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四百六十四章 故友相逢

    秦堪见到唐寅时,唐寅的样子很不好。

    来觉得杨一清的样子够惨了,然而见到唐寅以后,秦堪忽然发觉杨一清简直是个雪白干净的萌宝宝。

    阴暗潮湿恶臭熏人的诏狱里,唐寅一个人蜷缩在牢房的角落,浑身瑟瑟发抖,凌乱的头发遮住了面容,那模样……好像不止是挨了打受了刑那么简单。

    秦堪的心越悬越高,前世就听说过监狱犯人捡肥皂的笑话,当时听起来觉得很可乐,但是如果唐寅也被捡了肥皂的话……

    他大抵会把自己扔井里去吧。

    监牢过道上多了无数支火把,将原阴暗的牢房被照得亮如白昼。两队锦衣校尉一言不发站在牢门外,牢内的唐寅惶然抬起头,见外面一派肃杀气氛,神情呆滞片刻,接着面容顿时浮上极度的惊恐,整个身子尽最大的努力缩成一团,越缩越小,越缩越小,一边缩一边瑟瑟发抖……

    一直到身穿蟒袍的秦堪被众人簇拥着急步走来,唐寅的眼神已惊恐到极致,根没看清穿着蟒袍的人是谁,只见那一抹代表着权力和威势的暗黄色蟒袍,唐寅便浑身一震,嘴唇非常屈辱地哆嗦了几下,接着表情变得木然,身下一股黄色的水流渐渐浸湿了里裤,地上很快聚集了一滩……

    秦堪暗暗叹气,果然吓尿了……

    “唐兄……”秦堪挥了挥手,一众锦衣卫鱼贯退下。

    听到熟悉的声音,唐寅猛然抬头,见到秦堪那曾经相识的眉眼五官,唐寅呆了片刻,终于跳了起来。连滚带爬抢将到秦堪面前,惊喜大叫:“秦贤弟,贤弟,是你吗?你还记得山阴客栈的唐伯虎吗?”

    “当然记得,唐兄,久违了……”秦堪笑着朝唐寅拱手,然后命人打开牢门。

    唐寅被校尉扶着,踉踉跄跄走出来。

    秦堪也不嫌弃他满身的恶臭,以及常常尿湿裤子的骚味。双手扶住了他。

    唐寅怔忪片刻,嚎啕大哭:“贤弟啊,可算找到你了,绍兴一别,恍如隔世。今日再见,你站在牢外金衣玉履,我缩在牢里尿湿青衫,呜呼哀哉,情何以堪……”

    秦堪脸色有些尴尬,扭头瞪着丁顺。

    丁顺也尴尬地咧了咧嘴,小声道:“侯爷。这事儿可真怪不得属下,我也是今日才知唐解元被关在诏狱里,而且瞧这模样……侯爷,唐解元好像真疯了啊。”

    “闭嘴!赶紧给唐解元换身干净衣裳。找大夫给他瞧瞧伤……”秦堪顿了顿,沉默片刻,又补充道:“……重点瞧瞧他的脑子。”

    “是!”

    “另外将每天揍他三顿的西厂番子给我揪出来,十倍百倍还回去!刘瑾不答应让他来找我。侯与这死太监说道说道。”

    “是!”

    唐寅哽咽着在一旁低声补充道:“锦衣卫每天也揍了我三顿……”

    秦堪装作没听到,扶着不甘不愿的唐寅走出了诏狱。

    打杀西厂给唐寅报仇没问题。拿自己的锦衣卫属下开刀就有点为难了,一边是属下一边是朋友,两边都想护短,秦侯爷能怎么办?

    …………

    …………

    出了诏狱,唐寅一路疯言疯语,显然在牢里受过不小的打击。

    将唐寅扶回官驿里住下,来秦堪想将他请到自己府上的,结果唐寅听说侯府主母仍旧是那个高个子的暴力婆娘,而且秦侯爷短期内没有丝毫换人的打算,唐寅满心失望之下怎么也不肯去了。

    大夫给唐寅上了药,至于唐相公的脑子这年代也瞧不出个究竟,只好悻悻作罢。

    秦堪对这位风流才子还是颇为上心的,毕竟他是秦堪穿越以来交到的第一个朋友,而且秦侯爷在这个世上赚到的第一桶金也全托唐寅的才名。

    亲自给唐寅沏了一杯茶,唐寅到底是个风流不羁的浪荡才子,丝毫没考虑到秦堪如今身份已截然不同,秦堪将茶盏递给他,他便毫不客气地接过来喝下,如同当初二人一同住在山阴客栈时那样没有隔阂。

    这两年见多了在他面前唯唯诺诺大气也不敢喘的人,要么就是横眉怒眼,直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的清流官,此刻对唐寅这种毫不做作的样子感到非常舒心。

    唐寅半躺在床上,喝过几口温茶后幽幽叹了口气。

    秦堪这才拱手相问:“唐兄,何故弄到今日这般境况?”

    唐寅脸颊抽搐了几下,叹道:“自你离开山阴后,唐某便一直时运不济,简直是灾星高照,霉运相随……”

    “唐兄恕我直言,你遇到我之前,时运貌似也没有济过呀。”

    “但你离开山阴后,我比以前更倒霉。”

    “何出此言?”

    唐寅叹道:“还记得咱们最后一次见面,正是你和杜知府千金新婚之喜,我拉你出去后,你家夫人追出来,然后我慌不择路,主动让人把我关进了绍兴府大狱……”

    秦堪有点想笑,抿嘴点点头。

    唐寅幽怨地瞧着秦堪:“……当时你怎么不提醒我,绍兴府大狱是你家岳父开的?”

    秦堪忍着笑道:“唐兄,这事真不能怪我,当时想提醒你来着,可你跑得太快,而且神情非常欢喜,头一次看到有人坐牢竟高兴得跟过节似的,我仁厚之人,怎忍心破坏你的好心情?”

    唐寅面颊又开始抽搐。

    沉默半晌,唐寅叹道:“坐牢便坐牢吧,总好比被你家夫人活活揍死强,你们第二天离开绍兴去京师,为何你不给你家岳父杜知府写封信,告诉他,大牢还有一个无辜的人在等着被他放出来……”

    秦堪这才真正吃了一惊:“你被关了多久?”

    “不久,小半年吧……”唐寅悲从中来,仰天怆然叹道:“我仿佛被全天下遗忘了似的,那小半年里,绍兴大牢里连只耗子都找不着,全被我吃光了。跟狱卒说我是唐伯虎,人家死活不信,直到先帝驾崩,新皇大赦天下,我才被他们放出来……”

    秦堪神情黯然,叹息不语。

    这倒霉的家伙……

    谁知唐寅的苦难史还没说完,只见他独自伤感许久,接着开口叹道:“我被放出来后,马上找到那位给我出诗集的研墨坊黄掌柜。黄掌柜倒是个爽快人,立马给我结了卖诗集所得红利,一共二千余两银子……”

    “恭喜唐兄得偿所愿,有了这笔银子,你在苏州看中的桃花坞总算能买下来了。实在可喜可贺……”

    唐寅沉痛叹道:“贺什么呀,此事另有波折,我跟你说过我时运不济,此话绝非浪得虚名……拿到这二千两银子后,我马上乘船回苏州,打算买下桃花坞,却在杭州遇到了祝允明……”

    秦堪眼睛睁大了。祝允明,别号祝枝山,与唐寅齐名的江南四大才子之一,士林中享有很高的声望。唐寅以画闻名,而祝枝山以字闻名,他比唐寅大十几岁,和唐寅一样为人非常不羁风流。不过以祝枝山如今的年龄,恐怕做不出与其他三大才子一边走猫步一边脱衣作秀的变态事情……

    唐寅叹道:“祝枝山此时的境况也非常不好。考了许多年科考,仍旧没考出半点功名,我以卖画为生,而祝枝山以卖字为生,当时遇见他时,他比我落魄多了,我们一同饮酒叙旧,说着说着,我们抱头痛哭,只恨世道不公,令我等寒门学子郁不得志,科考那一道关槛我们怎么也跨不过去……”

    “然后呢?”

    唐寅神情有些复杂:“然后,我们喝得酩酊大醉,迷迷糊糊中,我把二千多两银子全部送给了祝枝山……”

    秦堪呆了半晌,昧着良心赞道:“朋友有通财之义,你这么做倒也……倒也豪爽得紧,愚弟佩服万分。”

    总算明白唐寅老婆为何跟他过不下去了,这样的性子,除了木头牌位,活人谁能跟他过上好日子?

    唐寅叹息许久,神情也颇有几分悔色:“……不仅如此,我发现我喝醉后不是一般的慷慨,送银子倒也罢了,我甚至当场连亵裤都脱下来送给了他,据酒家店伙计后来说,祝枝山只收了银子,亵裤怎么都不肯要,后来我俩快打起来了,店伙计出面说好话求情,祝枝山才勉强拈着两根手指收下我的亵裤……”

    秦堪愕然:“…………”

    唐寅重重一叹:“大方过头了啊!酒醒之后,我浑身上下只剩一套旧长衫,长衫里面空荡荡的,江南的冬天……其实也颇有几分寒意,特别是冷风一吹,掀起我那长衫下摆,又冷又羞,无地自容……”

    秦堪已听不下去了,不过还是忍不住问道:“祝枝山呢?”

    “他好像有什么急事,当时便匆匆忙忙逃命似的离开了杭州,不知去向……”唐寅露出了缥缈的笑容:“那晚的酒还是喝得很畅快的,人生得一知己,夫复何求……”

    秦堪怔怔盯着唐寅许久,忽然朝门外恭谨站立的丁顺招了招手。

    丁顺急步走进门,躬身道:“侯爷有何吩咐?”

    指了指唐寅,秦堪语气不善:“去太医院再请两位太医给唐寅瞧瞧……”

    “侯爷,方才大夫不是瞧过了吗?伤也裹好,应无大碍呀。”

    “侯说瞧伤了吗?给我瞧瞧他的脑子!”

    ps:还有一更,求几张久违不见的月票长长精神……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3 07:52:16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