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四百五十二章 探视丁顺

    侯爷回府是件大事,府里上下喜气洋洋,秦堪走进后院,却见大腹便便的金柳眼含泪光,站在门内痴痴地看着他,然后艰难地迈步,似乎想向秦堪飞奔过来。

    秦堪吓得急步上前扶住她,金柳软软倒在他怀里,叫了声“相公”便珠泪涟涟。

    秦堪轻轻抚上金柳的大肚子,眼中浮起浓浓的温情,肚子里孕育着自己的骨血,他或者她将是自己在这个世上的第一个寄托,第一道真正属于自己存世的痕迹。

    “孩子乖不乖?”秦堪抚着金柳的肚子,朝它轻轻地吻了一下。

    金柳身躯微微有些发福,脸上却荡漾着圣洁的母性光辉。

    “他很乖,不过偶尔……会轻轻踢我几下。”金柳幸福地笑。

    秦堪有种初为人父的感动,蹲下身看着肚子,轻声呢喃:“孩子,为了你,我少杀了许多人。”

    金柳楞了一下,接着眼泪如成串的珍珠扑簌而落。

    满带金铁杀气的话语寄托着浓浓的父爱,它比甜言蜜语更动听,这是一句出自父亲的话。

    …………

    …………

    为家主接风的晚宴自然隆重之极,侯府主母高兴之下大赏下人,然后后院中堂摆宴。

    夫妻三人再加上一旁侍酒的怜月怜星俩姐妹,一顿宴席吃得男女主人尽欢,怜月怜星谨守着丫鬟的本分,她们是从南京开始最早跟着秦堪的,府里除了两位夫人,最受宠的便是她们,以前年纪尚幼时秦堪喜欢将她们一左一右抱在膝上,年纪大一些以后无良的秦老爷时常将她们拉进厢房关上门,里面做了什么外人不得而知,但是从二女出门后嫣红欲滴的模样来看,秦老爷肯定没对她们干什么好事,除了二女的红丸未取,男女间该做的事情都做过了。

    侯府家宴其乐融融,满堂欢欣之时,身为主母的杜嫣瞧瞧席上只有男主人和两位夫人,再想想别的大户官宦人家设家宴时都是好几大桌,男丁旺盛,枝多叶繁,而堂堂世袭国侯府的家宴却只有冷冷清清三个人,相比之下分外凄凉。

    宴席到最后,杜嫣不由有些黯然,身为侯府主母,让侯府男丁兴旺是她的责任和义务,否则便是严重的失职,不论男丁是不是正室所出,只要是秦家的骨血就好,不然每年拜祭秦家祠堂,教她这个主母有何面目抬头见秦家列祖列宗的牌位?

    目光复杂地瞟了一眼金柳的肚子,杜嫣不由产生了深深的愧疚感,原本暗暗祈祷金柳临盆生个女娃,现在想来委实太过自私了,她自己肚里迟迟不见动静,难道便任由秦家香火断掉么?

    今晚开始,还是暗暗祷告金柳生个男丁吧。

    杜嫣决定明日再去报恩寺捐一千两银子,正经许个愿,菩萨拿了钱必须为她的愿望服务,否则烧了那破庙。

    夫妻三人沐浴入睡,秦堪食髓知味,再次要求三人同床,相公好不容易归家,两位夫人自然千依百顺,纵然心里万分羞意,却也半推半就从了。夜里芙蓉粉帐激烈摇曳,也不知夫妻三人做了多少羞死人的事情。

    第二天秦堪没去北镇抚司,留在家中与妻子享受难得的甜蜜日子,宫里早朝散后,一名锦衣校尉登门,向秦堪禀报了内阁和司礼监廷议后的结果。

    刘瑾一力主张,焦芳赞同附议,李东阳和杨廷和不置可否,对秦堪的惩处决定下来了,结果竟只是罚了秦堪一年俸禄。

    秦堪再次感受到了刘瑾如今在朝堂上是如何的一手遮天,杀西厂数百名番子,烧了西厂数栋房子,如此严重的事件,最后居然轻飘飘一句罚俸便就此了结。

    校尉禀报说,早朝廷议结果出来后,无数大臣惊愕不敢置信,一群失望至极的言官散朝后聚集承天门,大骂刘瑾不公,骂内阁懦弱,骂皇帝昏庸,朝中权臣勾结,朝纲败坏无可救药云云,愤慨激昂之态,实可谓感天动地。

    不过显然刘公公不吃这一套,没过多久宫里便冲出一群虎狼番子,二话不说将闹事最凶的几名言官拘了便走,很快宫里传出消息,几名言官已被杖毙午门。

    大臣们被吓住了,怒也好悲也好,谁也不敢再拿自己的性命挑战生存极限。呆立宫门前悲怆长叹数声后,各自回家该吃吃该睡睡。

    刘瑾对待大臣的方式永远这么的简单粗暴,可不得不承认,这种简单粗暴很有效。秦堪如果学刘公公那样再心狠手辣一点,或许很多事情都能迎刃而解。

    中午的时候,又有一名西厂大档头登门,大档头脸色苍白,坐在侯府前堂浑身打摆子,绝望苍凉的模样如同正在阎罗殿受审,前夜秦堪对西厂大开杀戒,这位大档头也在场,当然,他属于比较幸运的,锦衣卫对西厂刚动刀,他便趁夜翻墙跑了。

    如今不论东厂还是西厂的人都患上了很严重的恐秦症,若非迫不得已,谁也不会嫌命长主动登这位凶神的门,大档头是奉刘瑾的令来的,很含蓄地代刘公公表达了一个意思,内阁和司礼监的廷议惩处,刘公公力排众议压下来了,所谓投桃报李,秦侯爷是否也该把武扈交给刘公公了?

    秦堪很痛快便答应了大档头。

    大家心知肚明,这本是一桩政治交易,武扈若是活口,秦堪绝对不会放过这个能整死刘瑾的良机,然而实际上武扈早在天津城外的伏击战里便被锦衣卫杀了,只留了一颗毫无用处的人头,秦堪的底牌实在薄弱得很,既然刘瑾已说到做到,秦堪再拿捏下去就没意义了。

    武扈的人头交给大档头带给刘瑾,刘瑾找西厂行家看过,发现这颗人头其实已死去很多天,刘瑾顿时察觉上当,秦堪大杀西厂,金殿上刘瑾不得不配合他一搭一唱,被人打了脸还得陪着笑,甚至动用权力忍气吞声将事情压下去,谁知最后才发觉这个所谓的把柄其实根本不存在……

    据说当日司礼监内电闪雷鸣,刘公公肝火旺盛,摔烂了很多瓶瓶罐罐,小宦官们听到屋子里刘公公时而悲愤咆哮,时常委屈的低声呜咽……

    在家休息了几日,秦堪进城去丁顺府上探望。

    查缉天津白莲教时丁顺吃了大亏,差点一命呜呼,被人抬回京师时浑身是血,当时秦堪真以为他死了,没想到这家伙命大,休养了几个月后身子已见大好。

    秦堪登门时,丁顺正在前院缓步慢行,伤筋动骨一百天,更何况被人一刀捅进腹部差点丧命。瞧丁顺的气色仍旧有些苍白,好在已能行走自如。

    见秦堪登门,丁顺楞了一下,接着万分惊喜地上前给秦堪施礼。

    二人是生死患难的老弟兄,用不着客套,秦堪上下打量了丁顺一眼,拍了拍他的肩笑道:“不错,身子恢复得还行,再休养两个月差不多可以完全康复了。”

    丁顺眼中泛泪,惭愧无地道:“属下辜负了侯爷信任,办砸了差事,害得侯爷亲自赴天津剿除白莲教,还被恶毒小人暗算,属下无能……”

    秦堪笑道:“这件事不怪你,白莲教果然狡诈狠辣,这次在天津连我都差点着了他们的道儿,你被弄个半死不活实在很正常。你好好养伤,大夫开的药要按时吃,身子好了回来继续为我赴汤蹈火。”

    丁顺咧嘴笑道:“是,侯爷,属下身子已完全好了,现在就可为侯爷赴汤蹈火。大夫开的药太离谱,买回来发现堆得比山高,他当是喂牲口呢,属下觉得这大夫估摸着是个草菅人命的假货,索性一脚把他踹出门了。”

    秦堪叹了口气,自己下面的人除了严嵩就没一个斯文的,每次见到丁顺这些属下,总感觉自己进了梁山聚义厅,然后一帮粗鄙汉子抱拳一齐喊自己“秦堪哥哥”……

    …………

    …………

    秦堪的到来令丁顺颇为感动,将秦堪迎进内堂上首坐下后,二人闲聊了几句,丁顺忽然想起了什么,邀功似的道:“侯爷,属下养伤这段日子也没闲着……”

    秦堪大感欣慰:“潜心读书打算考进士?”

    “呃,这个……真没有。”丁顺老脸一红,随即不屑地撇撇嘴。

    从他夸张的撇嘴角度可以看得出,指望这粗鄙家伙读书简直比指望刘瑾重新长出小**更难……

    “侯爷上次巡狩辽东,为了对付李杲不是把他家祖坟挖了么……”

    秦堪脸一沉:“胡说!谁挖他祖坟了?明明是他老李家的祖宗见不得不肖子孙胡作非为,气得自己炸坟了!”

    “炸……炸坟?”丁顺愕然。

    “以后这种话不要乱说,本侯什么时候挖过别人的祖坟?”秦堪冷着脸道。

    丁顺立马心领神会,急忙点头:“是,他老李家炸坟了……侯爷,上次从辽东回京后不是吩咐过属下,说将您的高堂高祖另外找个隐秘的地方,怕万一哪个缺德家伙也依葫芦画瓢……咳,侯爷恕罪,属下嘴笨,反正就那意思,属下前些日子伤好了一些以后,便亲自坐马车去了一趟侯爷的祖籍绍兴山阴县秦庄……”

    秦堪顿时了然:“你找到风水宝地了?”

    “属下斗胆,跟秦庄的老族长打过招呼,又请了一位名满江南的风水堪舆大师,掐算了吉时良辰后,将侯爷的令尊令堂以及三代高祖请出了坟地,在秦庄外一座山上找到了一块绝佳的风水宝地,将您的高祖迁进了新居,此事进行得很隐秘,侯爷可放心。”

    PS:还有一更……嗯,一熬夜心脏又不舒服,时间只好再调整一下……(未完待续。请搜索.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5 06:27:31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