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四百七十一章 侯府定计(上)

    见上门道贺的大臣们越来越多,朱厚照逗弄了一会儿秦乐后,依依不舍地摆驾回宫,刘瑾跟在朱厚照的车辇旁亦步亦趋。

    送走朱厚照之后,登门的宾客更多了,秦侯爷大手一挥,设宴款待。

    大户人家若生了女儿,很少有大肆庆贺的,在这个重男轻女的年代,女儿等同于商业或政治资源,甚少有大户人家特意为生女儿而大宴宾客的。

    秦侯爷却再次出人意料,秦乐出生的当天,秦府大摆宴席,四方宾客来贺,秦堪抱着女儿登场亮相,眼中极度的宠溺之色连瞎子都看得清楚。

    看秦堪对秦乐的宠爱眼神,不少前来道贺的大臣们顿时动起了心思,这位秦家的长女似乎地位不一般,秦侯爷似乎根没在意过她是嫡出还是庶出,宠爱到如此地步,若能跟秦侯爷结个儿女亲家,攀附上这位当朝最炙手可热的权贵,将来自己和家族的前程何愁不平步青云?

    于是道贺的宾客开始琢磨自己家里哪个儿子或孙子与秦乐年岁相仿,怎样与秦侯爷开口结这门亲事。

    十几个道贺的大臣围住秦堪,或直白或隐晦地提出了希望结亲的想法,秦堪云淡风轻地拒绝了,不论将来秦家是继续风光还是逐渐落魄,他都没有拿女儿的幸福去交换政治利益的想法,秦侯爷到了今日这般地步,已完全没有必要再靠政治联姻来获取权势了。

    至于朱厚照说过的“未来儿媳”的话,不管他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秦堪都没有正面答应,先不提历史上的朱厚照根没有子嗣,就算如今历史被他改变了,朱厚照将来生了太子。鬼知道将来的太子是不是个歪瓜裂枣?所以,女儿将来的如意郎君,只能由她自己去找,万一将来女儿长大后越长越丑,长成了歪瓜裂枣,实在找不到婆家了,那时他这个当爹的可以考虑把她许配给未来的太子……

    结亲家的想法被秦堪拒绝,大臣们多少有些不满,却也知道招惹不起秦侯爷。于是悻悻作罢。

    …………

    …………

    与秦府前院的喧嚣不同,内院东厢房里虽然也摆了一桌酒宴,但酒宴上的气氛却分外沉默。

    沉默是因为这桌酒宴上的客人发现事不寻常,他们落座酒宴后,东厢房已被丁顺带领着一帮心腹锦衣卫将东厢房团团围住。正是刀出鞘箭上弦,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任何人都不准接近东厢房,连府里下人上菜上酒都只能走到月亮门外,由里面的锦衣校尉接手。

    东厢房的客人慌了,他们搞不清秦侯爷摆出这副阵仗到底有何目的,明明是庆贺秦府千金出生之喜。眼下这副情景却好像秦侯爷给他们摆了一桌断头饭似的。

    客人都是老熟人,张永,戴义,严嵩。牟斌,离开京师多日的杨一清不知何时也秘密回了京,此刻赫然在座。

    外面的锦衣卫团团包围,刀剑出鞘。如此肃杀的气氛下喝酒自然心情不会太好,众人也没有喝酒谈乐的心思。于是厢房内一直保持着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秦堪招呼完外面的宾客后不急不徐地走进了内院东厢房。

    厢房内,张永戴义等人纷纷站起身拱手道贺,秦堪笑着回礼。

    落座之后,秦堪先敬了大家一杯酒,吃了两口菜,仍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张永等人皆是手握重权之人,也养出了涵养气度,耐心地等着秦堪直奔主题。

    放下象牙筷,秦堪用净帕擦了擦嘴,这才缓缓道:“今日在座者皆是秦某的老熟人老朋友,小女出生劳动大家记挂,秦某感激在心。”

    众人纷纷笑着连道侯爷客气,对外面锦衣卫严阵以待的场面却提也不提,等着侯爷主动开口。

    秦堪笑了笑,继续道:“趁着众多宾客上门,秦某特意将各位请到内院,一则为了掩人耳目,二则事涉机密,不得不小心行事……”

    张永城府最浅,此时忍不住道:“侯爷有何吩咐尽管直言便是,杂家虽是太监,却也自认不输豪迈磊落汉子。”

    秦堪点点头,张永不愧是青史留名的人物,性格磊落豪迈,从不忸忸怩怩,难怪朱厚照常以“壮士张”称之,虽然太监骨子里都有卑贱的一面,不过张永贱得不是那么明显。

    再看看张永身旁面带谄笑,连坐着的姿势都哈着腰的戴义,秦堪叹了口气,对张永的观感愈发好多了。

    在众人等待的目光里,秦堪缓缓道:“权阉刘瑾,倒行逆施,倚天子之幸独揽朝纲,从正德元年以来,刘瑾残害朝廷忠良,广植党羽,圈占土地,大索贿赂,其误国误君之甚,古来奸佞权阉未及,实为我大明跗骨之祸……”

    随着秦堪字句铿锵的述说,席间众人的呼吸不自觉地粗重起来,眼中散发出兴奋激动的光芒。

    张永再也忍不住了,率先腾地一下站起身,重重道:“侯爷想说什么,尽管直言!”

    秦堪沉默片刻,目光缓缓环视众人,一字一字道:“肃宫室,清朝堂,整朝纲,为臣之道也,我欲与各位定计……诛杀刘瑾!”

    朱厚照回到乾清宫后忙活不停,虽然离豹房完工还有一两个月,可他却迫不及待想离开皇宫,早早便命宦官打包东西,准备搬家事宜。

    刘瑾任由这小昏君胡闹,自己回了司礼监,独坐在屋子里拧眉沉思许久,命人请来了他的幕僚,如今已是吏部尚书的张彩,以及数月前投靠他的张冕。

    不得不说,刘瑾经历过几年的朝堂风雨,一大把年纪毕竟没有活到狗肚子里。这几日来他总觉得心中有股莫名的不安,这种感觉毫无来由,却常令他心悸惊恐,左思右想也想不出这种不安到底来自何处。

    刘瑾的政治嗅觉是敏锐的,他隐隐觉得朝中有股逆流,这股逆流针对的人是他。至于推动这股逆流的人,除了秦堪应该不会是别人,放眼天下,敢跟刘瑾对着干的人不是没有。不过都被刘公公安排到阎王那里告状去了,如今刘瑾权倾天下,独揽朝纲,一言而定万千人之生死,敢跟刘瑾作对的人实在不多了。

    除了秦堪。

    秦堪。是刘瑾的肉中毒刺,他深深扎在刘瑾的心里,欲拔而不能,今日亲眼见到朱厚照与秦堪的谈笑,以及朱厚照对秦堪新出生的女儿如何宠溺,刘瑾的危机感愈发强烈。

    再不除掉秦堪,或许这辈子就真的除不掉他了。

    张彩和张冕来到司礼监的时候。刘瑾仍呆坐在椅子上怔怔出神。

    二人对视一眼,一齐向刘瑾见了礼,然后各自落座。

    张彩和张冕虽说都是刘瑾的幕僚,但幕僚之间也不是一团和气的。他们也常有争宠之事发生,而且彼此之间互相看不顺眼,只是碍于同处刘瑾阵营,不便将这种争宠表现得太直白。

    若拿二人相比。无论是学识还是品性,张彩都要比张冕更为出色。张彩是胸怀大志之人,只是以前报国无门,遂将满腔抱负寄托在刘瑾身上,而张冕却不一样了,他虽也有才学识,可目的却是为了显赫官位,志向影响性格,相比之下,张冕的心胸便狭隘多了,二人在刘瑾常有争宠之事,多数也是张冕先挑起的。

    二人坐在司礼监许久,刘瑾这才悠悠回过神来,朝二人笑着点头招呼。

    不得不说,刘瑾对投靠他的化人还是非常尊敬的,他深知自己化不高的缺点,国事上对张彩张冕等人的建议非常看重,刘瑾如今推行的各种新政,很大一部分便出自张彩的手笔,只不过张彩这人虽然学问不俗,但在国事上的见识却太过天真,也没有深刻思考过会不会触及权贵地主卫所将领们的利益,新政的意是好的,然而终究太过理想,根不可能推行下去。

    今日刘瑾叫张彩和张冕过来,却非商议国事。

    简单的寒暄过后,刘瑾缓缓道:“尚质(张彩字),弘治十三年的科考舞弊案你可知道?”

    张彩点头:“下官是弘治三年的二甲进士,翰林院里熬了几年后初授吏部主事,对弘治十三年的舞弊案却是很清楚。”

    刘瑾挑了挑白眉,道:“哦?尚质给杂家仔细说说。”

    “这个案子当时已被定为铁案,吴中举子唐寅和徐经事涉贿赂主考官程敏政,后被户部给事中华眿参劾,唐寅和徐经被削去功名,程敏政被迫上疏致仕,先帝下旨对唐寅和徐经永不录用,此案由此而定。”

    刘瑾饶有兴致道:“这案子真相如何?真如先帝旨意所言吗?”

    张彩苦笑道:“刘公,事情的真相自然不会那么简单,任何一件事情都有得利者,也有被牺牲者,朝事莫不如是……”

    张彩说得隐晦,但刘瑾却听出了意思,这件案子果然是冤案。

    刘瑾眼睛眯了眯,尖声笑道:“秦侯爷倒是心怀正义,竟欲重审此案,不过此事既被杂家知道,怕是这位侯爷的算盘要落空,不仅洗刷不了唐寅的冤屈,连他自己也要栽进去脱不得身呢……”

    ps:还有一更……

    半夜码字太伤身体,再次调整一下……  
时间提醒:2017-11-25 19:08:22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