一字一字道:“司礼监掌印刘瑾欲清查天下军屯,所有军屯田地全部划归朝廷所有,任何将领不得私留一分一寸!弟兄们,很快你们名下的土地全部都要吐出来了,否则,呵呵,小命不保!”

    ******************************************************

    ps:别人都在加更,老贼也在尽力,只能说是尽力,身体差了,不敢像别人一样玩命,求月票支持!!(未完待续……)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5 06:26:34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