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四百八十章 天象示警

    刘瑾并不像他自己认为的这般了解朱厚照。

    朱厚照已不是十年前那个六七岁什么都不懂,刘瑾说什么便是什么的东宫小太子了。

    朱厚照已十七岁,正如刘瑾所说,他已从一个稚龄顽童成长为一位翩翩少年郎,既然已是少年郎,心态和性格自然不可能仍停留在稚龄顽童的阶段,更何况他还是大明皇帝,命中注定要比普通人承担更多的责任。

    不能说朱厚照不单纯了,只能说年岁的增长给朱厚照的单纯之外又加了一点东西,这点东西是男人必须具有的东西,否则他永远只能被称为男孩,没有资格被称为男人。它可以是责任,可以是阅历,也可以是一种洞悉世情人心的直觉。

    此时此刻,这种直觉便从朱厚照的脑海中冒了出来,不可遏止,这一瞬间,朱厚照感到有些心慌。

    偶尔与内阁三位大学士以及部分朝臣谈经论政,除了焦芳不言不语微笑以对,李东阳和杨廷和时常话里话外暗示朱厚照不可太过放权,以免养虎为患,当年英宗时的大太监曹吉祥便是一个值得借鉴的例子。

    除了两位大学士的提醒和暗示,朱厚照也偶尔听过有人说如今大明朝堂的格局,即所谓“朱皇帝坐金殿,刘皇帝站金殿”,以往听了这些传言,朱厚照只是哈哈一笑,当作一句朝臣的调侃来听,可是今日秦堪一句貌似无心的话,却令朱厚照心中仿佛裂开了一丝缝隙,尽管自己也知道对刘瑾这位忠心耿耿的老家仆生了猜疑是不对的,可朱厚照仍无法阻止这一丝缝隙的产生。

    刘瑾……真欲做立皇帝吗?

    失望,失落,怀疑。痛心……种种情绪一齐涌上朱厚照的心头。

    朱厚照扭头盯着秦堪,目光充满了探究,秦堪刚才的这句话是有心还是无意?

    秦堪面色如水,沉静恬淡,朱厚照看不出丝毫迹象。

    他……应该是无意的吧。

    朱厚照这样告诉自己。

    “陛下,……陛下!你怎么了?”秦堪将朱厚照叫回了神。

    “啊?啊!朕在想,想你刚才在刘瑾开口前要跟朕禀奏的事是什么事……”

    秦堪笑道:“自然是一件喜事。”

    “喜从何来?”

    “臣请了京师有名的王三卦王半仙给臣的幼女,也就是陛下的暂定儿媳算了一卦,卦象上说臣的女儿一生荣华富贵。衣食无忧,而且命中二子一女,正是宜室宜家之相……”

    朱厚照呆了一下:“就为了这事儿?秦堪,你是不是昏头了?朕是大明皇帝,你是大明勋贵。咱们能亏待你女儿吗?那个什么王半仙用屁股算都算得出你女儿的大富大贵之相,你还乐颠颠的拿它当喜事……等等!你刚才说朕的‘暂定’儿媳是什么意思?”

    “臣的意思是……”秦堪瞧了朱厚照一眼,慢吞吞道:“臣的女儿一看便是绝色倾城的美女,可反过来说,若将来陛下的儿子长得……长得那个什么,臣的女儿瞧不上他,这门亲事自然告吹。所以目前而言,臣的女儿只能是陛下‘暂定’的儿媳,将来说不定臣就换个女婿了……”

    “你……”朱厚照气结,指着秦堪怒道:“你安敢小看我!”

    “陛下。臣小看的不是你,是你的儿子啊……”秦堪弱弱解释。

    “都一样!朕的相貌长得也不差,凭什么就生不出一个玉树临风的儿子?”

    秦堪叹道:“陛下,君子讷言敏行。圣人云‘光说不练口把式’,圣人又云‘光练不说傻把式’……陛下一直将亿万龙子龙孙扼杀在龙手帕上。臣何年何月才能盼到真正的女婿?”

    朱厚照脸孔憋得通红,也不知是怒是羞,吭哧半晌,红着脸恶狠狠道:“朕……朕以后,以后不看春宫了,……憋着!”

    君臣二人谈笑一阵,秦堪告辞离去。

    含笑看着秦堪离去的背影,朱厚照脑海中却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刘瑾那张谄媚的老脸,心中徒然一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阴影挥之不去,仿佛心底里有一只关着魔鬼的盒子被放了出来。

    内外事悉决于刘瑾,这……真的合适吗?朱厚照再次问着自己。

    *******************************************************

    刘瑾终于发动了。

    今日的刘公公已非当初那个被内外廷联手而吓得惶惶不可终日的可悲老太监,他如今是大明内相,整个大明帝国的实际掌舵人,不夸张的说,满朝文武皆要仰承其鼻息,这个时期刘瑾的权势已达到了巅峰,朝中半数臣工或自愿或被迫成为他的党羽,他的一句话比皇帝的圣旨更管用。

    今日,权势滔天的刘公公决定发动一场朝争,这次朝争的对象,是扎在他心尖两年多的肉中刺,今日他要彻底拔除它!

    喧嚣尘上的谣言已在京师传得沸沸扬扬许多天了,这些天里,京师一直保持着一种诡异的气氛,每日早朝,言官们仿佛聋了瞎了,对华昶满门被灭一案三缄其口,置若罔闻,而秦堪自己没有任何解释辩白的迹象,包括他的盟友严嵩,李东阳等人也毫无表示,大家仿佛上朝时得了选择性遗忘症。

    都是经历过朝堂风雨的老臣,大家心里清楚,对华昶满门被灭一案大家并非遗忘,事情不大,但背后较量的人物太大了,于是大家只能等,等一个爆发的时机。

    刘瑾一手炮制的阴谋在酝酿了许多天后,今日便是收网之时。

    酝酿到今日,火候恰到好处。

    寅时一刻,宫门开启,皇帝升殿,百官临朝。

    朱厚照大失仪态地打了个长长的呵欠,惺忪的睡眼瞟着殿内一片黑压压的人头。几许不耐几许怨恚,脑海中尚在酝酿要不要提个建议,将以后早朝的时间改在卯时以后,大家睡足了,精神足了,议起国事也能侃侃而谈,惠而不费,大家都不吃亏,应该不会反对……

    思绪还在无限发散飘游。一道低沉的声音将朱厚照唤回了神。

    “臣,钦天监监正莫道维有本奏。”

    朱厚照一楞,往常这个时候出班奏本的通常都是言官,逮着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参劾一番,算是给每日的早朝热一热气氛。带动大家嗨起来的情绪,其次才轮到六部尚书和侍郎以及内阁大学士们出班禀奏国事,今日言官和六部官员都没开口,这位负责天时历法和星象的钦天监监正跑出来做什么?

    “莫卿有事就说,不要犹犹豫豫,快点,朕还得赶紧回宫补觉呢。”朱厚照打了一个长长的呵欠。惺忪的睡眼犹不忘扔给莫道维一个“你很多事”的不耐眼神。

    满殿大臣顿时脸黑如炭。

    这昏君现在愈发过分,如今竟连表面掩饰的功夫都省去了,昏庸得真性情坦荡荡,简直是大明历代帝王之耻。

    想到这些。朝臣们的目光顿时全部集中在杨廷和身上,目光很不善,充满了谴责。

    当年的左春坊大学士,詹事府詹事。德高望重的帝师,教了东宫太子十来年。就教出这么个东西?

    杨廷和阖目不语,站在朝班中仰天怆然长叹。

    钦天监监正莫道维滞了一下,抬眼扫了一下朝班前方大学士焦芳和兵部尚书刘宇的表情,然后迅速垂头,沉声禀道:“陛下,钦天监昨夜观测星象,发现星象有异,其象萤惑填星,戊辰犯岁,天狼冲钩钤,聚辰星,太白于井……”

    莫道维边说边摇头晃脑,显然非常的专业,殿内所有大臣一脸茫然,不明觉厉。

    朱厚照不耐烦了:“说明白一点,星象到底怎么了?”

    “陛下,‘萤惑’者,主乱象,‘戊辰犯岁’者,紫微离宫,白虎占位……”

    朱厚照越来越不耐烦,这神棍从头到尾没说一句人话,朱厚照一个字都听不懂,正打算叫人把他叉出去冷静冷静,莫道维似乎感觉到皇帝的不善目光,于是赶紧开口说了一句人话:“总而言之,陛下,天象有变,预示国朝有奸佞,此而不诛,天下大乱!”

    朱厚照这才听明白,刚听明白便回过神,气得眼睛一瞪,刚想发火,却见殿内一片嗡嗡的议论声。

    这个时代的封建迷信还是很有市场的,不但皇帝要买帐,举凡臣工,士子,甚至民间百姓皆对天象皆敬畏万分,所以历来的异常天象都被世人看作上天的警示或预兆,皇帝若敢无视则尽丧臣心民心,所以从古至今的皇帝都得为老天爷背黑锅,雷击皇宫要下诏罪己,彗星扫月要下诏罪己,若偶尔来个日全食月全食那就更热闹了,不仅要下诏罪己,还得进太庙好好反省反省最近干了什么不厚道的事。

    今日莫道维说出这番话,殿内大臣们顿时不冷静了,嗡嗡议论之后,全部将谴责的目光投向朱厚照,一脸“报应啊”的表情。

    这昏君太不像话,老天早该弄点动静出来了!  
时间提醒:2017-11-25 11:57:40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