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四百四十五章 内阁反应

    李东阳的这句话令杨廷和渐渐回过味儿了。

    被秦堪的肆意妄为弄得满胸怒火的杨廷和咂摸咂摸嘴,忽然觉得这事儿变得有意思了。

    刘瑾如何招惹到秦堪,此事暂且不提,只看秦堪如此疯狂而jiliè的屠戮西厂,可以肯定,刘瑾必然因某件事将这位凶神得罪得很厉害,锦衣卫以秦堪为主,西厂以刘瑾为主,二者相斗,便代表着秦堪和刘瑾公然撕破了脸  。

    饱学儒家经义的杨廷和或许对秦堪杀人之事不满,可是但凡读书人进了朝堂当官儿,便已算不得纯粹的读书人了,杨廷和能当到内阁大学士,其政治智慧自然不低,李东阳轻轻点了一句,杨廷和便恍然大悟。

    如今朝堂局势越来越乌烟瘴气,刘瑾行“红白二本”之策表面看起来或许只是一种暴发户刚出头,迫不及待耀武扬威的心态,然而落在大臣们眼里其实大家心知肚明,红白二本看似狂妄荒诞,实则却是刘瑾对满朝文武心理底线的一次试探,可惜明明大家都深知刘瑾的用意,却没人敢冒出头反对,唯一一个有胆量也有资格反对的人去了天津剿白莲教。

    大明的文官不怕死是历史上出了名的,他们横起来血溅五步的样子简直可以和恐怖分子拜把子,然而千万别以为这群不怕死的文官是二楞子,事实上所谓的“不怕死”只是一种姿态,一种借以邀买名声的手段,施展这种手段也要看对象。不是对所有人都可以不怕死给他看的,对皇帝他们大可摆出一副不纳谏我便死给你看的强横姿态,然而对刘瑾……

    刘公公读书不多,性子有点楞,他可不在乎你死不死,你敢死他就敢埋,正所谓“横的怕楞的”,满朝文官见“你不答应我就死给你看”这一招不管用了,不约而同开始珍惜生命,远离刘瑾。

    于是文官们在愤慨中无声地接受了红白二本。可以预见不远的未来。刘瑾的权势必将愈发熏天,不可一世。随着权势的疯长,对朝臣的迫害手段必然也将更加变本加厉的凶残。刘瑾羽翼已丰,渐成大明癣疥之患。

    然而秦堪今夜忽然对西厂动手……

    杨廷和眼中渐渐放出光亮:“秦堪大杀西厂。刘瑾会是怎生反应?”

    李东阳的笑容透着几分老狐狸般的奸滑:“秦堪此子之圣眷不次于刘瑾。朝中已自成一派势力。手里更掌握着数万锦衣卫,这可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以前他对刘瑾虚以委蛇。二人维持表面的和睦,他不出手所以刘瑾才有工夫迫害朝臣,今晚秦堪忽然对西厂大开杀戒,老夫虽不知是何原因,但对咱们内阁和所有文官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

    杨廷和缓缓点头。

    秦堪若从此和刘瑾斗上了,朝堂的形式必将更复杂,原来的文官集团和司礼监的对立,中间再插进来一位国侯兼锦衣卫指挥使,而且颇得圣眷的秦堪,秦堪入了局,内廷和他交好的张永,戴义等人恐怕也难独善其身,朝堂这滩水看起来愈发浑浊,但对精于政治斗争的文官们来说,水浑未必不是件好事。

    杨廷和看着李东阳的目光有些古怪。

    “西涯先生,你以前不是颇为偏向这秦堪吗?今日似乎……似乎在算计他。”

    李东阳看着远方夜空的红光,目光平静道:“老夫只偏向我大明的江山社稷。”

    ******************************************************************

    西厂大门外。

    大火越烧越旺,大堂前院三排房子已全部着了火,肆虐的大火中,无情的屠戮仍在继续,西厂番子被锦衣校尉们一刀刀劈翻,哪怕其中不乏身怀武功的江湖高手,然而面对锦衣卫训练有素的军伍合击,高手们撑不了十几招也被放翻在地,平日里乒乡绅迫害大臣倒是精通拿手,可是对上真正的敌人,西厂番子们这点可怜的身手委实太不够看了。

    “朱老公爷当面,久违了。”秦堪客气地朝朱晖拱手,脸上堆起人畜无害的笑容。

    一片血腥厮杀的场景里,一片惨叫哀鸣声中,朱晖居然看到一张吹面不寒杨柳风般的小清新风格笑脸,这种感觉实在很违和。

    “团营将士清场!无论锦衣卫还是西厂所属,全部给本国公拿下,明日恭请陛下圣裁。”

    朱晖理也没理秦堪,冷着脸下令,刚才被锦衣卫拦在外围憋了一肚子火,此刻没直接动手朝秦堪脸上招呼,朱老公爷委实已称得上温润如玉了。

    身后的团营将士轰应一声,便待往西厂大门里冲去。

    秦堪忽然扬声道:“慢着!”

    朱晖怒眼瞪着他,喝道:“秦堪,惹出这么大的事,你还敢对我十二团营动手不成?”

    “老公爷息怒,秦堪怎敢对国公爷动手?只不过今晚对付西厂实乃事出有因,不得不为……”秦堪温文笑道。

    “老夫不管你和西厂有何恩怨,老夫身负拱卫京师之责,敢在京师动刀兵就是老夫的敌人,此事已闹大,不可能揭得过去,秦堪,你自求多福吧!”

    朱晖的话说得硬邦邦的,看着秦堪的目光也非常的不友善。

    秦堪深知朱晖态度不善的原因。

    当初弘治帝在世,下旨命秦堪查缉贩卖盐引一案,查到最后眼前这位保国公竟是幕后黑手,事发之后弘治帝勃然大怒,当即便削了朱晖的国公爵位,命其闭门思过,直到后来朱厚照登基,朱晖抓住时机跑到朱厚照面前痛哭流涕忏悔,朱厚照心一软,终于还是借着登基加恩的机会,下旨恢复了朱晖的爵位,并将十二团营的兵权再次交还给他。

    说到底,秦堪和朱晖之间有着很深的仇怨,也难怪朱晖今晚态度如此不善。

    秦堪悄悄拽了拽朱晖的袖子:“国公爷,可否借一步说话?”

    朱晖重重一哼,终于还是跟着秦堪走到一个偏僻的角落。

    “秦堪,你还有什么话好说?今晚京师锦衣卫是你下令调动的吧?屠戮西厂,大开杀戒也是你下的令吧?秦堪,你闯祸闯大了,谁也救不了你。”

    秦堪满不在乎地一笑,随即道:“国公爷,咱们且不提今晚之事,说句题外话如何?”

    朱晖白眉一拧:“什么题外话?”

    “国公爷,你觉得……刘瑾是什么人?”

    朱晖怒哼,别人怕刘瑾,可朱晖是世代勋贵,他可不怕。

    “这还用问?刘瑾当然是坏人!”朱晖斩钉截铁道。

    秦堪笑了笑,对朱晖的答案很满意,欣赏地瞧了他一眼。

    “那么,国公爷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秦堪淳淳善诱道。

    朱晖怒眼圆睁,狠狠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怒道:“啊呸!你根本就不是人!是畜生!”(未完待续……)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5 06:27:39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