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四百六十五章 不负知己

    缺心眼儿是种病,得治。

    路逢知己是件好事,属于人生四大喜之一,以酒相贺倒在情理之中,然而像唐寅这般挖心掏肺相待的,却真是少见。

    古人有首小令云:“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诉尽种种物是人非,唐大才子却丝毫没受影响,豪迈的时候不仅将买房子的银钱倾囊相送,连亵裤都脱下来送人,如此潇洒大方,哪有半分物是人非的味道?简直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啊。

    秦堪垂着头,实在不知该说什么了,二人呆坐在斗室里,等待丁顺去请太医给唐大才子瞧脑子。

    对于历史上唐寅自科考失败后一直潦倒颓废度过一生的原因,秦堪此刻大约有了几分明悟。

    唐伯虎,多半败在了“酒”这一字里。

    以酒浇愁,以酒度日,酒里乾坤大,不知外世年岁,就连他著名的桃花诗里也有一句“又摘桃花换酒钱”,可知其人的酒瘾大到何种地步了。

    但愿长醉不复醒,唐寅固然才华倾世,然而清醒时的唐寅,怕是连他自己也会活得很痛苦。

    唐寅半垂着头,颓然地叹了口气:“别叫太医了,我没病,就是喝酒喝得太过奔放了一点,其实酒醒之后我就后悔了……”

    见唐大才子有了悔意,秦堪也不忍苛责,只好安慰道:“唐兄宽怀,凡事往好的地方去想,很多人酒醒之后随手一摸,钱袋和贞操都没了,你好歹只丢了钱袋,实在是件可喜可贺之事……”

    这句安慰显然效果不大,唐寅的神情依旧十分低落。秦堪太落伍了,这个年代分桃断袖其实是一桩雅事,人士大夫往往以狎戏娈童和俊秀男子为乐,并常常将这种不要脸的事诗赋之,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对唐寅来说,他倒情愿丢了贞操保住钱袋。

    秦堪叹了口气:“钱财身外之物,送便送了吧,愚弟如今身家颇丰。回头再送你二千两银子,唐兄后来怎会想到来京师?”

    唐寅叹道:“当时我已付出得精光,只好向路边字摊的书生借了纸笔,靠着卖画才勉强成行,一路走一路卖。一直到了京师,谁知连京师城门都没进,我便被西厂一巴掌拍翻在地,关进了诏狱,而且一天揍我三顿,这世道到底怎么了?难道读书人已不再受尊敬了?”

    这个话题有点沉重,读书人自然受尊敬的。不过司礼监刘公公口味比较独特,他对投靠他的读书人奉若神明,对不投靠他的读书人则动辄打杀,唐寅能捡回一条命实在很幸运了。

    “唐兄为何来京师?”

    唐寅表情有了几分忸怩。抬头看了秦堪一眼,犹豫许久,才道:“我很早便听说贤弟已在京师当了大官,当今天下。能与司礼监刘瑾分庭抗礼者,唯贤弟一人矣。所以我想……”

    秦堪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唐寅这是想求官了。

    然而,唐寅这种人生性浪荡不羁,颇具魏晋狂士之风,这样的人如果做学问甚至舞弄风花雪月,都是翘楚人物,但是且不说官场人心阴险黑暗,单单让他做一地父母造福百姓,他就不是这块料子,从理智的角度来说,秦堪实在很不想帮唐寅这个忙。

    想来想去,秦堪缓缓道:“唐兄若有意为官,我倒可以向陛下荐举一下,封你做个宫里的书画待诏之类的散官亦非难事……”

    唐寅急忙摇头,神情却难得地严肃起来:“贤弟,我此番来京并非攀附高枝求官,而是为了鸣冤。”

    秦堪楞了:“鸣冤?”

    唐寅咬着牙忽然朝秦堪扑通一声跪下,沉声道:“山阴侯锦衣卫指挥使大人明鉴,苏州府吴县举子唐寅,于弘治十三年陷科考舞弊案,涉案者有当时的主考大人程敏政,主考大人李东阳,江阴举子徐经,时户部给事中华眿,其时京师谣言四起,盛传唐某与徐经买通主考,鬻题舞弊,子虚乌有之事,却误了程大人,徐经和我一生前程,此案喧嚣多年不绝,直到先帝驾崩,新皇登基,却也未见赦令,唐寅此番进京不求高官,不求利禄,只求在这大明煌煌国都里喊一声冤,为自己求一个身后清名。”

    秦堪有些震惊地看着唐寅。

    这位终日以酒度日的大才子,此刻分外清醒,一双深陷的眼睛里充满了诉不尽的悲苦,这种悲苦仿佛压抑了许多年,直到今日才彻底宣泄出来。

    不能小看这个时代的人对“名声”二字的重视程度,为了清名,人们甚至愿意付出生命,朝堂上每天打着嘴仗,皇帝一张嘴说什么都是错的,清流官一个接一个争先恐后跑出来指责甚至大骂,挨个廷杖欢天喜地如同过节吃饺子,被人抬走也不直接回家,游街似的满京师转一圈,让街坊邻居齐来欣赏血肉模糊的光屁股。

    这种荒诞的事情或许几百年后人们会觉得变态,然而在如今的大明朝,它却是官们赖以扬名立万且必须要做的手段之一,它是衡量一个人会不会做官的标准,一个连廷杖都没挨过的官儿绝对不是好官,因为你畏惧权贵,你在权势面前亵渎了真理,你不敢为民请命。

    他们所做的一切,全是因为“名声”二字。

    唐寅也求名,他求的是清名,科考舞弊案令他声名一朝尽丧,他需要重新找回失去的名声,尽管这次他鼓起勇气或许是因为有一个朋友在京师当了大官,有能力为他洗冤,但至少他有勇气抗争了。

    懂得抗争,证明他还活着。

    深深地注视着唐寅,秦堪语气很平静:“唐兄,弘治十三年的科考舞弊案,你果真是被冤枉的?你确定自己没有舞弊?”

    唐寅脸孔迅速涨红,声音不自觉地大了,语气却斩钉截铁:“没有!”

    秦堪点点头:“我相信你。”

    唐寅却楞了,吃吃道:“你……你真相信我?难道不事先查证一下么?”

    “不用查证,这件事我管了。”

    “为……为什么?”

    秦堪目注唐寅,淡然笑道:“因为我们是朋友,所以我相信你。”

    唐寅眼眶一红,秦堪的目光和笑容如阳光一样温暖,这世上只有秦堪一人能给他这样的目光和笑容。

    唐寅胸中波澜起伏,他忽然明白,如果有人在酒桌以外的地方说出这句话,才叫真正的知己,此刻二人面前只有清茶两盏,这位如今身居高位的朋友淡淡一句“我相信你”,比世上无数豪言壮语更踏实。

    整了整衣冠,唐寅朝秦堪长长一揖:“我是清白的,我唐寅对得起你的信任,此生不负知己。”

    秦堪笑了笑,神情忽然浮上冷厉,头也不回地暴喝道:“丁顺!”

    门外的丁顺赶紧进门抱拳:“属下在。”

    “给程敏政,华眿,徐经三人下锦衣卫驾帖,侯要亲自再审弘治十三年科考舞弊案!”

    “是!”

    北直隶官道,一骑快马飞赴霸州,马蹄过处扬起滚滚尘土。

    霸州位处河北地界,离京师不过一百八十余里,离天津一百六十里,三城呈三角形分布。当然,明朝疆域内并无河北,统一划归为北直隶所属。

    霸州城外信安镇郊有一座古寺,名曰“龙泉”,金时所建,距今数百年。

    快马飞驰路过龙泉寺,马上骑士赶路匆忙,却不料龙泉寺古朴厚重的寺门内忽然射出一支利箭,利箭无情穿胸而过,骑士一声闷哼,当即便从马上摔落下来。

    几名江湖汉子打扮的人簇拥着一位绝色女子从寺内缓缓走出。

    女子穿着粗布蓝裙,上身蓝色短打劲衫,标准的江湖儿女打扮,绝美的眉宇间却不自觉地流露出几许淡淡的哀愁之意。

    女子正是失踪多日的唐子禾,身旁几名汉子也是当初天津白莲教香堂的骨干,葛老五赫然正在其中。

    利箭正是葛老五射出来的,走到血泊中的骑士身前,葛老五狠狠朝地上吐了口口水,骂道:“呸!我道谁敢在这里放马狂奔肆无忌惮,果然是朝廷鹰犬,跑这么快赶去奔丧吗?扰了老子喝酒的兴!”

    另一名汉子蹲下身在骑士身上搜了一会儿,拈着一纸染了血迹的公站起来,笑道:“五哥下手太狠了,这只不过是京师的驿差,奉通政司之命传递朝廷公的,你何必跟他过不去?”

    葛老五神情冷硬,哼道:“给朝廷做事的人老子恨不得杀绝才好,区区一个驿差,死便死了。”

    汉子也不介意,笑着低头扫了公一眼,目光却渐渐凝重起来,匆匆看过之后将公朝唐子禾一递:“唐姑娘快看,朝廷不知发了什么疯,竟下令繁荣天津,建城建港,迁移流民……”

    话音未落,唐子禾娇好的身躯剧烈一颤,伸手便将公抢到手里仔细看了起来。

    ps:祝大家中秋团圆,买月饼时记得看清楚生产日期……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5 06:27:37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