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四百四十六章 少造杀孽

    保国公一声愤怒的喝骂令秦堪呆了半晌,怔怔瞧着朱晖,这样的表情,这样的语气……当初杜宏大约也是这么对他的,左思右想,自己京师为官二载一直洁身自好,从不跟官宦家的闺秀有过来往,朱晖冲他的语气好像女儿被他睡过似的……

    朱老公爷今年七十许,他的女儿至少也该五十上下,哪怕他的孙女也应有三十多了,秦堪敢对天发誓,这么重口味的事他真没干过。

    “老公爷倒是爽朗……”秦堪拱手干笑。

    朱晖骂了这一句后顿觉心情舒畅多了,当初盐引案被还是锦衣卫千户的秦堪揪出来,不但害他被先帝削了爵位,事情传扬出去,国公府的名声也蒙羞受损,偌大的国公府架子差点就此崩塌,朱晖对秦堪着实憋了一股子怨气,当着面喝骂过后,顿觉神清气爽,此乐何极。

    长舒一口气,朱晖冷冷道:“好了,别拐弯抹角了,山阴侯有什么话不妨直言,老夫身负拱卫京师之责,恕老夫不能徇私。”

    秦堪笑道:“国公爷,刘瑾是个什么人想必你比我清楚,而我是个什么人……这个,你的看法可能不大客观,国公爷不妨想想满朝风评,跟刘瑾比,我简直算好人了,这句话国公爷可认同?”

    朱晖冷笑道:“如此说来,今晚这一出算是好人打坏人,所以老夫不仅不该横加拦阻,反而要在一旁拍手称快。甚至义伸援手才对?”

    秦堪有些感动地拱手:“国公爷高义……”

    “放屁!秦堪,你在戏弄老夫吗?”朱晖怒道。

    二人说着话,注意力不时飘向西厂前院,此时惨叫声已微弱许多,朱晖也懒得派团营将士冲进去了,因为打到现在,锦衣卫已差不多开始在打扫战场了。

    秦堪目光朝西厂里面一扫,然后微微一笑,也不出声。

    今晚声势造得大,又是点火又是杀人。实则秦堪自己也留了分寸。毕竟京师皇城,做事不能做得太绝,否则将来没有转圜的余地,来日面对朝堂攻讦就很被动了。所以锦衣卫冲进西厂前秦堪已对李二和常凤秘密授令。对西厂番子采用围三阙一之法。围住三面,放开一面,西厂番子看似被杀了不少。实则逃出去大半。

    自从知道自己快当爹之后,秦堪做事已经尽量避免赶尽杀绝了,为人父的心情无法言喻,原本从不迷信的他,现在做人做事总是不自觉地少造杀孽,算是给即将出世的孩子积点福德吧。

    “国公爷,你也说过,刘瑾是坏人,自他掌司礼监以来干的每一件事你应该都看在眼里,你觉得他做得对吗?”

    朱晖重重一哼,却没说话。

    秦堪笑道:“今晚我对西厂大开杀戒,实乃事出有因,国公爷纵然不帮我,也不应助纣为虐才对……”

    朱晖气笑了:“黄口小子好不荒唐,老夫秉公行团营之责,到你嘴里却成了助纣为虐,难道要老夫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便是伸张正义?”

    “国公爷可知刘瑾新政?”秦堪没有直言今晚之事,话锋一转忽然提起了不相干的刘瑾新政。

    朱晖不知何意,楞了一下,点点头。

    刘瑾推行新政可谓如火如荼,上到朝堂下到民间谁人不知?

    “刘瑾新政推行近一年,其中包括朝堂人事精简,征各地矿税以增内库,清查乡绅田亩……”

    “你跟老夫说这些是什么意思?这些与老夫何干?”朱晖不满地瞪着他。

    “当然有关……”秦堪目注朱晖,缓缓道:“刘瑾新政里面还有两条,一是清查大明所有卫所兵员实缺,二嘛,清查卫所军屯,现在刘瑾已经着手实施,国公爷,这两条也与你无关吗?”

    朱晖浑身一震,神情顿时呆滞。

    保国公在京师的地位说白了其实跟南京的魏国公差不多,只差了一个“世镇”的名头,实则也是掌京畿重地兵权的实权勋贵,只不过保国公和魏国公不一样,朱老公爷可没有徐老公爷那么干净,从当初盐引案便可看出,朱老公爷对银钱有着非同一般的偏执爱好,这样的人执掌京畿兵权,手底下绝不会太干净,吃兵丁空饷,私吞军屯田地,这些事情若说朱晖没干过,打死他也不信。

    尽管朱晖对秦堪怨念颇重,曾经结下很深的梁子,可此刻他却不得不承认,秦堪说的是实话。刘瑾推行新政确实有清查兵员和卫所军屯的意思,而这一查,朱老公爷恐怕就不轻松了,虽说朱晖是世袭国公,刘瑾再势大也暂时不敢拿这些老牌勋贵怎样,但私吞下来的军屯田地怕是保不住了,多半会被刘瑾收回去的。

    朱晖说不出话了,神情复杂地呆立着。

    秦堪见他久久沉默,心知自己轻轻点的这一句他已明白了意思,于是叹道:“国公爷没老糊涂,实在可喜可贺,孰敌孰友想必老国公已想通了,就算你不帮我把刘瑾的儿子扔井里去吧,也不能帮着西厂弹压锦衣卫呀……”

    一旁久不出声的戴义忍不住道:“侯爷,刘瑾生不出儿子,可以把他本人扔井里……”

    戴义眼中露出极度期待的目光,显然他有一颗朝气蓬勃的上进心,非常想顶替刘瑾的位置当司礼监掌印,前提是别要他亲自捅刘瑾刀子……

    西厂的大火已渐渐熄灭,前院躺满了一地西厂番子的尸体,还有些捂着伤处撕心裂肺呼痛呻吟的番子,锦衣卫得了秦堪的授命表现得很仁慈,对这些伤者也没有上前补刀。

    秦堪的目的是打刘瑾的脸,放把火杀一两百个人,目的达到便可收手,没必要再添杀戮。

    朱晖浑浊的老眼眨了眨,忽然大声喝道:“秦堪,你胆大妄为,私动刀兵,甚至打伤我团营将士,简直无法无天,你有圣眷老夫不能拿你怎样,明日朝堂之上你且跟大臣们解释吧!”

    说完朱晖狠狠一挥手:“团营将士,回营!”

    秦堪忽然很想笑,朱老公爷几十年到底没白活,自己几句话虽然令他对刘瑾有了敌意,但是人老成精,朱晖也不会因为他的几句话而傻乎乎的站到他一边去对付刘瑾,顶多两不相帮,于是临走大声交代了场面话,把自己摘出去了。

    *****************************************************************

    西厂起火的同时,报信的番子将一张纸条塞进关闭的宫门缝隙里,守卫宫门的大汉将军接过纸条,见纸条是呈给刘公公的,大汉将军不敢拖延,急忙派人往司礼监送去。

    刘瑾最近很忙。

    一个几乎掌握大明所有权力的太监自然不可能整天呆坐在屋子里等秦堪被刺死的消息,事实上当他对武扈和马四做出了天津刺杀秦堪的部署后,很快便转移了注意力。司礼监太忙了,身为掌印太监的刘瑾每天处理的国事政务太多,他不可能整天活在阴谋诡计里,对刺杀秦堪一事,刘瑾只能将强烈期待和忐忑暗藏在心中,没再下过多余的指令。

    自从天津白莲教公然造反以后,每日不断有消息紧急送往京师司礼监,这些消息有公也有私,刘瑾忙得焦头烂额,直到前日,天津传来最后一个消息,说刺杀秦堪失败,刘瑾心中终于有了强烈的危机感。

    在他心里,秦堪是一匹狼,平日合上嘴比谁都温文儒雅,标准的正人君子嘴脸,可是跟秦堪明争暗斗这两年,刘瑾比谁都清楚,一旦招惹了秦堪,这位正人君子瞬间就能变成一条龇着獠牙无情撕咬猎物的恶狼。

    案桌上堆满了大臣们的奏疏,都是内阁票拟蓝批之后送过来的国事政务,如今朱厚照不理朝务,甚至将批红权都交给了刘瑾,大明天下每个角落发生的大事,最终裁决者已不是朱厚照,而是刘瑾了,执掌权柄的刘瑾一向醉心于朝务国事,朱砂丹笔一勾一勒,便决定了天下臣民的生死,决定了国运的兴衰,大权在手的美妙之处,没得到过的人是永远不能体会的。

    今晚刘瑾仍在批阅奏疏,然而今晚的刘瑾有点心不在焉,花白的眉毛紧紧蹙着,眼睛盯着奏疏,目光却那么的空洞游移,显然心思并没在奏疏上。

    傍晚宫门落闸之前,西厂番子从外面递进了最后一个消息,天津已定,秦堪启程回京,已快进城了。

    刘瑾的心顿时悬了起来。

    他知道自己干过什么事,所以此刻他感到强烈的不安,似乎有种预感,秦堪回了京必会闹出动静,至于动静是大是小,便要看这位侯爷心情如何了。

    心神不宁地盯着眼前的奏疏,刘瑾手中的朱笔高高悬停在上方,迟迟不落下。

    宁静的深宫子夜里,司礼监老旧的红房子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刘瑾的心猛然一沉,握笔的手情不自禁颤了一下,一滴鲜红的丹墨滴在奏疏上,像血。

    ******************************************************************

    ps:还有一更……

    昨天喝酒,高了,睡到中午才起……抱歉更新晚了点……(未完待续……)  
时间提醒:2017-11-21 14:07:22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