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四百四十九章 诡异早朝(下)

    金殿内只听得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谁也没想到刘瑾居然这样回答,简直……简直好像是刘瑾和秦堪合作搭台唱戏一般,你一言我一语,台词仿佛都事先商量过似的。

    刘瑾垂头跪在朱厚照面前,谁也没发现他的脸颊一阵又一阵地抽搐。

    憋屈!

    这是他此刻的感觉。

    还有一种感觉,——害怕。

    西厂前院内一字摆开三百多颗人头,这些人头全是西厂所属,全部被派到天津刺杀秦堪,很显然,刺杀失败,刘瑾计划落空,落空就落空吧,偏偏善后没处理干净。

    按说三百多颗人头并不代表什么,所谓死无对证,若秦堪拿这事反咬刘瑾一口,刘瑾还真不在乎,然而秦堪干得最缺德的地方在于没把人头凑齐,数目不对。西厂番子们的数学显然都是正宗数学老师教的,数来数去发现少了一个最关键的人,——大档头武扈。

    别的番子只知奉命伏击,纵然被锦衣卫拿住也审不出多少有用的东西,然而武扈不一样,从招降白莲教马四,到授命煽动天津白莲教造反,再到半路设伏刺杀秦堪,每一桩每一件都是武扈亲手策划,他若活着落到秦堪手里,无异于刘瑾的命门被秦堪捏在手里。

    朱厚照对刘瑾的信任和恩宠可谓无以复加,刘瑾如今的权势全部得益于皇帝的这份宠信,可不能小瞧了这份宠信,它比免死金牌管用,历史上的臣子真正死到临头的时候,拿出免死金牌无疑死得更快更彻底,然而皇帝实实在在的宠信却不一样了。

    在这份宠信的笼罩下,被宠的臣子可以贪污,可以受贿,可以欺行霸市,可以强抢民女,总之,不论干多少生儿子没**的事儿皇帝都可以包容,——某个缺德侯爷连别人的祖坟都挖过,不也照样活得风生水起,哼哼哈兮吗?

    皇帝能包容宠臣的任何无法无天,唯独有一样不能容忍,那就是造反,不仅是造反,跟造反有关的任何事情都不能。

    这也非常容易理解,再昏庸再糊涂的皇帝,对自己的皇位和统治地位还是非常看重的,这是所有皇帝的逆鳞,绝对不可触犯,造反这种事谁沾谁死。

    刘瑾是不折不扣的宠臣,目前的权臣地位只是宠臣的升级版本,总的来说,他目前得到的一切全部来源于朱厚照的宠信,然而若武扈落到秦堪手里,那么刘瑾曾经指示武扈和马四煽动天津白莲教造反一事将无从隐瞒,以锦衣卫惨无人道的刑讯手段,刘瑾绝不指望武扈能保守秘密。

    所以此时朝堂之上的情势就是这么可笑,明明秦堪对他的西厂又是杀人又是放火,还挑衅般在西厂前院摆了三百多颗人头,最后大摇大摆率众离去,如此赤luo裸的打脸,可刘瑾偏偏不敢为自己讨公道,甚至连秦堪鬼话连篇他都不得不配合着跟秦堪一搭一唱,否则若他敢说一句硬话,逼得秦堪将武扈抖出来,甚至金殿之上当廷对质,刘瑾的人生大约在今天可以完本了。

    也许当初武扈跟别的番子一样死在那场伏击战中,那么刘瑾今日所为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可刘瑾不敢冒险……

    万一武扈没死呢?刘瑾爬到如今这个位置历尽了多少辛酸艰苦,他敢赌吗?

    刘瑾不敢,来之不易的大权在握,今时今日,刘公公绝不会再行弄险之举,爱生活,爱陛下,更要爱自己……

    …………

    …………

    金殿内安静了很久,人人都对刘瑾的回答不敢置信。

    殿内每个人都非常清楚刘瑾和秦堪之间的恩怨,不过唯独朱厚照却不甚了了,他的性子本就粗心,臣子之间不论私底下打得怎样头破血流,在朱厚照面前还是表现得非常和睦的,以少年皇帝未经世事的眼力,怎么可能看得出臣子之间的私怨?

    疑惑不解地眨眨眼,朱厚照奇道:“刘瑾你说锦衣卫杀西厂番子是个误会?”

    刘瑾暗叹一声,恭声道:“回陛下,确实是误会。”

    “怎样的误会?”

    刘瑾犯难了,吃吃道:“怎样的……误会,这个……”

    眼睛又恨又惧地瞟向秦堪。

    今日朝堂上的两大对头配合得非常默契,收到刘公公的目光,秦堪立马接过了话茬儿:“陛下明鉴,昨晚之事乃因厂卫私怨。”

    朱厚照追根究底问道:“怎样的私怨?”

    众臣这时也纷纷目注秦堪,等着看他编个什么样的瞎话糊弄陛下。

    迎着无数复杂的目光,秦堪气定神闲道:“偷人!”

    嘶——

    满殿倒吸凉气声。

    连刘瑾也情不自禁投以愕然的目光,心中渐渐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朱厚照饶有兴致道:“偷人?仔细说说!”

    一副虚心求教即将效法的样子令殿内许多老臣面现怒色。

    秦堪不急不徐地开始编瞎话了:“是这样的,锦衣卫里有个百户不争气,偷了西厂一位掌班的老婆,二人多次行**苟且之事,非常的伤风败俗,毫无道德底线……”

    噗——

    殿内顿时无数大臣忍不住喷笑出声,然后强自忍住,同时也有许多老臣神情愤怒,毕竟朝堂是庄严的地方,金殿之内说这种话题委实不妥。

    刘瑾的老脸却渐渐变绿了。

    朱厚照咧了咧嘴,无视老臣们的愤怒之色,反而兴致勃勃道:“然后呢?然后呢?”

    “然后……咳,刘公公,然后呢?”秦堪非常缺德地将话题扔给刘瑾。

    刘瑾脸上顿时罩上一层黑雾,中毒了似的。

    “然后……然后……”刘瑾目光既怨且毒地扫了秦堪一眼,他恨自己,为什么这么贱,今日要跑来这金殿当值……

    “然后……”刘瑾眼一闭,心一横,干脆今日把自己当成屁篓子,姓秦的放什么屁杂家都接着!

    于是刘瑾不得不接道:“然后,那个锦衣卫百户和西厂掌班老婆的奸情被西厂一位大档头无意中撞破了,大档头大怒,这个锦衣卫百户简直是大明的败类呀,也不知上官怎么教的,分明上梁不正下梁歪,于是大档头叫齐人马,将那位百户狠狠揍了一顿……”

    尽管被迫配合秦堪,刘瑾还是不阴不阳暗损了他一番。

    下面的大臣简直快憋出内伤了,李东阳和杨廷和站在班首,原以为今日朝会上秦堪会和刘瑾掐起来,从而逼得秦堪不得不搅入这纷乱繁杂的朝局,却没想到竟是这般结果,二人愕然对视一眼,然后苦笑摇头。

    朱厚照听故事的兴趣越来越浓厚,一迭声道:“然后呢?然后呢?”

    刘瑾很仗义地将话题原封扔回去,眼里闪烁着怨毒的光芒,冷笑道:“秦侯爷,然后呢?后面的事儿杂家不大记得了……”

    秦堪不慌不忙接道:“然后,挨了打的锦衣卫百户奸夫也怒了,点齐人马又打了回去,结果事情越闹越大,恰好昨晚臣回京,一进城便听说锦衣卫和西厂私斗,居然还闹出了人命,锦衣卫吃了大亏,臣是锦衣卫指挥使,臣为人最大的毛病就是有些护短,见卫中弟兄吃了亏,臣不得不为他们出头,于是愤怒之下失了理智,调了三个千户对西厂大开杀戒,臣……有罪!”

    下面的大臣越听越不对劲了,这不对呀!两个从来不对付的家伙今日怎么一搭一唱配合如此默契?不但没有当殿对掐,反而处处给彼此打掩护,原本打算趁火打劫参劾二人的几位御史权衡许久,终究没敢迈出朝班。

    今日早朝太诡异了,事出反常必有妖,大明朝堂从不缺正义之辈,但也绝没有一个缺心眼儿之辈,今日情况如此复杂难辨,谁站出去谁就是傻子。

    殿内一片沉默中,朱厚照拧眉道:“不对呀,你们说是误会,可明明是那个锦衣卫百户理亏,说来说去,是锦衣卫不对,何来误会可言?”

    秦堪急忙道:“陛下,后来臣仔细打听过,此事另有内因……”

    “有何内因?”

    “锦衣卫百户偷人家老婆却是受人之托,原来西厂那位掌班不能人事,又想要个儿子承继香火,于是花费重金请锦衣卫百户帮其生子,此本为礼法不容,百户百般推脱,无奈掌班太有诚意,频频热情相邀,百户只好不得已而答应,谁知被西厂大档头无意撞破,将事情闹大,陛下,此事误会因此而生。”

    殿内朝班中又传来“噗”地几声闷笑。

    这话可恶毒了,分明是讽刺西厂上下继承了公公们的光荣传统和生理特征……

    刘瑾头顶简直冒黑烟了,脱口怒道:“你放……”

    极怒中刘瑾与秦堪的目光接触,却见秦堪脸上笑容温和,眼中分明却带了几分凶狠阴森之色。

    刘瑾浑身一颤,即将脱口而出的叱喝竟生生忍住了。

    还是那句话,刘瑾不敢赌,他赌不起。

    “刘公公,本侯所言不知对否?若然不对,还请刘公公为陛下补充。”秦堪皮笑肉不笑道。

    刘瑾脸颊狠狠一抽,无限屈辱道:“……侯爷所言正是!”

    包括朱厚照在内,殿内许多大臣的肩膀微微放松,不自觉地轻呼出一口气。

    大明两大权臣就这样在金殿内合作完成了一个精彩的故事接龙。(未完待续。请搜索.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3 07:56:04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