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四百七十六章 刘氏兄弟

    舆论可以救人,也可以杀人,前世那些挎着相机攒着话筒到处跑的记者之所以被称为“无冕之王”,就是因为这类人虽然看起来不起眼,但他们手中掌握着舆论,掌握着能救人或能杀人的利器,善恶皆在他们的一念间。

    跟明朝文官相同的是,记者们通常也是一副替天行道的正义表情,揭露真相也好,愚弄民众也好,表情总归不会变的。

    秦堪这次陷入了舆论的汪洋大海,在这个谁声音大谁便是真理的年代,他辩无可辩 ”“请搜索.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杀华昶满门的谣言首先在京师市井里传播,坊间无论闲汉还是百姓,皆说得有声有色,仿若亲眼所见一般。

    谣言其实是很可笑的谣言,有识之人稍微推敲一番便可推翻,然而事实上并没人去推敲。

    除了有心人在背后作祟这个原因之外,说到底,秦堪ziji也有不干净的历史,当初杀东厂番子一杀便是好几千,杀得眼不眨气不喘,后来杀西厂番子,那晚声势震天,火光冲天,秦侯爷照样眼不眨气不喘,这就给京师百姓们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秦侯爷就是一尊杀人不眨眼的凶神,再结合华昶被灭满门的事实,非常符合秦侯爷鸡犬不留的行事风格,几件事一串连起来,若说秦侯爷是无辜的,谁信?

    谣言在京师市井坊间传播了好几日,不出意料的,果然传到了朝堂上,传到了权贵和大臣们的耳中。有人放出谣言其实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这个目的达到了。

    于是,这几日早朝时,虽然大臣们没提起这件事,但大家看秦堪的目光分明有了变化。

    大明的言官有“风闻奏事”之权,所谓风闻奏事,就是不论ziji在哪里听说了shime事,只要跟民情和官场风纪有关的,皆可上奏都察院或内阁。

    华昶被灭满门一案如此震撼,在坊间传得如此沸沸扬扬。qiguài的是。言官们竟在金殿上不发一语,沉默无言。

    接连几日皆是如此,秦堪的心越来越沉,言官们不说这件事并不代表大家眼睛瞎了。耳朵聋了。相反。这件事已被他们深深记住,他们在等,等一个可以置他于死地的时机。等一个彻底爆发的诱因。

    一张阴谋织成的大网,铺天盖地朝秦堪扑来,无可躲避。

    而秦堪亲手编织的阴谋,却仍在日夜兼程赶往甘肃宁夏……

    无声无息间,秦堪和刘瑾已形成了不死不休的绝局中,京师朝堂里气氛徒然变冷,冷凝中杀机四射,弥漫盈殿。

    大家都在等一个机会,一个一招致敌于死地的机会。

    ******************************************************************

    唐子禾也在算计,也在等机会。

    她并不zhidào京师发生了nàme多的大事,更不zhidào秦堪即将陷入四面楚歌,她只zhidào眼前的刘氏兄弟很难应付。

    刘氏兄弟自然姓刘,老大叫刘宠,老二叫刘宸,霸州文安县人,曾经当过响马盗,所谓“响马盗”,从东汉末年便得其名,即在马儿的脖子上挂上铃铛,奔跑起来叮当作响,官兵旅人闻之色变,这叮当响的铃铛无形中便削弱了肥羊们的士气,于是杀人越货之时愈发得心应手。

    和官兵yiyàng干着给人民添堵的活儿,革命工作自然不分贵贱,今日家家门上贴的门神秦琼以及一众瓦岗寨好汉便都是响马盗出身,刘宠刘宸常以秦琼为偶像,争当打家劫舍劳模,响马这一行干得好也能当神仙,尽管只是门神,可他也是神啊,非常有前途的工作。

    只可惜现实太残酷,刘家俩兄弟当响马显然比不上秦琼他老人家专业,虽说也干过几次大买卖,在霸州地界挣下赫赫凶名,然而还是被官兵揍得找不着北,几次交锋过后,刘宠刘宸就跟梁山大反贼宋江yiyàng带领着几十名手下接受了朝廷的招安,当上了一名光荣的缉盗协捕。

    所谓“协捕”,大抵就是不入编制的临时工,苦活累活全干,偶尔兼职一下背黑锅,衙门开会聚餐时站在最不起眼的角落,跟着知府大人和衙役们情真意切地祝福当今圣上洪福齐天万寿万疆,浑然不觉ziji当初给洪福齐天的圣上添过多少堵。

    这样的日子过久了,刘宠刘宸两兄弟也渐渐觉得腻味了,有一天两兄弟一边喝酒一边探讨人生。

    这个话题很沉重,但不能不讨论。走正道的话,读书考状元就别做这个清秋大梦了,先从协捕干起,顺利的话差不多两年后才能干到有正式编制的衙役或巡检司兵丁,这当然不足以填满两兄弟一颗朝气蓬勃的上进心,继续努力,再熬五年,多立几次功劳,干到衙门捕头或巡检司巡检或副巡检,正九品的朝廷武官,嗯,勉强算是有官身,有地位,不过绝不足以光宗耀祖,咬咬牙再干五年,再使点银子,调到霸州卫所当个百户……

    刘氏兄弟越算越亏,越算越觉得不对劲,照这样算下去,十几年后混到百户他们已五六十岁,五六十岁的老头子在百来号兵丁面前作威作福,……有意思吗?爽点在哪里?

    刘氏兄弟于是一拍大腿,这不对!咱们的人生走弯路了!打家劫舍多有前途,大口喝酒大秤分金,有必要栽到朝廷这个大坑里去么?宋江哥哥本是小吏出身,心向朝廷是性格使然,可刘家哥哥是土生土长的响马盗啊……

    刚被朝廷招安没多久的刘宠刘宸兄弟于是又不安分了,响马盗有一颗狂野奔放的心,协捕绝对满足不了他们,既然满足不了,他们只能选择另找出路。

    天津白莲教造反震惊天下,朝廷围剿中跑出了三千教众,一路逃窜到霸州地面,刘宠刘宸兄弟敏锐地gǎnjiào到,他们的机会来了。

    *****************************************************************

    ps:按起点以往的尿性,估计本月28号左右开始双倍月票,有月票的兄弟姐妹们拜托把月票攒在手里留两天,等28号时再投,一张顶俩,非常划算,拜托了!!未完待续……)  
时间提醒:2017-11-25 19:18:33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