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四百六十九章 金柳临盆(上)

    临盆?

    朱厚照和秦堪都楞了,一时竟没反应过来,直到远处骑士又焦急地重复了一句,秦堪这才猛地一个激灵。[本文来自]

    “临盆了?……现在?”秦堪失去了以往处变不惊的镇定,一脸惊愕的样子。

    远处的骑士被禁宫侍卫拦着又不敢过来,焦急地在原地跺脚。

    秦堪仍旧一脸呆滞,整个人如同凝固了一般,连目光都保持着惊愕的样子。

    朱厚照颇为意外地看着秦堪,从他认识秦堪的那天起,秦堪便一直是那种从容镇定的模样,此刻这种完全失了分寸的样子却从未见过,一时间朱厚照大感惊奇。

    秦堪浑然不觉旁人奇异的目光,犹自喃喃道:“临……临盆了,我……我该做点什么?”

    朱厚照实在看不下去了,狠狠在秦堪肩上一拍,喝道:“除了在产房外面等你的孩子出生,你还能做什么?赶紧回家呀!”

    秦堪被拍醒了,慌忙点头:“对,我要回家去,我要第一眼看到孩子出世……”

    说完秦堪礼数也不顾了,连招呼都没打一个拔腿便跑,外围十几名侍卫见侯爷破天荒地不顾仪态奔跑,他们也赶紧跟上,人人脸上洋溢着喜悦之色,刚才骑士喊话那么大声,大家都听得清清楚楚,这可是侯府第一大的喜事呀。

    看着秦堪匆忙慌张的身影远去,朱厚照欢喜地笑了两声,道:“刘瑾,走,咱们也去秦府瞧瞧,他家二夫人若生了男丁便是世袭的山阴侯,若生女娃就更妙了。她可是朕早早预定下来的未来儿媳呢。”

    刘瑾使劲扯着脸陪笑了几声,显然他内心并不如表面上那么高兴,秦家有后对刘瑾来说绝非好事。

    朱厚照兴冲冲走了两步忽然停下,若有所思道:“秦堪今年才二十出头,不算那个有名无实的蒙古公主的话,家里只有两位夫人,这……简直是清心寡欲呀,难怪子嗣不昌,朕干脆下旨给秦堪再续两房妾室。嗯,……不知哪位皇叔家有庶出的女儿愿意给秦堪做小,朕大方一点赐她们郡主名号,想必皇叔们也不会不答应吧……”

    少年皇帝非常不靠谱地打起了给秦堪赐婚的主意。

    刘瑾却大惊失色,秦家开枝散叶绝对不是他愿意看到的。更何况若秦堪跟王爷结了亲,本身又是国侯勋贵,这厮的势力可就稳稳当当再也扳不动了。

    脑子急速转动片刻,刘瑾躬腰陪笑道:“老奴斗胆请陛下三思啊,秦侯爷娶不娶小是他的事,若陛下掺和了秦侯爷的家事,恐怕后果难料……”

    朱厚照疑惑道:“此话怎讲?”

    “陛下别忘了秦侯爷的正室夫人秦杜氏是个什么性子。那可是……”刘瑾老脸狠狠一抽,仿佛勾起了某件惨痛的回忆,连语气都带了几分凄然:“那可是一言不合,血溅五步的女霸王呀。陛下您……您也在她手下吃过大亏的,想当初咱们几个只不过没打招呼闯进他家,便被她揍得鼻青脸肿,若您为秦侯爷赐婚郡主。威胁到秦杜氏的正室地位,这位女霸王对陛下您……”

    刘瑾没再往下说了。可话里的意思却非常清楚明白,随便闯进秦堪家都被她痛揍一顿,若毁了她正室夫人的位置,朱厚照这辈子别想睡踏实了,随时提防着秦杜氏半夜飞进禁宫取他项上首级吧。

    经刘瑾这么一分析,朱厚照果然色变,惊惧之色毕现,心有余悸地擦了把额头的虚汗,然后感激地瞧了刘瑾一眼。

    “刘瑾,幸好你提醒了朕,秦家那位镇宅神兽如此凶猛,朕差点招惹她了,……嗯,给秦堪赐婚一事暂时搁下不提,走走走,咱们赶紧去秦府,刘瑾,回头你跟礼部尚书张升打声招呼,秦家二夫人原来不是七品诰命吗?这回她给秦家立了功,升到五品诰命,让礼部造个金册送到秦府去……”

    朱厚照一边说一边风风火火上了马车,马儿扬蹄驶往城外秦府。

    直到朱厚照上了马车,刘瑾笑容满面的脸色渐渐变得难看阴沉起来。

    瞧秦堪这圣眷,难道今世已动不得他了吗?

    ******************************************************************

    山阴侯府里一片忙乱,忙乱中带着无尽的喜气。

    秦堪和侍卫们策马飞驰到家门口,久候的管家赶紧迎上前,一脸喜意道:“恭喜侯爷,贺喜侯爷,咱们侯府马上要添人加口啦……”

    秦堪飞身下马便待往府里冲,闻言一呆:“金柳她生了?”

    “呃,二夫人还没生,刚进产房呢,四位稳婆正侍侯着她……”

    “没生你贺什么喜……”秦堪焦急地抬步往里走,忽然想起什么,扯下腰间的上好玉佩扔给管家:“赏你了,讨你个口彩。”

    管家连迭声地道谢,紧跟在秦堪身后朝内院走去。

    匆忙跨进内院,却见里面比豹房工地还繁忙,丫鬟们端着铜盆和热水进进出出,怜月怜星虽是管事丫鬟,但对生孩子的事儿毫无经验,急得姐妹俩站在院子中直跳脚,内院丫鬟的指挥权却早已被一名稳婆接管了。

    杜嫣也站在产房外团团转,神情又急又惧,见秦堪快步走进,杜嫣立马迎上前。

    “相公,金柳刚进去……”

    秦堪焦急地点点头,抬步便往产房走去。

    杜嫣急忙拉住他:“相公要做什么?”

    “进去瞧瞧金柳呀。”

    杜嫣哭笑不得:“相公,产房不洁而且阴气重,这世上哪有男人进产房的道理?相公可别乱来,让外人笑话。”

    秦堪楞了一下,接着重重叹气。

    古代的规矩太多,几百年后若女人生孩子,丈夫都是在产房里握着妻子的手全程陪同的,现在秦堪若进了产房,怕是惊世骇俗之极了。

    “金柳还好么?有没有喊痛?”

    杜嫣倒不似秦堪这么慌张,笑道:“相公放心,金柳好得很,中午的时候喝了一碗肉粥,又在园子里散了一会儿步,怜月怜星俩丫头陪着她,回房的时候金柳说肚子有点痛,怜月不敢大意,赶紧叫来了稳婆,稳婆说这是要生了,刚送进产房金柳便破了羊水,估摸再过不久也该喊痛了……”

    叹了口气,杜嫣索然道:“我娘说,女人呀,谁都得经过这道关口……”

    说着杜嫣幽怨地瞟了秦堪一眼。

    秦堪苦笑两声,一言不发搂紧了她的香肩,杜嫣的幽怨之色这才稍缓。

    杜嫣的意思秦堪很明白,女人都得经过这道关口,可成亲两年多了,她却连经过这道关口的机会都没有,反倒让金柳后来者居上,这个事实令杜嫣心理压力很大。

    可是秦堪也没法子呀,家里两个女人,秦堪跟杜嫣同房最多,瞧过不少大夫,吃过无数偏方,为了怀上孩子,保守的杜嫣甚至在床上愿意配合做出任何想想都脸红心跳的姿势,然而老天爷不给面子谁也没办法,怀不上就是怀不上。

    秦堪心中一动,忽然想起了不知身在何处的女神医唐子禾,若能请得她来给杜嫣瞧瞧,说不定能让杜嫣怀上孩子,可惜啊,那女人好好的神医当着,莫名其妙又干了一份反贼头子的兼职,简直不务正业之极……

    虽说不务正业,但唐子禾那一手医术却实实在在精妙之极,秦堪甚至动起了派人请她来侯府瞧病的心思,不论将来与她是友是敌,就冲当初天津时互相手下留情的情分,请她帮个小忙应该无碍吧?

    夫妻二人静静相拥在院中,看着丫鬟们忙碌地进进出出,二人各有心思,沉默着都没说话,原本担着许多莫名心事的杜嫣此刻被秦堪搂在怀里,心事渐渐放开了,她知道不论金柳生的是男是女,相公仍是她的相公,对她的宠爱不会比以前少一丁点儿,这就够了。

    许久之后,朱厚照和刘瑾等人喘着粗气也跑进了内院,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却听见产房内金柳一声凄厉的痛呼。

    众人一楞,秦堪的心却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揪住,急忙迈开腿走到产房门前,产房门框上挂着厚厚的布帘子,一名丫鬟守在门口,见老爷有冲进去的意思,丫鬟又急又惧,跪在秦堪面前拦着,不肯让他进去。

    秦堪无奈,只好朝里面喊话:“金柳,撑着点,相公就在外面……”

    “相公——”里面传来金柳痛苦的呼声。

    此时秦堪已抑制住了初为人父的喜悦,心中只有一片焦虑,这时代女人生孩子无异于过鬼门关,母子平安还是一尸两命,全看老天爷的意思,哪怕贵为国侯,手握天下大权,这件事秦堪却完全出不上一点力气。

    手握大权的秦侯爷此刻只能扒着门框边往产房里喊话,拼命为金柳鼓劲打气。

    “金柳,心情放轻松,别背负压力,相公不介意男女,生男生女相公都喜欢……”

    金柳痛苦的声音里夹杂着甜蜜:“相公……你真好。”

    谁知秦堪又很不合时宜地补充了一句:“生男生女无所谓,但不能生个蛋出来,生蛋必须跟你翻脸……”  
时间提醒:2017-11-23 07:51:44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